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秀丽江山3·玄武卷

作者:李歆
秀丽江山3·玄武卷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七章 忽复乘舟梦日边 七、魂殇

第七章 忽复乘舟梦日边

七、魂殇

“走不动,腿肿。”我耍无赖,虽然年纪已经不小了,可在他面前,却总不由自主的喜欢装嫩装幼稚。
“秀儿——秀儿——”慌乱的张嘴喊了两声,身边一个伺候的下人都没有,按照这个习惯,刘秀应该就在附近,不会离开我十丈范围之外。
“……有那必要么?”
建武十年正月,大司马吴汉与捕虏将军王霸等四人,率军六万人,出高柳攻打有匈奴撑腰的汉帝卢芳手下贾览。匈奴骑兵数千赶来援救,在平城大战不止。最终,彪悍的吴汉将匈奴人打跑了。
但是,为什么胸口的心悸那么明显,为什么心里会像压了巨石般难受?
回旋……
心猛烈的狂跳起来,我用颤栗的手接过那支曾经被人摩挲了无数遍,以至于竹管某一部分已经被汗渍浸染得变色的竖篴。
风呜咽,篴呜咽,人呜咽……直到那个空灵的身姿完完全全消失在我的视野中,那纷扰的呜咽之声却始终缠绵不断的在我耳边回旋……
天气越来越热,挺着八个月大的肚子,我整天躲在西宫的阴凉处避暑,一步也不肯迈出门。
竖篴上方,就唇的吹口处,一抹刺眼的暗红,突兀的跳入眼帘。刹那间,我的眼睛瞪得溜圆,嘴张https://m•hetushu.com•com大,眼泪突然无声的滚落。
树荫下有人倚树而坐,阴影打在他白玉瓷器般光洁的脸上,仿若不可轻亵的神祗。他低垂着头,眼睑微阖,眉宇间带着挥散不去的浓郁忧伤,唇边浑然忘我的吹响着天籁之音。
人生若只如初见……
注定我欠下他的,注定要负疚一生!
我笑嘻嘻的搂住他的脖子,趁陈敏转身倒水的罅隙,拉下他的头,在他的唇上偷亲了一下:“不是有你在吗?”
我惊讶的望着他手中摩挲的一支竹篴,他走近我,唏嘘了声,将它递给我。
“……没木箸,你将就着喝吧,当心烫嘴……傻女子……还等什么?赶紧送去吧!粥冷了就不好吃了……”
“公孙,殁了……”
我被梦魇着了么?刚才……那是梦吗?究竟是不是梦?为什么……那么真实……
“不出去走走么?”声音温柔而宠溺,他俯首笑看我。
“……那你以后便跟着我吧……”
眼泪越落越凶,我想放声大哭,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只能傻傻的站在原地,隔着那段遥不可及似的距离看着他无声的吹着竖篴。
他抚摸着我的长发,像看着稀世珍宝般,眼神柔得能hetushu•com•com掐出水来,温润如玉,柔情荡漾。
他用手指梳理着我一头乱蓬蓬的长发,很有耐心的哄着我:“等金乌西落,温度没这么烧人了,朕陪你去园子走走……”
他从陈敏手中接过扇子,替我不紧不慢的的扇着风:“也别总在风口躺着,小心睡着了着凉。”
铫期病故后,刘秀亲临治丧,赐谥号忠侯。
我伸手揽住他的腰背,臂弯间的真实感让我觉得倍感窝心:“每一天我都在等着你慢慢变老,也每一天都在陪着你一起变老!”
“秀儿,我做了个梦,我……”
“……能把你的竖篴送给我么?只当留个念想……”
他抓住我指指点点的手,似乎在责怪我的胡说八道,食指顺势在我鼻梁上刮了一下:“能否理解成,你这是在嫌弃朕老了?”
与此同时,征西大将军冯异,接下祭遵的军队后,与朔宁王隗纯的部将赵匡、田弇,苦战了一年,终于将赵匡、田弇二人斩杀。之后,隗纯仍据守冀县落门,各路将领围攻,却没能攻下落门,于是纷纷请求暂时撤退,休养生息后再战,然而冯异不为所动,坚持不退,常身先士卒,作各路军队的先锋。
