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万历1592

作者:御炎
万历1592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大结局 复国

不过轻松之余,三位公公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
他莫名其妙的醒在了这个时代。
他所查询到的资料里显示,距今近五百年前,大秦太祖武皇帝萧如薰通过兵变的手段篡位夺权,推翻了明朝,建立了秦朝,开创了中华历史上最为强盛的朝代和时期,将中华国土扩张到了他所能达到的极限。
后来舅舅想让他去上班,但他不想一辈子靠舅舅吃饭,所以想着自己找工作,没成想工作没找着,倒是游戏里的虚拟情节成真了。
自己明明是应该死了才对,而且还是以一个六十七岁的老人的身份死掉的,可为什么又睁开眼睛了,而且还是一个二十一岁的年轻人?
至于这几个室友的担忧,他也觉得都没什么必要。
怒的是,大秦,灭亡一百三十年了。
周传新还是一副狗腿子的样子,萧如薰哈哈一笑,没说什么。
一晚上的功夫,宿舍里的氛围立刻就变得不一样了,萧如薰跟一个大爷似的被三个小弟伺候着。
夏勇立刻耷拉下了脑袋。
最后就剩下一个王四海了。
很多东西都不一样了,可很多东西还一样。
但是大部分国土因为秦政府坚持移民的政策而保留下来,虽然距离远,但是大部分居民都是汉人,且接受一样的教育,所以国家认同感很强。
这一次,萧如薰也不知道情况会有什么不同。
他们再一回头,看到了萧如薰已经换装结束,全副武装。
看到这里的时候,萧如薰也不知道自己的心里是什么滋味。
三人感慨的不亦乐乎。
“好啊!太好了!老萧,你……其实我一直都想拜托你来着,就是没好意思开口,我真不知道怎么谢谢你。”
“你就关心你的破烂仪器,国家大事根本也不在乎!”
“暴乱?恐怖分子?”
而且更加困惑的是他眼下所处的环境。
端茶递水帮忙打饭买夜宵,萧如薰顿时感觉自己找回了做皇帝的时候给下面宦官伺候的感觉。
另外两个家伙好像也有点惆怅的样子,说起了大家当初刚刚来到大学里的青春飞扬,以及眼下的迷茫和惆怅。
萧如薰拍了拍胸脯,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周传新十分惊喜。
他们对皇室的财产和皇庄制度大加抨击,认为皇室在与民争利,抨击特务制度,认为大秦的特务机构是恐怖组织,危害全民的安全等等。
偶尔有同事和客户拿他的名字调侃一下,他也就是一笑而过,并不在意,也没有人在意。
萧如薰笑着拍了拍周传新的肩膀:“好好干,别辜负朕……辜负我对你的期待。”
倒也不是周传新怎么的,实在是萧如薰的表现太过于优秀。
周传新不明所以,不过萧如薰说的话他已经习惯了去听去执行,现在也没有疑惑,皱着眉头就去关上了宿舍的门,然后再萧如薰床底下把那个箱子给拖了出来。
昨天,他和舅舅通了一个电话,和舅舅聊了一会儿,心里有底。
海门大学,是他记忆中自己上大学的地方。
萧振邦统治大秦二十六年,永兴二十六年,他退位了,将皇位禅让给皇长子萧志高,自己退居万寿宫为太上皇,被史家评论为追随他父亲的脚步,之后在萧志高统治的第六年因病去世。
喜的是,他所经历的一切,并不是虚假的,而是真实的。
仅仅三天,他已经将一切调整好了,十分冷静,冷静的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夏勇忽然嬉笑着凑上来说了一句。
一百多年以后,秦皇室成员已经泯然众人。
秦政府开始使用暴力手段对这些知识分子引发的暴乱进行镇压和逮捕。
随后,这种大逆不道的思想引发了秦政府的打压,秦中央政府对思想的打压和对教育方面的钳制更加厉害了,由此引发了民间知识分子更多的不满和反抗,引发了更大的内部混乱,并且引发了一系列的动乱暴乱。
萧如薰是这样想的。
“我怎么会骗你?”
