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秀丽江山3·玄武卷

作者:李歆
秀丽江山3·玄武卷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六章 指挥若定失萧曹 二、国策

第六章 指挥若定失萧曹

二、国策

他嘴里啧啧有声,一半赞许,一半愤怒:“六年前看你还像个人,六年后再看你,简直不是人!”
翌日十二月廿八,建武帝下诏:“顷者师旅未解,用度不足,故行什一之税。今军士屯田,粮储差积。其令郡国收见田租三十税一,如旧制。”
就在冯异离去后没多久,隗嚣手下申屠刚、杜林,脱离西州,投奔雒阳。刘秀大喜,皆拜为侍御史,另外又拜另投明主的郑兴为太中大夫。
噌的下,庄光从席上跳了起来,一副快气炸的表情:“果然是猪脑,难道刘文叔做了皇帝,也喜好上了男风不成?”
西宫侧殿的烛火,燃烧至天明也未曾熄灭。
我噗嗤一笑,继续胡搅蛮缠:“旁人陛下或许看不上,但是子陵一表人才,倜傥风流……”
我不动声色:“我一直好奇一件事,庄公子究竟是名叫庄光还是庄遵?”
隗嚣身边有两大重臣——文郑兴,武马援。
正如庄光所言,一个国家要变得富强,不能仅仅依靠武力掠夺江山!
奏章写得极长,以我的水平要写出这么一份长达两三千字,文里通顺的报告,实属不易。刘秀初时并未有所表示,我把奏章交给他后便自个儿回寝宫睡觉去了。夜里酣梦正甜,却猛地被人摇醒:“丽华,你跟朕说说……这裁并郡国,具体应当如何操作?”
夏四月初八,刘秀前往长安,祭拜前汉历代帝王园陵,这一次我没跟去,因为实在不知道去了长安要如何面对冯异。最终,我没去,刘秀却把郭圣通带走了,临走又命建威将军耿弇、虎牙大将军盖延等七人,取道陇西讨伐公孙述。
“其实也非一朝一夕能够扭转国体,陛下也不要太过着急了。”
打了个激灵,我彻底醒了,却见刘秀坐在床沿上,一脸错愕的看着我。明晃晃的烛光打在他脸上,好一会儿,他才歉疚的说:“朕有些心急了……你继续睡吧。”摸了摸我的脸和*图*书,笑着微微摇头。
十二月廿七,原大司空宋弘免职。
假若单论口齿辩论,我绝对没有赢的机会,于是转移话题,笑嘻嘻的说:“那公子怎么又屈就来雒阳了呢?连陛下都说,子陵若是不肯现身,任谁都没办法让他主动屈就!公子傲骨,阴姬佩服啊佩服……”
我大笑着挣脱开他的手:“是子陵你让我这么想来着,不然的话……你到雒阳所为何来?你若不肯屈就,旁人拿刀逼你也是无用啊!”
我被他摇醒,人还不甚清醒,打着哈欠,迷迷糊糊的回答:“和公司裁员一样搞嘛!合并部门,裁减相应部门管理人员……”
刘阳满两岁生日那天,阴兴趁进宫送贺礼之暇,向我透露了一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庄光找到了,而且已经秘密入京。
他肯让这一步已属难得,我不敢奢求能一步登天,忙腆着笑脸,喜不自胜的答允:“一言为定!”
