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肖靖堂升职记

作者:珍爱一生
肖靖堂升职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精彩大世界

第0353章 玉脉

张力也皱起了眉头,当下,一群人怀着一抹好奇,同时也赶了过去。
“哟呵!”胡宝子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行行行,小子你狠,我记住你了!”
旋即是良久的沉默。
“咦,怎么这么热?”过了一会,一名队员吃了巧克力后,忽然狐疑地说道。
其他人顿时也都惊喜不已,三四万块钱,对于普通人来说,也许相当于一年的工资,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了啊。
说到这里,张力扭头深深的看了一眼眼神发呆的孙云龙,昨天的事,绝对是他弄出来的,这个大家都知道,但是一个个都敢怒不敢言,毕竟要在这一带生存的话,必须看孙家的脸色。
这绝对是一处开采量惊人的玉矿!
大晚上的,肯定是哪个无良的家伙在这里找玉矿,正在炸这座山。抬头往山上看去,只见在半山腰上,有着几点光亮,看样子是有一批人打着灯光在上面布置炸山。
“去哪?还能去哪啊,我们当然在睡觉啊。”林烟寒不解地说道,昨天晚上的事迷迷糊糊的她都给忘了,只记得一大早起来就发现自己睡在睡袋里,也没有去多想。
“没……没事……”张力神色古怪,“你们昨晚上去哪了?”
沉默了很久,张力终于轻叹一声说:“昨晚只是一个意外,大家都当做没发生过这回事吧。”
一连两三天都吃着肉片,简直味同嚼蜡了,嘴里都淡出鸟来了,有巧克力打打牙祭,就连林烟寒都没有拒绝,顺手接了过来。
“人渣!”肖靖堂暗骂了一声,看到这一幕,他哪里还不知道一切都是孙云龙搞的鬼,发现他居然还躲在后面偷笑,立即怒不可遏,捡了一颗石子就扔了过去,要不是怕回去的时候,张力和林烟寒不好跟孙国栋交代,刚才那一颗石头,肖靖堂就直接要了他的命。
和_图_书里面各种大大小小的玉矿被包裹在花岗透闪山石岩内,短短十余米的深度,小的玉料竟然无法估量,重达数百斤的大型玉料就有好几块,而且里面还不知道到底有多少。
“玉脉!”
一刻钟……两刻钟……
之前在找玉的时候,肖靖堂发现附近有着一个半米多深的大石洞,里面很干燥,而且能挡风,肖靖堂当即抱着林烟寒和宁小佳来到了这里。
此时此刻,两个女人呼吸都异常急促,肖靖堂不敢怠慢,先将宁小佳放在一边,抱起林烟寒,一只手握住她滚烫的小手,将一缕内气探进去,为她祛除着体内的毒性。
还没来得及休息一下,骤然,蓬的一声,附近传来一阵巨响,旋即整座山似乎都摇晃起来。
“艹!什么玩意!”肖靖堂皱了皱眉头,暗叫了一声晦气,怎么到哪里都能碰到这样的极品。
肖靖堂脱口要说出去的话,无奈的咽了进去。
“行啊,这块料子的玉肉掏出来,少说也能值个三四万啊。”张力上下打量了几眼,带着几分喜色地说道。
“做梦?我不怕告诉你,我已经叫专家过来查探过了,说这里肯定能出玉矿。”胡宝子得意地说。
在那一声爆响之后,这个半米深的山洞里面,灰尘簌簌而下,似乎马上就要塌了,肖靖堂不敢耽搁,立马抱起两个女人飞奔出来,刚出来没多久,轰隆隆的一声,之前的山洞彻彻底底的被崩塌的石头填满,要是再晚一步的话,肖靖堂三人很可能就要被埋在里面了。
说着,他从口袋里摸出了一盒巧克力,挨个挨个的发给了大家。
将近一个小时,肖靖堂终于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林烟寒体内的毒性算是基本上祛除出来了,只需要好好的休息一晚上就能好了。
“哦,那没事了。”和-图-书张力呵呵笑了一声。
