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肖靖堂升职记

作者:珍爱一生
肖靖堂升职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悠然山水间

第1507章 进入山洞

“可是……这阵法,我们要怎么才能破开?”肖靖堂弱弱的问道。
“唉,我那朋友,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肖靖堂满脸担忧,当即冲着山洞内大喊道:“三炮,你在里面吗,在的话,就回答我!”
忽然,他撇头看到肖靖堂正围绕着阵法四处转动,冷厉道:“小子,你想做什么?给我回来!”
“阁下果然厉害,一猜即中!”肖靖堂竖起了大拇指,“这岛上的山洞里,有一团血脉之火,这些强大血脉之气,正是从那血脉之火中散发出来的。”
“这,这怎么回事?”肖靖堂狼狈的从地上爬起身,傻眼的看着前方。
“天色已晚,暂且在此休息一晚吧,待明日天亮我再想办法。”曲江河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当即身形一纵,在一块干净的大石上面盘膝坐了下来。
八层……
四十九层阵法,在一种恐怖的速度之下,悄然瓦解。
“此地,就是你藏鼎所在的岛屿?”跳下飞艇,曲江河问道。
随即,肖靖堂一边留意曲江河的举动,一边开始着手破阵!
刺啦!
四周的空气忽然暴乱起来,以曲江河的拳头为中心,骤然蔓延出一股怪风,使得四周飞沙走石,草木低伏,犹如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放心吧,那鼎就在附近的一座岛上。”将小马打发走后,肖靖堂领着曲江河往前走去,“最多再有两个小时,就能到地方。”
听他这么一问,曲江河一下也想起了那对小鼎,脸色一变,“八成,鼎已经被人劫走了!你走开一点,待我来破阵!”
“小子,已经到地方了,马上带我去找鼎,要是敢耍什么花样,这里就是你的埋骨之地!”一路兜兜转转,曲江河的心里也是有些不耐烦了。
两拳都未能击破阵法,曲江河心里也有些发m.hetushu.com毛了,这一次,一出手就是全部力道,势要以此一拳,将横亘在面前的阵法击破!
“闭嘴!”曲江河冷喝道:“唧唧歪歪的惹人烦,给我站到一边去!哼!希望,布置阵法的这神秘人,只是为了血脉之火,极有可能,那对鼎还留在洞里。”
“防御住了!”肖靖堂神色大喜。
八分之一……
“怎么,这阵法破不开吗?”肖靖堂一脸焦急的走了过来,“那该怎么办?”
轰!
六层……
肖靖堂嘴角一哂,暗道:“老子今天被你追得跟丧家之犬似的,只要今日不死,此仇此恨,来日必十倍还你!”
“什么!你的意思是,我那位朋友很可能死了?”肖靖堂脸色剧变,表情夸张的哀嚎起来,“三炮啊三炮,是我害了你啊,我不该让你来藏鼎的!你怎么能这么早就死了呢……”
“好了,不要再白费唇舌了。”曲江河摆了摆手,“这阵法屏蔽声音,外面的声音,根本传不进去。再说,之前我拳轰阵法,造成如此大的震动,倘若内部有人,也早就现身了。”
“好,还有最后三层!一口气破掉它!”肖靖堂深吸了一口气,双手连连动作,快逾闪电,几乎形成一片残影。
“什么!我八成力道的一拳,还破不开这阵法吗?”曲江河脸色大变,一脸的不可置信,他这一拳,足以开山断海,却最终连一个阵法都奈不何,实在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冲着前方的阵法,曲江河抬手就是一拳,狂暴的拳劲顿时化作一道蒲扇大的能量拳头,疯狂朝着前方阵法冲击了过去。
“什么!阵法!”肖靖堂大惊失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以前来此,每次都能轻轻松松的进去,怎么会有阵法的?”
最后的两层,http://www.hetushu.com也在摧枯拉朽之间,毫无难度的被撕裂开来!
想到这里,肖靖堂便放弃了逃离的念头,花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一个简单的屏蔽声音的阵法便布置了出来。
尔后,肖靖堂在原地盘膝坐了下来,一边观察着曲江河的动静,一边调息气血,争取让自己的状态达到最佳,一会破阵的时候也好更快捷一些。
上一次从此处逃离,肖靖堂就认认真真的研究过这个阵法,对于此阵算得上是颇为熟悉了,单单花了一个小时多一点,就捕捉到了变化无端的阵眼所在。
“绝对是这样了。”肖靖堂赶紧点头,“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对了,我嘱咐我朋友把鼎藏到这里来的,他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在这一刻,肖靖堂也想过依靠阵法偷偷溜走了事,没必要再多此一举的去洞里躲藏。不过转念一想,此时曲江河虽然进入了入定之中,但很可能一丝精神力还锁定着自己,只要自己稍有异动,恐怕就会让他惊醒过来。
半个小时后,肖靖堂熟门熟路的领着曲江河来到了一处海岸边,租了一艘快艇,载着他朝血魔岛极速驶去。
刺啦!刺啦!
然而,如果自己只是悄然的待在原地破阵,或许不会引起他的察觉。
“我就在附近看看,说不定能找到破解阵法的机关。”肖靖堂赶忙道:“再说以你的实力,我就算逃出去数里,你也能不费吹灰之力的追上我吧,何况我只是在这周围转转?”
