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肖靖堂升职记

作者:珍爱一生
肖靖堂升职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逍遥江湖行

第0466章 新职务的安排

坐在原地等了一个钟头,还不见有人来,肖靖堂也不愿意继续等下去了,再度进入办公室道:“这位同志,等科长来了,你就说南云县副县长肖靖堂来过了,多谢了。”
肖靖堂靠在车后座,拿着一份资料看着,开车的是他的堂弟肖云飞,这小子逮着机会软磨硬泡的要开车送肖靖堂过来,说是别让肖靖堂太辛苦了,肖靖堂无奈之下也只好同意了。
南云县隶属于北河市,按照报到的流程,肖靖堂需要先到北河市委组织部报到,然后再由组织部派人陪同上任。
肖靖堂没想到他一个小科员也这么牛气,心里有些窝火,换做平常他可能已经发飙了,但此时必须得忍,陪着笑说:“朋友,我是来组织部报道的,你看科长什么时候回来?”
值得一提的是,姑父梅浩国商务部常务副部长的职务基本上算是定了下来,算是肖家新年的一份大礼。
“哥,我听我大哥说,那南云县可不是一个好地方啊,穷得很呢。”正开车的肖云飞忽然问了一嗓子。
里面摆了有五张办公桌,不过此时只坐了一个人,正坐在沙发椅里看着报纸,嘴里叼着一根烟,烟雾缭绕,报纸挡住了对方的脸,肖靖堂看不http://m.hetushu.com到他的模样,只看到对方略微有些秃顶的脑门。
肖靖堂琢磨了一会,想起了二叔临走时候跟自己说的话:越是贫困的地方,就越是容易出政绩,但也容易出乱子,是龙是蛇,都看你自己的本事。
组织部和市委是在一起办公的,肖靖堂嘱咐肖云飞回去后,便走进市委大楼,看到里面的大厅内摆了几面宣传展板,上面写着“认真学习总书记讲话精神”之类的宣传文章。
说着,就要走出去。
“哥,咱二叔这是要把你发配边疆啊……”
还好北河市这地方虽然偏远且穷,不过也通了高速公里,凌晨五点钟出发,上午十点刚过,肖靖堂就到了北河市,车子在市委门前停了下来。
“请问,科长在吗?”肖靖堂问道。
“那我坐在外面等吧。”肖靖堂二话不说,走出了办公室,他怕自己再不出来,就有捏死那丫的冲动了。
“新任的南云县副县长肖靖堂。”肖靖堂转过身回答道。
看到南云县的惨状,肖靖堂也是有些头疼,心想着这要发展起来可不太容易。
这次的安排是经过二叔指示的,其目的就是要让自己过去发展南云县www.hetushu.com的经济。
“等等。”那秃顶立马站起身叫道:“你说你是谁?”
出来之后,肖靖堂本来想打电话给北河市常务副市长周怀民的,周怀民是二叔的一个老下属,大年初四,他来京城给二叔拜年,肖靖堂还跟他见过一面。
此次谈话的内容,无非是肖靖堂新年过后,新的职务安排的事,具体的职务大概已经确定了,是要去湘南省北河市南云县担任副县长。
中年男子看他还算有些眼力,很满意的把烟接了过去,说道:“组织部在三楼,你去吧。”
湘南省的省会城市是江天市,是全国有名的大都市。不过北河市却发展的普普通通,比起江天市这个龙头大哥差了老大一截。北河市多山,山峦叠嶂,耕地面积不广,工业的发展也比较滞后,可以说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而作为北河市最差的一个县,南云县更是需要市政府的财政扶持才能勉力支持下去。
二叔肖靖堂在家里待了五天,大年初六就火急火燎的赶回了湘南省,临走的时候,特意跟肖靖堂单独聊了聊。
那人听到肖靖堂的话,就放低了报纸,抬起眼皮子打量了一下肖靖堂,皱眉道:“科长不在,你是哪http://www•hetushu.com儿的?谁让你随便进来的?”