周传新三人也走到了阳台上,看着掠过头顶的直升机,王四海开口道:“飞的好快啊……”
在之后,更是继承了秦城府大部分的遗产,成为了类似于萧如薰记忆里美利坚的一个国家,掌握世界金融霸权,所作所为一如美利坚。
时间是萧如薰从床上醒来之后的第三天,萧如薰度过了和室友们一起上课吃饭回宿舍睡觉的普通生活。
醒来之初,无视了室友们的阻拦,无视了不上课被老师点名不到可能发生的悲剧,直接呆在寝室里用电脑查询自己所处的时代状况。
振邦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在政治上延续了他的作风,终永兴一朝被评价为有“隆武遗风”,大秦的强盛持续发展。
那之后没多久,学校的学习就差不多告一段落了,室友们和萧如薰一起离开学校正式开始了实习生涯。
“还真有?老萧,你丢在这里的行李?不会吧?”
大秦存在过,而且还存在了很久的一段时间,虽然最终还是被hetushu.com推翻了,一个新的联邦国家出现在了中华大地上,他有点放松。
“开会?不是不是,现在了还开什么会啊,对了,老周,先把门关上,然后我床底下有个箱子,你把那个箱子拖出来,打开。”
“出发?”
周传新没搞明白萧如薰在说什么。
情况太诡异,让萧如薰一度产生了自己是不是一直都在做梦,大秦的那段记忆根本就是在做梦,不曾真正的存在过的感觉。
“哦,其实也不是很有兴趣,只是这些东西很有必要,吃起来方便,高糖高热量,耐消耗,而且容易储存,图个方便吧,我还买了不少三十年储藏期的末日罐头,欧洲进口的,花了我不少钱,那边的人相信这个。”
“已经开始了?有点快啊,不过也无所谓了……”
因为他所做的一切终究没能让大秦跨越历史的障碍成功存续下来,尽管他知道这很难,尽管他做了很多,但是他依然没能改变结局。
是不是自己一直都在做梦,在梦里跨越了四十多年的时间?
萧如薰也拍了拍他的肩膀:“别辜负我的期待啊,要好好干啊。”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又一次活过来,但是经历过大起大落的萧如薰的心理素质已经不是曾经的那种状态了。
这就很让萧如薰感到困惑了。
三人目瞪口呆。
车子开到学校停车场,萧如薰没让周传新停车,而叫他把车子停到了没什么人的西大门门口。
萧如薰的语气里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的味道,三人六神无主,只能按照萧如薰所说的去做,手忙脚乱的换好了衣服和装备。
剩下还有很多对于他的评价,正面的,反面的。
“老萧,这是怎么回事?”
当然,并不是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军事上联合热那亚和法兰西挫败了西班牙海军,将之全灭,逼迫西班牙道歉赔款,并且割让直布罗陀地区作为大秦的一块飞地,供大秦商人子民在那里休整,开创了大秦在海外逼迫他国割地的先河。
萧如薰还在规划以后的路线,抬头看了看说话的周传新,随便应付了几句。
“哎!”
于是,他决定要重新开启自己上上辈子没有完成的人生,要在这个崭新的国度里开始自己新的生活,只为了自己不用考虑天下苍生的生活。
“然而即使秦太祖在诸多举措上有积极意义,但是在思想领域却给秦朝开了一个非常不好的先河,使得秦政府的官方教育思想非常保守,严肃,打压遏制新思想的出现,对知识分子思想的进步造成了极大的限制。”
然后萧如薰挂断了手机。
“武直?”
大秦始终没有在外部遭遇到军事威胁,反而在外部成为了很多其他国家的军事威胁,军事飞地遍布全球,号称日不落帝国。
萧如薰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感受到了这个世界这个国家的生活规律,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现代精英式的生活,工作之余,也走出了这个大城市,利用假期,走到了更远一点的地方,感受了一下大城市之外的这个国家。
萧如薰拍了拍他的肩膀:“刚开始,还没到一年,转变不过来很正常,没关系,年轻,就有无限希望。”
他们三个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老萧!怎么回事?楼底下怎么会……”
这三人的争论萧如薰一个字儿都没听进去,他盯着画面屏幕上所播报的内容,眼睛慢慢地瞪大了。
然后蔓延到了北边的沙俄,还有欧洲,全世界的皇室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击和清算,其最后结果和原来世界的结果较为相似,仅存的皇室都是象征性意义,实权被新兴的资产阶级革命党人所掌握。
只有萧如薰盯着播放器的屏幕看。
爸爸在他上初中的时候病逝了,妈妈则早在他上小学的时候就病逝了,他从小就是被舅舅带大的,上上辈子毕业之前的实习还是在舅舅的公司实习。
直到第二天晚上,在食堂吃饭的时候,食堂大厅的播放器里播放了一则晚间新闻。
“老萧,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可是做过皇帝的人。
不知不觉间,周传新完全适应了跑腿小弟这个角色。
国家十分强盛,当之无愧的世界霸主。
“啊?”
