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秀丽江山3·玄武卷

作者:李歆
秀丽江山3·玄武卷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七章 忽复乘舟梦日边 五、亲丧

第七章 忽复乘舟梦日边

五、亲丧

“陈敏,你是哪人?”
“诺。”
“阴家遭劫,你的母亲和弟弟遇害,你大哥与敌相抗,身负重伤……”
“……以后,阴氏一族的命脉全权由你来掌控……”
“什……么……”我隐隐觉察不祥,心跳蓦然加快。
眼睛里流淌的不仅是我的眼泪,更是我的血啊。
会忘吗?
“奴婢在。”悄没声息的,她突然出现在我的床头,像个幽灵一般。
他吓得哇哇大叫,一大群人围着我不知道在七嘴八舌的说些什么,我无知无觉的箕坐在石阶上,背靠着冰冷的石柱。
“不要紧。你是阴家的人,和我的亲人没分别。”我感激她救了中礼她们几个,所以待她自然与众不同,“私底下,你大可不把我当成什么贵人,你要想你的家人,你便把我当成你的姐姐吧!”
要不了多久,等所有人或主动、或被动的淡忘了这件事,铫期又会被重新重用起来。
哭干我所有的眼泪,也换不回阴家的一条无辜性命!
作为禁军侍卫总负责人——卫尉铫期,面对此次刺客闯入掖庭之事,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件事发生后第二天,铫期便在朝堂之上自己摘下发冠,引咎自责。然而震怒中的建武帝似乎没打算这般轻易饶过他,居然当堂削去了他的卫尉一职,幸而群臣力保,才没有褫夺侯爵。
伤口也许会很快结痂,愈合,但是那种生死悬于一线,眼睁睁看到自己的子女险些丧命的惊险场景,我永远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她像是极力在克制着什么,然而说话的声音却是越来越抖,到最后她身子一软,跌到在床下,面色苍白,两眼发直的望着我:“奴婢的母亲……母亲……一生悲苦,她失去过一个儿子,所以……所以对小公子和图书尽心侍奉,比自己的亲子还……视若己出,哪怕……哪怕……”
“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在阴家这么些年,居然对这样的人和事闻所未闻,“阴家小公子,这又是哪一个?”
只是个……残酷的开始!
我再也顾不得身上有伤没伤了,挣扎着从床上跳了起来,连滚带爬的冲出殿外。
“陈敏!陈敏!”
“陈敏!”我被她弄得哭笑不得,完全搞不清状况了,她一会儿哭,一会儿疯,根本不按常理出牌。
“陈敏!陈敏……”真是敏感的小孩子,我见她哭得可怜,不忍责备,耐着性子哄她,“你别担心,等我养好伤,写封书函回阴家,警告阴訢那小子,他要是再敢伤我们敏姑娘的心,我让大哥鞭笞他。”
一幕幕血腥的场景呼啸着在我脑海里晃来晃去。
神志昏厥,恍惚间听到他断断续续的对我说:“……不再……让你……委屈……”
“丽华——”脚步声在瞬间靠近,刘秀旋风般的冲到我面前。
她猛地一颤,扑通跪下:“奴婢——死罪。”
“陈敏……”我不知道以前发生过什么事,阴訢在我的记忆里一直很模糊,没有留下太深刻的印象。我只隐约记得小时候他很淘气,但是却很怕阴识,事实上当年阴家的几个兄弟没有不惧怕这位兄代父职的当家大哥的。“是不是……阴訢他欺负你……欺负你母亲?”
嘴角勾起,露出一丝玩味。有意思!真不该小觑这孩子,大智若愚哪,她要真是普通人,能在那么危急的情况下,机警的从乳母手中抱走两位小公主?
“姐……姐……”她突然不抖了,两眼发直的望着我,满脸悲伤。须臾,她摇头,“不,你是贵人!你是阴贵人!你和*图*书是阴家的贵人哪!”她突然扑过来,失态的一把抓住我的胳膊。
“奴婢……思母心切,失态了……”她擦干眼泪,脸色重新恢复正常,继续说道,“阴訢公子虽是庶出,但因是主公中年得子,所以格外疼爱。奴婢的母亲尽心抚育,把小公子抚养至三岁,直至主公和公子生母相继过世。当时大公子怜小公子无人照顾,便作主让母亲嫁给了府中的庖厨,也就是奴婢的爹爹……”
“是我……是我害了他们……”话语哽咽,我哭得精疲力竭,伏在他肩上浑身颤抖,“秀儿,我这一辈子……都没法原谅我自己……”
“陈敏!”我忍无可忍,逸出一声痛楚的呻|吟,“松手!你抓疼我了!”
“丽华,我没打算瞒你,你听好了,三天前……新野出现一伙盗匪,闯进了阴家……你的母亲还有你的弟弟阴訢不幸遇害……”
“不是你的错!有错,也是我一人之错!”
不知道!
她大哭,不断再三重复:“你是阴家的贵人!你是阴贵人!你是阴贵人啊……”
那是……我的家人,我的亲人哪!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赶尽杀绝?为什么?
一族……全权……由你来掌控……
脑子里一阵眩晕,我险些听不见他说了什么,死死的用手揪住了他的衣襟,哑声:“你再说一遍?”
是我的错!
我没做理会,只是皱着眉,很不舒服的喊:“胸口发闷,你拿个软垫过来,扶我起来略略坐坐。再躺下去人都快发霉了!”
她侍弄好我,偏着头略略想了想:“奴婢的母亲原是汝南人,母亲有孕的那年遇上饥荒蝗灾,夫家把能省的吃食都留给了母亲,结果全家人一个个的都……饥寒交迫的母亲不得已流落南阳,https://www•hetushu•com•com可最后生下的婴儿也没能撑过冬天。据说那一年恰好碰好阴家小公子诞下,满府欢庆,满乡聘购乳母,母亲便自卖身家,进了阴家,抚育小公子。”
