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肖靖堂升职记

作者:珍爱一生
肖靖堂升职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悠然山水间

第1444章 巨碑中的秘密

“公孙弘武,你说的轻巧,那余下的二十一个图画中,危险重重,一旦失败,就有可能导致杀身之祸。”独孤神丹哼声道:“你不是也拿到了噬雷堂的令牌,要不,你第一个上去试试?”
四周传来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暗道这巨碑果然藏着惊人的危险。
后者抬起头,在那巨碑上扫了几眼,“老夫细细一想,这或许真是七星幻阵,只是比普通的七星幻阵要厉害太多,或者,我们可以叫它六环七星杀阵。如果老夫所料不错,那剩下的二十一副假图画中,一定藏着凶险,一旦错了,大家都得为此付出代价。”
望着这中年男子一步步向前,后方的人下意识的连连往后退去,免得有什么危险时躲闪不及,不过虽然是紧急后退,但大家的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过那中年男子。
“我想,答案或许很简单。”肖靖堂突然道,见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自己,他微微一笑,解释道:“大家应该对北斗七星都不陌生吧,事实上,北斗七星也有其对应颜色,比如天璇的红色,天玑的黄色等等,这就代表了离火堂令牌和玄石堂令牌,而开阳的银黑色,摇光的蓝白色,或许就是飓风堂令牌和神水堂令牌,剩下的三种,跟赤金堂令牌、仙木堂令牌以及噬雷堂令牌颜色不相符,我们大可以用排除法。”
“不错!”肖靖堂点头道:“如果我看的没错,这个阵法应该叫做七星幻阵,我曾经在某本典籍上看过一些记载。木兄你看这巨碑,这里总共有多少副图画?”
公孙弘武走到人群前沿,一扬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看向木聪问道:“你说你们找到了破解阵法的办法,难不成就和_图_书是这块巨碑?”
刚刚走到巨碑前,那中年男子突然回过头来,扰着头问道:“这块令牌要怎么放?”
“其他图画,也有异曲同工之妙,天枢星又称贪狼星,这一副天狼啸天图,很显然是代表天枢星……”
“一半是假的。”木聪神情一窒,布置这阵法的人,在此故弄玄虚,显然是不想人轻易打开总部,假设真的有一半假图画,恐怕其中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凶险。
在这笔钱的诱惑下,当场就有十几个胆大的站出了身,决定尝试一下。毕竟按照刚才的计算,成功率也高达百分之五十,而且现在还不知道那些错误的图画中有没有危险,因此为了六万块武晶冒险一次也是完全值得的。
说着话,在众人窒息的期待下,他拿着手里的玄石堂令牌,慢慢朝着那处痕迹接触了过去。
“怎么,是嫌武晶给的太少了吗?”看到这些人都拒绝,公孙弘武恼怒道。
“什么!”木聪先是一愣,紧接着神情也是大喜,望着肖靖堂盯着巨碑看,连忙问道:“难道开启总部的位置,在这巨碑上面?”
“此人已死,那六万块武晶自然作罢,现在还有人愿意上去尝试吗?”独孤神丹环视着之前自愿报名的那十几个人,问道。
“二位也都少说一句。”见到这种局势,一向低调的龙在野也是站出了身,“这个时候不可能有人会以身犯险,依我看,不如予以重金,敢去试验者,便赠其重金,不知道这个方法,大家以为如何?”
在这十几人中,独孤神丹和公孙弘武敲定了一名实力最强的中年男子作为第一个,拿着独孤神丹的一块玄石堂令http://www.hetushu.com牌上去试验。
“不错,这是一个六环七星幻阵。”肖靖堂道:“这个七星幻阵,融合了六个基本的七星幻阵,你看这些图画,每一幅图画,代表着一颗星。”
听到这话,中年男子点点头,仔细在图画中寻找起来,过了一两分钟才道:“我找到那个痕迹了。”
只是稍一犹豫,大家都认同了这个方法,再度一番商定后,决定在场一共一百二十三个人,每人凑五百块武晶,当做酬金。这样加起来的话,也足有六万余块武晶,不是一笔小数目。
嗤……
“这我数过,一共四十二副。”木聪答道。
众人一阵议论,也认为肖靖堂的方法有些道理,事到如今,这也是最合适的办法了。
“我看也是这样。”木聪神色凝重的道:“不管如何,以他的心性,就算只是有些怀疑,也一定会来找我们,一会进入总部之后,你我两人最好走在一起,以免被他各个击破。”
木聪一颔首,高呼道:“诸位,我想,我等已经找到了破解阵法的方法,请大家过来一叙吧。”
“公孙先生,并不是钱的问题,而是的确太危险了。”一人苦笑道:“万一运气差,那就得凄惨的死在此处了,连一个收尸的都没有。”
“独孤老头,你怎么看?”公孙弘武将目光看向了皱眉不语的独孤神丹。
“你注意看那些图画,每一幅图画之中,都巧妙的拥有着一个与令牌差不多大的痕迹,虽然没有镶嵌的插孔,不过我料想那令牌是可以从那位置插进去的,你试试看。”肖靖堂在远处提醒道。
