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直播之工匠大师

作者:九个栗子
直播之工匠大师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78章 独一无二

噫?
白家更是一大早就迎来了一大群拜访者,白梓航微笑着请他们落座,举手投足间已然褪去稚气:“各位叔伯请坐。”
众人一脸菜色地接过名片,恍惚间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
族老已经过世,白老爷子也不在了,白家如今以白叔爷爷年纪最长。
白梓航乖巧地点点头:“有了各位叔伯的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树航。”
白叔更是面色惨白,还想推脱,里屋的白叔爷爷却走了出来:“签了。”
“应该的应该的,梓航你也别往心里去,那些事儿都过去了……”
众人在大堂里坐了下来,不等茶水上来就已经有人迫不及待地道:“梓航啊,听说这陆大师和你爷爷关系挺好的是吧?他申遗成功,好像还加了你们的名字?”
哪怕是白叔他爸现在过来,也不顶事。
每个地方都一样,一旦有申遗成功的,官方都会大力扶持。
众人心里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然后就看到白树航板着小脸,一本正经地端着一叠纸走了进来。
“不用麻烦大家再跑一趟了。”旁边跟着白树航进来一直没说话的青年彬彬有礼地道:“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季,是一名律师,这是我名片……”
当初白老爷子还在世的时候,因为那些个破事儿闹的,他们觉得白老爷子这一脉丢尽了白家的脸,把他们怼得在当地住不下去,索性搬了出来。
申遗是规模空前的文物保护知识宣传普及活动,是一堂生动的爱国主义教育课。
见他下不来台,之hetushu•com前的远房大伯连忙伸出援手:“嗐,小树航长大了啊,来,让伯伯瞧瞧,哎呀,真是不错,你爷要是还在……”
“怎么做?”白梓航温吞地笑笑,一脸平静:“就继续做木雕啊。”
研究?
“行了,他们走了。”白梓航拍拍白树航:“别哭了。”
只有白叔两兄弟脸色黑如锅底,偏偏又什么都不能说,只能气哼哼地走了。
怎么三言两语的,就要把老宅给弄回去了?
谁说了要还了?
白叔咳了一声,有些不自然地道:“哎,那个,那是上一辈的事儿,我们去掺和什么,反正在我们心里,老宅自然还是你们的……”
像他们提的这个建议,还真不是空穴来风,如果白家同意的话,这主意还真的有可能会实施下去。
白叔爷爷和白梓航对视一眼,莫名其妙:“你研究了啥?”
后来白家老一辈里就有人说,既然都不住老宅了,就得把房子让出来,白老爷子性格倔,又听不进劝,脾气上来谁也管不到,一气之下竟然真的把房子给让出去了。
更何况这事还是他们先挑起来的,去哪说都不占理。
白梓航倒也老实,不等他们问就乖顺地道:“各位叔伯请放心,我一定尽快去申请。”
这算什么?
“对啊对啊。”另一人更是急切地道:“这申遗可不是件简单的事儿,既然通过了,你有没有想过要怎么做?”
“……”
还好他们都走了,要听到他们的对话,他们绝对会被气的心肌梗和*图*书塞。
“邱先生可能误会了。”陆子安刀未停,头未抬,声音依然淡定从容,说出来的话却掷地有声:“所谓定制,就是独一无二,为您量身定制的筝,会烙上您独有的个人特色——在我这里,没有勉强,都行,只有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当真?”白梓航有些惊讶,又有些欣喜地看着他。
白树航一脸无辜地看着他,歪着脑袋天真地笑道:“叔你对我们真好,清明扫墓的时候,我一定把这事好好地和爷爷说一说!”
接到白树航电话的时候,陆子安正在做玉筝。
他一开口,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巴。
“对啊,梓航啊,阿伯这就得说说你了啊,你这是干啥呢,逼你叔啊?你这孩子怎么能这样呢?”
怎么突然叫白树航那个混世魔王?叫他干啥?
又是陆大师。
甚至曾出过一例申遗通过,申遗者却已经离世的遗憾。
白大伯伸出的手尴尬地停留在半空,咂巴了一下才干干地道:“这个,也不急于一时吧,还是回去问问长辈们,再说,手续什么的也要时间……”
真尴尬。
一直趴桌上抖啊抖的白树航抬起头,憋得快死了,确定没人了,哈哈大笑:“没想到这招真的有用!也不枉我天天研究!”
“哎,我们说了这么多,梓航你倒是表个态呀,你怎么看的?”这说话的是白梓航远房的一位叔叔,堆着笑脸,一脸慈爱地看着他。
只是申遗的程序极为难走,条件苛刻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审核严格。
http://m•hetushu.com是啊,我跟你讲,你啊赶紧去找政府,让他们拨款,把咱们家老宅修整修整,也搞个什么旅游观光什么的,哎呀,每天收收门票就大把的进账,可不比你搞木雕来得有赚头!”