正要出声阻止林烟寒和宁小佳吃巧克力,却见她们已经剥掉了包装外壳,将巧克力放进嘴里嚼了起来。
当即,一群人兴致勃勃的起身朝着那石头山半山腰爬去。
“娘希匹的,是谁这么无良,这么晚还在炸山?”肖靖堂破口大骂道。
“呵呵……”此言一出,肖靖堂也不禁笑了起来,刚才上来的时候,他就利用透视扫描了一下,发现胡宝子所炸的位置确实有点玉,不过很少,而且质地很一般,哪怕胡宝子将那里炸平,恐怕也收效甚微,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霎时间,一阵阵凄厉的叫喊声划破云霄。
肖靖堂眼神一冷,猛地挥手打开了他指着自己的手指头,“你他妈的说话给我客气点。”
昆仑山的昼夜温差很大,特别像是这样的冬天,中午还好点,气温在零度以上,但是清晨绝对低到谷底,那刺寒的冷意,立即让得地上的张力等人打了个哆嗦,一个个醒转了过来。
死死的盯着那处,肖靖堂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用力的擦了擦,又上前走了几步,全力运功汇聚双眸朝着那岩壁看去……
“我也很热啊,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火烧的太大了吗?”
岩壁一点点被看穿,视线直接往里深入十二米左右,里面的情况,完全出现在了肖靖堂的视野中。
冷不丁看到张力和孙云龙上来,那肥头大耳男子愣了下:“哟,你们怎么也来了?”
不过接下来,大家的运气就没有那么好了,接连四五个小时下来,只是找到了两块劣质的玉,卖不了几个钱。
尔后他依葫芦画瓢,将宁小佳体内的毒素也尽数排除了出来。
大家四处一张望,果然没有看到林烟寒和宁小佳,就连肖靖堂都不见了人影。
“不是,刚刚还不热,一和_图_书下子就热起来了,好像,好像是吃了巧克力之后……”
“小王八蛋,你笑什么笑!”胡宝子瞪眼看着肖靖堂,一只肥胖的手指几乎戳上了肖靖堂的额头:“擦擦的,我胡宝子是不是最近太低调了,连你这种垃圾也敢笑话我了?”
“是!是吃了巧克力之后才有现在的症状,难道那巧克力有问题?”
“咦?”肖靖堂跟在人群最后,继续利用透视在四周一扫,在看到某处位置的时候,眼睛蓦然一直,在距离胡宝子开采位置不远的一处地方,在岩壁大约七米深的地方,一块块像是岩浆层般的石头里面,包裹着好几块巨大的玉石。
胡宝子满腔的愤怒霎时转为狂喜,飞一般的奔了过去:“在哪里,在哪里!”
“胡宝子,果然是你在炸这座山。”孙云龙嘿嘿笑道:“怎么着,那座废矿你不打算采了?”
孙云龙躲在大树后面嘿嘿冷笑,刚才的巧克力上被他涂抹了一点药,这些家伙不热那才是怪事了,他之所以抹药,其目的当然是为了得到林烟寒,当然最好是连带着那个叫宁小佳的漂亮女人一起!
张力一群人,准确来说是孙国栋公司的员工,但是也是自由采玉人,这次上山就是作为自由采玉人身份。
而这些人中,最庆幸的就是廖琴和她的男朋友了,幸好昨天晚上他们是待在一起的,要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虽然很侥幸,但是两人还是对孙云龙充满了刻骨的恨意。
“哈哈,你是在做华夏梦吧。”
肖靖堂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里狐疑,这个家伙到底搞什么鬼,难道巧克力有什么古怪?
清晨,鸟儿清脆的叫声回荡在山林间。
这处接壤河道的高山,是一座体积庞大的石头山,之前张力还说过,这座山体里,也许就埋葬有玉矿。
“对了,林烟http://www•hetushu•com寒和宁小佳呢?”廖琴忽然问道。
此时此刻,那几名青年队员们都感觉非常遗憾,要是昨天晚上跟这两个美女有一夕之缘,就算死在这里那也是值了啊,可惜啊可惜!
