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秀丽江山3·玄武卷

作者:李歆
秀丽江山3·玄武卷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章 母仪垂则辉彤管 七、郭主

第四章 母仪垂则辉彤管

七、郭主

可以看得出她的面颊是敷过粉的,白皙细腻中透着一层粉|嫩的光泽,眉毛画的是时下流行的远山黛,铅华恰到好处的遮掩住了她眼袋下的憔悴。
其实我大可不必这么做作,我虽是孕妇,却还没娇气到连起个身也要人扶,这一切不过都是场戏,看戏的,演戏的,彼此间已经不能分得清楚。
我开始有些惴惴不安起来,似乎每个人都认定我这一胎会生儿子,刘秀更是让人准备了很多男婴的用品,大到侧殿布置的类似婴儿房,小到简单的襁褓、玩具。我莫名的开始有了压力,随着产期临近,这种压力也在一点点的逐渐增加。
“去叫人抬副肩舆过来,送阴贵人回宫。”
没等琥珀上前,胭脂已慌了神,赶忙站直了,反伸手来扶我。
我在戏中,她们亦是如此。
原定每日早起应去长秋宫给皇后请安,因为怀孕,这个规定放宽了要求,不必天天去,改成了半月一次。没多久开始有了胎动迹象,掖庭令又把每半月一次的觐见礼改成了一月一次。
“贱妾……”愣怔间,许美人已经半屈着膝盖准备下跪,瞥眼见我仍是直愣愣的站在堂上,她又不敢抢在我之前行礼,一时间跪也不是,不跪又不是,僵硬的呆在原地。
她顿时慌张起来:“那……那怎么办?”
“陛下这是要封贱妾做霸王吗?”
“就这几天吧。皇后说一个人住在长秋宫里,寂寞冷清,思念母亲……”
只是……
她坐下后,伸手示意边上之人入席,边上有一妇人微微颔首,敛衽坐于下首,脸微侧,目光似有似无的向我投来。
我猛地一凛,那妇人貌不出众,年过四十,但面颊肌肤光滑,仿若少女,看得出平日保养甚是得当。她面上带着一种亲切的笑容,只是那份笑意转到眼眸中,却像是化作了千万枝利箭般,直射人心。
话音刚落,刘秀恰巧一脚跨进殿来,郭氏母女正欲下跪接驾,听了这话,不由得一齐转过头来。
把刘英送回到了许美人宫里后,和_图_书西宫少了很多带孩子造成的烦扰,与此同时也显得冷清了许多。
他垮着肩膀,低下头去:“真是霸王。”
“皇后娘娘,请勿怪罪中常侍大人,是贱妾出身乡野,不知礼数之过。”我着急的解释着,眼中已有盈盈泪光。
代卬面色大变,额上沁出一层薄汗,扑通一声跪下:“小人知错了。”
我扭着头,眼里含着泪花,刘秀错愕的愣了片刻,猛地向我冲了过来。
“没得商量!”我最终一锤定音,“反正对我而言,宫里宫外没太大区别。”
“没什么。”我说的很小声,却确保堂上的人都能听得见,“是贱妾自己不争气,失态了……”
“皇后娘娘!”胭脂急得什么都顾不得了,扭头求助,“贵人腿伤发了,起不来了……”
郭主仍是笑眯眯的,一脸和蔼,她若是个声色俱厉的老妖婆,那倒也就罢了。我最怕的正是这类面慈心狠的人,实在太难捉摸,也太难对付了。
堂上静悄悄的,等了好一会儿才听到内室有了窸窣动静,而后身穿华服,发挽望仙髻的郭皇后在众人的簇拥下莲步姗姗而至。
我和代卬抢着认罪。
“陛下。”我眼瞅着郭圣通满脸通红,面子似乎挂不下了,忙说,“贱妾不要紧,不是什么大事,礼数不可废……”
“多谢皇后娘娘!”我从容不迫的伸手递与代卬,代卬赶紧利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扶着我的手准备将我拉起来。
刘秀突然驾临长秋宫,郭圣通显然有些慌神,她不由自主的挺起上身,从席上站了起来。郭主的动作却比她还快,一把拽住女儿的同时,笑着对我说:“天子莅临,可真是巧了,阴贵人和许美人起身一块去接驾吧。”
“有话直说啦!”我终于按捺不住,不耐烦的蹬掉身上的薄被,从床上坐了起来,“我都给她下跪了,你还想让我怎么样?”见他不吭气,我越说越快,“我明白自己的身份,我是妾,她是妻,妾不与妻争!妾乃下贱之躯…www.hetushu•com•com…啊,唔——”
