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秀丽江山3·玄武卷

作者:李歆
秀丽江山3·玄武卷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章 天时怼兮威灵怒 一、用将

第五章 天时怼兮威灵怒

一、用将

我似笑非笑的打断他的话:“这都到彭宠的地盘门口了,那么多兵马粮草拉到元氏、卢奴,现在说不打便不打,岂不有劳师动众之嫌?大司徒这番谏言早该出京前在却非殿朝堂上讲出来,现在再谏,又有何用?”
刘秀眼眸一亮,但转眼眯了起来,笑意融融,颇有赞许之意。正欲开口,突然面色大变,他紧张的叫了起来:“不好!丽华,快来……”
“嗯,什么?”
见我五官扭曲的痛苦模样,刘秀不禁变了颜色:“找乳母……”
“依你当如何?”他不紧不慢的说。
“哎唷我的妈呀,疼……疼……”我龇牙吸气,乳|头被他吸得像在刀剜针戳,眼泪都被生生逼了出来。
闻声抬头,我傲然一笑:“陛下这是在考我?”
“那……也不一定我们离开,大军便非得跟着撤离,任由彭宠逍遥了去。”
呆愣片刻,我仰天大笑。
耿弇接到诏书未有所表示,但上谷郡太守耿况却立即作出反应——派耿弇之弟耿国,前往雒阳。
“可是你的奶水明明不够!”
他用的是“朕”,而非“我”,这一刻我也清醒的明白,他脑子里正在计量和盘恒的,是作为一国之君需要思索和权衡的东西。
我好奇的凑近一看,只见诏书上工工整整的写着:“将军举宗为国,功效尤著,何嫌m•hetushu•com.com何疑,而欲求证!”
“我会有所安排,你放心。”
我横眼扫了过去,恶狠狠的怒目瞪他。
“你也知道了?伏湛谏言,说眼下衮州、豫州、青州、冀州皆是中国疆土,盗贼纵横,未及从化。渔阳之地,边外荒耗,不足以先以收服,无需舍近求远……”
我低下头,爱恋的看向襁褓中熟睡的小脸。这个在我肚子里足足待了九个多月的小家伙,营养吸收过剩,打一落草便比普通婴儿要显得健壮、肥胖,脑袋上的胎发足有一厘米长,且乌黑浓密。
“丽华。”他突然喊我的名字。
我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却见我的宝贝儿子在他老爹的怀里不安的扭动起来。下一秒,在刘秀的慌乱中,阳儿哇地放声啼哭。
“什么时候走?”
“再过几日,等你的身体再养好些。”
打了个寒战,我鼻子酸涩的吸了吸气,连忙撇开头去,闷声岔开话题:“听说你打算撤军?”
名义上耿国到雒阳,为的是代替父亲、兄长侍奉皇帝,常伴天子,实则只是充当一枚大大的人质。耿氏一门,由耿况起便是兵权在握,耿弇若是再得重用,无论刘秀心胸如何宽广,治国统帅的手段如何温柔仁慈,也没办法消除君臣间应该遵守的游戏规则。
“……娘,https://www•hetushu•com•com卉儿怕,卉儿要三叔,卉儿要小姑姑……”
他不好意思的赧颜一笑,我上前替他调整姿势,把宝宝的头枕在他的胳膊上:“这样……手托着他的小屁屁……嗯,很好……放松点,唉,放松……肌肉别绷那么紧……”
他依言舒缓了紧绷,小心翼翼的把儿子搂在怀里:“会不会贴太近了?天热……我身上有汗。”
我抱着儿子,摇头:“不用……”
吸气,再吸气,我忍。
我心领神会,笑答:“何为可惜?阴家不需要那么多的恩宠,我兄弟的心性,你应该很明白。”
“耿弇怎么说?”
耿况为表忠心,于是毅然将儿子送入京都为质。
满心洋溢着无限的欢喜和疼爱,我在儿子娇嫩的脸颊上亲了亲,然后递给刘秀。
他不大爱哭,但是食量惊人,差不多每隔一个时辰便要喂一次奶,吃饱了就睡,醒了继续吃。我本来还坚持独自母乳喂养,可只凭我一个人的奶水如何能够满足他的大胃?没奈何只能和乳母交替喂养。
他无可奈何的望着我笑:“别逞强……阳儿的胃口比寻常娃娃都要大,这又不是你的错。”
氤氲朦胧的眼眸闪动着一些我不熟悉的东西,似在赞许,似在惆怅,复杂深邃,隐晦难懂。
