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萨满往事

作者:唐小豪
萨满往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阿勒锦

第三百八十章 尾声

唐千林道:“你以为我要回到以前和贺晨雪所住的那间屋子里,孤守下半辈子吗?不是,我没那么花痴,我只是想离开哈尔滨,去一个谁都不认识我的地方,等下个时代,等整个异道的人把我忘记了。”
唐千林点头,沉默着。
李云帆给唐千林倒了一杯酒:“你之后怎么打算?”
唐千林道:“像是我说的话。”
李云帆道:“你让我和安然先走的时候,你告诉叶达,问他能不能让安然忘记你,叶达说他可以试试。”
李云帆见唐舍那副模样,问:“怎么了?不合你胃口?”
唐千林道:“什么?”刚说完,唐千林又笑了下,“她是不是说,我可以走,但记得要在未来等她?”
李云帆道:“你让我找人把贺晨雪母子送到了重庆,我回来后,就和安然一起送他们母子俩离开了。”
安然进入第四层,在谶纬川沉睡时,所做的那个梦,梦到的就是她嫁给了一个老师,也梦见婚礼的那天,唐千林送来了礼金和礼物,却没有勇气向自己送上祝福。
李云帆点头:“安然走之前,对你说的那句话,你还记得吗?”
李云帆也沉默了一会儿,迟疑了许久,终于道:“贺晨雪临走之前,告诉我,她这辈子都亏欠你的,所以,她能做的就是让唐子程知道他只有一个爹,还说如果有下辈子,她做牛做马偿还。”
唐千林慢慢站起来,看着已经苍老了不少,而且脸庞上还留下了和图书伤痕的李云帆,也惊讶得合不拢嘴。
唐千林道:“我不知道,我不记得了,倒是你,看着好像是……”
李云帆放下刚刚拿起的筷子:“当时,叶达、夏霜、唐雨时和那个般若尼森都留下来了,我坚持要回来,你和安然也决定要回来,金古思是第一个离开的,谁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唐千林看着桌上的菜:“回关内。”
其中一个道:“我还以为是大团圆结局呢。”
唐千林问:“然后呢,又发生了什么?”
老者一愣,随即笑道:“书迷?真的假的?你可别逗我这个老头儿。”
老者的故事说到这,那些男孩子都有些不耐烦了,而几个女孩儿却是听得津津有味。
……
李云帆将礼金和礼物交给安然的时候,安然却猛然道:“他来了?”
李云帆道:“45年,也就是去年,投降了。”
李云帆道:“动筷子呀,别愣着,赶紧吃。”
唐千林道:“我是个灾星,跟我在一起,没什么好事。”
唐千林仔细看着李云帆脸上的伤疤。
李云帆道:“对。”
唐舍摇头道:“不是,只是心里有些感慨而已,没什么吃饭吧。”
安然记得唐千林,叶达没有能洗去她的记忆,这是安然自己要求的,不过,如果此生有缘再见,她会装作不认识唐千林。
唐千林又问:“那其他人呢?”
……
老者低声喃喃道:“我爸没骗人,真的有嵍捕……”
另外hetushu.com一个也遗憾道:“是呀,真气人。”
唐千林点头:“太好了,看样子,历史没变,对吧?”
唐千林道:“是吧,看样子应该是当时我怕自己又出什么问题了,毕竟另外一个唐千林是个疯子。”
李云帆道:“是个学校的老师,现在也帮我们给留下来的一些日本技术人员做翻译,人不错,有文化,老老实实的,对安然也上心,放心吧。”
李云帆道:“就在叶达送我们三个人离开的时候,你却晕倒了,就和叶达之前晕倒的时候一模一样。”
老者打发走那群孩子后,走到还在看青铜盘的男子跟前,问:“年轻人,你要买什么呀?”
唐千林心里永远装着这句话。
老者只是笑,笑罢道:“好了,都回家去吧,该干嘛干嘛,我要招呼客人了。”
唐千林道:“不知道,我现在也不想知道。”
李云帆笑道:“这伤是和鬼子打仗的时候留下来的。”
(全书完)
老者说完,几个女孩儿露出了遗憾的表情。
唐千林笑道:“新郎是谁呀?怎么样?做什么的呀?”
“你可以走,但要在未来等我。”安然走时,微笑着对唐千林说。
唐舍道:“对,我就是您书里所写的嵍捕。”
为什么?
唐舍道:“是这样的,眼下我手里有个很离奇的案子,和您书里某些地方有些相似,所以,我特地来请教您……”
唐千林喝了一口酒,放下杯子后,许久www.hetushu.com才说:“明天,带我去看看吧,好吗?”
李云帆看到唐千林的时候,惊讶不已。
一个女孩儿问:“李爷爷,安然真的不记得唐千林了吗?”
李云帆只是默默点头。
唐千林点头:“日本人什么时候被赶跑的?”