肖靖堂一时间似乎没有听到,径直走到了前面,忽然,一道光芒闪烁,肖靖堂整个人好像撞到了一堵墙上,瞬间弹了出去,摔得极惨。
“哼!我劝你不要耍什么心眼,否则,我保证你会死得很惨!”放出一句狠话之后,曲江河重新闭m.hetushu.com上了眼睛,肖靖堂说得对,哪怕他逃出去数里,自己也能轻易追踪到,何况只是在这附近,因此,他并不担心肖靖堂敢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耍什么花样。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曲江河彻底傻眼了,“布置阵法的人,堪称鬼斧神工,居然……使得这阵法覆带自愈能力,只要未能全部破碎,马上就会自动修补!”
曲江河脸色一缓,“死,你是必死的。不过念在你赠宝有功的份上,我可以尽量让人不受什么痛苦,而你那位朋友,我不杀就是。”
“你确定,你以前来这里的时候,没有阵法?”曲江河盘问道。
三层……
嗡!
“如假包换!”肖靖堂道:“这团火焰我发现好几年了,只是碍于实力低微,无法吸收。既然马上就要死了,还不如做个成人之美,让你吸收得了。只愿你信守承诺,到时候不要为难我那位朋友。”
“好好好。”肖靖堂赶紧退开了二十几米,站在远处盯着曲江河的动作。此时他的心情也很是紧张,也不知道这曲江河能不能破开阵法,如果真能破开的话,那自己可就真的是十死无生了。
不过幸好,曲江河虽然厉害,但这阵法更不一般,一阵扭曲波动,最终还是稳了下来。让肖靖堂一颗提起的心,暂时放了下来。
然而最终,曲江河的美好愿望落空了,他全力的一拳,令得四周发出一阵更为强烈的震颤,阵法也是疯狂扭曲了几下,下一刻,居然又恢复了原样。
而此时,肖靖堂借着查看阵法之机,却是在努力寻找阵法的阵眼。
目睹着这一切,肖靖堂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当初他们数百人都未曾撼动这阵法分豪,没想到这曲江河仅一人之力,竟然造成了如此大的破坏!
“我当然确定,我不止一次m.hetushu.com两次来这里了。”肖靖堂郑重点头。
五分之一……
“什么!竟是血脉之火!”闻言,曲江河脸皮一抖,神色狂喜,甚至语气都微微带着颤音,“你确定,那果真是血脉之火?”
“看来,这阵法是最近被人布置的了。”曲江河不疑有他,皱眉猜测道:“如果我猜的没错,肯定是有高手发现了此处的血脉之火,然而,目前无法吸收,只得暂时用阵法封闭此处。”
时间快速流逝过去。
对于破阵,他已经有过一次成功的经验,熟门熟路,加之如今阵法方面又有精进,动作非常快。
“应该差不多了吧。”几个小时过去,一轮弯月升至半空,肖靖堂感觉到曲江河已经完全沉浸到了入定中,悄然的开始在原地布置屏蔽声音的阵法。
行至大海中间,肖靖堂一度也想过吞服下一颗“避水丹”,潜入大海之中,然而转念一想,这曲江河可是半步先天六层超级高手,或许根本就不怕水。还是进入血魔岛的山洞更为保险一些。
“哼!这四周布置着一个极为厉害的阵法!你冒冒失失的闯过去,能不被其反伤吗?”曲江河冷哼道。
肖靖堂大步流星向前,当他领着曲江河来到山洞边时,整个人直接迈步往山洞走去……
“哦?我五成力道的一拳,居然不能伤这阵法毫发么?”曲江河明显也是吃了一惊,“也罢,这次提升为了八成力道,看你拿什么来抵挡!”
“哼!最好是如此!”
“停下!”曲江河发出一声大喝。
而且,此人还仅仅是半步先天六层高手,如果是真正的先天六层,那还了得!
曲江河扭头看了他一眼,皱眉道:“这些阵法层层叠叠,如果我没看错,应该足足有四十九道!单凭我一人,无法破开这阵法,看来,必须要另外想办法http://m.hetushu.com了。”
就在这时,原本正在打坐的曲江河蓦地睁开了眼睛,之前他虽然处于打坐入定之中,然后却时时防备着肖靖堂会偷偷溜走,因此,一丝精神力牢牢锁定着他,此时发现原本盘膝坐在地上的肖靖堂突然遁走,立马将他惊醒了过来。
大地一阵剧颤,然而,阵法只是微微波动了一下,居然很快将他的拳劲化于无形。
很快,又是一层阵法,被他破开一道口子。
“正是此岛。”
“八成力道,给我破吧!”一声厉喝,曲江河的拳头几乎化为一连串的残影,悍猛冲向前方!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四十九层阵法,仅仅剩下最后十层!
“成功了!”望着撕裂开来的四十九道口子连成的一条进入山洞的通道,肖靖堂眼中爆发出一阵狂喜,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整个人身形一闪,飞快钻进了那道口子。
“那就多谢了。请随我来吧,山洞就在前面。”
“这个岛屿上,居然有强大的血脉之气波动。”曲江河眉宇间微带喜色,“难不成岛上竟然还有蕴含血脉之气的宝物或者宝药不成么?”
十分之一……
轰隆隆……
“嘿……仅仅一个小时,便破解了一半,这速度,比上一次快太多了。”擦了把汗水,肖靖堂兴奋的咧嘴一笑。
飞艇在水中带起一片白浪,一个多小时后,徐徐停泊在血魔岛的海岸边。
轰!轰!轰!
一连串的暴响如大批量的导弹爆炸,声势震人,四周的地面更是地震般的疯狂颤抖,高山上乱石滚滚,大树倾倒,一片狼藉。
“好好好,看来,布置这阵法的,一定是位阵法大师了。”曲江河深吸了一口气,“我曲江河就不信,我连一个阵法都破不开!十成力道,彻底破碎吧!”
深夜,此时已经是京城时间凌晨两点,不过在欧洲尚是晚上七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