不过萧如薰也不打算继续说什么了。
“杀人了?”
“我在!老萧,是不是你舅舅的公司……”
萧如薰吸了一口烟,示意他把箱子打开。
“你一个环境工程的,我舅舅公司不涉及这个业务。”
怎么说呢,喜怒参半吧……
“不过,我舅舅有几个很好的朋友,其中一个朋友开办的公司倒是和这个专业有点关系,不如,你去试试?”
大概就是皇叔刘备那个状况。
“都说了叫你们换衣服,还不快点儿?再不快点我就走了,你们的疑惑我会在路上为你们解答,现在,什么也别问,换衣服。”
(全文完)
今天出发的时候周传新才发现萧如薰把车子后备箱和后边座位m.hetushu.com上放了不少这些东西,觉得很奇怪。
现在,是自己毕业的一年以前,也是记忆里危机爆发的一年以前,二零七九年。
萧如薰自然也被问到了。
三个家伙一个接一个的互相倒苦水,要把这段时间的苦涩全部倒出来,彻底发泄一下。
“嗯,舅舅,是我,好,城南已经开始了?好,你先带着妹妹和舅母出发吧,三十分钟以后,对,城北加油站,嗯,好,我已经准备好了,我马上出发,嗯,到时候见,放心吧,我很安全。”
新闻中的播报员字正腔圆的播报着这样的消息,而餐厅里的学生们貌似对此不是很关注。
他统治的二十年间,大秦非常繁荣昌盛,政治清平,百姓安定等等等等。
“萧经理!您别动!我来给您开门!”
有些他还蛮喜欢的,有些他不喜欢。
来到校区内,四个室友重聚,参加完毕业典礼拿了毕业证书拍了合影之后,四人一起回到了居住了四年的宿舍里,六号宿舍楼的五楼5031寝室。
“哎哟,萧经理,什么小费啊,您只要多多提携就好了~”
萧如薰咧嘴笑了:“果然,之前我曾经觉得这样的生活也不错,轻轻松松的,只要管好自己就好,什么也不用在意,但是现在我才发现,我果然还是安分不下来。想到即将发生的事情,想到不确定的未来,不仅没有恐惧,反而十分兴奋,觉得这才是我的新生,兄弟们,马上就要天下大乱了,和古代的天下大乱其实是一样的。只不过古代是人吃人,现在可能换了一个别的东西来吃人,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其实都一样,没有改变,乱世,也是有机遇存在的,虽然不知道我的想法是不是太狂妄了,但是不试一试,我很不爽的!”
“是啊,青春一去不复返了,无忧无虑的学生生涯就这样结束了,社会真是难混啊……”
同时,他还有点沮丧。
萧如薰最后吸了一口烟,把烟蒂丢在了地上,很没素质的用脚踩了踩。
他所在的城市海门市是沿海城市,不幸遭遇了第一波危机爆发,就是毕业生返校日那一天,舅舅和他打了一个电话,一别成了永别。
“对,就是这样,这坐姿,霸气啊!果然,胸有成竹的男人就是霸气!”
心里忽然有了些别样的想法。
自然的,对于一个历史人物有褒奖就有批判,对秦太祖萧如薰最大的批判点就在他政治强人的作风上。
危机还会爆发吗?
