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肖靖堂升职记

作者:珍爱一生
肖靖堂升职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都市弄潮儿

第0821章 这肉球是什么人?

肖靖堂重重的松了口气,还以为什么事,原来只是这样,顿时安慰道:“好了,别哭了。两百万我替你还了,以后这种地方不要再来了。”
“草!还不是你的事。我刚接到消息,陈发已经被撤职查办了,以前的老底子都翻了出来,不翻不知道,一番吓一跳啊,这家伙手底下居然有好几条人命!”
肖靖堂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你小子一大早不让人睡觉,到底有什么事?”
不过这女胖子的话,却让肖靖堂对她产生了极度的厌恶,咧着嘴道:“唐甜,这肉球是什么人?”
唐甜深深的低着头,不敢去看肖靖堂:“我,我……”
里面有些人,肖靖堂也有点眼熟,听莫天翔一介绍,才知道是京城的一些纨绔公子,以前还见过一两次。
“什么?肉球??”女胖子一双深陷在肉里的眼睛喷出了愤怒的火花,她一向最讨厌别人说她胖,这小白脸居然说自己是肉球,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必了,就她很好。”肖靖堂摆了摆手。
不到几分钟,一帮莺莺燕燕的女孩子穿着统一的白色长裙走了进来,在包间里站成一排,一个个都有几分姿容,看起来很是养眼。
“各位,和*图*书我先失陪一下。”肖靖堂站起时,拉着唐甜朝外面走去。
一身轻松的从警局走出来,莫天翔还在骂骂咧咧:“老肖,要不叫帮兄弟好好修理一下那几个杂碎,麻痹的,连你都敢害,这帮丫胆上长毛了?”
“唐甜?”看看来电显示,打来电话的人,赫然就是第二次见面的唐甜。
“可是……”
一听这话,肖靖堂就知道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更加不会放任不管了:“你这是什么话,我跟你爸爸是朋友,你也算是我的晚辈,怎么能不管?有什么事尽管跟我说,一切有我。”
“老肖,是不是对她不满意?要不再换一个?”莫天翔看看肖靖堂,又看看那女孩,出声建议道。
肖靖堂这才注意,在唐甜身边还有这么一个人,这里人来人往的,还以为是刚好路过的人呢。
“肖少。”
女孩身体一颤,低着头走到肖靖堂身边坐了下来。
“莫少。”
目光在这些女孩子中一扫,肖靖堂突然将视线定格在其中一人的脸上,表情瞬间僵硬住了。
“愣着干什么?还不去陪我兄弟!”莫天翔瞪了她一眼。
二十几分钟后,肖靖堂出现在北大的校园内,跟唐http://www.hetushu.com甜约好在图书馆下面见面。
“肖哥哥,你能来一趟北大吗?”
唐甜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我,我也不想的,肖哥哥,能再看到你,我好高兴,不过这件事你就别管了,还有,求你不要告诉我爸爸。”
“不急不急,什么时候还都没用关系。不要有心理压力,知道吗?”肖靖堂呵呵一笑,“走吧,回去吧。你我也很久没见了,待会陪哥哥喝两杯。”
“胡说!”肖靖堂瞪眼道:“你要真把我当哥哥的话,就告诉我。”
清晨。
肖靖堂诧异的接通手机:“唐甜,有事?”
打了个哈欠,肖靖堂摇头道:“算了吧,何必跟这些人计较,有什么意思?牛叔会处理好的。不是说去喝酒吗,走吧。”
见唐甜有些困了,肖靖堂跟莫天翔借了辆车子,亲自送她回到了北大,两人交换了一下手机号码之后,肖靖堂也驱车回到了自己的别墅中,折腾了一宿,回去后便沉沉的睡了下去。
“嗯。”唐甜也非常厌恶这种场合,既然肖靖堂肯借给自己钱,她心里感激之余当然也是乐意的,“肖哥哥,等我毕业找到工作,一定努力赚钱还你。”和-图-书