耿氏一族,由耿况起,再到耿和*图*书弇、耿舒,逐步受到朝廷重用,在战场上大放异彩。
水,滴滴答答的顺着刘秀的手掌往下滴,大部分落到了衣袖上,落下好大的一滩水渍。
太医令曾告诫奶水因人而异,频繁换人哺乳,可能会造成婴儿肠胃不适。想到当初刘英的上吐下泻,我原还心有疑虑,担心孩子会不适应,哪知道他浑然无事,一点都不挑嘴,有奶便吃。
说到这里,嘎然而止,他沉默下来,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收起。
刘秀略一迟疑,伸手把孩子接了过去。
耿弇与弟弟耿舒两军汇合,追击彭宠,攻取军都……
他不置可否,只是面上挂着一丝笑意。我也不跟他虚伪客套,直言道:“下诏,很明确的告诉他,他的心意陛下心领,让他……大可打消疑虑。”一面说,一面又暗自偷笑,耿弇如今投鼠忌器,不敢妄动,可不正是应了我当日恫吓警告过头之故?
帝王心术!
刘秀微微一笑,当真执笔,铺开缣帛写下诏书。
“你……”他低下头,取了印玺在诏书上盖上紫泥印,“不做皇后,可惜了……”
他平时不哭不闹,除非不给他喂奶,否则他的要求很低,真正是个很乖的宝宝。
巴掌大小的脸,皮肤红红的,眼睛眯成一道细缝,鼻头上密布着小小的白点,嘴巴小小的,不时嚅动的啜着奶。
建武四年五www.hetushu.com.com月,刘秀命建义大将军朱祜、建威耿弇、征虏大将军祭遵、骁骑将军刘喜,率军在涿郡会合,共同讨伐张丰。祭遵军先至,一番正面交锋后,生擒张丰。随后没多久刘秀下诏,命耿弇攻打燕王彭宠。
“猜猜……这份诏书交到耿弇手里,他又会如何应对?”我展开无限遐想,一脸狡黠,“耿弇梦想当战神,又不敢步韩信后尘,陛下可要大加抚恤安慰才是。”
许久,他好气又好笑的吁气:“顽劣淘气的女子,都已经身为人母,如何还这般狡黠促狭?”
我迟疑了下,试探着报出一个名字:“耿弇?”
我吐了吐舌头,朝他扮个鬼脸,心中既是感动又有愧疚:“硬要你带我出来,以至于拖累了你……其实你大可不必顾虑我们母子,我们躲在城里也很安全。”
我一时忘形,嚷道:“你以前没抱过孩子啊,这么笨手笨脚的。”
等我把衣裳穿好,整理妥当后抬头一看,却见他满脸紧张的捧着儿子站在原地,姿势古怪,腰脊紧绷僵硬。
“是,朕明白,朕……明白。”终是换来一声若有若无的低叹。
他无奈的看着我笑,神情复杂,我斜飞眼波,戏谑的盯着他偷笑。
“他递了奏疏,称自己不敢擅自单独领兵,恳请卸去兵权,返回雒阳。”
“刀箭无眼,我也没法保证一旦开战,元氏县固https://www•hetushu.com.com若金汤,万无一失。我不能让这个万一有一丝发生的机会。”他的表情沉重而严肃,儒雅中散发出一种震撼人心的气势。
“丽华……快帮帮我……”威风凛凛的堂堂一国之君,却彻底被一个无知小儿搞得手足无措。
我点点头,能领会他的一番心意。我和他之间的感情,无需再用任何言语来装饰,我对他的心,他懂,如同他对我的心,我亦懂。
我知道他又想起了刘元和那三个外甥女,脑子里似乎也回响起邓卉叫嚷声:“……三舅舅!三舅舅!这个也给卉儿,这个也给卉儿……”
“噗!”我忍不住笑了起来,“搞什么,有你这么抱孩子的吗?这副样子倒跟端食案似的。”
祭遵驻屯良乡,刘喜驻屯阳乡,燕王彭宠率匈奴汗国的援军,准备突袭祭遵与刘喜。耿况在派出耿国入京的同时,又派出耿家的另一个儿子耿舒,反袭彭宠,匈奴军团大败。耿舒阵前斩杀匈奴两位亲王,彭宠落荒退走。
他不安的扭动,调整着姿势,使儿子的小脸尽量避免蹭上粗糙僵硬的甲胄:“小时抱过刘章、刘兴,如今这两小子都长那么大了,哪还记得当初是怎么抱的?那时候二姐的女儿……”
看不出来,耿弇虽然年轻傲气,却还算是个识实务的家伙。我啧啧咂嘴,一面逗着儿子,一面头也不抬的直言:“那你打算怎么办?”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