退出阅读

直播之工匠大师

作者:九个栗子
直播之工匠大师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87章 风起似是故人归

深深地吸气,仿佛经历了一场身心的洗涤。
噫?应轩眨眨眼,往旁边扫了一眼:“哦。”
“求签名呀,陆大师,我超喜欢你的!”有妹子拼命地挥着手。
顺手接过一妹子手里的本子,递了过来。
“哇,真的嘛!”沈曼歌立马拎起书包:“走走走。”
第二天,陆子安将玉笛和玉箫交给乐团后,便带着应轩回了长偃。
陆子安虽然做出来后都有试过,但还真的没听他们合奏过,心里也颇为意动。
“管先生?”陆子安有些惊讶,却还是引他们进来:“欢迎欢迎,请进。”
毕竟,他的技艺凌驾于艺术之巅,却又完美地融于当代,这种奇妙且矛盾的结合体,让人想不记住都难。
“嗯嗯!大师你也要记得吃呀!”
人群沉寂了一秒,然后爆发出一阵更热烈的欢呼。
峰会为他配置的工作人员将她们阻拦在离陆子安两米开外,有的妹子甚至激动得满脸通红。
沈曼歌依依不舍,陆子安被她一步三回和*图*书头的样子逗乐了,无奈地叹了口气:“好了好了,走吧,我送你。”
所有人都兴奋不已,这一趟真是来得值!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都落到了他们的箱子上。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微风轻拂,那个香香软软的女孩子径直扑进了他怀里。
每个人都嚷嚷着,颇为嘈杂,但是随即想起陆子安喜欢安静,又纷纷闭上了嘴巴。
这是一种远离尘世、超凡脱俗的恬淡,也是一种清心淡泊、情寄山水的自得。
人们感觉自己仿佛穿越了时空,整个人如置身大漠,四周空旷无比,天高地阔般自由。
【学箫吗?三思啊人肉榨汁姬!!】
虽然这样的行为,很蠢,但是蠢得,挺让人动容。
“哎,这个可以有!”
“……还真听过。”
陆子安眉眼都柔和下来,半揽着她进了屋。
分离了太久,沈曼歌恨不能粘在他身边,但是很可惜,课还是要去上的。
“另外,我明m.hetushu•com天要回长偃,所以后面几天可能不会再直播了。”陆子安目光柔和地看着屏幕,似留恋又似安抚地道:“不过我会很快和大家再见面的。”
也就只有这时候,才能看到她的天真未泯。
倒像是由他走向了一条康庄大道一般。
陆子安顿了顿,伸出手。
陆爸陆妈则还是客气地推脱:“这怎么敢当,你们人来了就已经……”
陆子安用力地拥抱她:“傻妮子,起这么早干啥,放学回来不是一样能见到。”
明天,它就将属于别人了。
直到陆子安坐进车子,围观群众才怏怏离去。
【其实我也喜欢箫,但是自从它的意思变污之后,我就只能偷偷地练了。】
也有过路人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们,嘀咕着哪位明星出来玩,这么大的架势。
这园子极为雅致,每一刻有每一刻不同的欢喜。
反正第二天才办酒,事情都交给陆爸在管,他根本不用操什么心。
两人遥遥相视一笑,沈曼歌几乎和图书是飞奔着过来的。
也不知道她们是什么时候来的,如果他坐的是晚上的飞机,她们岂不是要在这等一天?
“没想到大师你这么早就来了,我都带了一天的干粮!好开心!”
为了不让人来接机,他特地选了人比较少的航班。
所有人打起精神,认真地聆听。
重头戏终于来了!
陆妈也很心疼他,虽然很想叫他起来吃饭,但看着他睡得很香,到底是没舍得。
没想到一下飞机,竟然还是看到了许多粉丝。
玉萧的音色柔和,典雅。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晚饭过后,还没来得及和家人好好聊天,就迎来了一大波访客。
陆子安心情很好地送她去了学校,沈曼歌高高兴兴地进了校门。
但是没想到的是,他到家后,刚下车,就看到坐在院子里的沈曼歌。
陆子安停止了吹奏,默默地把玩着玉箫。
管先生微微一笑:“这就是我们的玉乐器了,因为有点重,所以我们都是拖着来的。”
陆子安手指轻轻搭www.hetushu•com在萧上,垂眸轻轻吹了起来。
感觉两人都没来得及好好说几句话,就已经到了上课的时间。
【好滴,大师白白……】
他很喜欢玉箫的这种清淡高远的幻想气质,在清幽中又透出一分清新,很有意思。
此时月明星稀,流水潺潺,听着那清亮的声音,让人感觉心情都飞扬起来。
生怕他下一秒反悔。
曲调清虚淡远,没有凄楚,也没有呜咽。
苍茫的声音仿佛自远古而来,让人内心无比宁静。
箫声响起的时候,所有的感觉都变了。
的确很早,天都刚亮。
回到家以后,陆子安什么也不想,什么也没看,直接躺在床上睡了一整天。
一曲闲庭酌花酒,风起似是故人归。
【我要给你接机哇哇哇!】
“什么明星,人家这是艺术家!”旁边有知道陆子安名气的人随口科普:“无双公子,听过没?”
“我们是专程来祝贺陆大师的。”管先生笑着道:“无别物可赠,只能送首曲子给你。”
没办法,毕竟陆子安名气http://m.hetushu.com水涨船高,尤其他近来一系列举措极为贴近民众生活,更是让人过目难忘。
这种意境渗透在箫声之中,所有人仿佛透过玉箫看到了陆子安的心境。
“陆老哥你可千万别这么说啊。”管先生爽朗地笑,揶揄道:“等会你就会后悔了我跟你讲。”
“因为起风了嘛!”沈曼歌在他怀里蹭蹭,爱娇地道:“我就知道是你回来了呀。”
陆子安引着他们进园子,一路走,两边的灯逐渐亮起。
众人哄笑,有人提议道:“听说陆大师的无双楼旁有曲水流殇,不如我们就去那儿吧?”
陆子安刷刷几下签好,抬起头诚恳地道:“大清早的,大家赶紧回家吧,记得吃早餐。”
陆爸也颇为惊讶,看着他们各自拖着个大箱子,暗暗疑惑着那是什么。
因为太早了,所以陆子安也没和家里人说。
无数本子争先恐后地递了过来,应轩一视同仁,安安稳稳地接住,一本一本地递给陆子安。
【哈哈,同情你三秒。】
陆子安慢慢将玉箫放入木盒中,盖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