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直播之工匠大师

作者:九个栗子
直播之工匠大师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75章 镂空透雕格子门

【……别开车啊,这要在电视台播出的呢!】
与此同时,陆子安也在飙演技。
如果陆建伟脸上不带着自豪的笑意的话,这番话会更可信的……
“呵,这些朋友说话都挺有意思的呢。”易主持微微一笑:“为了让大家更直观地看到陆先生平时的工作场景,我们决定让陆先生现场演示一下,节目组特地购买了一批木料,供陆先生挑选。”
易主持适时地走到他身边:“陆先生,我想请问一下您是准备做什么?”
那被大火焚毁的四扇木门,陆子安心底也一直深以为憾,如果他能让其重现于世呢?
那是非常久远的记忆了,当年那木门就存于圆明寺望海楼,可惜80年代初期的一场大火,烧毁了一切,众人奋力扑救,也只抢出两扇。
【哇哇哇,我要上电视了!】
看出他完全没听明白,陆子安在心里叹了口气:“这名大师姓高,叫高应美。”
陆子安刨完一面,便负手而立站在一边看着工www•hetushu•com作人员帮他将木料反转过来。
他曾经见过的两扇最为惊艳的木门,就是红椿木制成的。
属于木料独有的清香从空气中渐渐弥漫开来,刨花慢慢堆积于地,地面仿佛铺了一层薄薄的雪花。
【淡定一点!别让人看笑话!话说我这条弹幕电视里看得清不?】
陆子安便挑了一块长约两米,宽约70厚约八厘米的红椿木。
整块木料被人抬到桌上,镜头给了一个特写。
“是啊。”陆建伟皱着眉头叹了口气:“唉,子安这孩子啊,就是太不懂事了,我都说了让他低调低调,你看这,闹成这样,真是……”
李大师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艰难地看着陆建伟:“你说……董副市长?”
这一次的采访跟上次完全不同,因为是上边临时安排下来的,所以什么嘉宾也没有,就直接是馥兰卫视的著名主持人易子沫对他进行的采访。
一扇雕刻龙与水,是神话中的场景http://www.hetushu•com;另一扇雕的是人马山石宅院楼台,属于人间传说。
这把刨子也是他从系统兑换出来的,速度极快,刨出的木花又薄又透,绵延不绝,陆子安不刻意断的话它仿佛能一直持续下去。
看着这一大块木料,易主持都忍不住有些惊讶地道:“陆先生,像这样一块木料的话,您要做多久?”
一般做门做窗的都是木工,真正的木雕大师一般都是做工艺品,哪肯纡尊降贵去做那些基础的物件。
这么想着,他猛然睁开了眼睛。
当初他数过,那木门采用的镂雕最多镂了五层,曾经的他是想都不用想,但如今的他,应该有一试之力。
这块木料一看就知道是老料,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弄来的,怕是哪位收藏家大出血了。
他仔仔细细地将这木料摸过一遍,心里有了底,便取过刨子,将老化的木料表层进行了削减。
他没有急着下刀,看完木料后,他静了手,端坐在椅子上闭目沉和图书思。
【其实我本来没想歪,你这一说我就忍不住了……】
不少守在电视机前的人们拍案而起:“竖子无知!这么好的木料用来做门!简直不知所谓!”
木料是好木料,但是也太大了,每块都有两米来长,真是不把钱当钱。
这个问题他根本就没担心过,陆子安气定神闲地道:“嗯,小了,但是不必担心,会有人送木料来的。”
这也太自信了点儿……
“对。”易主持按了一下按钮,电子光屏上直接显示出直播间的画面。
虽然知道这不过是借花献佛罢了,但是这手笔之豪气,陆子安依然只能道一声佩服。
衬着舞台布置的咖色与灰色混和的色调,整幅画面透出一股沉静清幽的质感。
【妈妈我要上电视了!】
弹幕刷得飞快,陆子安丝毫不受影响。
众人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演戏,内心毫无波动。
看着眼前这与记忆中相仿的材质,陆子安不禁有些心痒。
他的工具邹凯早就取了来,一字铺开摆www•hetushu.com在桌上,整个舞台灯光明亮,倒是比书房里更方便许多。
陆子安瞥了他一眼,淡然地道:“曾经有一位大师,一辈子以雕门为生,尤其擅长格子门,镂空精雕,有‘通海国宝’之称。”
红椿又名红楝子,心材呈深红褐色,纹理通直,结构细致,是华夏珍贵用材树种之一,有华夏桃花心木之称。
陆子安随着他起身,走到另一侧,布帘拉开,里面整整齐齐地摆着一大堆木料。
木门上雕的楼院有窗,窗中有人,人须眉生动,表情各异,令人惊喜。
易主持显然也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连忙道:“木门……是工艺品吗?如果是真正的门的话,这会不会有点小……”
“不确定,多则一月,少则三天吧。”陆子安眯着眼睛缓缓抚摸着木料,仿佛心神都跟着木料的纹路沉淀了下去。
红椿木啊……
“做门。”陆子安神色沉着,眼里泛着奇异的光芒:“做木门。”
易主持适时提醒道:“陆先生你可以选m.hetushu•com块大的,如果时间不够,我们可以分几期播出。”
格子门他倒是懂,但这通海国宝是啥?
【你懂什么,这叫养精蓄锐。】
而现场演示,总不能挑太大的,那指不定多久能做完呢。
要知道事先可是说了的,他挑一块现场演示,剩下的全送他。
这个……
【卧槽,吓我一跳,原来大师没睡着。】
易子沫是个成熟稳重的中年男子,他与陆子安握了握手,微笑着道:“陆先生,首先在采访开始之前,有一份礼物要送给您。”
易主持头一次感觉一个头两个大,有些迟疑地道:“做门……哈哈,陆先生真是与众不同啊,很少有木雕大师愿意做木门呢。”
自认博览群书,也算学富五车的易主持真的茫然了,怎么陆子安说的每个字他都懂,但是合在一起就完全听不懂了?
原来是这样。
这个其实在台下就已经有人告诉了他,但陆子安还是露出一分恰到好处的讶异:“还有礼物的啊?”
这一眼就看得出来,绝对是外行给采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