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直播之工匠大师

作者:九个栗子
直播之工匠大师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12章 曜变天目茶碗

陆子安面不改色地走过去,在她脑袋上敲了个爆栗:“笑什么呢,傻。”
木料拿在手里并不重,色泽清淡雅丽,难得的是打开后依然非常稳固,哪怕他坐上去也一点都不摇晃。
“你想要?”陆子安微笑着看着他,非常和善可亲地道:“可以啊。”
清俊的男子,眉眼淡然,桃枝上的花苞微微绽开,像极了一个含羞带怯偷窥心上人的女子。
绝对会升职加薪,上司赏识外人艳羡啊……
一而再,再而三,三而竭。
仿佛佛祖临世,佛光普照。
然而白木由贵毫无察觉,他感觉心都狠狠顿了一下。
陆子安体贴地看着他:“啊,白木先生是哪里不舒服吗?是不是太高了?要不我们下去吧?”
稻叶天目很珍贵,这木楼也很难得啊……
那怎么可能!
曾经拥有一个曜变天目茶碗的一位知名总裁,觉得它是天下名器,自己不配使用,只能观赏,所以一生中都没有用它喝过茶。
然后他就看到,陆子安拍了左侧一处机关,栏杆无声自动缓缓向前倾了下来。
此情此景,白木由贵不禁想起这几天去馥安博物馆看的陆子安的玉雕,当真是玉如其人。
曜变天目茶碗是宋代黑釉的建盏,乃南宋的传世孤品,后流传到了傀国,世间仅存四只,而且都不在一处储藏。
无数种想法将他拉扯来去,白木由贵从亢奋、到激动、到麻木,一步步被摧毁得形容枯槁。
这真的极为节省空间啊,如果这样的和-图-书设计拿回傀国……
不知道为什么,陆子安的态度越随和,白木由贵就越觉得害怕。
当然,他也不过是恍了几秒钟的神而已,回过神来时,他已经端坐在椅子上。
沈曼歌下意识赶紧摇头:“没有没有,子安哥你怎么会坑人呢,子安哥最好了,从来不坑人的。”
陆子安起身将栏杆后面的墙推开一处缺口,从里面拉了几块木板出来:“有是有,就是都是木的,还没有配置座垫,坐着比较累。”
“风景长江浪拍空,轻舟荡漾夕阳红。归别浦,系长松,知在风恬浪息中。”白木由贵看着墙上的这幅画上题的字出了神,细细品味其中意境,只觉妙不可言。
陆子安看向墙面,目露赞许:“这不是诗人写的,它的作者是‘元四大家’之一的画家吴镇。”
“看,这边风景还是挺不错的。”陆子安伸手将窗户推开。
陆子安脸上的笑容并未有半分变化,但是前一刻还觉得清逸俊朗,此刻在他看来,简直成了噬人的獠牙,下一刻就要扑上来撕咬他的脖颈。
安在墙上的椅子?
他故意换了换姿势,发现这椅子当真极为稳固,甚至没有丝毫摇晃。
“哦,陆大师我是在想,这个椅子可惜不能移动……”白木由贵低头查看着椅子。
果然顶级的天才都不是省油的灯,明明在算计你,你却还觉得他很是亲近。
白木由贵自然也不例外,圣良更是看得眼睛都直了。
陆子安http://m.hetushu.com轻松地走到平倒下来的栏杆左侧,从里面拉出两根木方,上面折下来一块木板:“请坐。”
“……”
一波一波的打击,拍得白木由贵整个人都懵了。
下意识伸手去拦他:“陆大师……”
怎么能有这种人!
怎么好像,都没听说过啊……
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怕是没听过,陆子安温和地道:“吴镇,号梅花道人。诗、书、画相映成趣,时人号为‘三绝’。”
还有这操作?
陆子安微微一笑,抬手示意:“这边请。”
延期回国,他的目标就是奔着这木楼来的,可是以当前情况来看,想要拿到木楼的专利,真的不像他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啊……
太可怕了,妈妈我要回家……
危险!警报!
白木由贵想到了这般美好的未来,越想越开心,情不自禁地道:“陆大师,您这栋木楼的专利……”
用时拉出来,不用的时候可以放回去,完全不占地方……
如今这个茶碗被收藏在静嘉堂文库里,极少拿出来展览,其他三个也一样,被并列称为傀国国宝,可想而知其价值有多珍贵。
他之前可是见到过,陆大师的徒弟全都才二十来岁……
他胆颤心惊地跟在陆子安后面,看着他展示那些精巧的机关和设计。
“可以可以,要什么都行的!”白木由贵狠狠地点着头,掰着手指头数:“是要莳绘工艺品吗?我这次带了几个精品过来,哦,您自己会……是想要玉和-图-书料吗?玉楼那样材质的我们也有的!还有……”
见他一脸失望,陆子安疑惑地道:“怎么了?”
