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肖靖堂升职记

作者:珍爱一生
肖靖堂升职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精彩大世界

第0259章 劈柴

蒋玉芳看了眼肖靖堂,见他微笑点头,就答应了下来。
将车停在外面,肖靖堂径直往院子里走去,却远远发现,在清晨的朝阳中,那名姓慕容的老者正在打拳。
“严阿姨,是这么回事……”莫天翔将事情的详细经过说了一遍。
一般要悟性极强的人,才有一定的概率在观摩别人战斗或者打拳时做到这一点。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无一不是在武学上有极大的成就,比如杨式太极拳创始人杨露禅,年轻时只是偷学太极拳,便打足功夫底子,日后成为了一代太极宗师,为人敬仰。
如果没有陈若涵的关系在,慕容默也许非常喜欢肖靖堂这个年轻人,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也说不定,但是有了这一重关系,让他对肖靖堂怎么看怎么别扭,心中是又爱又恨。
于波波眼神涣散,恨恨的看了一眼那名肥胖的同学,要不是他,自己怎么会这样,整个人失魂落魄的走了出去。
还没等莫天翔说话,于波波连忙说:“严副院长,一切都是误会,都是误会……”
定眼一看,只见那慕容老者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自己面前,讪讪一笑,肖靖堂有点尴尬地说:“情不自禁,实在抱歉。”
肖靖堂也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施展真正的太极拳,看得极hetushu•com为入神,不知不觉中整个人竟然沉浸在了其中,双臂跟着有模有样的比划起来……
太极拳形式是柔的,实则是刚猛至极的拳法。练到极致,摔碑裂石,分经错骨,掌推如磨盘,手劈如山岳。
于波波劈头盖脸的被她盖上一个大帽子,冷汗顿时滚落了下来,擦了一把汗说:“严副院长,我这……我这一时糊涂,您看……”
“这孩子。”严霖无奈地说:“小肖啊,这是我女儿赵雪,从小不太爱说话,你别见怪。”
“行了行了,劈完这些木头,顶多半个月时间,我看这小子也有一股狠劲,没问题的。”见外孙女生气了,慕容默不由放低了声调安慰道:“再说外公这也是为他好,劈完这些木头,保证他的臂力大升,对他以后也有好处。”
“回头写一份检讨,暂时回去休息几天吧,你的职务我们会开一个常务会议重新讨论的。”严霖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哼!”慕容默轻哼了一声,事实上,此刻的他心中也是无比惊讶,他方才注意了肖靖堂一会,见他只是观摩自己练拳,居然心中有感,沉湎了进去,这在武学里有个门路,叫住观悟。
“哪里的话。”莫天翔连说:“老肖和我是哥们,他的和-图-书事就是我的事,大家都是一家人,阿姨你用不着那么见外,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就是了。”
“严副院长。”看到那个中年美妇,于波波脸色立即一变,不敢怠慢,满脸谄媚的迎了上去。
“嗯,好硬啊。”一斧头劈下去,凭肖靖堂的力道居然只是劈开了一道小豁口,整个人顿时呆住了,这是什么柴火啊,这么硬能烧吗?
肖靖堂步伐一定,认真的观看起来。
说着,连对着那肥胖中年男说:“弟弟,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抱着弟妹离开,把这间病房让出来。”
唐天放眼神复杂的看了眼蒋玉芳和唐雨柔,也咬咬牙跟着离开了。
严霖瞄了于波波一眼,微微点头,然后看着莫天翔问:“天翔,这里到底怎么回事?”
于波波顿时闭上了嘴,在医院,严霖一直以严厉著称,连院长庞广宁都怕她三分,他一个住院部主任自然不敢造次。
