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驸马

作者:萧玄武
极品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下无双

第1140章 故事,传说,传奇【终章】

库狄氏当然希望儿子能在自己身边,但裴光庭听说了薛绍的意见非常的乐于接受。
三弟薛绪曾经一度被贬到偏远州县,现在也回到了京城。
太平公主这下终于恍然大悟了,现在不称帝不代表以后不称帝,更不代表我们的后代不会称帝!
薛绍感觉她的手握得很紧,还有些微微颤抖,于是转头看向她,“你很激动吗?”
但是薛绍暂时走不开了,因为武则天已经下旨传位,朝廷即将举行新君登基大典。
太平公主今天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宽容,薛绍走后,她还劝慰虞红叶等人:“我等都有了子嗣,唯独婉儿没有。最近,就让婉儿多陪一陪他吧!”
大权独揽事事紧扣的权臣,是没有好下场的,不是被人扳倒就是等着累死。这仿佛就是传统的意义上的权臣,无权不抓唯我独尊。
最后两个字,让薛绍心里一阵悸动……她回来了,回玄云观了!
于是薛绍让月奴带着妖儿去了终南山玄云观,代替自己先去看望一下玄云子,顺便让月奴和她好好的说一下关于艾颜和薛神鹰的事情,玄云子一向对此非常关心。
晚上,和上官婉儿的缠绵,几乎耗尽了薛绍所有的体力。
只有太平公主知道,薛绍这一是为了休息,二是为了放权。
次日傍晚,薛绍和上官婉儿才带着一篓鲈鱼回了太平公主府。
“如果你不纳那么妾的话,就算完美了。”
李旦也算是看出来了,薛绍和太平公主都不肯表态,必须逼着自己来决定这件事情。
“真也好假也罢,我允许你出游几日,但是!”太平公主双眼一瞪,“难得大家都在,好好团圆几天才能离开!”
“这事慢慢再说吧!”月奴一把就将妖儿放翻,轻轻松松的扛到了肩膀上大步就走,“现在乖乖睡觉去,睡我那屋。”
薛绍答得非常肯定:“当然。”
新君登基所需要的最后一块重要基石,就此到位。
回家的感觉,真好。
大哥薛顗躲躲藏藏一两年,终于得见天日,今天带着家人老小一起来了。
君王宰相万民眼前,薛绍将太平公主抱在身前,深深的亲吻她。
薛绍呵呵的笑,“没有不死的权臣,也没有不灭的王朝。历史的发展有它必然的规律,现在就想那么多没什么用处,我们所能做的只能尽可能的做好自己的份内之事。瞻前顾后畏手畏脚,是办不成事情的。掌握了多大的权力就要肩负多大的责任,同时也就意味着承担多大的风险。老天爷,待人是公平的。”
最起码,他懂得“仁”。
如果他对李显下狠手,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心狠手辣不念亲情的狠角色。以后与他相处要倍加小心,今后的历史该要如何书写,薛绍也就会要颇动一番脑筋了。
从今天起,他不再是大周的太尉和太子少詹事,而是大唐的太尉,太子太保,尚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三品,开府仪同三司,河中郡王。
“那正好。”薛绍道,“我要亲自去请,顺便去给恩师扫墓,向他老人家汇报一下我北伐的事情。”
听薛绍说完了这些,郑夫人深表赞许,但她希望王昱在中原的妻儿,能够去往草原与王昱团聚。薛绍答应她,这件事情到了合适的时机,会办。
“尽会哄人。”上官婉儿笑得温柔又甜蜜,她决定问一件她最不该问的事情,“告诉我,在我和太平公主之间,你倒底更爱哪一个?”
太平公主显然是听进去了,但她仍有一点担忧,“万一某天,你输了呢?”
薛绍笑了,“那又怎样?”
“好了,难得在家安闲几日,不谈这些!”薛绍大喇喇的往正厅的卧榻上一躺,“来人啦,快来人啦!都来伺候你们家薛老爷!”
这一轮考试,他算是及格了。
“都来,都来!薛绍点妞,多多益善!”