“这个人有点背景,我问了牛叔,他说这个人暂时搞不了。”
迷迷糊糊中,手机剧烈的震动起来,肖靖堂不耐烦的摸过来:“喂……”
挂掉了莫天翔的电话,肖靖堂也没了睡意,起床洗漱了一番,吃了点早晨之后,原本打算开车去四合院,一家人好好过个年,岂料一个匆忙的电话打了过来。
肖靖堂想想也就作罢了,说起来自己跟此人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这次便饶他一回吧。
一晃三年过去,当年十八岁的少女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而且当初还是肖靖堂亲自托关系,将她弄到了北大读书。
“这怎么能行,我不能要肖哥哥你的钱的。”
“行!有几个漂亮妞,待会你挑两个,嘿嘿……”
来到一家酒店的包厢,肖靖堂目光一扫,里面还真有不少人,看到莫天翔和肖靖堂进来,都站起了身。
“就她吧。”肖靖堂指了指那女孩。
此时的他心情很复杂,坐在他身旁的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他在祁州县天水镇担任镇长的时候,时任镇党委副书记唐向前的女儿唐甜。
听到这话,唐甜哭得更凶了:“肖哥哥,我,我失手把舍友的一件古董打碎了,和*图*书要两百多万呢,我不敢告诉家里,只有,只有在这里才能赚更多的钱还债。”
那女孩似乎也发现了肖靖堂,脸色显得非常窘迫,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没有可是。你一个漂亮的大学生,来这种场合,你自己乐意吗?”
“你就是那个小白脸?”刚走到唐甜身边,还没来得及说话,唐甜身边的一个体重约莫两百斤的女胖子就大声说道。
来到外面的一个走廊上,肖靖堂皱着眉头道:“为什么来这里上班?”
“你缺钱?你爸爸好歹也是个副县长,你这个样子如果被他看到了,你让他怎么想?”
“你要是过意不去的话,就当是我借给你的吧,等你毕业了再慢慢还我,这样行了吧?”
在沙发上坐下来,莫天翔大声道:“耗子,你去让服务员带几个美女进来让老肖选选,一帮大老爷们玩儿,没有女人怎么能行。”
其他的女孩有些失望的鱼贯走出了包间,肖靖堂点的那名女孩留了下来,低着头不敢去看肖靖堂。
“肖哥哥,真没事,我,我就是缺钱……”
“老肖,是我,翔子。”
来到图书馆外面,肖靖堂就看到亭亭玉立的唐甜正捧着几本书娇俏的等着自己。
“还有一个和*图*书叫孙启航的呢?”肖靖堂问。
肖靖堂没有多问:“好,我现在就过来,你等着我。”她一个害羞的女孩子,咬着牙打电话让自己去北大,不用问,肯定是有什么紧要的事。
记得刚见到她的时候,她羞涩清纯,像一个邻家小妹妹,没想到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居然是在这种场合,更让肖靖堂愤怒的是,她居然在酒店做了公主。
就在刚刚不久,牛利民一个电话下来,肖靖堂立马被释放了。相关的涉案人员,目前还在查处之中。
“那几个小干警也都被免了职。那个刘局降级处理。黄云模和刘耀做了假证,开除党籍和公职。”
解开了心结,接下来的过程很愉快,唐甜快乐的诉说着自己的大学生活,肖靖堂不时的问上两句,一转眼,时间已经来到了凌晨12点。
“哦?”肖靖堂眉头一挑,孙启航的老子是白河市市委书记,正厅级高干,官职能做到这种地步的人,在国内肯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网,看来此人也不可小觑,应该在幕后有大人物支持。
肖靖堂也没有去理她,独自一人喝着红酒,时不时的与旁边的几个朋友聊聊天,好像将她当成了空气。
那叫耗子的青年立马答应一声,走出了包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