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肖靖堂升职记

作者:珍爱一生
肖靖堂升职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姻缘一线牵

第1552章 你是谁?

做好这一切之后,肖靖堂转身离开了公寓。
“这人的实力非常强大,或许不在我之下。”来到公寓之前,肖靖堂停了下来,“更可怕的是,她有一身十分高明的轻功,我未必追得上她。如果这样打草惊蛇,下一次想找到她,那可就难了。”
“在XXX医院……”
也就是说,这个人或许根本就不是唐雨柔!
在房里四处寻找了一番,房里并没有人,蒋玉芳也不在家中,同时也没有搜到任何有用的东西。
“肖靖堂。”唐雨柔眼中的冷意很快收敛了起来,“一些时日不见,你难道连我是谁都忘记了吗?”
“你是武者!”唐雨柔神情一讶,双手在床上一拍,尔后竟如利剑一般,穿透病房内窗户玻璃,直接从十几楼跳了下去。
“芳芳,让她休息吧。”见秦芳还要说话,木琴珊阻止道:“或许真的是你想多了。”
这几天之中,发生了两件事,第一件是,梅若曦交接好了公司的事,一个人踏上了环游世界的旅程。
“哪里都不对。”秦芳道:“怎么说呢,你身上好像有一股阴气,让人不敢接近你。而且你最近说话冷飕飕的,让人心底直冒凉气,反正多得hetushu.com很。雨柔,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突然改变这么大?”
本来想踏入病房的脚步,这一刻也是停了下来,肖靖堂想多观察一番再下定论。
“也许,是有点累了吧。”唐雨柔道:“我也没觉得我哪里不对啊。”
“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他是怎么做到控制唐雨柔的身体的。”肖靖堂深深吸了一口气,唐雨柔的死活他不能不管,略微一迟疑,转身朝着一个方向奔去。
从此人的话语来看,她现在很可能还没有掌握唐雨柔的身体,还需要借助一些外物才行。这样的话,唐雨柔的意识也许并没有磨灭,还有希望救回来。
“死鸭子嘴硬是吧。”肖靖堂意念一动,一股精神力瞬间朝其覆盖了过去。
叮咚……叮咚……
肖靖堂眉头一皱,将手贴到门把上,真元微微一震,下一刻,咔嗒一声,房门轻轻松松的被打开了。
片刻后,肖靖堂出现在一套公寓的三楼。
一时间,肖靖堂泛起了难,不过很快,他嘴角浮现了一丝笑容,“我差点忘记,我还是一个阵法师。只要我今晚趁夜,将这栋公寓用阵法围起来,晾她也逃不出去。”http://www.hetushu.com
想到这里,肖靖堂不敢多耽误,跟在家看孩子的杨晓打了声招呼之后,迅速出了家门,朝着唐雨柔的公寓飞奔而去。
迈步进入房中,缓缓将房门关上,肖靖堂开始往四周打量起来。
“你不是唐雨柔!”肖靖堂斩钉截铁道:“你是怎么控制她的身体的,如果她有什么闪失,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果然啊!”听到这声音,肖靖堂深深吸了一口气,他早猜到,这可能是夺舍一类的事,还真的被自己给猜中了。
伸手按响门铃,良久之后,里面却没有任何回应。
“就是浑身发冷。”秦芳道:“今天上午上班,她突然晕倒了。其实,这几天我就发现她不太对劲,整个人就跟换了个人似的。我怕她是不是中邪了?”
“你是谁?”肖靖堂目光微微一眯,冷声问道。
似乎房间内笼罩着一层阴气,让人浑身发冷,甚至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哪怕是肖靖堂这种人物,也觉得浑身不自在。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就是唐雨柔啊,难道这世上还有第二个唐雨柔吗?”
“她们现在在哪家医院?我过去看看。”肖靖堂起身道。
和图书肖靖堂点点头,转身出了房门。
“别说话,跟我来。”肖靖堂领着她们来到了走廊上,问道:“她生的什么病?”
“真的没有什么事。好了,我有些困了,能不能让我单独休息一下?”
这句话中,表面上虽然看不出什么,但内部却蕴含着一种生疏和冷漠。按照唐雨柔温婉的个性,绝不会用这样的语气说话。
曾经他和赵莲心也碰到过一回夺舍的事,不过最终他凭借强大的意志击败了对方,并且还得到了让他受用无穷的《神阙意识流》。
“桀桀……这对母女的身体还真是好用。”这一天,完成一天繁忙的事务后,肖靖堂正在别墅中陪着儿女们玩耍,忽然,一道声音冷不丁的从兜里的手机上冒了出来。
这样一来,只要等唐雨柔回来,自己立马就会知道。
“雨柔,跟琴珊姐这么客气干什么。”秦芳那大大咧咧的声音传了出来,“你这几天好像有些不对劲啊,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反恐局的事务,并不像肖靖堂想象中的那样轻松,相反,因为最近全世界武者动荡,形势变得非常严峻。
蓬!
“想跑?”肖靖堂厉喝一声,如影随形的从十几楼跳下。
十几分钟http://m.hetushu.com,肖靖堂出现在这家医院的门口。
“咦?”听到这话,站在门外的肖靖堂却是忽然皱起了眉头,虽然只是寻常无奇的四个字,不过肖靖堂却从这一缕声音中,听出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整个人在墙壁上轻点几下,借着轻松功夫,稳稳的落在地面上。然而,等他落稳之后,四周已经失去了唐雨柔的踪迹。
“你们在这等着,我过去看看再说。”肖靖堂打算亲自进去看一看,如果真是中邪,他一看便知。
“那好吧。”听木琴珊都发话了,秦芳也只好答应了下来,狐疑的看了唐雨柔一眼之后,跟着木琴珊等人走出了病房。
这套两室一厅的套房,正是唐雨柔和蒋玉芳这对母女的住所,肖靖堂也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只是这一次过来,跟上一次却有着一些差异。
“雨柔,你好好养病。公司的事,会有其他人处理的。”当肖靖堂来到王静娴告知的病房时,便听到木琴珊安慰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只要再采集一些,我就能成功占据这小女娃的身体,返老还童。桀桀……”那道自言自语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
另件是,肖靖堂接到了调任,免去湘永市常务副市长的职务www•hetushu•com,担任国家安全部第十八局局长,全面负责国家的反恐事务。
“谢谢木董。”唐雨柔那柔软的声音,轻缓的响起。
此时尚是傍晚,四处还有人走动,肖靖堂并没有操之过急,在附近找了家咖啡店静等。一直到晚上十点左右,四周人烟散去,这才浮出黑暗,开始着手布阵。
“靖……”刚出病房门口,木琴珊便看到了肖靖堂,正要张口称呼的时候,被肖靖堂一把捂住了嘴。
几乎在房门被推开的一刹那,原本躺卧在床的唐雨柔一瞬间弹了起来,一双美目幽冷的盯着肖靖堂。她还是那么漂亮迷人,只是此时那对冷光闪烁的双眸,却让肖靖堂感觉十分陌生。
时间飞逝而过,转眼间过去了五天。
说着话,他迈步来到了病房前,犹豫了一下,没有敲门,直接推开了房门。
在昨天,肖靖堂已经正式走马上任。
“唐雨柔回来了。”肖靖堂心中一动,他把窃听器连接在手机上,只要那头有声音,手机就会自动接收。
“这个人控制了唐雨柔,而不离开都市,估计在都市中还有什么事没有完成,我看十有八九还会回来这里。”肖靖堂心中暗想,当下,从阵戒之中摸出几个窃听器,安装在房间的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