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肖靖堂升职记

作者:珍爱一生
肖靖堂升职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前方的道路

第2310章 朝夕相处

说到这里,她微微顿了顿,“我不知道肖公子嘴里的江辰希是不是跟他是同一个人,但这位江神医,应该不是你说的那种花言巧语,两面三刀的人……”
“既然如此,那我们启程吧。”肖靖堂点点头,领着她快步往前走去。
如果他真是那种卑鄙小人,自己一定要彻底远离了他!
不知不觉,天色转亮。
肖靖堂随着日出睁开眼睛,纵身而下,将旁边坐在大石上入定的蓝子瑜惊醒了过来。
蓝子瑜眼中泛起了泪花,一双拳头愤怒的紧握了起来。这次出去之后,自己一定要找他问个明白,看看他到底作何回答!
“刚才那鸭公嗓提到了一个人。”肖靖堂眯起了眼睛,“这个人叫做江辰希,不知道蓝小姐是否认识?”
“咳……”肖靖堂见她愣神,轻咳一声道:“蓝小姐,你我孤男寡女在一起,始终不太适合,容易被旁人说闲话,既然蓝小姐已经没事了,那肖某就告辞了?”
而且他为了救自己,连命都肯不要,说他冷血变态、残暴无情,这实hetushu.com在说不过去。
如果……他真的是那个江辰希,他和肖靖堂,自己又该相信哪一个?
时间快速流逝,转眼已经过去了几个月。
此外,现在自己对他已经没有多大的作用了,他却还愿意带着自己这个累赘,那句“自私自利”,也可以排除掉。
“这就要看别人信不信得过我肖某人了,如果信不过,肖某就算是把天说出了窟窿,不信的照样会不信,如果相信我,我想肖某就算不解释,也是会相信我的。”肖靖堂笑了笑,“不知道蓝小姐对于这些流言蜚语,又如何看待?”
蓝子瑜抬头看了眼他,心里却是有些烦躁,他说的那个江辰希,真的是江神医吗,如果不是,那江神医为何要对明里暗里的找机会说他的不是之处?
蓝子瑜眸中光芒一闪,忍不住说道:“子瑜突然想了起来,在苦修界的确有一个叫江辰希的人。此人的实力虽然一般,但跟随高人习得一身厉害的医术,半辈子救死扶伤无数,人称江神医。听说他义薄和*图*书云天,大仁大义,经常免费替人诊治,许多修者都是在他手里捡回了一条性命呢。”
“我嘛……”蓝子瑜启齿一笑,“我当然相信肖公子你是个好人了,如果你真有那么坏,怎么会三番两次舍身救子瑜呢。也不知道是什么人这么坏,居然把肖公子说的这样不堪。”
嗖!
蓝子瑜脸色一红,其实肖靖堂的名声哪有那么不堪,他在江湖上留下的,都是一些正面的传说,甚至还是很多人的偶像,这些评价,她都是从那人的嘴里听来的,可谓一面之词。
至于心胸狭隘,至少,到现在为止,蓝子瑜还没看出来。
这段时间,蓝子瑜心情低落,跟肖靖堂的交流极少,但经过这几个月的朝夕相处,她越发的肯定,肖靖堂不是江神医说的那种人。
看到她的神色,肖靖堂更加肯定她跟江辰希认识,而且,他们之间的关系恐怕也非同一般,不过嘴里却也没有点破,“蓝小姐不认识他最好,这个人实在不是什么好人,花言巧语,两面三刀,肖某当年一www•hetushu.com念之仁放过了他,没想到此人不但不吸取教训,反而处处编排肖某的坏话,恐怕目的是为了找肖某寻仇!”
“江湖儿女,还在意那么多吗。”蓝子瑜促狭道:“肖公子莫非还怕子瑜玷污了你的名声不成?”
“算了,我还是跟着肖公子吧。”蓝子瑜无奈道:“子瑜实力微弱,遇到危险根本招架不了,前两次要不是有肖公子你相救,子瑜恐怕早就死了。要是肖公子不嫌我是个累赘的话,子瑜就跟着你走。”
江神医对他的几条评价,如今,一一被蓝子瑜否定,她的心中不禁有些茫然,难道,江神医真的是在骗自己,利用自己的感情替他除掉肖靖堂吗,他怎么可以这样!
自己对他那样信任,对他的话,几乎没有任何思考的就全部相信了,还眼巴巴的跑到这里来替他报仇,他却这样狠心的骗了自己!
“唉!”蓝子瑜轻叹一声,随意的坐在一块大石上,托着下巴发呆。
“那……肖公子你认为你自己是这样的人吗?”蓝子瑜眨了眨眼睛http://m.hetushu.com
她也曾想过,肖靖堂是不是因为喜欢自己,为了讨自己欢心,而故意收敛了本性,在自己面前演戏,但后来经过长时间的接触,她排除了这个想法。
身躯瞬间腾起,轻轻松松的落到了一颗大树上,整个人斜躺在一根枝桠上,就这么闭目休息起来。
“哈哈哈哈……肖某名声极烂,倒是不怕蓝小姐这等大美人来玷污。”肖靖堂哈哈大笑道:“人人都说我自私自利、色胆包天、心胸狭义、残暴无情、冷血变态,蓝小姐跟我在一块,就不怕别人议论纷纷?”
他温文尔雅,彬彬有礼,遇到危险时总是冲到最前面,对自己可以说是呵护备至,而且其间找到了几件品相不错的宝贝,他都与自己分享了一半。
他们明明是认识的!
身份的问题,已无需验证,肖靖堂肯定这个什么江神医就是世俗界的江辰希,否则的话,他也不会编排自己的坏话,不过,蓝子瑜始终是向着他的,说下去还有什么意思,不说也罢。
“天色已经亮了吗?”蓝子瑜看来一晚上休息不和-图-书好,起了淡淡的黑眼圈,勉强笑道:“肖公子,今天我们还是继续去探查其他那些岛屿吗?”
蓝子瑜跟在肖靖堂身后,一双美目紧盯着他挺拔的后背,心中暗暗想道,以他的实力,如果歹心一起,想要对自己用强的话,估计自己也抵抗不了,但他……并没有这样做。
“啊,江……江什么……”蓝子瑜吓了一跳,一张俏脸上满是慌张,支支吾吾道:“我没听过这个名字呀,肖公子为什么会这样问?”
戏可以演出来,但那种细微间的神态,特别是眼神,是很难演出来的,肖靖堂气质高贵,举手投足之间自信凛然,真诚大方,他,根本没有必要去演戏,也不会屑于去演戏。
“对!”肖靖堂点头,迟疑了一下道:“蓝小姐也可以在此等候,等肖某查探回来,再来此寻你也可以。”
“蓝小姐说的有道理,说不定他们只是同名同姓。”肖靖堂随意敷衍一句,尔后道:“唔……肖某先休息一下,明日一早再去探查岛屿,蓝小姐请便。”
所以,说他色胆包天,应该可以排除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