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秀丽江山3·玄武卷

作者:李歆
秀丽江山3·玄武卷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六章 指挥若定失萧曹 六、中礼

第六章 指挥若定失萧曹

六、中礼

绝对不能败!
郭宪在这半分钟内被人踉踉跄跄的扶着重新站了起来,他面部肌肉抽搐,脸色煞白,额上豆大的汗珠滴落。看他咬牙硬撑,明明痛得挥汗如雨,却仍颇有骨气的强忍住,倒令我起了惺惜之情。
我身子稍侧,冲身后稍一行礼:“陛下请恕贱妾无礼之罪。”我没回头看刘秀的脸色,也没再给机会让他阻止我。
外戚之家的分寸,岂是寻常人懂得把握的?当初正是预见到这种情况,阴识才会决意辞官,勒令阴氏子弟不得在朝谋官,即便留在我身边的阴兴,行事也处处低调,绝对不会任意出头,招惹是非。
只是刘秀既然不提,我便也假作不知。
郭宪终于变了脸色,犹豫片刻,也不知道人群里谁给他打了暗号,他原本还在踌躇不决的表情忽然镇定下来,随手将佩刀搁于地上,笑道:“还请阴贵人手下留情。”
“中?刘中礼?这算什么意思?”
搞得郑兴惶恐,赶紧找了个理由搪塞:“臣没有读过谶纬,所以无法印证对错。”
“我这样的怎么了?我这样的,不也找了你那样的?”我撅着嘴,插科打诨,戏谑调侃。
“回陛下,即刻便好……”阴兴回答。
月子期间我没法和他见面,却总能时不时的听见他在侧殿处理公务时刻意压低的声音,以及他偶尔和刘阳、义王逗弄小妹妹时传出的阵阵欢笑声。
百官瞩目,城门口执金吾率领卫队将围观的百姓驱散开,我懒洋洋的笑着,走向郭宪:“郭大人好身手!”
分娩进行得十分顺利,仅仅痛了三个时辰不到,一个红彤彤的小女婴便呱呱落地。虽然有些早产,但孩子很健康,哭声也十分洪亮。因为和-图-书分娩顺利,我的精神状态也很不错,并没有吃太多的苦。
隗嚣果然反击,派大将王元把守陇坻,行巡把守番须口,王猛把守鸡头道,牛邯把守瓦亭,自己亲自带领数万大军,包围略阳。偏这当口公孙述又来插了一杠子,派了大将李育、田弇带兵参战。
郭宪一来轻敌,二来敬我为尊,所以绝对不会先出手,我本想戏弄他一番,却听身后传来刘秀一声问话:“车子还有多久修好?”
大司马吴汉听闻来歙占据略阳后,争抢着要去向西直捣隗嚣老窝。刘秀虽身居雒阳,却将战局分析得犹如亲临,他料定隗嚣丢了略阳,必然会全力反扑,于是勒令吴汉等人原地待命,不可急进。
“跸——”
我冷笑一声,右脚蹬地,重心放置左脚,右脚屈膝上提,直取郭宪左肋。郭宪大吃一惊,急忙闪身后退。我哪容他躲,不等右腿收回,左脚跟着蹬地起跳,身体腾空右转,左脚凌空横踢向他的腹部。
刘秀微笑不语,右手掌心摊开,伸手递向我。我笑吟吟的抬起右手,搁于他掌心之上。他倏地收拢五指,携手带我上车。
产期在七月底,原本还要大半月才会有动静,可谁曾想恰在刘秀预备出征与隗嚣对决的前一天,阵痛突如其来的发作了。
他抽出佩刀,一刀将车靷砍断。
对此,我毫不犹豫地脱下华服,换上武袍,腰配长剑,俨然一派男儿气派的站到刘秀身旁,在仪仗卫队的开道下,随驾出城。
看着刘秀对谶纬一点点的沦陷,乃至痴迷,我真是哭笑不得。
我被闷在西宫这块方寸之地已经足足两月,这两个月除了听雨声淅淅沥沥外,了无乐趣。随着和图书日子滑入产期的最后一个月,原本并不太显挺的肚子,却像吹足气的气球一样疯长。鉴于前车之鉴,接生的仆妇早早便安置进西宫侧殿。
庄光离去后,刘秀在一些决策上更加迷信谶纬之术,比方说有次与郑兴讨论郊祀事宜时,刘秀准备完全参照图谶办理,郑兴当时只是说了句:“臣不信谶纬!”