薛绍笑了一笑,“狄仁杰这么快就到京城了?”
“你就等着肾虚吧!”
这不是一朝一夕之hetushu.com功,恐怕需要几代人的竭力努力才能完成。王昱,就是薛绍指定的第一个实施者与开拓者。
论弓仁特意带着夫人来到太平公主府,携了一份厚礼,说想要收薛定国为义子。薛绍就笑话他,该是义子孝敬义父才是,哪有反过来送礼的道理?
吃过了郑夫人安排的午饭,薛绍带着上官婉儿登上了画舫,钓鱼去!
“你倒是豁达!”太平公主有点郁闷,“真到了那一天,我们的家人子孙怎么办?薛氏一族怎么办?”
薛绍点了点头,“狄仁杰是难得的忠臣。有他辅政,天下无忧。”
上官婉儿都笑了:“朝中事务那么多,一大家子人也在等着你,你却只带我一人出游,钓鱼?”
上官婉儿微笑点头,从背后将他抱住,“那你还能一边钓鱼,一边恩宠于我吗?”
“政务永远忙不完,家人必能理解我。”薛绍道,“我现在需要的,只是放松和清静。”
“好呀,我跟月奴姐姐睡!”
薛绍也是真心胆大,除了陪太平公主进宫去探望了一回武则天,几天的时间就闷在家里几乎没有出门。朝中的事情完全不管不问,都没在公众视野出现过。
“我我……我不能干这种事情!家里的辈份都要稀乱了!”薛绍真是大汗,这真是太鬼畜了,我真把妖儿当女儿看待的!
一家人正在团圆欢聚,薛绍突然一拍脑壳,“我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最近朝堂上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薛绍还从来没有进过家门。
回到太平公主府,好多好多的人在等着他们夫妇俩回家。
回府的路上,太平公主有些愁眉不展。薛绍就问她,有何心事?
“放下我,放下我!”妖儿无力的挣扎,“我已经是大人不是小孩子了,你不能这么对待我!……抓你馒馒!”
“其实这个问题,我在很多年以前就回答过你了。”薛绍说道,“时至今日,这个答案还是一样的。”
当天晚上,所有人尽兴而归。薛绍打着拜会岳母的名头,和上官婉儿一同去了上官府。
库狄氏喜极而泣,这下,他们这些孤儿寡母算是真正有了依靠了。
新君登基大典结束之后,薛绍与太平公主一同陪同新君,来到皇城则天门前,宣读大赦天下的圣令,接受万民的朝拜。
这件事情大致已经快要成为,李旦登基之前的一次最为重要的“毕业考试”。
太平公主用极快的速度扮了一个少女时代才有的俏皮鬼脸,让薛绍忍俊不禁。
薛绍微然一笑,“我的意思是,我算是一个好驸马吗?”
“是是是,遵命,遵命!”
库狄氏和月奴等人都在一旁闷头暗笑。
“我居然没有去拜见我的师娘!”薛绍急道,“快备车,我现在去!”
“我当学徒。”薛绍说道,“打仗我当仁不让,治政,我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需要向狄仁杰这些人学习。”
“忘了最好。”薛绍亲吻了她一口,“世间许多事,终将被遗忘。珍惜眼前人,才能不辜负!”
妖儿抱着薛绍的脖子不松,自顾咯咯咯的大笑。
“那我呢?”妖儿可怜兮兮地叫道。
“胜负,兵家常事!”薛绍呵呵一笑,“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千秋功过,任人评说。”
薛绍就说,可以先定婚!
太平公主笑道:“这种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我早就派人去请华阳夫人和裴公子们。前段时间朝中风波不断,陛下病卧,华阳夫人就离开了皇宫,带着她的儿子们住回了闻喜老家。”
几天以后,薛绍还真是有点怕了。
薛绍知道她的心结在哪里,无非还是因为自己没有答应神皇的禅让。这种事情一时半会儿真是解释不清,也难以说服。
太平公主一想,薛裴门第对打,裴光庭这个年轻人的人品才貌也都还不错。再加上薛绍曾经答应过裴行俭要照顾他的妻儿,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的确是薛绍的性格和_图_书。那么,这门婚姻确实合情合理。
薛绍这才如释重负放下心来——我还以为,你又要跟我玩飘逸,玩失踪了呢!
