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肖靖堂升职记

作者:珍爱一生
肖靖堂升职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逍遥江湖行

第0710章 沽名钓誉

那名护士连忙拿着痰盂递到病人面前,肖靖堂轻轻一拍壮年的背脊,顿时呕出两口黑血,腥味中带着无比的恶臭。除了肖靖堂,其它人不由暂时停住呼吸,眉头皱了皱。
“如果你输了的话,我也不需要你下跪磕头,只需要大喊三声‘我曾华荣沽名钓誉’,如何?”
“这可不行。”肖靖堂摇头道:“刚才我跟曾医生比试的时候,打人的事你们已经既往不咎了,现在又来一次算怎么回事?你的条件我可以答应,不过我的条件需要换一个。”
“是啊,是啊。”一听这话,那壮年立马来了精神,“您真是神医来,好像在我旁边看着一样,跟您说的一样,我吐出的血液带黑色,而且有股臭味,吐出之后,人反而像卸下了百斤担子,非常舒服。”
“与我比试,说实话,小伙子,你还没有达到让我认同的地步。华容,既然他想比试,你就陪他玩玩吧。”曾凡炳不咸不淡地说道。
“玉峰!”曾凡炳在旁呵斥一声,感觉老脸有些羞红,这壮年是他随意指认的,现在曾玉峰当众说他是肖靖堂的同伙,这岂不是在打自己的脸吗,“够了!这场比试是你输了。小伙子,按照赌约,今天的事情和_图_书就这么算了,你速速离去吧。”
“行了。”满意的笑了笑,肖靖堂将壮年重新扶着躺下,“你的病已经痊愈了,回去好好休息几天,又能生龙活虎了。”
“既然是比试,我们也来点彩头吧。”曾华荣瞅了肖靖堂一眼,道:“就按照之前玉峰那个赌注好了。”
曾华荣的神色第一次严肃认真起来,曾凡炳却是摇摇头道:“这对你不公平,这样吧。”他伸手指了指旁边的王红和刘振:“你们就诊断一下他的症状,也不需要彻底治愈,只要查到根源,就算赢了如何?”
肖靖堂微笑道:“曾神医,我今天是打算向你讨教的,至于你孙子,赢他不算什么本事。”
现在这壮年已经把肖靖堂当成了救星,当即依言趴在床上。
“照办。”曾凡炳淡漠道。
肖靖堂又是一拍,壮年相继又吐出几口黑血,在黑血中夹带着一些浓浓的痰液。
“使不得使不得。”肖靖堂眼疾手快的扶起了他,“医者以救死扶伤为己任,我当然不会不管你。你先上床躺着。”
“神医啊,您真是神医!”壮年满脸激动,在吐出那几口黑血之后,他感觉身体前所未有的轻松,原和*图*书本身上的毛病,好像在那一刹那消失无踪了,这是切切实实的感受,做不得半点假。
“报答就用不着了,作为一名医生,救人都是分内的事。”肖靖堂摆了摆手,继而将目光看向了曾玉峰,“曾医生,现在是谁胜谁败,想必你心中有数了吧。”
“当然。”
“曾老爷子,麻烦准备一个痰盂来。”肖靖堂回头,微笑说道。
“放屁!”肖靖堂还没说话,那壮年就跳了出来,怒目骂道:“老子千里迢迢从外省赶过来,就是听说曾神医医术通神,谁知道你们居然就这种半吊子水平,开出的方子跟土郎中一样,我看你们这家子就是沽名钓誉之辈,根本没什么本事!倒是这位神医,不用药,轻轻松松就治好了我,这才是真本事。你们输了就输了,还冤枉老子跟神医,真是忒不要脸了!”
肖靖堂呵呵一笑,叮嘱道:“你这个病,叫做寄生虫病。是寄生虫入侵了五脏六腑,才导致全身不适。说句不客气的话,你这种病如果没有遇上我,或许再过两天就去见上帝了。”
“你,你!”曾玉峰被骂的几乎晕厥过去,双目喷火的死死盯着他。
一直在旁边围观的王红和刘振,其实打量m.hetushu.com肖靖堂已久了,这个人长得很像肖靖堂,但是皮肤却黑了很多,整个人的神态也有差别,慢慢的他们认定,这只是一个长得非常像肖靖堂的人而已。