“啊——”猛烈的用拳头敲着自己的脑袋,我失声恸哭。
虽然我知道刘秀动怒是真,但要说为了这事迁怒铫期,未免说不过去。这桩案子明摆着已经无法追究得到元凶,贬责铫期,不过是做个样子给出一个官方交代,也就是说铫期——很无奈的暂时背下了这个黑锅。
“你胡说!你骗我!你这个大骗子!”不顾他的帝王身份,我撕心裂肺的尖叫,用拳头狠命的砸他,“那是什么地方?那是你统御下的江山!怎么会突然出现强匪?你真当我是傻子么?啊?我大哥是什么人?当年王莽的新野宰把邓氏一族赶尽杀绝,也没能撼动阴家一片砖瓦。现在你告诉我,一伙不知名的小蟊贼就把整个阴家打垮了?血洗了?我娘和弟弟甚至还搭上了性命?你骗谁?你又想骗谁?”
他不说话,默默承受着我的拳打脚踢。我拼命挣扎:“我不会相信你的话!我要回新野……我要回家……我要去找大哥……不是亲眼看到的事实,我一概不听,一概不信!”
我用大拇指指甲狠狠掐住她的鼻下人中,好一会儿她才恍恍惚惚,似醒非醒的憋着嗓子又哭出声来:“他们不让我说……可我憋了一晚上,心里疼……疼得像是有刀在扎……”
“我恨你!恨你!恨你!为什么非得是他们?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瑟”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我眼前飞快坠落,我惊愕的盯住陈敏的脸。
我到底作了什么孽?要阴家一族与我一同陪葬?我宁可挨上一千www.hetushu.com.com刀一万刀,小小的切肤之痛如何比得上我现在的剜心之痛?
十指掐进刘秀的肩胛肌肉,刘秀不避也不闪,任由我发泄,我颤抖着嘶哑恸哭。
她摇头,手背胡乱的抹着眼泪,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却是徒劳:“对不起贵人!奴婢想起了一些……不开心的事,所以……”
阴家……血洗……
我被她粗鲁的动作抓疼,却不忍发怒,只是咬牙忍住。
心如刀绞!
我终于失去理智,发疯似的掐他,抓他,挠他,甚至扑上去咬他……
对不起……对不起……
他牢牢抱着我,仍是不说话。
我已哭得浑身脱力,耳鸣目眩,意识昏昏沉沉,气息奄奄的说不出话来,只是伏在他肩上不住摇头。
伤养了四五天,脑袋上裹着的纱布终于被拿掉了,我小心翼翼地摸了下后脑勺,发现偏右侧的地方鼓起老大一个包,一碰就疼。
老天爷真会对我如此残忍吗?阴识、阴就、柳姬、邓母、阴躬……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在我眼前滑过。
陈敏年纪虽小,却人如其名,相当机敏伶俐。在经历了一次皇宫洗劫后,原本松懈的守卫变得异常严苛起来,整个皇宫塞满了侍卫,西宫外围守护的卫队人数居然和长秋宫一样多。
巧合?还是……
然而……正如我所猜想的那样,这真的仅仅只是个开端!
下阶梯的时候,脚下无力,险些一个趔趄从台阶上翻下去,幸好身后的中黄门眼明手快,可他拽住我胳膊的同时也把我的伤口给迸裂了。
我哪里是什么贵人!我是个彻头彻尾的罪人!是阴氏全族的大罪人!
他俯身想抱我,我倏地抬起头来,双目刺痛:“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要瞒我到几时?”
“是……贵人的异母弟弟阴訢……”
她忽和*图*书然大恸,苦苦维持的坚强面具瞬间崩溃:“贵人啊!你可知此生……再也……见不着他们了!”
这一跑不要紧,登时惊动了殿外的其他内侍。
“奴婢的母亲……贵人的母亲……奴婢不该多嘴!可是……奴婢愚笨,想不通,想不通啊!你是贵人,阴家贵为国戚,那是何等显赫,何等荣耀?可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贵人会被追杀,身负重伤?为什么阴家要被满门血洗?这不公啊!不公啊!”她嚎啕,哀号,伤心欲绝,“不该是这样的,我的娘啊……娘啊……你不该死得那么惨……”
她转身去取垫子,我突然探出唯一能稍稍活动的右手,一把抓向她的手腕。我虽然受了伤,但自问这一抓动作迅速,而且出其不意,孰料她娇小的身躯突然向前晃了晃,表面看来不过是加快了去取东西的脚步,可偏偏是那轻微的一晃,居然无巧不巧的避过了我的爪子。
她却反常的没有听从吩咐,余光瞥去,她的神情有些呆滞,眼睑低垂着,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内疚、自责、惭愧、屈辱、憎恨……这些感觉犹如滔天巨浪般砸向我,摧残着我,击垮了我。
“陈敏!”我大喝一声,将她吓了一大跳,扬起眼睫飞快的扫了我一眼,重新又把视线落下。
他们本可仰仗着我享尽荣华富贵!外戚把持朝政,恃宠而骄、小人得志、耀武扬威……即使做下再大的错事又如何?了不起满门抄斩,株连九族,但至少我死活能和他们连在一起,千百般不好,也总胜过现在凄惨得犹如鱼肉般任人刀俎,毫无抵挡还手之力!
我震动,如遭雷殛:“陈敏!你……说清楚!阴家……怎么了?”结结巴巴的问完这句话,见她早哭得成了泪人儿,似乎快厥过去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