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个方法,也的确是现在最佳的m•hetushu.com方法。
“我想,方法是对了。”良久后,公孙弘武第一个开口道:“只是此人运气极差,第一个就遇到了一副错误的图画。”
以独孤神丹的实力,两人联手都未必在他手里讨得了好,独自一人基本上是难逃一死。
“木兄,麻烦你通知一下所有人,我需要大家手里的令牌,来破掉这个阵法。”肖靖堂眼睛微微一眯,说道。
“哼!难道你就不怕我一掌毙了你?”公孙弘武眼中杀机闪烁:“别试图挑战我得耐心,马上给我去,否则,死!”
“肖兄,你有没有注意,独孤神丹那老头,有意无意的瞅着这边看,莫非你我偷盗了他的药材,被这个老鬼给发现了?”木聪忽然小声说道。
木聪点点头,也认同肖靖堂的话,“虽然这些图画是代表了北斗七星,不过要如何才能破解,肖兄心中可有了法子?那些令牌加起来只有二十一块,而这些图画却是足有四十二副,似乎从数量上来说,也是不够数。”
听到公孙弘武开始威胁,那人脸色一变,“公孙先生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想强逼我去吗?既然是这样,那公孙先生就来吧,我情愿死在你手里,也不愿意死在那种歹毒的机关下。”
“你认为,单凭刚才那小子胡言乱语,就真的可以确定图画与令牌的对应了吗?”独孤神丹冷声道:“总之,让老夫第一个去,这不可能!”
“这个我暂时也看不出来。不过想来,这块巨碑大有名堂,这些奇怪的文字,兴许大有深意,绝不会是胡乱涂鸦的。”
这的确是一个难题,一时间大家绞尽脑汁,都没有什么好办法。
随着他的话,人群中一阵喧闹,几乎在瞬间,所有m•hetushu•com人都围了过来,将这块巨碑围得水泄不通,七嘴八舌的问个不停。
听到这话,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气氛显得微微有些凝重。
“木兄也察觉到了?”肖靖堂其实也早就看到了,独孤神丹在四周寻找破解阵法方法的时候,不时的就往这边瞅上一眼,很明显已经对自己二人产生了怀疑,无奈道:“我估计那些药材,被他施展了什么秘法,留下了某种隐秘记号,也怪你我太过大意。不过,药材放在阵戒中,大部分气息都被遮蔽屏蔽,我猜想他心里应该是模棱两可,不敢太过确认,所以一直在看着我们进行甄辨。”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令众人的精神都是一震,下意识的将目光看向了说话的肖靖堂。
“比方你看第一幅,这幅图画的是一个人在写字,看起来毫无意义,实则你想想,北斗七星当中的天权星,我们又叫文曲星,这个文人写字,不就是代表了天权星吗。”
不过在他的话落音之后,拿到玄石堂令牌的独孤神丹和拿到离火堂令牌的刘晖都没有动。
“果然!”听肖靖堂一番解释,木聪也是恍然大悟。
一听这话,那十几个人纷纷摇头,在这之前,没有人死亡的时候,他们有足够的胆气上前一试,但是看着死了人,所有人都开始胆寒了,毕竟跟六万块武晶比起来,还是命更重要。
一时间,一百余人久久无语,大家都心情都极为沉重。
忽然,一股白光在现场猛然亮起,就好比一股突如其来的电焊光芒,将所有人的眼睛都是刺得生疼,伴随着这股白光,几道凄厉惨叫声响起,等到白光消失后,众人惊骇的看到,不但那中年男子已经浑身是血的倒地毙命,连站在远和-图-书处的几人也是倒在地上不断抽搐,眼看是没有救了。
“一幅图画代表一颗星?这个我却是看不出来,还请肖兄指教。”
“二十一块令牌,一一对应这些图画,不过令牌只有二十一块,我猜想,或许这四十二副图画有一半是假的。”
“你!”公孙弘武脸色阴晴不定,此人不过一个小辈,要是自己当众对他下杀手,传出去对自己的名声也不好,一时间倒也无计可施了。
“好,就照着这个办法试一试。”公孙弘武道:“首先从已经确定颜色的离火堂和玄石堂开始吧,拿到令牌的人,都上去试一试吧。”
“哼,不管有什么凶险,都要试一试。”公孙弘武道:“不过现在有一个问题,北斗七星并没有什么五行属性,金、木、水、火、土、风、雷这七种元素属性,如何归属?”
“之前我看这些图画时,云里雾里,有些不知所云的味道,现在听肖兄这么一说,算是明白这些图画的意思了。”木聪又道:“不过这些奇奇怪怪的文字,又代表了什么?”
“好了,大家都别争了,我想我倒是有一个办法,或许能试一试,不过,事成之后,大家每人给我一千块武晶,可好?”
木聪没有理会他,指着巨碑,将刚才肖靖堂的话大概向众人复述了一遍,“很显然,这四十二副图画对应着北斗七星,只要用二十一块令牌一试,是真是假立见分晓。”
公孙弘武脸色极其难看,“独孤老鬼,我的噬雷堂令牌对应的图画尚不明确,如何能第一个上去?你这是强词夺理!”
肖靖堂正要说话,突然发现了什么,目光一凝,聚焦在巨碑的某个位置,略带惊喜道:“我想,我已经找到打开总部的方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