右脚那一击被他闪过,但左脚却结结实实的踹中他的腹部,他闷哼一声,高硕的身躯倒飞出去,砸上人群,撞倒一片。
我心里有了数,双手握拳,脚下跳跃着,一边做肢体预热,一边目不转睛的盯住郭宪。许是我的眼神太过专注,郭宪也稍许收了小觑之心,竟而下意识的摆出防御姿势。
我用食指堵住耳朵,嚷嚷:“不听!不听!做公主有什么了不起,难道我女儿还稀罕不成?”
“好说!”我高高扬起下巴。
挖山筑堤,积水灌城,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来歙和那两千士卒誓死守在略阳城内,箭矢用尽,便就地取材,拆了城中房屋,用那些木材竹片作为兵器抵御强敌。
建武七年冬,匈奴支持称帝的汉帝卢芳,诛杀了五原太守李兴兄弟,引得众叛亲离。朔方郡太守田飒、云中郡太守乔扈纷纷举郡投降秀汉王朝,刘秀命其留任原职。
如果以前说皇帝出征,皇后需要留在宫中辅佐太子留守,稳固民心,那到如今太子刘彊年有八岁,入学拜少傅,自有三公九卿可以辅佐。皇后辅佐太子过多参于朝政,反而不合时宜,是以奏请若有伴驾从征,理应换成郭后更妥。
帝舆浩浩荡荡离开雒阳,出城之际,百官相送,其中不乏劝阻帝征之人。光禄勋郭宪眼见无果,和*图*书为逼我下车,竟而当街拦下銮驾,大声喊着:“东方初定,车驾未可远征!”
“阴姬瞧郭大人刚才身手极好,想必上得战场也必是一员猛将。阴姬不才,不敢将两军厮杀视同儿戏,是以感念郭大人的提醒,在此向大人再讨教一二。”
怒火压在心头,已然熊熊燃烧,这几年的郭氏族人仗着郭后,发展得甚是迅速。汉代向来奉行亲亲之义,郭圣通要扶携她的族人,这本无可厚非,但若是因此恃宠而骄,骄奢无度,只怕更快会引得天子忌惮,自掘坟墓。
我右脚落地支撑,左脚仍是屈膝半抬,故意当着众人的面金鸡独立的站了半分钟后,才缓缓放下地来。
五月初六,刘秀任命李通为大司空。
是年,昆阳侯傅俊病故,谥号威侯,嫡子傅昌继承爵秩。
这个杀千刀的隗嚣,大概真的跟我犯冲,偏偏在我要生孩子的关口和大汉干起仗来,幸而征西大将军冯异率军堵截。隗嚣没在冯异手里讨到便宜,转而沿陇山而下,攻打征虏将军祭遵所驻扎的汧县。
兴许是觉得我说大话,有大言不惭之嫌,官吏中很多人不给面子的发出窃笑之声。
先是一个“义”,再来一个“礼”,估计再往后排,就该是“忠”、“孝”、“节”、“列”了。看着他喜滋滋的笑脸,我想也不想的大笔一挥,在“刘”和“礼”字中间插了个字进去。
“起驾——”
如此苦撑了一月有余,硬是没让隗嚣攻下略阳。这时已是闰四月,刘秀终于决定亲自出征,以解燃眉。
雨,没完没了的下。
对于这等朝堂上的弹劾与舆论,刘秀在我面前只字未提,但影士眼线分布渗入何等之广,这等眼https://m.hetushu.com.com皮底下的事情如何能瞒得过我?