建武四年春,延岑再度攻打顺阳,刘秀命右将军邓禹带兵迎击,大破延岑军,延岑投奔汉中,成家皇帝公孙述,任命延岑为成家朝大司马,封汝宁王。
胭脂缩着肩膀,秀目微红,战栗着便要给我下跪,我一把拽住她的胳膊,笑道:“许妹妹这是做什么?都是自家人,何必客气。琥珀,快些帮我把许美人扶起来,我身子沉,撑不住……”
我咬着唇,一脸痛苦:“怕是腿上旧疾发了,你赶紧拉我起来,陛下快要到了……”
双膝着地的同时,我摆出一副艰难的样子,双手举额,身子故意晃了晃,突然倾身向前扑倒,我忙用右手撑地,满脸愧疚。
天气逐渐转热,脱去青色的春衫,改换上红色的夏服,这一日乃是四月初一,照例又该是去长秋宫的日子。我换了新裁的襦裙,却仍是觉得腹部那里稍嫌紧了些,想着如果不|穿,这么宽大特质的衣服也没法赏赐给其他人穿,于是勉强凑合着套上身,也算穿了个新意。
“是小人的错……”
汗水淋漓的代卬,嘴角在不经意间勾起一丝笑容。
“如果只是我一个人,我自信足以应付,但……若是加上这个小家伙,只怕……”我直视他,很诚恳的望着他,“你难道打算把我一个人扔在宫里生孩子?”他猛地一颤,我不依不饶的追问,“下跪问安可免,生产分娩只怕不可免了吧?”
这家伙,就算看出我在演戏,也没必要下手这么狠吧?
他沉默不语。我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掌心能感觉到孩子在腹中的轻微震动。
长秋宫里一通忙乱,最终结果是我被一副肩舆抬回了西宫。
“怎么了?”
这一路琥珀亦步亦趋,丝毫不敢怠慢——这丫头已经彻底被刘秀洗脑了,在刘秀的絮叨下,她现在简直成了刘秀鸡婆理念的严格执行者,除她之外,还有那个代卬带子鱼,也非常令人抓狂。
我仰起头:“郭主什么时候进的宫?”
和-图-书入长秋宫地界后,我下意识的放慢了脚步,收敛姿态,悄无声息的进入大堂。
“诺。”
刘秀在长秋宫逗留了一天,午饭是在长秋宫椒房殿用的,一直磨到太阳快下山的时候才蹭进了我的西宫。
吻完,他松开手,蹙着眉说:“我和皇后商量好了,孩子降生之前你不必再去长秋宫。好好照顾好自己,别让人担心,你马上要做母亲了,怎么还能像个孩子似的……”
胭脂拉我,我故意使力往下沉,一面连连摇头,一面双腿不住的颤抖。
只一个照面,我已猜出她的身份。我强作镇定,保持着脸上和煦的笑容,缓缓下跪:“贱妾阴姬拜见皇后娘娘!郭老夫人!”
刘秀弯腰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素来温和的语气中带了一丝责备:“代卬,你怎么伺候的?”
我笑,寂寞冷清倒也难免,自我怀孕以来,刘秀待在长秋宫的时间明显减少了许多。
他没能扶我起来,我仍是直挺挺的跪在地上。也是,皇后只是让我一个人免礼,可没说让其他人也一块平身了。
“陛下驾到——”长秋宫外,远远的响起一声传报。
郭主面带微笑的望着我,似乎在看好戏,又似乎在品评揣摩我,倒是主席上的郭圣通仿佛心有不忍,终于开口说:“阴贵人怀有身孕,行动多有不便,这礼便免了吧。”
对郭主,向来心存惧意,不敢轻视。一个郭圣通也许并不可怕,郭圣通之外加一个已经修炼成精,经年在宫廷中浸泡打滚的郭主,对我而言,却是如临大敌——连阴识也不敢小觑的人,我岂敢掉以轻心,在她面前胡来?
“你……”
当然这并非代表全部,但是这里的古人就是如此迷信古板,把女人生孩子看成是不洁的事物。虽然我此时的身份乃是贵人,住的是皇宫,日后所生子女不是皇子便是公主,都是大富大贵之人,但是下人可免俗,不等于说皇后也可免俗。若是想指望郭圣通在我生孩子的时候搭把手帮忙照顾我,那是绝不可能的。她的身www•hetushu.com•com份在那摆着呢,能按例派个人过来问一声已属好心,若是不厚道的往极端处想,她要趁我生孩子时使个什么心眼,动些什么手脚,到时候我又能拿她奈何?