“但是狄仁杰的是身体仿佛是不大好了。”太平公主说道,“听他儿子说,最近狄仁杰也是一直卧病在床,但听说朝廷有召,掀开被子就走。”
这一件原本属于女皇的历史功绩,在女皇本人的授意之下,成为了新君的业绩。
薛绍心里紧了一紧,按正常的历史来讲,狄仁杰还要早武则天几年去世的。现在历史有了一些改变,狄仁杰还能活多久呢?
消失多年的李唐王朝正式回归,皇城之上金白色的周字龙旗,换成了赭黄色的唐字龙旗。三省六部的各项制度与称号,都恢复到了以往李唐时期的模样。
“那你以后不许再跳起来抱我脖子了?”
“神仙哥哥,我要嫁给你!”妖儿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跳起来就往薛绍身上扑一把就抱住了他的脖子,几乎让薛绍喘不气过来。
如果李旦顾念兄弟之情放了李显一条生路,那么这个新君大概还值得辅佐一番。
薛绍和太平公主一同点了点头,“一切但凭太子定夺。”
正因如此,“仁”才显得尤为难得,尤为珍贵。薛绍和太平公主,都不会去辅佐一位“不仁”的君主。万一李旦不行,在李唐宗室里面随便再挑一个人出来立为帝王,也不是什么大事。
“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担当身前事。”薛绍轻拍她的手,“以后的一切,交给时间。交给后人。交给历史。他们会有属于他们自己的担当。”
两个人都很疯狂,仿佛是想将自己完全融进对方的身体里去一样,尽情的挥洒。
薛绍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这个亲,成得好!
但库狄氏又马上以另外一个身份来跟薛绍说事了:“薛太尉,我可是妖儿的义母,你别忘了妖儿还有一个名字叫裴如意。让你老师知道,妖儿跟了你这么多年还没有得到一个名份,你猜那个老家伙会不会从棺材里跳出来揍你?”
薛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激动,这么开心。于是对她道:“安然,我可否算是,不负你父亲当年所托?”
太平公主深呼吸了一口,“薛郎,万一真到了那天,你的权力和帝王的权力发生了巨大的冲突,历史不得不在你们二人之间做出选择的时候,你将怎样?”
薛绍是第一个。
武则天用心良苦。
太平公主阴恻恻的一笑,“你是想去找玄云子吧?”
太平公主初时一听吓了一跳,女儿还很小!
“好端端的,干嘛要把老师搬出来吓人!”薛绍满头大汗,“我一直把妖儿当女儿看待的!”
“薛郎。”太平公主凑近了一些,小声道:“你让狄仁杰首辅朝政,那你自己呢?”
思君,念君,盼君。
薛绍昂着头咧着嘴,“好好好,娶娶娶!——妖儿,成亲以后你就跟月奴姐姐一起住好吗?”
太平公主用一个很自然的拂袖掩嘴偷笑,拽了拽他的手,柔声道:“薛郎,你说很多年以后,还会有人记得我们吗?”
月奴一愣,“她就是这么说的!”
日上三竿的时候,薛绍才睡到自然醒。连年累月来的疲累,终于得到了极大的缓解。最为主要的是,心弦终于不再那么紧绷。
薛绍就建议,让裴光庭先去地方上做一个县官,县令县尉都可以。这表面看来是委屈了他,裴行俭之子在薛绍的帮衬之下想要谋个京官,真是不难。但从长远来看,做县官能够积累到许多宝贵的工作经验,更加深入的了解王朝政治与民生的诸多细节,对将来大有好处。
“一定。”
就算是老夫老妻,他们也习惯牵着彼此的手,哪怕是在今天这样的重大场合。
薛绍咧了咧嘴,“她就没说,她去天台山做什么?”