见到庄光的那一霎,我有些发懵,六年过去了,庄光的相貌似乎根本没有改变,秀气的五官,依然仿若少年,只是气度从容稳重,目光睿智明利,更胜从前。
我幽幽的叹了口气,命人将殿中即将烧到尽头的蜡烛尽数换上新的,又逐一剪了烛花,刹那间,殿内亮如白昼。
相对数月前的裁员诏令,建武帝又颁布了推举贤良、方正的诏令,国内政策体制的重心在不知不觉中转移。
针对这一奏章,朝臣廷议,建国之始刘秀的初衷乃是以严法来整饬吏制,却不料急于求成,没有预料到结合当前的实际情况。刘秀表示愿意接纳谏言,从此地方守令的任免不再如此频繁。
三月,公孙述命田戎出江关,集结旧部,欲攻打荆州,结果没能得逞。于是刘秀下诏隗嚣,命他率兵从天水南下攻打蜀中。
我出声喊他时,他并未抬头,专心致志的干着手里的活,旁若无人一般,虽然……早在进门前https://m.hetushu.com.com我便已敲门通禀。
“是呀是呀!”我不咸不淡的附和着,脸上却笑得甚是促狭,“我在想,其实陛下应该好好谢谢子陵的,当年若非子陵托程老先生指路,只怕我等饥寒交迫,还得在下博绕不少冤枉路呢。子陵当真是待陛下有心了……”
“庄……庄公子……”
这一诏令针对地方政府的机构庞大而颁发,由于天子的重视以及大司徒、大司空两公的全力配合,裁并工作进行得十分顺利。在较短的时间内,省并四百多个县邑,山东、河北之地省并数目最多,其中琅邪国省并了四十七城,勃海国省并二十七城,巨鹿郡、涿郡、山阳郡、西河郡各自均省并二十余城。
隗嚣终于撕下虚伪的面具,公然起兵叛变,他命手下王元据守陇坻,砍伐林木,堵住了通往雒阳的道路。前往讨伐的汉军为此吃了大亏,溃败于陇山脚下,隗嚣乘胜追击,幸亏捕虏将军马武,亲自带人断后,汉军才得以逃脱。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你写的东西很有意思,朕再琢磨琢磨……”边说边往外走。
“阴丽华,你觉得邓禹与我相比,如何?”
我正愣愣的看着那金色尘埃飞舞,他突然不冷不热的丢出这么一句,我一时反应不过来,讷讷的说:“不曾作比……”
想想也是好笑,除非刘秀在宫里,不然的话,他似乎总在有意无意之间想尽办法分开我和郭圣通共处一个屋檐下的机会,用一种怀柔的手段,巧妙的化解着我俩之间的冲突和矛盾。
“出去!出去!尽想着那些龌龊事,我怎么认得你这样的女人!”
我这才敛衽肃容,对他稽首,一揖到底,正正经经的拜道:“阴姬求子和_图_书陵授予安国定邦之计!”
我托着腮,鼓着腮帮子笑:“子陵待陛下有情有义,此番进京,心意更叫人感动。我……”
他冲过来一把拽住我,将我用力往门外拖,半点怜香惜玉之情也没有。好歹,我不是美女,也是贵人哪!他可真是狂癫得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十一月颁布诏令,凡王莽时期被没籍,贬为奴婢者皆获开释,赦免庶人。
六月廿四,建武帝下诏,曰:“夫张官置吏,所以为人也。今百姓遭难,户口耗少,而县官吏职所置尚繁,其令司隶、州牧各实所部,省减吏员。县国不足置长吏可并合者,上大司徒、大司空二府。”
“朝中既有梁侯,又何必非要强求庄某?”他抬起头来,目光如炬的看向我。
“全国现有郡国一百零三个,县、邑、道、侯国一千五百多个,各地官员上下层叠,数目庞大。其实有些地方,遭受连年战乱,早已变得人烟稀少,重复的官员设置,甚至使得吏多民少。虽说完整的官吏制度很重要,但是……并不利于现下的情况!”我坐在他对面,整了整思路,仿造着庄光的口吻,加上自己的理解,侃侃而谈,“把这些不必要的县邑裁并掉,可以大大节省行政消耗,同时也能提高行政效率。朝廷提倡节俭的同时,也可大大提高执行力……”
隔得稍许远了些,看不清他到底在刻什么,只是看那木屑纷纷飘落,他手中的木桩却在一圈圈的逐渐缩小体积,隐约显出一个人形来。
这一夜,我与刘秀促膝长谈。
他拿起竹简,疲惫的脸上露出一丝嘉许:“还是要谢谢你,也只有你……能明白朕在想什么。”
早已见识过他的狂傲,我见怪不怪,虽说心里不舒服,却仍是耐着性子坐在离他五六丈开外的一张榻上,安安静静的看着他雕刻。
这一个月多月,我隔三差五的便去阴兴府中拜访庄光,刘秀回京后,我整理了一份奏hetushu•com•com章,慎重的趁无人呈交给他。
我踮着脚尖踩在蒲席上,才刚走近两步,突然听他一声厉喝:“停——”手中匕首指着我,仍是不抬头,语气却带着不耐烦,“在我没刻完之前,不许打扰!”
