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肖靖堂升职记

作者:珍爱一生
肖靖堂升职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都市弄潮儿

第0803章 少一个人都不可以!

今天只是因为自己跟杏子走得比较近,她情绪就比较低落,如果看到井上合香和天海翼那还了得。
“小子,是你!是你打断了我们少爷的手?”跟在平凉介身后的几名跟班愣了一下,旋即一名高大威猛的跟班怒视着肖靖堂吼道。
“嗯,我正有此意。等平凉介弄死这小子之后,我会讨要来他的尸体,然后鞭尸三天三夜,这样倒也能勉强消除我的心头之恨。”
“呸呸呸!我草!我草!我草!”平凉介猛然一口将饭喷在那中年女子脸上,破口大骂道:“这是什么饭,这么难吃,滚滚滚,老子不想吃了!妈的,成天到晚,没一件省心的事!”
中年女子爱怜的看着他,从旁边抽出些餐巾纸擦了擦脸,劝慰道:“凉介,你不吃饭怎么能行?乖,多少吃几口!要不然该饿坏了。”
这一天,东京医院的某间高级病房中。
平凉介右手打着石膏挂在脖子上,一名中年女性正在http://m.hetushu.com喂他吃中饭。
不过肖靖堂还是有些不放心,想了想,在这间总统套房里面,又布置了几个简易的阵法,只要有打斗的能量波动,肖靖堂就能第一时间通过罗盘的指针知道,如此一来,如果她们遇到了什么危险,自己也能在第一时间赶过来。
然而,子弹尚未出膛,附近所有人同时听到了咔嚓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声响起,下一刻,平凉介发出一道杀猪般的惨叫声,握枪的右手竟然齐肘诡异的耷拉了下来,明显是断掉了。
不能让唐雨柔去自己的庄园,肖靖堂只好带着她们来到了某家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让她们暂时安身在这里,五星级酒店的保安设施还是不错的。
不过转念一想,还是作罢了。现在家里有井上合香,前两天天海翼也正式搬了进来,肖靖堂可不想让唐雨柔误会什么。
“这不正好嘛,少爷,和图书我看就让平凉介那条疯狗去对付那小子得了,咱们正好在一边看看热闹。”
一句话说完,平凉介竟忽然从怀里摸出一把手枪,抬手对准肖靖堂就要按向扳机。
“这……”高大跟班愣了,自始至终,他确实是没有看到肖靖堂有过动作,但是……他在心中认定,少爷的手臂断掉,肯定是这小子使的坏!
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又是三天过去。
舞会过后,肖靖堂本来打算邀请唐雨柔和秦芳去自己的庄园,今次连续得罪了橘勇太和平凉介,肖靖堂可不敢保证,他们会不会丧心病狂的去对付她们两个女孩子。
“小子,你最好从实招来,否则老子要你好看!”高大跟班恐吓道。
平凉介左手一挥,饭碗从中年女子手里脱手飞出,跌落在一米开外的位置,饭碗摔得粉碎,里面的饭菜也是撒了一地。
“交代?这都他妈的几天了?那小子的首级呢?”平凉介大吼大叫:“我平凉www•hetushu.com介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受过这种侮辱?一天不看到那小子的首级,我就一天不吃饭!还有,跟那小子有关的人,都给我抓起来,男的都杀了,女的留下,我要慢慢玩死她们!”
对于儿子的无理,天谷秋绘似乎早已经习以为常了,“好好好,妈都依你,都依你。你好好休息一下吧,妈这就让人去把他的脑袋摘下来。”
舞会在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告一了段落。
“小子,你等着瞧!”听到这话,高大跟班不敢耽误,威胁了肖靖堂一句,然后背起依旧在惨叫嚎骂的平凉介,迅速朝外面奔去。
静!
四周霎时陷入了一片静寂之中,现场几乎没有人发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平凉介的手臂突然就断了?
陪着她们聊了一会,肖靖堂见时间不早了,她们也累了,便起身告辞离开,回到了自己的庄园中。
下意识的,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好似站在原地压根就没有动过的肖和图书靖堂,难道……刚才的事是他做的吗?这怎么可能!一个人的速度怎么可以快到肉眼都无法观测,这还是人吗?
突然——
“我不管,我管他什么身份,反正我就是要让他死!如果他死不了,那你就去死吧!”平凉介疯狗一样,涨红着脸大声嚎叫。
啪!
“还有打听清楚他身边的人,一个都不要放过。”平凉介狠毒的叮嘱道:“少一个人都不可以!”
“都说了不吃了,你耳朵聋了?!”
“行,行,妈都听你的,这还不行吗?”这中年女人正是平凉介的亲生母亲,叫做天谷秋绘,“凉介,那小子妈已经派人调查清楚了,他叫肖子墨,是东南亚首富肖俊成的儿子,前段时间,还赢下了藤原家族和枪田家族总共一百二十亿美金,这个人不容小觑,这也是这几天妈没让人动他的原因。”
肖靖堂无奈的摊了摊手:“你看我动过一下嘛?可不要随便冤枉好人。”
……
“凉介,妈知道你心里www.hetushu.com苦!放心,那件事我已经在调查了,妈会给你一个交代的。”中年女子柔声说道。
“不必了,我已经很好看了。再好看的话,让其他男人怎么活?”肖靖堂洒然的笑了一下,道:“不过这事儿真不是我做的,你问问现场的同学,有谁见到我刚才打断了他的手臂吗?没有吧。呵呵……我看你们还是早点带你们少爷去医院治疗吧,迟了的话,也许手就残废了。”
肖靖堂心中无奈,归根结底,还是自己太花心了,走到哪都有一堆女人,女人就像他无法戒掉的毒瘾,很多次的想要戒掉这个坏毛病,但终归理智败给了欲望。
而此时此刻,在大厅的一个不起眼角落里,橘勇太跟几个跟班坐在那里喝酒,看到这一幕,橘勇太不禁咧嘴笑了笑:“这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得罪了我也就罢了,我这人脾气比较好,最多弄死他。但得罪了平凉介这家伙,以这家伙歹毒的性格,估计他的亲朋好友都要跟着株连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