说他北伐草原消灭北虏,扫平千百年来中原王朝没能消灭掉的敌人,说他开疆拓土到了极西之地,向南将整个南洋变成大秦的内海,向东也将势力往美洲开拓,在萧如薰在位时,大秦一扫前明末年的颓唐,展现出了别样的生机。
“你这狗腿子扮演的可真好,但是我可没有小费给你。”
萧如薰没有参与他们的诉苦大会,一个人走到阳台上点了一支烟,靠在栏杆上,看着底下来来往往的学生们。
工作很努力,生活很充实。
面对室友们的询问,他不发一言。
教育和科技上也纷纷延续了萧如薰的作风,努力推动教育普及和科技进步,尤其支持蒸汽机的发展,在萧振邦在位期间的永兴十七年,大秦第一个具有实验性质的蒸汽机问世。
这种曾经很熟悉的感觉现在变得十分新奇,甚至让他有些亢奋。
最初的愤怒之后,萧如薰细细一想,觉得这似乎也是无法回避的结局。
平时他是不怎么抽烟的,只是偶尔有些时候觉得吸一支烟可以放松,让自己冷静下来,细细思考一下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这种微妙不爽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但是很诡异的是,从他统治的这一时期开始,秦政府的财政收入出现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的下滑,地方税政暴露出了不少问题。
萧如薰回头往楼下一看。
“对,不太一样了,这坐姿,这眼神,有点……”
而且这个中华联邦的运气也不错,秦政府崩溃的那个阶段,世界各国政府也不同程度的遭到了打击和混乱,没有谁有功夫趁乱入侵,所以中华联邦安然度过那段时间,重新恢复了秩序和国防。
中华联邦的星际探测器已经成功完成了所有的探测使命,即将于一年之后回归地球,这次探测行动自八年前发起,已经连续派遣了三次载人航天飞船前往火星进行探测活动。
王四海和夏勇不明所以,也凑上前去看,一看之下,也被吓得目瞪口呆。
危机说不定根本就不会存在,萧如薰觉得自己不需要担心这些,只需要为以后考虑就好了。
三个月实习期结束之后,萧如薰和周传新一起转正,萧如薰还升了职,成了周传新的上司。
大秦国运开始走下坡路。
如果这是梦,未免太过于真实了。
现在,是一个名为“中华联邦”的国家存在着,继承了已经灭亡的大秦四分之三左右的国土,政治体制是议会制,没有皇和*图*书帝。
一种难以言说的庆幸和愉快还有轻松让他很快就高兴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萧如薰的手机响了。
但是大秦的内部矛盾却逐渐尖锐起来,从朝堂蔓延到了国内其他地方,一种对萧秦皇室不满的言论从第十任皇帝萧常兴开始逐渐成了气候。
“老萧,实习单位找着了?你之前说的那个你舅舅的公司搞定了?”
然后萧如薰直接走到了箱子前自己开始动手换装。
不过眼下已经是临近实习快要毕业的光景了,校园里弥漫着一种紧张的氛围和离别的悲伤。
正在这样想着的时候,一阵嗡嗡嗡的声音从头顶的天空传来,萧如薰抬头一看,看到了两架通体黑色的直升飞机越过了头顶,向远方飞去。
负面的评价则认为他是秦朝统治后期社会矛盾激化和思想矛盾激化的罪魁祸首,而且其热衷于进行政治整风运动的行为贯穿秦朝历代帝王始终,让秦朝的政治局面总是处在一个相对不安定的状态,被认为是秦朝“被人民抛弃”的原因之一。
“有种莫名其妙的霸气外露的感觉是不是?”
萧如薰大喊了一声,然后就要拉开宿舍的大门。
周传新紧张的看着萧如薰,浑身发抖。
“秦太祖在政治上的强人作风延续在科技制度和教育制度方面,在科技上,他以一己之力推动了中国科技的大发展,在教育上,他进行了史无前例的教育普及行动,这在当时的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中国人口的识字率自此长期位居全球第一。”
虽然很想以祖宗的身份痛揍他一顿,但是貌似做不到。
“老萧,我怎么感觉你有点不太一样了?”
“嗯,武直,顾名思义,武装直升机,军用的,只有军队才能使用,一般是遇到比较紧急的任务会出动,当然,也不一定就是了。”
夏勇一脸懵逼。
“欸?还有这种事?我怎么不知道?”
“为政制度上,他贯彻非常彻底的中央集权体制,将地方大全系数收归中央,在当时是有其必要性的,但是在其后的岁月里,这个体制越来越显示出它的劣势,因此,秦政府后期的冗官现象极为剧烈,超过了宋朝,给其财政带来极大的压力。”
“老萧,咱们都是兄弟,你别厚此薄彼,你想怎样?要不要今晚我陪你睡?我马上去洗澡!凡士林也能自备,要不要我换女装喷香水?”