“……是,我原该心狠些才https://m.hetushu.com.com是……”
风声大作,呜咽的刮过我的耳畔,篴声减弱,被哭泣般的风声压下。
悠扬舒缓的篴声似有似无的从窗外飘了进来,音色潺潺,犹如一道清泉般流淌,沁人心脾,我不禁露出一丝笑意,胸口闷热的暑气被冲散不少。
我挨过去,舍弃硬邦邦的铜枕,直接把头搁在他的腿上。唉,好舒服,既柔软又有弹性,比凉枕好上万倍。
“……如果是我,即便废妻为妾,我若敬她,重她,宠她,爱她,便是一万个郭氏也抵不上她一个……即便无名无份,她依然是我心里最疼惜的一个女人……无可替代……”
睁开眼,窗外知了吱吱的吵闹着,何来半点篴声?
喊了三四声,等了一分多钟才听到隔壁传来一声含糊的应答。
铫期自刺客事件贬黜后,原是打算过了一阵等风平浪静了,再重新启用他。可没想到他这一去,居然一病不起。病势沉疴,从去年拖到了今春,最终竟撒手人寰。
泪一滴一滴滚落,滴在竖篴上,泪痕迅速洇开,渗入篴管。
“多走动走动,利于分娩。”
“嗯……”身子一震,神志猛地从梦境中抽离出来。
我站在阳光里,却感受不到阳光的毒辣,他栖身在树荫hetushu.com•com下,更加使人感受不到一丝热气。
竖篴凄婉,带着一抹决绝,深深压抑在我胸口,我竟无声无息的落下泪来,无法抑制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莫名悲伤,心头一阵接一阵的发紧。
我死死抓着竖篴,哭得浑身发颤。
“……异,无悔……”
“嘁!”我嗤笑,“你还当我是生第一胎呢。我啊,已经三十岁了!三十岁……是四个孩子的母亲了!你瞅瞅……”我指着眼角凑近他,“我满脸的褐斑,眼角有了鱼尾,额上还有了抬头痕……”
夏五月末,皇后郭圣通产子,取名“刘康”。
那一日,一别终成永别!
久久不曾落下……
“呜——”涕泪纵横,我将竖篴紧紧搂在怀里。
“……我姓冯名异,字公孙……”
睡意袭来,在那样独一无二的眼眸注视下,我缓缓阖上眼……
我用手按着心口,努力做着深呼吸,三四分钟后,刘秀的身影才慢吞吞的从隔间挪了过来。
竹篴下方系着飘穗,许是岁月侵蚀,飘穗已经褪色,变得暗淡晦涩,完全辨认不出原有的色泽。手指颤抖着托起那个穗子,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我很清楚的记得,最初挂在这支竖篴上的飘穗,如同它的主人一样,有着如仙如谪的艳丽光彩。
“…https://www.hetushu.com.com…别担心,一会儿就好……我保证不会让你再有事……”
我深感哀痛,铫期为人重信重义、忧国忠主,谁也料想不到最后竟会如此离世。记忆中,当年那个跸喝开道的铫期,依然威风凛凛,犹如天神一般,矗立在我心里。
“天太热。”我懒洋洋的躺在床上,“嗯……不想动。”
我噗嗤一笑,他的语气自嘲中带着一种体贴的温馨。我眯起眼,仔仔细细地打量他。年近中年,刘秀非但没有发福,反而比以前更清俊不少,他原是在唇上留了撇髭须,如今胡须蓄到了下颌,虽然没有留长,可也平添出一份成熟的魅力。
篴声时有时无,拨开云雾,穿过氤氲,眼前豁然开朗——一株参天耸立的桑树,阳光将树影拉得一半儿倾斜,光斑在阴影中交错跳跃,树叶在风中沙沙作响,仿佛和着时高时低的篴音,在一同低吟。
倏然住嘴,他的神情不对,眼神闪烁中滑过凄迷哀伤。
悲伤感越来越强烈,压抑在胸口,像是要炸裂开来。泪眼婆娑中,满天的桑叶飘落,在风中漫漫起舞,遮挡住我的视线,在我和他之间架起了一座桑叶屏。
篴音婉转承吟,如诉如泣,曲调渐渐转悲。笑容凝结在唇边,我循声追去,缥缈中如同踩在云端,烟雾缭绕。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