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黄金渔村

作者:全金属弹壳
黄金渔村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收获季节

第1575章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终章)

要不是考虑到自己守着的是亲闺女,他要爆粗口了。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字很乱很丑,敖沐阳认不出这是父亲还是母亲写的,明白这点后让他心里更是难受,他看着这几个字想喊想叫,可却发现自己又无法出声,只有泪水流淌下来。
出水后的沉船残骸被固定在了打捞船侧面平台上,敖沐阳顾不得征求苏金南的意见,直接从游艇跳下往打捞船游去。
游艇驶向巨大的打捞船,在它绕到船舶另一侧后,敖沐阳和鹿执紫看到了被打捞出海面的一艘沉船残骸。
老敖苦笑一声不说话了,索性将脑袋夹进双腿之间老老实实的盯着钓竿。
坐在旁边礁石上的敖沐阳漫不经心的看了照片一眼,这是自己结婚当天拍下的照片,满脸傻笑的他正抱起一脸甜蜜的鹿执紫,两人身上是唐装与凤冠霞帔在交相辉映,一个是红色,另一个也是红色。
看了一会之后,他猛的反应过来想要爬上去。
一艘海警的打捞船和_图_书正在海面上作业,发现游艇出现后,打捞船上分出一艘快艇迎面驶来,皮肤黝黑发亮的苏金南赫然站在船头。
敖沐阳爬起来道:“能有什么要事?不会又让我帮他去捞什么东西吧?”
敖沐阳沉重的点点头,红洋渔05042,这是他家第一艘机动渔船的编号,无数次在他梦里出现过的编号。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一听这个,老敖心口疼:“你还有脸说这个?你多大了?五岁了啊,五以内的加减法还没有掌握!”
老敖气的跺脚,小姑娘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爸爸好笨,会算术又怎么样?连鱼竿都守不住。”
(全书终)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打捞船上放下扶梯,敖沐阳快速爬上船去了侧翼的平台,然后熟悉的沉船近距离出现在他的面前。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她正要笑,依和-图-书偎在她怀里的将军忽然站起来看向后面。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快艇和紫鹿号距离接近,同样站在船头的敖沐阳双手紧握护栏,他目光直直的盯着苏金南问道:“老苏,那沉船能确定?”
“舷号有残留,能辨认出是红洋渔05042,现在船已经捞上来了,你自己去看,不过你先平息好情绪。”苏金南关心的看着他说道。
海风吹过来,顺着风声,鹿执紫隐约听到‘这号废了’、‘不行得开小号’、‘唉唉唉’之类的话。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因为有密封箱和防水包双重保护,这些东西没有浸染海水,里面也没什么空气,故而没发生严重的氧化反应,所以几样东西保存都很好。
“危险……”一个海警急忙发声。
敖沐阳咬牙切齿地说道:“走,回去接电话,苏金南必须给我个交代!”
那一瞬间或者很久,他的脑海中一片混乱,好像什么都没有,也好像关于父母的记忆一一浮现hetushu.com出来了。
“别提我。”不远处在给将军梳理狗毛的鹿执紫淡淡地说道,“今天轮到你带孩子,你不要把我牵扯进去。”
仅仅几分钟后,停泊在岛屿码头上的紫鹿号被紧急驱动起来,随后向着南方海域疾驰而去。
他在等着小姑娘甜腻腻的补救,然而并没有等到,小姑娘垮下了小胖脸,道:“如果你不逼我学算术,那就还是帅的。”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那会自己还真是年轻,老敖在心底叹了口气,然后想起了女儿的话,便绷紧脸道:“暖暖,那现在爸爸不帅了吗?”
面对他的目光,小姑娘使劲吞了口口水后小心翼翼地说道:“爸爸,你别哭,我回去就好好学算术,好不好?我再也不去拔元首胡须剪将军尾巴毛绑有福耳朵用胶带粘蒙恬嘴巴给蒙毅鼻子抹芥末了,好不好?”
敖沐阳茫然的看着沉船,茫然的接过防水包,他打开后里面是几枚钥匙、几张身份证还有一张纸。
根据海警传过来的坐标和图书,游艇直接开到了东海与南海相接的一片海域。
也是巧了,他的注意力刚从鱼竿上转移,鱼线忽然绷紧,被他放在地上的鱼竿被拖入了海里。
时间像脚底抹着黄油的哈士奇,一撒手就消失不见。
鹿执紫回头,看到钟苍急匆匆走来:“老板、老板娘,南海海警支队急电,是苏支队长打来的,说是有要事。”
他看着上面身份证上面一张张熟悉的面容,泪滴滚滚落下。
直到有人抱住了他,他擦了把眼泪看去,是鹿执紫勉强的笑容和女儿懵逼的表情。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原来以前爸爸这么帅呀。”胖嘟嘟的小姑娘甩了甩马尾辫后指着一张照片欢乐地笑道。
小姑娘很崩溃,抓着照片喊道:“我才五岁呀,我才五岁呀,梓桐也五岁,她每天就是画画唱歌,还不知道什么叫算术呢!”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女儿细声细气的话却有着莫名的力量,敖沐阳流着泪笑道:“好。”
他接过女儿握住鹿执hetushu•com紫的手,又重重地说道:“以后要好好的,我们都要好好的,媳妇,以后我们一定要好好的。”
敖沐阳揉了揉太阳穴道:“基因不一样,你富贵叔五岁那会还尿裤子来着,作为他的小女儿,梓桐现在表现已经很优秀了。但你不一样,你爸我还有你妈也不一样,唉。”
苏金南拦住他道:“不用管他,让他去吧。”
最后他打开了那张纸,上面是一串凌乱的字迹:儿子,别难过,爸妈先走啦,你要好好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的苏金南拉住了他:“别去,危险,船体已经要垮了。你上去也看不到什么,尸骨——尸骨混杂在一起了。另外打捞员在驾驶舱的密封箱里一个防水包,给你。”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他呆呆的看着这艘船,尽管船体已经被海水腐蚀的很厉害了,尽管上面缠着好些水草,尽管船板附着有好些藤壶,可他依然一眼认了出来,这就是和父母一起失踪的自家渔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