哎?不是族人把房子还回来的吗,为什么跑去感谢陆大师了?
看着那一块块玉被陆子安开凿,再进行精细雕琢和打磨,他感觉心弦绷得很紧。
前提是,白梓航同意的话。
白叔也一副有苦难言的样子,嘴里说着:“我其实是很愿意的,但是这毕竟不是我能做得了主的啊……”
打造粗坯的当口,陆子安无比放松,顺便问一下:“邱先生喜欢什么弦?喜欢多少弦?”
白树航咧开嘴,龇牙一笑:“多谢叔叔伯伯们的疼爱,愿意把老宅还给我们,谢谢!”
每落下一刀,每掉下一点玉屑,邱先生都感觉是一种莫大的煎熬。
晕乎乎被催着办完了事儿,众人咬着牙看向白梓航。
先拖着吧,回头再想辙,也怪老二之前那话没说清楚,让这两小子误会大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大堂中顿时热闹起来。
白叔脸色有些难看,端着茶杯咬着牙道:“都是一家人,房子在谁名下根本不重要啊,我们心里都知道就行了……”
白梓航慢慢地看了他一眼,放下杯子:“我能怎么看,老宅不是已经给了老叔?”
如今华夏许多传统技艺都逐渐势微,如求到陆子安头上的软木画,就已经成功申遗。
好担心这玉会裂啊!
“对对对,这本来就和图书是你们的嘛。”
陆子安申遗成功,对所有人冲击力都非常大,但是受其影响最大的,还是白家。
众人脸上的喜悦逐渐凝固。
其实申遗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不哭,哥在呢。”白梓航起身揽住他,白树航扑他怀里,后背一抖一抖的。
两人念叨着离去,白叔爷爷完全没转过弯来。
一顶高帽子戴上来,白叔脸都青了。
“研究陆大师是怎么坑人的啊。”白树航得意洋洋,无比得瑟:“嘿嘿,虽然我目前只摸到了个边边,但我觉得我方向还是没错滴!”
白梓航仔细回想了一下,认同地点点头:“确实和陆大师的行事风格有点像,不错。”
邱先生端着茶坐在桌边,看似风轻云淡,但实际上眼珠子都没错一下。
“叔你不用担心。”白树航笑眯眯地递过来第一份文件:“我都查清楚了呢,老宅早就转到你名下了呀,你可以全权做主哦!”
其他人脸色都有所缓和,愉快地走了。
“这,这是干啥?”众人面面相觑。
这白梓航做木雕把脑子都做成木头的了吧?
“这是自然!”
毕竟玉琴太难做了,而且又是陆子安免费提供的,提太多要求会感觉有些得寸进尺。
打个巴掌赏颗枣?
“哎,你这。”众人恨铁不成钢地看着白梓航:“你怎么能继续做木雕呢?那有什么前途!”
那还搞什么啊?房子让出去了,他们不是白来一趟?
白树航眼圈也红了,说哭就哭:“呜呜呜,我爷爷临死前,最难过的就是没有回到老宅,http://www•hetushu.com他说他想回去的呢,谢谢叔叔伯伯你们这次来,爷爷总算能如愿了,谢谢!”
获得这个殊荣的,是古筝泰斗邱先生。
“就是这个理儿!梓航啊,你可千万别学你爷的,他那榆木脑袋不开窍,你年纪轻,要学会把握机会,知道不?”
白梓航一边跟着他出去,一边点头:“陆大师帮了我们这么多,我们得好好感谢陆大师,陆大叔肯定会办喜酒的,你这几天别玩了,去挑挑礼品,一定不要舍不得花钱……”
“……啊。”白叔僵硬地扫了眼文件名,眼前有些发黑,他是怎么知道的……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老匠师也都在努力地申遗,哪怕已经无法让它再传承下去,至少,可以用其他的方式将这些技艺留存下来。
他身后还跟着一个身穿西装的男子,眉宇沉肃,倒有几分气势。
况且,他对自己的技艺有信心,只要陆子安能把玉琴做出来,他一定都能适应。
白梓航心里有些踌躇,他们说的也有道理……
邱先生怔了怔,有些迟疑地道:“都,都行。”
其实原本声乐组负责人是想自荐的,但是因为峰会这边事情太多,他根本抽不出时间,所以只能遗憾地等下一批了。
“就是嘛!我说,哥,其实我们都不需要想太多,陆大师把路都走好了,我们就跟着学就行了!”白树航叭叭叭地跟机关枪似的。
“就是嘛,这事也不是你叔能做得了主的哇,你这,唉!你逼着他有什么用。”拍着大腿,一副极其失望的样子。
呃……
说着他就抹起了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