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肖靖堂升职记

作者:珍爱一生
肖靖堂升职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悠然山水间

第1408章 居然是他!

咔咔咔……
“又是你们两个,我不是让你们不要来了吗,你们耳朵聋了吗。”男人怒道:“你们快给我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们。”
“他要进来了,你们赶紧躲起来。躲到那个柜子里面去。”
“这才一分多钟吧,真没用。”晓兰不屑的撇了撇嘴,“琪琪真可怜,跟这样的男人在一起,跟守活寡有什么区别。”
“啧啧,这装潢,这布置,得花不少钱吧……”
肖靖堂的小腹处,瞬间升起了一团火焰,整个人窝在狭小的柜子里,感觉浑身难受,特别是旁边还有两个美女,两股不同的幽香传入鼻孔,简直就是最致命的催情剂。
“晓兰、江琳,你们也一块躲起来,我答应她不再跟你们去夜店了,要是发现你们在这里,他准能猜到。”琪琪焦急道。
三人刚挤进柜子里,房门就被人打开了,一道沉稳有力的脚步声踏入了进来。
“我怂?我只是在想,我要是脱了,我不是吃亏了吗,要脱你们也一块脱,这样才公平。”
“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是他,我早该想到的。”肖靖堂嘴角扯起一丝怪异的笑容,远远看着那男人的车迎面开来,他张开了双臂。
肖靖堂彻底被她们打败了,这三个女人一看就是老油条,脸皮比自己还厚,自己压根就吓不住她们,估计自己真脱光了,她们都不会眨一下眼睛,反而会津津有味的欣赏。
“就在这。卧室没有情调。”男人不容拒绝地说道。
琪琪花容失色,一把从沙发上爬起了身,“糟了,是他来了。”
就在三个女人七嘴八舌议论的时候,肖靖堂早已经出现在别墅之外了。
“你死定了!”肖靖堂爆吼一声,一把抱起她就扔到了沙发上,整个人正要压上去的时候——
“对了,帅哥躲哪去了,怎么一下就不见人了?”晓兰突然说道。
晓兰和江琳都是嘻和_图_书嘻笑着,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
这时,从房门的位置,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咚咚……啪嗒……哗啦……
沉寂了片刻,客厅里传来了唧唧的声音,作为老油条,肖靖堂很快就明白两人应该是在接吻了。
正犹豫着,被晓兰和江琳一人拉着一只手,奔向了那柜子。
“你们让我来,就是专门戏弄我来着?”肖靖堂无奈道:“再说你们三个,我也吃不消啊。”
“没人?”男人也是愣了下,随即又不死心的将别墅翻了个底朝天,一点收获都没有。
换了鞋走进屋里,肖靖堂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房间装饰得美轮美奂,犹如走进了皇宫一般,看来,这个琪琪还不是一般的有钱呢。
哐当!
听到这话,三个女人对视了一眼,晓兰笑得更欢了,“我们是女人,那怎么能一样呢,再说是我们面试你的诶。”
“贱人!”男人扬手又是一个耳光甩了过去,“还敢骗我,你表弟我又不是没见过,他什么时候穿过皮鞋了,好,你不说是吧,我自己来找!”
就在这时,门铃声豁然响了起来。
“不对!不止是你们!”那男人突然道:“那里还有一双男人的鞋,家里肯定还藏了一个男人,好啊你们三个贱人,居然带了个男人在家里鬼混,真是臭不要脸!天生的贱人!”
“你在家,怎么按门铃不给开门?是不是在家里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嗯?”似乎发现了沙发上的琪琪,那男人严厉的问道。
“是吗。”琪琪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轻轻往他耳朵里哈了口热气,“这样算不算惹火呢。”
然后就听到客厅传来了男人的喘息和女人的娇吟。
“对啊,柜子后面没有通道,也没见他打开柜子,怎么人一下子不见了?”琪琪脸上也是写满了狐疑,这件事实在太灵异了,一个大活人和-图-书怎么说不见了就不见了,比变魔术还要玄奇。
嗷!