“你想换什么?”曾华荣沉声问道。
一名护士立马去拿了个痰盂过来。
听到此等条件,曾华荣的脸色霎时憋得通红,眼中怒气闪烁,但一想自己怎么可能会输给一个毛头小子,咬牙道:“行,我答应了!”
肖靖堂将他的衣服往上一拨,将他的背部裸露出来,随即双手在他背上慢慢推拿起来,由腰及至头部,如此过了四五分钟,慢慢将他扶坐起,吩咐道:“痰盂”。
曾凡炳和曾华荣面面相觑,常人切磋,常常攻彼之短,这小子偏偏要挑比人最擅长的地方去比试,说明,他对自己的医术格外自信,甚至称得上自负!
“我,我的病真的没什么大事?”听到肖靖堂的话,那壮年激动不已,他还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这段时间是睡也睡不着,吃了吃不香,整个人瘦了一大圈。
听到这话,那壮年吓了一跳,对肖靖堂的感激越发深了起来,这可是救命之恩啊。
“来,趴好。”肖靖堂走到床边,对着那壮年吩咐道。和图书
“玉峰!”曾凡炳再度大喝,往日里他看这个孙儿怎么看怎么满意,可是今天,却对其无比失望,眼前这位年轻俊逸的男子,明显是特地前来踢馆的,如果没有几分真本事,焉敢来此?
肖靖堂微微一笑,不以为忤,而是迈步走到了那壮年身边,询问道:“你之前说你吐血,吐出来的血,是不是呈黑色,并且吐完血之后,人会轻松许多。”
曾玉峰满脸嗤笑,吐黑血?一个人吐黑血,那就是中毒了,不过这人并没有中毒的迹象,明显是胡扯的。
肖靖堂继续道:“这种病一般很难得,大多都是因为吃了不好的东西,才感染了寄生虫。所以啊,以后有些不该吃的东西,千万不要去吃。下次再感染了,可就没这次这么幸运了。”
“医生,求您救救我。我牛大海给您磕头了。”那壮年从一张简易床上爬下了,就要给肖靖堂跪下磕头。
“是,爸。”曾华荣应了一声,紧接着看向了肖靖堂:“你想怎么比?”
赤裸裸的藐视啊!曾玉峰的脸一瞬间涨成了猪肝色,往日的涵养,在这一瞬间化为泡影,他大吼大叫道:“小畜生,你放屁!刚才只是被你侥幸赢了一次,你有胆的话,咱们再来比过。”
http://m.hetushu.com“是是是,我就是这张嘴,馋得很,什么新鲜东西都想吃一吃,可能就是因此吃坏了。”壮年叹气道:“这次真是感谢神医了,对了,我还不知道神医叫什么名字,以后一定报答。”
此刻听到曾凡炳的话,王红和刘振下意识的有些不爽,自己何等身份,怎么能用来作为赌斗工具,不过又怕曾神医生气不给治了,当下也只好忍气吞声。
“什么!被这小子蒙对了!”曾玉峰满脸的不可置信,他打心底不相信肖靖堂能有什么本事。不过旁边的曾凡炳和曾华荣见多识广,慢慢的看出了肖靖堂的不用寻常,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嗯,你的病我已经知道了。”肖靖堂呵呵一笑,“也不是什么大病,你也不要整天把神经绷得这么紧,只是碰到了几个庸医,耽误了你的病情而已。”
“听说你在骨科的造诣上非常高,那么咱们就比比这方面如何?”
曾玉峰脸色一时青一时红,双拳紧握,甚至指甲都嵌入了肉里,嘴硬道:“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一起的。”
听到一句“医者以救死扶伤为己任”,现场的病患以及家属们,都收起了对肖靖堂的轻视和嘲笑,反而变得崇敬起来,不管如何说,这个人的医德,就足以让人佩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