这个时候,在茅屋里面,陈若涵娇嗔道:“外公,那些木头可是你用来练功的铁黎木,连你自己劈起来都费劲,你让他劈完不是难为他吗?”
“哼!你这丫头说不念着他,嘴里却这么关心他。”慕容默十分不满地说:“他要是有那个毅力,我就教他练气法门,如果没那个毅力http://www.hetushu.com教了也没用。”
“严阿姨哪里的话,其实我跟赵雪妹妹早就已经认识了。”肖靖堂微笑说。
安顿好了她们之后,肖靖堂怕她们在医院会有什么意外,当晚就让严霖帮忙弄了个房间在医院住了下来。
肖靖堂促狭的朝着她眨了眨眼睛,小丫头的脸一下子红了,捏着衣角不说话。
“我跟你三叔是战友,看过你跟他的合照。”严霖笑了一声,然后对着她旁边的赵雪说:“赵雪,这是你肖靖堂哥哥,还不叫哥哥。”
肖靖堂苦笑的摸了摸鼻子,怎么弄的自己欠了他十万块钱似的,这老头的脾气也太古怪了点吧,不过管他呢,能够学到练气法门,受点苦也是应该的,想到这里,他走进院子里,拿起斧头,便开始劈起柴来。
唐雨柔下意识的看了眼肖靖堂,脸色一片绯红,什么一家人,谁跟这个家伙是一家人了……
“嗯?严阿姨你认识我?”肖靖堂很奇怪。
肖靖堂就把上次受伤,赵雪照顾他的事说了一遍。
“我……我还是开了药回去住吧,医院的住院费太贵了……”蒋玉芳担心地说。
“哦,差点忘了介绍了,严阿姨,这位是蒋玉芳蒋阿姨,这位是蒋阿姨的女儿唐雨柔。”肖靖堂为她们互相介绍了一下,然后m.hetushu.com又告诉了她蒋玉芳患了伤寒的事。
“你既然来了,说明你真的有心学习练气法门,还是那句话,先把这里的柴劈完再说。”慕容默冷冷的留下一句话,进屋去了。
“哦?你们认识了?”严霖有些惊讶。
“阿姨,现在可以住了,你就在这间病房住下吧。”莫天翔心想总算没有给肖少丢了面子,脸上多出了一抹笑容。
“嗨,阿姨,这点钱算个什么事,老肖随便出去吃顿饭都不止这个数,你就安心的住下吧,这里条件好,而且又方便。”莫天翔大剌剌地说。
李菊英也没想到莫天翔居然有这么大的后台,解放军总医院的副院长对她这种纯商人来说,可谓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她哪里敢得罪,急忙谄媚的弯着腰说:“严副院长,您看,我们也不知道他们的后台是您,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听到严霖亲热的叫莫天翔为天翔,于波波一下子像死了爹妈一般,脸色巨变,心想这下真是一脚踢到铁板上了,心里后悔不跌,刚刚在外面得罪了他们也就算了,陪个礼道个歉也就算了,可自己却为了一个红包,再度撞到枪口上来,自己真是一头蠢猪啊!
“我没问你话。”严霖皱眉道。
“小子,你难道不知道,偷学武术在武术界是禁忌吗?”肖靖堂正和-图-书沉迷之间,猛然听到一道冰冷的声音传入了耳中。
这个中年美妇就是赵雪的母亲严霖,也是解放军总医院的常务副院长,少将军衔。
严霖询问了一下蒋玉芳的病情,又简单的替她检查了一下,说:“伤寒这病不是什么大病,大姐,我给你开点药,你在医院里静休一段时间就能痊愈了。”
“看来你们还挺有缘分的。”严霖点头微笑说:“小肖,天翔,这两位是……”
听完后,严霖皱眉看向了于波波:“于主任,医院三令五申,不许搞这些歪门邪道,你这是没把医院的规定放在眼里啊?”
“多谢你了。”蒋玉芳感激地说,为了自己的事,闹出了这么大的矛盾,让她心里很过意不去。
翌日清早,肖靖堂驾车来到了京城郊外。
“你!”陈若涵跺了跺脚。
“你是小肖吧。”严霖这时也看到了肖靖堂。
“是太极拳。”看了一会,肖靖堂心里有数,太极拳这种拳术,在全国虽然极为盛行,但那不是真正的太极拳,只能算是太极拳里的一门粗浅的养生术。而太极拳种类繁多,有武当太极拳,禅门太极拳,八卦太极拳等等。
那肥胖中年男也知道厉害,连忙点头,把病床上的那名二十岁出头长得很漂亮的女人抱了起来,一家人讪讪一笑,灰溜溜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