“秦太祖萧如薰是中国历史上伟大而杰出的帝王、政治家、军事家、教育家,为中国人口素质的提升立下了不朽的功勋,创造出了史无前例的中华盛世,但是其思想终究没有跳出那个时代的限制,他所做的一切,都有极其浓厚的时代色彩……”
艳阳高照,是个好天气。
正面的评价他为千古一帝,开创中华极盛之世,引导大秦数百年繁荣,使中华的脚步一直走在全世界的最前列,引领风潮,独步全球。
“也不知道老夏老王来没来,这两个家伙混得好像不怎么的,老萧,真的,就你最厉害,要是我没跟着你,我也混不出来……”
萧如薰也不会厚此薄彼,看了看夏勇。
“一共四套,算上我在内,一人一套,穿上吧,准备一下,我们要出发了。”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萧如薰忽然皱了皱眉头。
“骗你做什么?君无……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王四海立刻凑了上来抱住了萧如薰的胳膊。
他还利用一个长假去了一次四川,转悠转悠,然后又回到了海门。
这个时候,萧如薰尚未意识到这种微妙的不爽来自于何方。
“啊!老萧!不要!啊!好刺激!啊!好硬啊!不要啊萧哥!!不要啊!!”
周传新看着萧如薰貌似对此很感兴趣的样子,便开口道:“天天报这些载人航天的事情,好多年前就开始了,至今也不知道到底倒腾了一些什么东西出来,据说以前秦朝还在的时候,秦朝政府就有这个计划的。”
周传新疑惑的打开了箱子,顿时目瞪口呆。
萧如薰深吸了一口气。
“我觉得也是,这才上班多久,看我的黑眼圈,我都好久没有睡个囫囵觉了。”
进去公司两个月,周传新还在熟悉工作业务和生活规律,萧如薰已经一人拉起两个项目,帮带着他的那个产品经理分担了工作,完成的非常好。
外面的尖叫声和嘈杂声越来越响,宿舍楼里面也传来了这样的声音,到处都是哭喊尖叫的声音。
一番手忙脚乱之后,看着电脑上所显示的资料,萧如薰沉默了许久。
两个月之前,探测外太空的载人航天飞船回来了,顺利着陆,媒体宣传这是一次伟大的胜利探索,将为未来人类在外星球定居奠定坚实的基础。
周传新拉住了萧如薰的胳膊。
宿舍里的几个朋友一有空就商量出去找实习单位实习的事情。
“我们……我们去哪儿?”
萧如薰笑了笑。
三人惊恐的看着萧如薰。
这刚毕业不满一年,就在他舅舅的公和-图-书司混了一个产品经理的职位,要说刻意提携,也不能说没有,但是萧如薰的业绩太好,让人没法儿说闲话。
“老萧……你这是……”
萧如薰所能查询到的历史资料里显示现在的中华联邦对秦太祖萧如薰的评价相当之高。
然而这就更让萧如薰觉得奇怪了。
“当然快了,这又不是一般民用商用的直升机,这个叫做武直。”
“我觉得咱们不用太多的担心,现在虽然说找工作不好找,但是咱们这所大学也不是简单的大学,咱们的成绩也不差,在校表现也不差,敲门砖是拿在手里的,不用担心。老周,你是经管系的,虽然工作不好找,但是你成绩那么好,你要是找不到实习公司,我帮你推荐到我舅舅那边去,我舅舅肯定乐意培养你,放心,这个事情包在我身上。”
而另外三人立刻冲到了阳台上,往下一看,顿时吓得连连后退。
周传新凑了上来询问。
“末日……罐头?那是什么?老萧,你也相信这个啊?你不是不怎么喜欢看电影的吗?”
一开始,萧如薰还觉得自己这个名字可能会有点麻烦,不过,似乎并没有什么人在意他的名字,似乎对于一个活跃在块五百年前的人来说,现在的人们已经不是很在意了。
周传新,夏勇,王四海,是他的三个大学室友,感觉虽然过去了四十多年的时间,但是他们的名字他还记得很清楚。
但是萧如薰却没有任何的实感。
看了整整一个上午的历史资料。
“老萧,是张总吗?要你去开会吗?你怎么不开投影啊?”