马援是位能征善战的将才,这一点毋庸置疑;而郑兴,则对隗嚣上谏无数次,每一次都能使隗嚣哑口无言的被迫放弃许多错误的决定。但自古忠言逆耳,郑兴的大胆谏言,最终换来了隗嚣对他的不耐烦,于是郑兴借父母归葬为由离开了天水。
能说会道的人,果然擅于唇枪舌战。
庄光住在阴兴府中,待若上宾,然而按他的要求,却处处显得低调,并不刻意张扬。阴兴门下也蓄养门客,却从无人知晓这个受到主人家另眼相待的神秘人物是何来历。
九月三十,时逢日食,执金吾朱浮上奏,指出建武帝执行的“法理严察”所带来的弊端,称以往频繁撤换郡县太守、县令,新旧更替,车马劳顿,无法让那些官吏在短暂的任期内真正发挥作用。另外,有些监察官吏公报私怨,往往对地方官吏吹毛求疵,苛求长短,以此取媚皇帝。太多严苛的举劾和纠弹,反而使得真假难辨,地方治理因此无法得到有效改善。
五月廿三,建武帝后车驾自长安返回雒阳。
西汉初的田租是十五税一,景帝时改为了三十税一。刘秀效仿景帝,将建国时实行的十分之一的抽税形式改为三十分之一的比例份额。
庄光气得两袖一甩,再不说话,只是站在我面前,面无表情的瞪着我。
终于,我的诚恳换来一声叹息:“我不出仕!以后一切的主意、决策皆与我无关,若有人问起,你绝不可与人提及……包括你的夫君,汉朝天子……”
我忽然有些后悔给他那份报告,瞧他那神魂颠倒的模样,早已废寝忘食,忘乎所以。我叹着气,从床上爬起,守夜的侍女取来外衣给我披上,我跟着他慢腾腾的走到了侧和-图-书殿。
冬十月十一,诏令曰:“吾德薄不明,寇贼为害,强弱相陵,元元失所。《诗》云:‘日月告凶,不用其行。’永念厥咎,内疚于心。其敕公卿举贤良、方正各一人;百僚并上封事,无有隐讳;有司修职,务遵法度。”
我笑得愈发暧昧,庄光一愣,俊俏的脸上忽然露出一抹好气又好笑的神情:“你的那颗脑袋里到底装的是什么?猪脑吗?”
猛地发觉自己似乎被他绕进了一个盲区,如果脑子真跟着他的思维运转,或许会被他彻底牵了鼻子走。
阳光下,他正弯腰侍弄着一大块枝叶粗壮的树根,手中的匕首一刀刀的刻在桩上,雕出凹凸的不知名形状。金色的光曦洒在他的发上,眉睫的阴影投射在脸颊上,随着他身姿的轻微摇摆,明暗不定。
我喜不自胜,翌日便换了便服,出宫拜访。
“诺。孔圣人曰:‘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不巧的是,我既是个女子,更是个小人!”
正欲离去,我猝然伸手扯住他的袍角:“你去哪?”
我呆呆的望着他的眼睛,忽然脑海里冒出一句“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但是……但是,禹光如何能与瑜亮相较,这两者之间不存在可比性啊。
战乱后,国家要发展,需抚民以静,休养生息,恢复经济。眼下国库匮乏,资金不足。于是刘秀和我商议后,最终决定减轻百姓赋税。
他冲着那块巴掌大的木头吹了口气,阳光从窗牖外透进来,远远的,满眼尽是尘埃舞动。
刘秀一走,留下一座空落落的皇宫给我,虽然胭脂为了讨好我,隔三差五地便会来西宫问安,但我抑郁的心情却始终得不到缓解。
他眼一翻,鼻孔朝天:“我愿来便来,愿走便走!”
他双手负于背后,眼神犀利的瞅着我。我坦然再拜,屈膝跪倒:“阴姬求子陵……”
“这有什么区别么?庄光也罢,庄遵也罢,我叫什么,不叫什么,难道随着名字的改变,我会变得不是我吗?”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