看到这一幕,肖靖堂顿时感觉无比恶心,急忙带着林烟寒和宁小佳回到了其中一个帐篷中,将她们放进睡袋,好好休息。
“骂你狗日的,艹!”
但是他这么一笑,顿时就惹麻烦了,在新疆,孙家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胡宝子不敢跟他们闹得太僵,但是肖靖堂算哪根葱?在他看来不过是一个采玉的,居然敢嘲笑自己,这还得了!
肖靖堂骂了几句娘,想着张力那群人应该也发泄完了,于是抱着两个女人又回到了之前的地方。
“你们先吃,我去上个厕所。”发完巧克力后,孙云龙隐晦的阴笑了一声,而后转身走进了黑暗之中,却没有走远,隐藏在附近的一棵大树后面。
“诸位!”两个青年像上次一样准备烧水煮肉,孙云龙却冷不丁的站出身笑道:“今天我找到了一块上等玉,心里高兴,仅带的一点好东西分给你们吃了吧。”
“哟,大家都起来了啊,看样子就我起的最晚。”附近的一个帐篷布帘被掀开,肖靖堂打着呵欠从里面走了出来,笑了一声后,径直看向张力问道:“张师傅,我昨晚听到有人在炸前面那座石头山,是不是你说的那个叫胡宝子在炸山来着?”
“靠!这家伙真转运了啊,在这里也能出玉矿?”孙云龙脸色一变,露出了满脸的嫉恨之意!
而作为一个采玉团队的话,大家采到的玉料最终是要平分的,因此这块玉虽然是孙云龙采到的,但是大家都有份,所以每个人都很高兴。
在半山腰的某个位置,一个三十几岁,穿金戴银肥头大耳的男子正大声指挥着工人们,不时http://www.hetushu.com骂上两句,话语难听。
大家在叫了一会热之后,理智都渐渐迷失,肖靖堂也是懒得去管其他人,当下一手一个,抱起林烟寒和宁小佳朝一边走去,路过孙云龙的时候,肖靖堂想了一下,一脚将他踢起,踢到了张力等人的身边,随即继续往前走去。
做好了这一切,肖靖堂也回到了自己的帐篷中,开始闭目盘膝……
想到待会的情景,孙云龙整个人就是激动到了极点,冷不丁,忽然感觉有着一个什么东西朝自己飞了过来,他微微讶异,还没来得及反应飞来的是什么东西,就被一颗石子砸晕了过去。
“哦,胡宝子开始炸那座石头山了?”张力也起了一丝兴趣,说道:“走,我们过去看看。那座山是无主的东西,我们说不定也能趁机检点玉过来玩玩。”
“怎么回事?”肖靖堂吓了一跳。
啊!啊!啊!……
“你狗日的骂谁?”胡宝子气得浑身一抖。
走过去一看,场面那叫一个混乱,因为只有廖琴一个姿色平庸的女人,剩下的几个人只好彼此解决,如今的场面是:廖琴和其中一个年轻队员,也就是她男朋友抱在一起;张力和一个青年队员搂抱在一起;而另外一名青年队员,则是伏在孙云龙身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就在大家狐疑之间,林烟寒和宁小佳睡眼惺忪的从帐篷中走了出来,宁小佳下意识地问道:“张师傅,叫我和烟寒有事吗?”
眼看着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众人就在河道附近的一块空地上安营扎寨,准备休息。
听到这话,胡宝子眼睛一眯,闪烁出一抹寒光,冷哼了一声说:“你他娘的别得意的太早了,说不定老子运气好,立马就能炸出一条矿脉来。”
“胡老板!”胡宝子正要开骂,就在这时,猛地听得一名工人兴奋的大喊:“出玉了,出玉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