“就你们多嘴,快进来吧。”琪琪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嘻嘻……没想到你这个男人看着挺斯文的,内里这么龌龊,想看我们光着身子就直说嘛,干嘛找这么多借口?”琪琪娇俏的白了他一眼,尔后走到他身边,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挑逗般的凑近他,用香舌轻舔了下他的耳垂,“你要是答应被我们包养,想怎么看都行的哦。”
肖靖堂正想说话,外面的男人低吼一声,客厅里重新恢复了安静。
“咦?贱人,你在家里藏了人!”过了一会,那男人蓦然爆吼道。
“好呀,只要帅哥答应,我是没意见的哦。”琪琪轻轻眨了眨眼睛:“帅哥,你怎么说,要不要被我包养呢?”
“你们瞧他那胆小的样子,肯给我们看才怪了。”江琳撇撇嘴:“我猜他那里肯定又小又短,像条毛毛虫,所以不敢拿出来献丑。”
“糟了,他要开柜子了。”看到男人走到肖靖堂藏身的那个柜子旁边,三个女人都一阵心惊胆战,要是肖靖堂被揪出来,今天这事可就闹大了。
“你在这躲着,我跟江琳出去应付一下。”晓兰叮嘱了肖靖堂一句,然后推开柜子门,跟江琳一块走了出去,“是我们!你干什么打人,你还是不是男人,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
肖靖堂无奈的摸了摸鼻子,以往都是自己调戏美女,没想到还有被美女调戏的一天,苦笑道:“你们就不用戏弄我了,我不过一个朝九晚五的小员工而已,穷人一个,哪配得上你们这些有钱的女人。”
“你瞎想什么,我怎么会在家里藏人……”
晓兰和江琳都沉默了下来,换位思考,如果让她们做一个选择,或许她们也会跟琪琪一样,即便在宝马车里哭,也远比坐在自行车后面笑要好得http://m•hetushu•com多。
“要不这样吧,我们三个一起包养你,你看看我们三个,都是各有千秋的大美女吧。”琪琪娇俏的抛了个媚眼:“被我们三个大美女包养,你赚大了吧?”
听到这男人的声音,肖靖堂只觉得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过,不过一时间却想不起来,但是按照声音来看,这个男人至少也是五十岁开外的年纪了,这个琪琪,看来是被他包养的情妇。
“这……”肖靖堂哑口无言。
很快,客厅里传来了翻箱倒柜的声音,从粗暴的动作,便可以看出男人此刻是何等的愤怒。
“他一定是躲在这柜子里吧,我早该想到的。”男人恨声说了句,然后在三个女人的惊呼下,一把拉开了柜子门。
“就没见过你这种没风度的男人,我们偏不走,你能拿我们怎样?”
虽然不知道肖靖堂到底躲到哪去了,不过这种结果,琪琪心中还是松了口气,“我说了没有男人吧,你就是不信,这鞋就是我表弟的。”
“应该是这样的,帅哥,算了,为了你的自尊,我们不逼你了。”
“帅哥,是不是上火了?”晓兰贴在他耳边,嘻嘻笑道。
“瞧你那胆小的样子。”晓兰噗嗤一笑,“被包养的,不都是小人物吗,那些有钱的公子哥,也不可能被人包养的啊,你说是吧。”
“啧……这是江天市有名的深水湾别墅区吧,能在这里买房的,可都是有钱人。”坐着琪琪的跑车来到一栋豪华别墅前,肖靖堂不禁惊讶的赞叹道。
三个女人都是下意识的往肖靖堂两腿之间的位置看了眼,晓兰坏笑道:“要不把你的本钱露出来给我们三个看看,看看你到底合不合格?”
啪!