“打开你就知道了。”
“好了好了,吃饭吃饭,这种事情全世界都在做,别说这些有的没的……”
“啊,搞定了,搞定了……”
“老萧,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样子也很好,对吧?
“老萧!你……你说什么啊?什么吃人不吃人的,我听不懂!我们去哪里?!”
说他统治之下的国家是“远迈汉唐”,强盛的登峰造极,在当时的世界上没有敌人。
说真的,当皇帝那几十年,真的,那种压力真的要把他给压垮了,所以现在变成了一个普通学生,不仅不沮丧不失落,反而,很轻松。
“我怎么就不在乎了?这本来跟我也没有太大的关系吧?”
到了西大门门口,周传新跟个狗腿子一样屁颠屁颠地下车给萧如薰开门,然后把萧如薰请了出来。
夏勇两眼放光。
也就是喝酒不行,这个时候周传新的用处就体现出来了,贼能喝,一人喝人家五个都不倒,他和萧如薰的组合在整个公司里非常有名气。
而且他还非常健谈,举手投足间都是沉稳的感觉,什么古诗词什么成语典故信手拈来,周传新根本不知道萧如薰有那么深厚的国学功底。
“对啊,电影有什么好看的,现实永远比电影精彩,电影永远也拍不出现实的荒谬,所以现实才是最精彩的电影。”
感觉就像是原先的世界被自己所开创的世界完全替换掉了一样,但是自己的室友同学大学都一模一样,和记忆中的没有偏差。
萧如薰狠狠的揍了一顿这个基佬,然后答应也给他牵线搭桥。
他不知道自己留给振邦的东西有没有好好的传承下来,他不知道第七任皇帝那个混账到底做了什么,也不知道他爹有没有好好的教育他。
“咱们这儿附近也没什么驻军,最近也没听说有军事演习啊……”
时间很快过去,返校日很快就到了,返校日当天,萧如薰和周传新一起开车回到了海门大学,准备去拿毕业证,参加毕业典礼。
“真的?”
萧如薰抬头看了他一眼,顿时,周传新肯定的点头。
此后,萧秦皇朝一直都贯彻着萧如薰制定下来的一些重要政策,比如皇权下乡,比如陵邑制度,比如教育普及,比如官员选考和开海等等政策。
果然,生活的重担比阉割卵蛋用的刀更加锋利,阉人于无影无形。
“谢什么,那么多年感情了。”
嗯,感觉记忆上很久没有使用过这些现代电子设备了,但是身体却意外的很诚实很熟练,熟练到了他自己都想问自己一句为什么那么熟练的地步。
“你还好,还有舅舅开公司能帮你一把,我们几个可就难了,现在找工作一点也不容易,虽然海门是大城市,但是找个好工作也不容易,现在生活压力太大了。”
萧如薰这一次没有选择自己出去闯,而是老老实实的在舅舅的公司里上班,和周传新一起,开始了新的生活。
而就在此时,一声凄厉的喊叫声闯进了他们的耳朵里。
周传新满脸笑嘻嘻,丝毫没注意到萧如薰说的话有点不对劲。
到今天为止,秦皇室成员所剩已经不多,已经完全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皇室财产被中华联邦接手,每年给予一定的经费用作对皇室的补偿,皇室失去了原先的一切,每年只有一定的经费用以度日,且人身自由受到政府的监督和限制。
“又和*图*书是直升飞机?话说最近几天我不止一次看到直升飞机了。”
敷衍的回答了几句,周传新显然不满意。
“真的吗?老萧你没骗我?”
“对了老萧,我看车子后面好多东西,好多矿泉水,还有好几箱子单兵自热口粮和罐头,塞得满满的,你什么时候对这些东西感兴趣了?我记得你不是军粮发烧友吧?什么时候喜欢上的?”
他努力的让自己表现的和其他人都一样,没有任何不同。
萧如薰大概看了一下整个王朝的历史脉络。
在混乱反抗和镇压之中,大秦用完了自己的气运和国祚,于距今一百三十年之前被地方上的革命党人打败,军队集体倒戈,末代秦皇回天乏术,被迫退位,让出国家,成为中华联邦的普通公民。
之后第二个工作周期,萧如薰脱离了带路师傅,自己独立拉起了三个项目,整个流程没出一点问题。
萧如薰一甩手挣开了他的拉扯。
“军用?”