“他先进宫拜会神皇去了。”太平公主轻叹了一声,“我听说狄仁杰痛哭流涕了一场,惹得我母亲也伤和图书心落泪。”
李旦很委婉的来请问,该要怎么来处理前太子李显?
“你怎么看待,是你的事情。”库狄氏拿出了师娘的风范,“妖儿死心眼,说了非你不嫁。你也不想她孤独一生吧?”
“试试看吧!”薛绍说道,“凡事皆有风险,领兵打仗九死一生,朝堂权争步步危机,就连吃饭都有人噎死。我有我的理想,并且从未放弃。然而我的理想的实现,又离不开强大的权力作为支撑。所以从现在起,我会紧握权力,迈开大步奔向我的理想。就算这条路充满了坎坷与危险,我也会一往无前。因为,这原本就是一条没有退路的道路。”
“为什么?”
“相信我,会有人一直记得并叙说,薛绍和太平公主的故事。”
“她说,她再也不信命。”月奴说道,“她只信你!”
其实薛绍来上官婉儿这里,除了要拜见岳母,也是有一件重要事情要和她们说,就是关于王昱。
“直到某天,它还会变成一个传说,一个传奇!”
李旦的回答是:“前太子虽犯不赦之罪,但临事之时已有醒悟,在一众逆臣的逼迫之下他也不肯为难神皇。因此我认为,前太子罪不致死。”
“就因为,名不正言不顺。”薛绍说道,“一旦我称帝,那我就是谋朝篡位,窃国之贼。不服我的人会起兵反抗,或是效仿于我自行称帝。以往那些支持我的袍泽弟兄,也会与我反目。因为他们和我一样,都是立志于守护和保卫这个国家的忠臣。正因如此,我也才能统率和驱使他们,并得到他们的支持与尊重。因此,他们本质上都是效忠于正朔,而不是效忠于我薛绍一人。称帝之后众叛亲离,我还能得到一个好死吗?天下还能不大乱吗?”
上官婉儿仍是那样的明艳动人,她用眼睛告诉薛绍,我想要孩子!
太平公主凝眸看向薛绍,“那我希望人们还能记得,薛绍终其一生,都深爱着太平公主。太平公主终其一生,也深爱着薛绍。”
宰相起于州郡,猛将发于卒伍,这不是没有道理的。薛绍自己当年刚刚从军的时候,也是隐姓埋名先从小卒开始。
薛绍担任过很多的官职了,从入仕之初到现在唯一从未变动的,是他“驸马都尉”的这一职务。
“饿了吧?吃早膳。”
因此薛绍决定把王昱留在草原,让他代替王朝治理草原,并且永远不会再回中原。这不是惩罚,而是一种保护,更是薛绍将来治国方针当中一个极为重要的部分——在草原上宣扬与深化中原文化,将草原部族完全同化。
月奴绕道千里终于回到了洛阳,听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宫中政变,她的公子得胜了。妖儿差不多和她同一天回到了家里,见面就惊喜的喊出了一声“月奴馒馒”,差点迎来一阵暴打,于是马上改口月奴姐姐。
被太平公主、上官婉儿、琳琅还有虞红叶、月奴这些人像抓壮丁一样的,不断的敦伦与被敦伦,有时候还是两人一起上阵。在战场上无往不利威风八面的薛大元帅,很快被家里的娇妻美妾收拾到得没了半分脾气。
薛绍笑问道,“哪些人,找我作甚?”
“咳……”薛绍感觉有点小尴尬,脸上也有点火辣辣,这回真是傻兮兮的伸出脸去找人来打啊!
上官婉儿是王昱的表姐,王昱叛投突厥,这件事情一度给王家带来了极大的灾难。但是现在突厥汗国被灭了,王昱又回归了中原,他的身份和地位都将变得非常尴尬。
“治病。”月奴说道,“玄云子不相信那个军医,说他是庸医,她根本就不信自己再也不能生育了。她说天台山灵药极多,她师兄司马承桢医术超凡。于是她去天台山向他师兄请教医术,采药治病调养身体去了。等她病好,应该就会回到玄云观了。”
“嗯……”太平公主眨着眼睛发出一个长长的托音,“勉强算是吧!”