我哈哈大笑:“我的女儿就是要与众不同!”
他急了:“守礼方知进退,她乃我汉室公主,如何……”
我柳眉倒竖,怒极反笑。刘秀从车上下来,在我身后喊了声:“阴姬!”
“承让!”我扣好佩剑,“如果郭大人还有兴趣切磋,不妨等阴姬陪陛下凯旋而归后再择日比试。”我勾着嘴角,笑得极端粲然,“今天的鞋子真不合脚,陛下,下次还是穿帛屐方便,丝履不适合搏击呢。”
他拿我没辙,无话反驳,只得应道:“好吧,好吧,中礼便中礼……刘中礼……”念了两遍,估计是觉得这名字拗口,自己也掌不住笑了。
等我坐完月子出关,刘秀邀功似的将给二女儿取的名字报到我面前——刘礼。
阴兴伸手接过,我冲他摆摆手,他抱着长剑护着刘秀往后退,脸上似笑非笑的露出古怪憋笑的表情。
郭宪不冷不热的向我拱手,却并不叩首作揖:“阴贵人!”他眼睑上翻,面上神情尽是不屑,“军营岂同儿戏,阴贵人更适合留在宫中抚育皇子公主。”
建武八年春,中郎将来歙率两千多人,翻山越岭,另辟蹊径,从番须、回中取道,直袭略阳,斩杀了朔宁守将金梁。隗嚣对此感到异常震惊。
自古帝后同行,天经地义,然而这几年,刘秀对西宫阴贵人偏宠,即便宫中郭后未有传出半分怨怼之言,然而百官却仍能从细微处揣摩出一二分真味来。
许胜,不许败!
“阴姬!”身后传来一声低柔的呼唤,披风跟着盖在了我的肩上,竟是刘秀亲自将披风替我披上系好。
“君陵!”我解下披风的系带,扯着披风的一角,连同腰和图书上的佩剑,一同扔给阴兴。
他问话的声音大了些,倒像是故意让很多人听到似的。
“这一战,许胜,不许败!”掌拍车壁,我对自己,也是对刘秀,坚定的吐出一句话。
除了女儿稍许提早了些日子从娘胎里钻了出来之外,一切都还在预期的掌控之中。我没料到的是,原该出发亲征和隗嚣一较高下的建武帝,却以雨天路断而由,宣布取消了此项出行计划,安安心心的守在西宫正殿外当起了奶爸。
胜了,以后才能有说词可镇住百官,证明刘秀此次亲征的决策是对的;败了,则不仅仅是败给了隗嚣,同时也败给了那些支持郭后,支持郭家,以及反对御驾亲征的官吏们。
銮驾缓缓驰出雒阳城,百官跪送,我扶着车驾,回首看着乌压压的人群。那些影子越来越小,直至消失不见。
结果引得刘秀大为不满,直接问他:“你不信,认为它不对,是不是?”
朝廷上却因此分作了两派,一派支持帝征隗嚣,一派认为天水陇坻,蛮荒之地,刘秀作为天子,不应深入如此遥远且危险的地方。
这一年的夏天,一直沉浸在雨水连绵,沉闷外加无聊。眼看我的产期日渐临近,朔宁王隗嚣却突然率兵三万,攻下安定,直逼阴槃。
靷断马奔,车驾往前一冲,刘秀眼明手快的扶住我。我一手挡开刘秀的手,一手拍在车辕上,腾身跳下车去。
“不上不下是为中,这礼有什么好守的?马马虎虎也就是了,难道你想女儿变成古板之人?”
他苦笑,伸手将我的手指拉下:“你呀你,难道要把女儿们都教导成你这样子的么?”
这一来二去,刘秀被激起了火,于是甩下挑战书,约了日期要跟他亲自打一仗。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