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直播之工匠大师

作者:九个栗子
直播之工匠大师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7章 多少楼台烟雨中

【感觉主持也傻了,这不会是节目组给的“惊喜”吧?】
而这个风无羲是哪钻出来的?他凭什么拿他师傅的刻刀!
“斜刀。”陆子安头也没抬,一边用三角刀对竹枝进行最后的梳理,一边低声道。
这是一柄倒V形的刻刀,他用来进行竹叶与竹枝的细节雕刻,用它来处理竹叶的褶皱纹理是非常适合的。
不行,他得想个法子,给这人一个下马威才行。
正在他雕刻得非常投入的时候,一道人影慢慢走上台来。
陆子安抬眼扫了易主持一眼,见他神色自然,便压下了心底的疑惑。
应轩怔怔抬头,看进了风无羲微笑着的眼神里。
他简直要气炸了!
因为陆子安正在雕刻,为了不影响他,所以他准备过后再详细介绍。
但是风无羲却摇摇头,慢慢走到了应轩身边:“不用,我只是来看看他是如何雕刻的。”
原本还一本正经看着台上的邹凯忽然哧地一声笑了,手都抖了一下。
【就是啊,直播看不爽,还跑现场了?和-图-书
“哦,好的。”应轩连忙伸手,结果还没碰到斜刀,就已经有人拿起斜刀递给了陆子安。
【忽然觉得小轩轩好好玩,蠢萌蠢萌的。】
然后,旁边伸出一双手,仿佛天生蛮力,竟然一个人直接抱起了裙板,在他眼皮子底下把裙板给抱走了。
陆子安的工具箱,是沈曼歌非常慎重地交到他手里的,直言陆子安不喜欢别人碰他的工具箱,而她也有事要离开,所以才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他。
再老实的人,也有他的禁区,像应轩这样的,更是非常认死理的。
他真是非常上心,恨不得上厕所都抱着箱子,一有空就各种擦拭刻刀,无比细致专心。
他表现得外人虽然看来不甚明显,但是风无羲还是接受到了他的意思,后面果然不再伸手了。
风无羲微微睁大眼睛,看着应轩神色自然地抱着裙板,像一只骄傲的小公鸡似的从他面前走过,然后慢慢地放到了陆子安面前。
应轩听到声音,忍不住抬头望去,http://m.hetushu•com看清的时候有些奇怪,这个人……
刚好易主持已经说完开场白,将目光转向了他们,陆子安便轻描淡写地摇摇头:“没事。”
哼。
对于这样的一幅作品,陆子安投入了全部心神,讲完这句话后便没再开口,非常专注地进行着雕琢。
做完这最后的步骤,这块裙板便算完成了,他没有急着打磨,而是直接将这块裙板推到一侧:“下一块。”
用三角刀的时候,手法必须非常麻利,尤其手要稳,不能打颤,这样的细节雕刻,一点点粗心也会导致极大的差异。
陆子安挑了柄三角刀,轻轻擦拭了一下才道:“这是丝翎檀雕中的第五式,三角刀刀法,它的用法比较简单,就是一个字,细。”
大概是看出他的异常,应轩压低声音,小心翼翼地道:“师傅,怎么啦?”
这是一件非常需要耐心的工作,尤其考验刀功。
在众目睽睽之下,风无羲神色自然地站起身来,竟是一副非常谦虚的神态m.hetushu.com,伸出手……
【几个意思啊?我看过上次省级比赛的直播,这不是那个跟大师并列第一的风无羲吗?】
陆子安微微垂着眸子,非常仔细地将竹叶慢慢梳理齐整,根据自己原本的构思,让它们纠结,交缠。
是的,这些精细的竹叶看似零乱的排序,其实是一个个字,顺着竹枝的纹理走向,最终竟形成了一句诗。
见到这人上了台,原本仔细欣赏陆子安雕刻的易主持僵了一下,却还是很快就笑了起来:“原来是风先生,来,请坐。”
最令人惊叹的是,仔细看的时候,这一团团交缠在一起的竹叶,竟隐约形成了一个个字。
在陆子安返回去打磨第一块的时候,易主持跟打了鸡血似的,一下就激动起来:“观众朋友们!我们陆大师已经将四块裙板全部雕琢完毕!大家请看,这细致的雕工!这竹叶,这枝条,简直栩栩如生!”
因为今天只有细节雕琢,而且又有了新的刻刀,所以陆子安的速度加快了很多。
之前的粗坯已http://m.hetushu.com经做完了,所以今天他要开始精细雕刻。
应轩挺胸抬头地回到了座位上,虽然强行忍住,但唇角还是忍不住有些微微上扬。
易主持半弯着腰细细观赏,慢慢地念道:“多少……楼台……烟雨中……”
风无羲镇定地微笑,用十分清晰的声音平静地道:“我说,《江南春》这样的诗,适合用在比较老的竹枝上,更符合意境。岁老根弥壮,阳骄叶更阴,正是说的这一点。”
陆子安对他俩之间的激流暗涌毫无所觉,他甚至都没发现风无羲来了,放下三角刀拿过斜刀,慢慢地对毛边进行着清理。
难怪他会被陆子安收为徒弟,他就说嘛,没点本事,陆子安怎么可能会收。
离节目结束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四块裙板都已经雕琢完毕。
藤枝竹的特性在此时得到了完美的发挥,因为它本身就非常茂盛,所以虽然此时陆子安雕琢的竹叶极多,却乱中有序,看上去繁复而不显得凌乱。
旁边一直沉默不语的风无羲也是满目惊叹,但是看着这雕http://www.hetushu•com刻出的竹枝,却还是皱着眉头道:“诗是好诗,雕工也很细致,但是这竹枝却不该是嫩竹。”
应轩皱了皱眉头,心里不大愿意这人凑得这么近看他师傅雕刻,但是这是在现场直播,他要是反应太激烈会影响师傅的形象吧……
在他的示意下,应轩帮忙扶起最后一块裙板。
风无羲还朝他点了点头示好,像他们这样的学徒,平时基本是隐形的,能像风无羲这样正视是很难得的,然而应轩一点都不感动,他一点也不想笑。
要知道,这可是红椿木,虽然不大,但还是有点份量的,他竟然一个人……
不仅台下观众们有点茫然,连易主持都懵住了,而直播间更是瞬间炸了。
他身材高挑修长,穿着一身名牌西装,款式休闲而又不失优雅,往台上一站,顿时像是一个现代人走进了拍古装戏的现场一般,哪怕长相还不错,依然各种违和。
“嗯?”易主持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这块裙板上面的藤枝竹雕琢得极为逼真,整幅画面微微倾斜,仿佛竹枝在微风中摇曳生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