“不着急,吃吧!”上官http://www.hetushu.com婉儿俯下身来,在薛绍额头上温柔一吻,“你就该过一过这种慵懒甚至是皮赖的日子。你真是太累了。”
“我都还没有洗漱。”
“才勉强?”
一旁的太平公主都捂着额头汗颜了起来,“薛郎,你就娶了吧!不然家里整天就只听到这一声——神仙哥哥我要嫁给你!苍天,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薛绍挺喜欢裴光庭,不光是因为他是裴行俭的儿子。于是他与太平公主私下商议,我们嫁一个女儿给裴光庭怎么样?
太平公主说道:“历来,权臣与君王势不两立。现在你即将成为当朝第一权臣,将来的风险,可想而知。”
“那你也不许……跑来跟我睡觉?”
“但是薛绍和太平公主这两个人,一定不会被人遗忘。”薛绍微笑,“只要有人提到薛绍就一定会提到太平公主。提到太平公主,他就一定不会忘了还有薛绍。他们两个,总会同时出现。”
【全书完】
夫妻二人并肩而立,看着这座瑰丽磅礴的城池,看着城下高呼万岁的百姓,心中各自感慨万千。
“我忘了。”上官婉儿的眼神充满狡与挑逗,她把薛绍的手拉了过来,抚在了自己脸上,慢慢的下滑。
薛绍和薛楚玉用这样一场重大的胜利,作为了新君登基的大贺礼。
她们都和新君登基没什么关系,等办完朝中这些大事,薛绍就打算自己也去终南山看望玄云子。带她们一起好生游玩一番,也算是带妖儿这个迷糊新娘去渡一个迷糊蜜月。
“什么乱七八糟的,说人话!”薛绍有点郁闷。眼下大团圆独缺玄云子,心里真不是个滋味。并且她刚刚经受了那样的大难,身体也不好,太让人挡心了。
薛绍所有的姬妾,除了虞红叶自有产业在外,也就只有上官婉儿拥有单独的一座府第。这里曾经是赵国公府,在迎娶上官婉儿的时候,被薛绍赠送给了上官婉儿的母亲郑夫人。
这一天,裴行俭的遗孀库狄氏和他的儿子都来了。裴行俭之子裴光庭已是弱冠之年,库狄氏想让他蒙父荫去做官,特意想要问一下薛绍的意见。
薛绍抽了个空把月奴逮到身边,“玄云子为什么不和你一起回来?”
太平公主说道:“历史如此漫长,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故事都会变样和失真。很多人也会被遗忘。”
“好呀!”妖儿答应得十分干脆,“只要能嫁给你,我什么都答应!”
东宫家宴,酒已三巡。
几天以后,在洛阳万象神宫,举行重大的新君登基仪式。
拜相,封王。位极人臣!
原本众臣建议将登基仪式改到长安去举行,这更能彰显“李唐回归”的重要意义。但是新君李旦认为,神皇身体不好不能再经受旅途奔波,登基仪式就在洛阳举行。
薛绍要做的权臣,是那种带着一群志同道合之人一起奋斗的领袖。他不想把所有的权力都抓在自己手中,也不想事无大小尽皆过问。他只想要一个最终的结果,并让所有人都心甘情愿的去帮他实现这个结果。
都说帝王之家无情亲,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要狠心,其实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因为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魔鬼。当一个人手握权力没有了太多的外来束缚,这个魔鬼就很容易放肆猖獗,这也就是为什么历史上有那么多暴君的原因。
家宴开始,气氛极其热烈。
薛绍面不改色心不跳,“月奴不是说了嘛,玄云子去了天台山静修。那么远,怎么找?我真是想去闻喜!”
就算薛绍能够凭借自己的权力,在朝堂之上为王昱赢得一席之地,但薛绍无法控制每个人的思想。在儒家仕大夫的眼里,王昱的行为是得不到宽容的。一旦王昱回朝,他将面临极多的腹诽指责甚至口诛笔伐。
“好呀!”
于是太平公主答应了。
“你就真的不怕吗?”太平公主说道,“还是你真的没有想过,自己来当这个皇帝?”
