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肖靖堂升职记

作者:珍爱一生
肖靖堂升职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红尘美如画

第1019章 喜当爹

橘花藤不屑的撇了撇嘴:“以前我跟着你,那是因为你有权有势,现在你什么都没有了,家产都充公了。而且你很可能要一辈子坐在牢里,你还想连累我,让我一辈子等着你不成?你做梦去吧!”
“老家伙,你现在生气也没有用了。”康小凯不以为然地说:“你放心吧,你毕竟养了我这么多年,等你死了以后,每年你的忌日,我会去给你上几炷香的。”
橘花藤飞快的一手把离婚协议抓在手里,似乎生怕康大发会反悔,领着康小凯来到门口才回过头嘲笑地说:“对了,忘了告诉你了。我昨天把你被抓的事,告诉了你老母亲,她一口气没上来,就先走一步了。当然,我刚才答应你的事也会做到的,我会每个月给她烧点冥币。”
……
现在自己锒铛入狱,生死未知,没了自己的照顾,老母亲非得饿死不可。
廖庆宽顿时面如死灰,“文东,爸罪恶累累,这次估计不是枪毙就是死缓,恐怕一辈子都出不了牢笼,看在咱们父子一场的份上,你一定要帮爸报仇,否则我死都不瞑目!”
第三天,廖庆宽和康大发被集体双开,锒铛入狱,等待他们的是法律的严惩。
“畜生啊!”康大发嚎叫道:“老子这些年对你溺爱到了极点,没想到却养出了你这个http://www•hetushu•com小白眼狼,我诅咒你们这对贱人母子不得好死!”
“你们,你们!贱人,小贱种!你们不得好死!”康大发摇摇欲坠,整个人暴怒到了极点。
财政局局长廖庆宽、凤凰园管委会副主任康大发,竟然跟几个女人在一间房里搞6P,场面无比淫乱,被及时赶过去的警察抓了个正着,并且还有大量的视频和照片流入到了网上,引起轩然大波。
本来康大发是想把母亲接到城里来好好安享晚年,可是橘花藤这个臭婆娘一哭二闹三上吊,死活不肯,再加上老人在农村也生活习惯了,康大发就没再强求。
康大发颤抖着双手拿起那张离婚协议,突然之间发狂的将之撕成粉碎,面色狰狞的看着面前的橘花藤吼道:“贱人,枉老子以前对你那么好,你要什么我给你买什么,现在老子出事了,你他妈第一时间就想到跟老子离婚,你他妈还是人吗?”
“小凯你……”康大发惊怒的瞪着他。
廖文东点点头,站起身道:“你好好待在这里吧,我会找最好的律师帮你的。另外姓肖的那边,我自然会想办法的。”
“我怎么了?康大发,我告诉你,其实我并不是你的亲生儿子,妈都跟我说了,我是妈跟其他男人生的www.hetushu.com。”康小凯嘿嘿笑道:“你这么多年替别人养儿子,喜当爹,我很想知道你现在是什么心情……”
康大发神色稍微好看了点:“好,我跟你离婚。不过你要在我面前发誓,必须给她钱,还有在她临终的时候帮她办好身后事。”
“这是离婚协议,你签一下吧。”橘花藤冷冷的将一张离婚协议书丢在康大发面前。
“老不死的,你就签了吧。你看你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早就该去死了。你还拖着我们母子干什么?”康小凯恶毒地说道:“老子叫了你十几年的爸爸,你他妈临时之前就不能做做好事,积积德?”
“我也记不清了,我只记得有人打开了房门,然后我前脚一进去,就失去了知觉。”廖庆宽道:“我让你去查宾馆的监控视频和姓肖的开房记录,你查了没有?有没有从中找到什么证据?”
“我们不得好死?你都是快要死的人了,就别在这里浪费力气骂人了。”橘花藤撇撇嘴,又从挎包里拿出了一份离婚协议书:“快签了吧,等你被枪毙之后,至少我们会帮你收拾一下骨灰的。”
“你去忙吧,爸就在牢里等你好消息。”
康大发咬了咬牙,拿起笔,在离婚协议上签名按上了手印。
“贱人,你真的会照顾我母亲?和_图_书”康大发狠狠的问道。
“贱女人,我当初真是瞎了人,居然会娶你这种生性凉薄的女人。”康大发脸色气得通红,“婚我可以跟你这个贱人离,但儿子的抚养权必须归我!”