这是命吧。安然知道,唐千林对她没有那份爱,所以,她必须装作忘掉他,让他也以为自己忘记了。
唐千林问:“什么事?”
李云帆道:“另外,你当时吩咐的一件事,叶达也帮你做了。”
唐舍笑道:“没有,我是偶然间从一个朋友那得到了您的小说,不瞒您说,我也是个嵍捕。”
男子赶紧道:“李老先生,您好,我叫唐舍,是您的书迷。”
不知为何,唐千林看着被众人簇拥贺喜的那对新人时,却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感觉自己似乎并不属于自己,就像是穿越了千百年的光阴,来到了另外一个陌生的世界。
最终,唐千林还是没有走到安然跟前去道喜,虽说李云帆告诉他,安然已经完全不记得他了。
李云帆道:“我在想,如果在那个唐千林的世界中,如果那个贺晨雪当着他的面说出这些话,是不是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李云帆道:“你醒来之后,也是这么说的,所以,你怕出事,就让我和安然先走,而且还不让我和安然告诉你,我们会去哪儿。”
唐千林努力回忆着,实在想不起来这段回忆了,推测道:“这么说,是因为那个和-图-书唐千林死之后,有些东西转移到我脑子里了?”
李云帆道:“如此一别,我们这辈子恐怕再没机会见面了。”
可没想到,梦却成真。
李云帆却是奇怪地看着唐千林:“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唐千林摇头:“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柳谋正,不,是那个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我,走进那扇门之后,就不记得了。”
李云帆替唐千林办理了手续,证明了他的身份之后,带着唐千林回到了自己的家,亲自做了几盘好菜。
唐千林问:“那,那你当时把这些事汇报了吗?”
李云帆道:“然后呢?去上海吗?”
唐千林点点头。
李云帆苦笑道:“怎么汇报呀?谁会相信啊?我回来的时候,发现关于当时的一切很多人都忘记了,就连后来我们抓到的日本俘虏,好多竟然都不知道三宅恭次这个魔头,真是奇怪,易家大宅也没了,之前我们挖东西的地方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男孩儿打着哈欠,注意力已经不在老者这,有两个已经跑到鱼缸前去逗鱼了。
“别说我来过。”唐千林站在角落中,微笑地看着安然,“我走了。”
她当时没有告诉唐千林这是个梦,因为她不希望这是真的,她希望新郎是唐千林。
不知道是他眼花了,还是当初安然在他心里留下了什么,他总觉得新郎的模样和自己有几分相似。
“我虽然和她成亲了,有夫妻之名,却无夫妻之实,我对她有好感,和图书但没有爱,我当时那么做,只是为了救她,我总觉得是在趁人之危,占人便宜。”唐千林终于拿起筷子,夹了菜放在嘴里,细细的嚼着,“她是个好女孩儿,有文化,有学识,一辈子不应该耽误在我这,我注定是个孤独的人。”
看着这些家常菜,唐舍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久违的温暖又重新回到了心中,可是,他又提不起筷子。
李云帆叹气道:“是呀,和当初我们知道的一样,41年年底的时候,日本人对美国发起了袭击,把美国人也卷进来了。”
所谓参加婚礼,也不过只是远远地站在角落看着而已。
安然转身朝着饭店外跑去,穿过人群,不顾后方新郎的呼喊。
老者道:“第二天一大早,唐千林就兑换了自己从渤海国遗迹中带出来的金币,在李云帆的帮助下,找一个逐货师兑换了些现金,大包小包买了不少礼物,跟着李云帆一起去参加婚礼……”
老者一愣,上下打量着唐舍:“你?嵍捕?”
李云帆道:“安然要结婚啦,明天办酒席,就在道外的一家饭店,我请柬都收着了。”
唐千林诧异地问:“什么事呀?”
“好,过几天,我送你走,不过现在走,有点麻烦,我想想办法。”李云帆吃着吃着想起来一件事,“对了,有件事,我觉得还是告诉你比较好。”
李云帆问:“你这些年都去哪儿了?”
唐千林却是苦笑了下:“这些话,她一辈子都不可能当我的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