几天以后,和图书薛绍收到了一封玄云子写来的信。简简单单六个字——
太平公主和上官婉儿噗嗤就笑,双双走到他身边,左右偎依下来躺在怀里,“有我二人还不够吗?”
薛绍担起那碗热粥,闻到那清香的味道,真的有了一点感觉——原来我是一个真正的大活人,而不是一台只属于国家和军队的机器!
“想过。”薛绍说道,“正因为想过,所以我才不能当。”
于是薛绍只好来了一句:“无三世公侯不出一代帝王。太过心急,是会死人的。”
“其实是行军打仗这么久,我累了想要休息几天。”薛绍说道:“新君登基还有时日,狄仁杰也在还朝的路上。朝中各项大事基本上都处理完了,余下的事情交给姚元崇他们去慢慢打理。真到了新君豋基的那天,我恐怕就再也抽不开身来休息了。”
琳琅和虞红叶抱着自己的孩子来到薛绍面前,让薛绍感觉自己真是这世上最幸福的男人。
事实就是如此鲜明,新君大半就是个傀儡。薛绍和太平公主,才是真正的执大权者。
“怎么了?”众人都惊讶。
新君登基之后颁布的第一道诏令,就是重赏和提拔拥护李唐回归的有功之臣。
“朝中这么多事,你哪能走开?”太平公主道,“不如,晚一点再抽时间吧?”
李旦心中大石落地。
“必须能。”薛绍将她拉过来抱进了怀里,“无论什么时候,宠爱婉儿,永远是薛绍的头等大事。”
薛绍决定,把这个决定权完全交给李旦。自己和太平公主绝不发表任何一丝的意见。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择身事外,最重要的是,薛绍希望从这一件事情上看到,李旦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李唐神器回归,我兄长君临天下,你确实做得不错。”太平公主说道。
数日后,薛楚玉率领的大军,也回到了洛阳。监国太子李旦率领文武百官,一同出郊相迎。俘虏的突厥贵族得到了监国太子的当面许诺,将会得到善待。
所有人都笑了。在她们眼里,妖儿的个子无论长到了多大,仍是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孩子。
太平公主看到鲈鱼就两眼放光,却说:“薛郎,你还真能不务正业!今天好多人来府里找你,我都不知道如何回话!”
这一日,皇城之中气势恢弘,洛阳城中万人空巷。
月奴觉得那个高原蛮子好讨厌,盯谁不好非要盯着我的孩子?但论弓仁偏偏对月奴特别的客气,甚至客气到低声下气苦苦哀求。因此月奴又始终狠不下心来拒绝他,再加上薛绍也点了头,她也就默默的接受了。转念一想月奴又觉得这个耿直的高原蛮子,人也还算不错,以后定国多一个人来疼,好像也不是坏事嘛!
“担当。”太平公主点点头,“说得好,我们都需要有所担当!”
按理说,前太子与现太子天然是政敌。前太子倒台,现太子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斩草除根以绝后患。但是李显和李旦的情况还真是挺特殊,尤其上面还有一个武则天看着,这件事情也着实不太好处理。
“你们别笑!”妖儿既伤心又郁闷,“我是一定要嫁给神仙哥哥的!”
上官婉儿已经不在身边,薛绍唤了一声“婉儿”,就看到她担着一碗热粥来了。
“可多了!”太平公主说道,“东宫来的安平郡王李成器,说想请教薛太尉一些学问。郭元振来问军务,姚元崇来问政务,狄仁杰的儿子登门致歉,说没能第一时间来拜会太尉。”
放松,多么难得的事情。
“一定要回答吗?”
宴席上,上官婉儿火辣辣的眼神,早就让禁欲多时的薛绍把持不住了。两人在马车上就差点天雷勾动地火的战斗了起来。
他说道——
太平公主点了点头,“但是高处不胜寒,你真能处理得好自己和君王之间的关系吗?”
“明白了。”太平公主点头,“众人只知薛太尉仕途通畅一路辉煌,却很少有人看到这些年来你从未停止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