“我……”
按照习俗,生产分娩乃属大忌,在民间,有的产妇甚至不能在家中生孩子,更不能回娘家生,只能在荒郊野外搭个草庐,或者跑祖坟墓地,住在墓道中分娩,等孩子满一个月后才准许回家。
“你这竖子,真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如今在陛下跟前做事,难道也会这般失了礼数不成?”
免个头!跪都跪了,现在才来免,漂亮话说得也未免太迟了些!
“你要出宫,离开雒阳,必须得带上我!不然,我回新野生孩子去!”
“说好了的,我在哪,你在哪;你在哪,我便也在哪!君无戏言,你不能说话不算数!”
“我……”
他静静的看着我,眼眸如水,琥珀色的瞳孔里淡淡的倒映出我的身影,但转瞬已被氤氲而起的朦胧笑意湮没:“不会!”
回到寝宫,琥珀急得直掉眼泪,为把戏份演足了,我反倒不敢直言安慰她说没事,只得扯了被子蒙头大睡。没一会儿太医令奉皇后之命前来探诊,我随口东拉西扯,把太医令唬得晕头转向,只得一连迭的说:“贵人受惊,臣开副安胎药养神固本……”
算算日子,离我临盆分娩还有两个月,然而我的肚子却要比邓禹的妻妾她们大出许多,站直了身子低头,居然已经无法看到自己的脚尖,肚子鼓得跟足月了似的。不过,肚子虽大,却丝毫不影响我的行动。刘秀要求在我散步的时候必须由侍女搀扶,可我不喜欢那么别扭矫情,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不仅自己走路,甚至偶尔忘形之余还会忘了自己是个孕妇,然后奔跑跳跃……
那些有经验的仆妇闲聊时溜须拍马,都奉承的断言我肚子里怀的一定是个皇子,风言风语流传得多了,不知道怎么的,竟连刘秀也听到一二。
代卬愧疚的瞥了我一眼,冷汗正顺着他的面颊滑入hetushu.com.com衣襟。
郭圣通抿着唇一语不发,眼睑下垂,目光并不与我直视,旁若无人般的径直坐到堂上主席之上。
正说得起劲,突然胳膊上一疼,竟是刘秀趁人不注意在我手上狠狠掐了一把。我疼得直咧嘴,又不敢被人看出破绽来,只得强颜欢笑的忍着。
“贱……贱妾许氏,拜见皇后娘娘……老夫人!”许美人匍匐在我身侧。
我心知肚明,带子鱼这家伙能混在刘秀身边当差,自然有他小人物的狗腿本事,通风报信这类的小小伎俩,乃是这种内侍宦臣的保命绝招。你别看他此刻人在长秋宫,他却能用不为人知的手段,巧妙的打暗号通知守候在殿外的黄门们出去送信。
我知道她是现在对我既是感激又是敬畏,郭氏一族显然已经丢弃了她这颗小卒子,如果没有我的保荐庇护,刘英绝无可能回到她的身边。
这一举动没有对堂上端坐的郭主产生任何影响,倒是把一旁的中常侍代卬和琥珀吓了个半死。琥珀当下伸手欲扶,我急忙推开她的手,仍是恭恭敬敬的放正了姿势,缓缓磕下头去。
他无奈的叹气,伸手抚摸着我的脸颊:“你的身体会吃不消的。”
长秋宫主殿高大阔绰,满室芬芳,殿内安静得听不到一丝杂音,我才进去,便听里面有个颤抖的声音低声喊:“贱妾……拜见阴贵人!”
惊呼声嘎然而至,噎在了我的喉咙里,刘秀突然如猛虎扑兔般跳上了床,直接用嘴将我的话给封了口。
“皇后虽答应免去俗礼,我却不认为郭主会答应。即使面上应了,心里怎么想的又有谁知道?”
进了门也不说话,只是看着我笑,可那样的笑容不知怎么的,却让躺在床上的我,有种冷嗖嗖的毛骨悚然之感。
“代卬!”郭主笑了,声线温柔,嘴里喊着代卬,眼睛一直看着的,却是我。
“不,是贱妾的错……”
我眨巴眼:“你会让我吃苦吗?”
胭脂诺诺的站了起来,伸手欲扶我起身时,我搭着她的胳膊,皱着眉头,很小声的说:“我……起不来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