“贱人,你简直连畜生都不如!咱们做了十几年夫妻,你他妈就一点感情就不念?”
“查了!不过姓肖的事先都已经安排好了。宾馆的所有监控记录在当晚因为系统故障全部丢失了,根本找不回来。还有,开房登记的身份证是你的名字……”廖文东无奈的道:“对方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我们根本查不到一点证据,爸,这次你真是栽了。”
“恨!我恨啊!”一家看守所里,廖庆宽朝着前来探监的廖文东嚎叫道:“我要是不死,定然跟这个姓肖的不死不休!就算是做鬼,我也要天天缠着他,让他睡不好觉!”
“爸,你也不用激将我。好吧,我答应帮你报仇就是了!”廖文东下定决心道:“不过我需要耐心的等机会,这个人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对付得了的。”
“爸,怪只怪这个姓肖的太阴毒了。”廖文东脸上也再没有以往的从容淡定,原本他还想好好拉拢一下肖靖堂,但是经过这几次的交手,他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姓肖的是一条毒蛇,因为廖庆宽和邓荣强的缘故,自己根本http://m.hetushu.com没有可能跟他交好了。
第二天,白河市炸开了锅。
“你是不是忘记了,这次虽然财产都充公了,但还有一百来万存在你母亲那,没有我根本取不出来。拿了钱,我每个月给她一两千生活费还是没有问题的。”
“爸等!爸现在有的是时间等,姓肖的一天没有得到惩罚,我就会撑着一天不死!”听他愿意对付肖靖堂,廖庆宽顿时大喜过望。
听到这话,康大发的怒火一下熄灭了不少,他跟母亲的感情还是非常好的,母亲三十几岁才有的他,母子俩相依为命,是母亲一手把他拉扯大,做牛做马的供他读书,才有的现在。
“爸,这个人不是一般人……”廖文东有些为难地说:“其实一开始我们就不该跟他作对,我看,还是算了吧。”
看守所的另外一间房里。
“感情能换来吃的吗?我现在35岁,风韵犹存,跟你离婚之后还能嫁人。你一个死囚,难道还想让我一辈子替你守寡不成?你简直太天真了!我要是你,就应该有点自知之明,赶紧把离婚协议签了。免得自取其辱!”橘花藤刻薄地说道。
短短的两天之内,纪委部门从廖庆宽和康大发身上查出了严重的违法违纪行为,其中两人涉及金额达五千余万之巨,其他诸如卖官、利用职务之便帮他人牟利等等事和图书件更是多不胜数,在网上引起一片讨伐的热潮。
“行,我发誓行了吧。快点签吧,你一个男人怎么这么婆婆妈妈。”橘花藤不耐烦的催促道。
“畜生,你这个畜生,早知道这样,当年老子就该把你丢到河里喂王八!”
省里领导对这件事高度重视,省委书记梁义诚亲自做出了指示,督促纪委部门要对这种顶风作案道德败坏的领导干部予以严惩,绝不姑息。
“贱人,贱人你不得好死!”
所以,此次他才答应帮助廖庆宽和康大发对付肖靖堂。既然无法拉拢,那就彻底拔除。
“好了,你骂够了吧?”橘花藤皱眉道:“你那个八十岁的老娘,还要不要人养了?不想让那;老太婆死的话,就快点签了离婚协议。每年我会给她点生活费的。”
“算了?呵呵……爸知道你的意思了。”廖庆宽冷冷地笑道:“你怕他,怕斗不过那个姓肖的!算我刚才的话没说好了,你走吧,以后也不用来了!”
“爸,你再好好想想,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没想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姓肖的竟然早已经洞悉了自己等人的计谋,事先做好了圈套,等着自己等人往里面跳!
“你得了吧。”康小凯在旁边嚼着口香糖,斜睨了他一眼道:“你都是个死囚了,还怎么抚养我?难道想让我去要饭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