见陆子安朝外伸出手,白木由贵吓了一大跳,他不会是想探出去折吧?
白木由贵不禁努力思考着,吴镇?
傀国人形容这个碗,都是用“碗中宇宙”这种词。
尤其是这个风恬浪息更是让人身心宁静,浮世如此,又有谁不想寄心于山水,松林与渔舟?
一旁的沈曼歌看到陆子安脸上的笑容后,脑中警铃大作。
这虽然有点近,但真要摘还是有点远了,很容易掉下去的啊!
他心里不由打起了鼓来。
一路送他们到门口,陆子安才愉快地折返。
这是后面的桃林,有一枝伸出来了一长截,正正好递到阳台前。
碗里面仿佛是深夜海边看到的星空,高深莫测,傀国人亲切地称它为“稻叶天目”。
白木由贵在心底咆哮着:没有,根本没有差别!
用这么和善的面孔,说着这么残忍的话!
“那这画……”
白木由贵下意识就想摇头表示拒绝,可是他却实在是无法说服自己拒绝这么好的机会。
“嗯,曼曼果然聪明又乖巧。”陆子安非常满意地摸了摸她的脑袋:“公平交易而已,他们愿意就做,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
陆子安连忙摆摆手:“没关系的,你慢慢考虑,我不急,来,我再带你去别处看看。”
他一会想着,要坚持信念,守住国宝,一会又觉得还是木楼重要;
这样的一幅巨作,m.hetushu.com感觉完全不逊于一些普通的大师了,竟然出自陆大师的徒弟之手……
“去你的。”沈曼歌轻轻踹了他一脚,踹完又有些不安,赶紧四下瞅瞅,确定没人了,才凑过去道:“哎,我说,子安哥,你是不是在坑傀国人啊……”
还一口气四个全要!
白木由贵惊喜地站起来仔细查看了一下,折叠的椅子,却完全和他平时见到的不一样。
越看就越痛苦。
这个陆子安,真是狮子大开口啊!
“空气也挺清新的。”陆子安笑眯眯地道:“你看,那枝桃花好像快开了,倒是不错。”
“这首诗,是哪位诗人写的?怎么没听说过。”白木由贵不禁很是疑惑。
我呸,真不要脸!
沈曼歌斜睨着他的侧脸,默默补了一句:不过我喜欢!
不要再看了!越是知道它的好,越是心痒痒啊……
陆子安非常温和地看着他:“我只要一样东西就行。”
“这画是他的作品,我徒弟雕琢出来的。”陆子安微微一指角落里不甚明显的落款。
一会想着不能做国家的罪人,一会又想着这个木楼将改变民生,利国利民。
他在另一侧拉开座椅,悠然坐下来后,微微侧过脸,那桃枝便正正好在他脸畔。
白木由贵现在哪里还有心情看风景啊,只麻木地应和着:“唔,嗯,是不错……”
那一刻,陆子安在白木由贵眼中的形象简直光芒万丈。
“……好。”白木由贵迷瞪着眼睛下去了。
白木由贵顿时笑了,如释重负,轻松地笑和图书道:“哟西哟西,没问题的,我会立即安排,一定挑最好的茶具,送一套,不,两套,不,十套给您……”
“……”
这真的很实用啊!可惜就是不能移动。
可是,清刀刀法,整个傀国也不过寥寥几人会,陆大师如此年轻,竟然也会吗?
他深深一鞠躬,态度极为诚恳。
那眼神,赤裸裸的:我知道你干了啥坏事!
“哦,我不需要这些。”陆子安轻描淡写地道:“我只想要茶碗。”
“哇哦……”跟在他们身后的人群都发出惊叹,目露惊奇。
曜变天目茶碗!
这和拒绝他有什么差别?
刚转过身,就看到沈曼歌笑吟吟地站在一棵树后,斜睨着他。
“我不用那么多,我只要四个就行。”陆子安微笑地看着他,在他不解的眼神中悠然补充道:“曜变天目茶碗。”
白木由贵感到不可思议,更加为陆子安的才华所震摄。
茶具啊。
深吸一口气,权衡再三,白木由贵鼓起勇气道:“我……请陆大师……再给我一天时间思考吧!拜托了!”
陆子安将他的反应都看在眼里,微笑着引他前往阳台。
“……”
“坑?”陆子安笑眯眯地看着她,非常的温柔:“你觉得我是在坑他们吗?”
拾级而上,陆子安一路为他介绍墙上所绘的画的内容。
她同情地看了一眼白木由贵,真可怜,又一个即将被子安哥坑得爹妈都不认识的可怜虫。
明明是正午时分,明明阳光照在身上很暖和,白木由贵却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