听到这话,那秃顶眼带讥讽,暗说你顶死了一个小科员罢了,报个屁的道,不耐烦的挥挥手道:“你下午再来吧,科长不在。”
见到这幅情况,肖靖堂就上前几步,笑着问道:“朋友,请问组织部在几楼办公?”
大年三十,肖家所有人聚在一起,吃了一次团圆饭。
在大厅的另外一侧的最角落里,摆有一张休息用的塑料排椅,此时正有一名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坐在一张透明玻璃桌后的椅子上看着一份报纸,看到肖靖堂进来,拿眼睛斜睨了他几秒钟,就继续将目光投到报纸上,也不理会他。
从初一到十五,这段时间肖靖堂忙的晕头转向,被二叔和姑父带着四处拜访,偶尔还要在家里接待客人。
肖靖堂心里就有点不爽,耐着性子说道:“朋友眼力惊人,一定是个大领导吧。我确实刚毕业,来组织部报道的。”
“哎呀!原来是肖副县长,你看我这……实在不好意思,怠慢了。”听说肖靖堂年纪轻轻居然就是一县的副县长了,那秃顶立马变得无比热情,他们这些人整天待在办公室无所事事,所以端领导派头就成了他们很重要的乐趣和成就感,不和-图-书过端架子也是要看人的,一些普通的干事、科员为难为难没什么事,但像肖靖堂这样年纪轻轻,前途无量的实权副县长,他还是不敢为难的。万一等他以后发达起来,记起今天自己为难他的事,到时候自己岂能有好果子吃?
想到刚才晾了肖靖堂一个小时,秃顶背后就微微有些发凉,不等肖靖堂说话,连忙道:“肖副县长,你先坐着,我马上去通知科长过来。”
“你小子哪那么多屁话,专心开车。”肖靖堂训斥道。
其后的几天,肖靖堂也搜罗了一些南云县的资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南云县是一个比祁州县还要贫困潦倒的农业县,而且这里少数民族很多,经常发生各种民族冲突,让当地政府头疼不已。
肖靖堂道了声谢,快步来到三楼,就看到了组织部的牌子,往里走了几个房间,在靠里的一间房子,肖靖堂看到这房门前挂着“市县干部科”的牌子,这里就是自己报道的地方了。
“你是新来的大学生吧,看你的样子,才20出头?能来这里,家里没少花钱吧?”中年男子将手里的报纸抖的哗哗作响,瓮声瓮气的一连串问了好几个问题。
中年男子被肖靖堂恭维是大领导,目光中有些得意,一http://www•hetushu.com副领导做派的嗯了一声,心里却不以为然,来组织部的,无非就两件事,一是组织部找谈话,二是来报到登记的,如果是前者的话,那就是本地的干部了,又怎么会不知道组织部在几楼办公呢,只有那些新来报到的,才会不知道组织部在几楼。
大年十五一过,肖靖堂接到了新的任命通知。告别了家人后,驱车赶往湘南省北河市。
最近南云县还出了一桩全国闻名的丑事,领导高层集体爆出了艳照门事件,常委班子因此换了一大半。也就是说,此次将有包括肖靖堂在内的许多外地干部履新,常委的名单几乎更换了一大半。
不过想想还是作罢了,这么点小事自己都处理不好,说出去丢人。
“不麻烦,不麻烦。”这位干事片刻赔笑一声,当下不敢耽搁,快步走到了旁边的一间办公室,道:“科长,南云县的肖副县长来报到了!”
嗯了一声,中年男子就不说话了,肖靖堂会意,连忙从兜里掏出了一包软中华递了过去:“朋友,你抽烟。”
“唔。”肖靖堂含糊了应了一声。
肖云飞顿时嘿嘿一笑,专心开起车来。
上前敲了几下门,肖靖堂听到里面传来一声“请进”,就推门走了进去。
“好说,好说,那就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