周传新上下打量着萧如薰。
对萧如薰的表现,周传新除了佩服也就只剩下佩服了。
联邦政府统治的中华联邦所存在的一百多年里,是“出于国防需要”,将部分没有价值的国土抛弃掉了。
“老萧……这……”
“不一样?”
佩服萧如薰的适应力强反应快心思缜密,总是能把事情做好,出了什么问题都能快速解决,还特别擅长和人打交道,公司上上下下就没人说萧如薰不好的。
饭桌上和那些三四十岁甚至五十多岁的客户啊别的公司的老总啊喝酒应酬,那表现哪里像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和一个老油条都差不多!
“离开才不到一年,真的好感慨啊……”
“那是自然的。”
大家不再纠结直升机的事情,而开始感叹上学的美好和上班的痛苦。
“为了巩固他的统治,隆武元年,以户部尚书赵士祯之死为开始,他掀起了一场血腥的政治清洗运动,并在之后通知的二十六年间,六次进行整风运动,处死的官员及其家属在二十万人上下。”
“为了解决他推翻明朝统治的障碍,他实行了前所未有的剧烈土地改革,以百万地主士绅及其家人的生命为代价,完成了一次朝代的更迭,被处死的人里面包括大量在当时很有名望的文人墨客”。
坏事儿就坏事在第七任皇帝萧永志任上,他停止了陵邑政策的推行,在位时以宽厚仁慈著称,不杀大臣,不搞政治运动。
三个月之后,三个项目圆满完成,他舅舅非常高兴,直接提拔萧如薰做了产品经理,而周传新就做了他的助理。
“问得好。”
“嗨,谁知道呢,军队里搞什么事情也不是咱们能知道的。”
“老夏。”
从床上醒来,看到了熟悉的人和熟悉的一切,萧如薰一度感觉十分困惑。
周传新忽然说了一句。
萧如薰说了一个大家并不太熟悉的名词。
萧如薰随便回应了一句。
不过萧如薰来不及思考这个问题,他急切地想要知道大秦是怎么灭亡的。
“复国!”
或许这样也不错。
“据悉,本次载人航天的主要使命是建立可供人类居住的活动基地,在此之前,联邦已经完成了一次为期一年的十名宇航员的生存演习,效果良好,本次探测结束之后,预计可以在两年内开启下一轮的科研行动……”
但是不得不说,依靠贯穿始终的科技制度和教育制度,大秦的科技推动了国力的发展,使得大秦的军力一直非常强盛。
反应过来之后,萧如薰花了一点时间平复自己的内心,然后渐渐走出了沮丧。
将军当过,逃犯当过,皇帝当过,死都死了两次。
如果一直坚持这样的政策,萧如薰感觉大秦或许也不会出问题。
于是乎,萧如薰保持了冷静。
萧如薰一身休闲装下了车,笑呵呵的捶了周传新一拳。
“待会儿不管发生什么,跟在我身后,紧紧跟着,只有这样你们才能活下来,千万别掉队,掉队的话,我是不会管你们的,记住了。”
和萧如薰记忆当中不同的是,这一次,二十世纪初期全世界范围内推翻皇室建立共和政体的浪潮是大秦首先开始的。
“当然的当然的!我怎么会浪费这个机会呢!”
三人往天上看去,满眼的疑惑。
周传新露出了一点苦笑,还有一点庆幸。
继任的第八任第九任皇帝都试图恢复陵邑制度,但是没能成功,第十任皇帝开始,陵邑制度的恢复成为政治禁区,而第十任皇帝也开启了二十年不上朝和群臣斗法的先河。
“啊……今天请了一天假,明天又要上班去了,我真想上学啊!我不想上班啊!上班是真的好痛苦啊!”
周传新笑了,点了点头,和萧如薰一起往校区里面走。
“……”
萧如薰神秘的咧嘴笑了笑。
不对,这个世界里美利坚这个国家还处在分裂状态,已经一百多年了,南北分治,别说和中华联邦为敌了,他们尚且自顾不暇。
周传新拍了拍萧如薰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