“女人怎么了,现在不都说男女平等吗,你们想搞性别歧视?”肖靖堂辩解道:“再说,你们面试我的时候,我也得看看你们的身材,是不m•hetushu.com是让我满意。”
晓兰和江琳微微一笑,晓兰道:“我们琪琪可是个小富婆的哟。”
见到这一幕,三个女人都是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他明明在里面的,怎么一下就不见人了。
听到这话,肖靖堂几人心中都是咯噔一下,刚才躲的太仓促,倒是忘了换在门口的鞋了,这下糟了!
晓兰和江琳脸色也是一变,坐立不安道:“要是被他发现有个男人在家里,非活活打死你不可。”
男人狐疑的看了她一眼,哼了一声道:“没有最好,要是被我看到你跟其他男人鬼混,我活活打死你!好了,我明天还有个会要开,先回去了。”
“怂了吧,我就知道你这人有贼心没贼胆。”看着肖靖堂没啥反应,江琳撇了撇嘴。
“贱人,我不跟你一般见识。”男人恨声说了句,然后道:“赶紧把那个男人叫出来,敢玩我的女人,我今天一定要活活打死他!”
说着,他披上外套,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别墅。
肖靖堂眼睛一瞪,自己的巨无霸居然被人说成毛毛虫,这让他再也淡定不住了,站起身怒道:“你们惹恼我了!”
叮铃……
“别,别在这里,咱们去卧室……”
“就是嘛,这也算是一个面试,要是面试过了,就可以做我们三个大美女的情郎哟。”琪琪眨眨眼睛。
“别提那个败家娘们了,天天在外面打麻将不归家。好了,今天忙活了一天,你帮我捏一捏。”
“别!”肖靖堂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深吸了一口气道:“别乱动,万一被他发现了怎么办?”
“你误会了,哪有什么男人,那双鞋是我表弟的,可能他走的仓促,落在这里了……”
“这个臭老头!”晓兰冲着他的背影撇了撇嘴,又埋怨的看向了琪琪,“琪琪,我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他这样对你,你还跟着这糟老头做什么?”
肖靖堂撇头一看,发现不远的位置,有http://www.hetushu.com一个挺大的柜子,里面装的也不知道是啥。
“还死不承认?你看你鼻息多粗重啊。”晓兰说着,一只手贴到了肖靖堂的腿上,慢慢往上移动,“要不要我帮帮你呢。”
琪琪苦笑道:“你们不会明白的,我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要是离开了他,我真不知道该怎么生活。一想到那种没钱的生活,我心里就害怕。”
刚才那男人打开柜子的瞬间,肖靖堂就如一阵风般的,几乎肉眼不可见的飞纵了出去,以他那不可思议的速度,常人要察觉到,实在是有点难度。
然而,柜子里却是空空如也,并没有肖靖堂的踪影。
“你骂什么人,你才是贱人,你全家女性都是贱人!”晓兰怒声回道。
“胆小鬼。”江琳在一旁冷嘲热讽。
“是琪琪的男人,那个男人醋劲很大,要是发现你在这里,不但要打死琪琪,连你也逃不了。”晓兰连忙道:“快点,你快点找个地方躲起来吧。”
肖靖堂身体一僵,“我警告你,别惹火,否则的话,一会发生什么事我也不敢保证。”
话还没落音,只听啪的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好像是那男人狠狠扇了琪琪一耳光,大声骂道:“贱婊子,还敢否认,你家里要是没藏人,门口那几双鞋是怎么回事,还有一双男人鞋,你给我解释解释。”
肖靖堂不解道:“谁来了,这么可怕?”
“瞎说。”
三个女人一点不害怕,晓兰笑嘻嘻看着肖靖堂道:“那你想怎么样呢,难道想强奸我们不成吗?只要你有那个本事,我等着你的哟。”
“怎么样,心动了吧,要不让我们的琪琪小富婆包养你吧。”望着肖靖堂那副乡巴佬进城的模样,晓兰嘻嘻笑道:“榜上了这个小富婆,你这辈子就什么都不用愁了。”
“你就知道瞎猜,刚才眯了一会,没听到嘛。你今天怎么来了,不陪你老婆了?”
“真舒服,力道稍微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