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秀丽江山3·玄武卷

作者:李歆
秀丽江山3·玄武卷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章 母仪垂则辉彤管 五、返乡

第四章 母仪垂则辉彤管

五、返乡

在这个儒家思想才刚刚开始缓慢传播,但是“不可事二主”的忠君思想还没成形的时代,哪是什么虚无的忠心能够随意托付的?
“啊……”他含糊的哼哼,算是默认,白皙的面颊上竟而微微浮现一丝绯色。
“新野阴姬自然不必顾忌礼仪,但妾如今是汉宫掖庭阴贵人。”我盯着他的眼睛,表情认真的告知现实。
随着我素来平坦结实的小腹日复一日稍显隆起,他潜在的鸡婆特质开始愈发变本加厉的挥发出来,直到连刘黄和刘伯姬都忍不住要抱怨他的碎碎念实在让人耳根无法清净。
说出这番抱负时,他的眉宇间绽放出一种前所未有的自信与神采,我被他的理想和志气所打动,恨不能立时三刻也随他北上,创立一番伟业。
他哧的一笑,推开我的胳膊:“我再放荡不羁,现在也不敢跟你动手,君臣尊卑之礼还是要守的。”
蔡阳刚刚下过一场大雪,地上的积雪没有来得及清扫干净,便被来往车马人流给踩踏得犹如一锅烂粥,泥泞得根本没法再踩下脚去。
“那你岂不是一辈子不甘心?”
大笑过后,他的神情自然了许多,不无感慨的说:“如何会入宫呢,即便身为女子,也照样可以建功立业。如何便……实在可惜了。”
“朕……赦免贵人失仪之罪。”他也很认真的回答我,“寝宫之内不必太过拘礼,且,尔非皇后,不必母仪天下。”
我舌头跟脑子一块打了结,结结巴巴的憋了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我……我……妾只是贵人。”
“这是陛下和公主的抬爱,阴姬愧不敢当。”
“知道什么?”
“呃……”额上垂下数道黑线。
“嗯。”他的眼神迷离,那抹宠溺若隐若现,柔得似乎能掐出水来,“回乡……祭祖。”
他先是惊讶,而后大笑:“请恕臣无礼,臣实在无法将阴戟当成阴贵人来看待!”
我咬着唇,手指颤抖着用木箸夹菜,却始终夹不起任何东西来。
“与你交手数次,次次由你占了上风,好不甘心。原是心心念念要寻你讨回这口恶气,如今看来,已是不能。”他惋惜的摇头。
我明明清楚,却只能放在心底暗暗叹息。
“你是阴丽华。嗯,阴丽华……”他一下一下的轻拍着我的手背,神情温柔,“快吃吧!饭菜若是凉了,容易伤胃。”
胎教?
“为什么?”我坚决铆到底,都说孕妇容易害喜,好容易我对食物都不算敏感,味口也极好,就连那些带刘英的保姆也说我精神好,味口好,算是个有福之人,没有遭害喜的罪,实属难得。
话还没说完,木箸被他用手一拍,夹着的兔肉“吧嗒”失手跌落,滚到了我的裙裾上。没等我尖叫,他已抢先说道:“妊妇不得食兔。”拾了那块落裙裾上的兔肉https://www.hetushu.com.com,连同那盘子香喷喷的油炸兔子,一并端了,直接递给随侍的代卬。
“怎么有兔肉?”
我递手绢儿给她,也微微笑着回应:“陛下一直都是公主的三哥,以前是,以后也是,不会变的。”
耿弇将手中的长剑握得紧紧的,剑身与剑鞘碰撞,发出当啷的声响。
我猛地一颤,他的笑容里包含了太多异样的情愫,令人心悸颤抖。
闻声扭头,意外的在几丈开外看到了手持长剑,大汗淋漓的耿弇。
“仕官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
“我……”
这段时间于我而言是最为惬意和自在的,虽然这份安宁有些掩耳盗铃,自欺欺人,但我仍是感受到了一份前所未有的满足。
他颔首微笑,转移话题:“才下了朝,又得了件喜讯。”
他从路边的一处雪堆上跳下,三步并作两步的跳到我面前,顿时踩得泥巴飞溅,我裙裾上不可幸免的落了污泥。我低着头盯着那两块污渍,心疼身上才做的新衣,却又不便出言抱怨,只能低头叹息。
兔唇,多指,哑巴……我险些抓狂,古人果然难以沟通,居然迷信这种无稽之谈。
正预备打道回府,身后突然有个低沉的声音不确定的喊了声:“阴贵人?”
当年刘玄放刘秀持节北上,纵虎归山,一时大意,结果反给自己造就出了一个难以收服的致命强敌。现如今,谁也不敢拍着胸脯保证,答应耿弇回上谷郡后,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
“这样真好。”她不无感慨的笑谈,“感觉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那时父母兄姐俱在,在外沉闷寡言的三哥回到家里,却反而更像兄长一般,不厌其烦的叮嘱着我们每一个人。”她的眼中泛着泪花,表情却在真诚的欢笑着,“这样的三哥,才是最真实的,不是那个端坐在却非殿,高高在上的皇帝,只是我最亲最真的三哥……”
忠心吗?
运动量减少以后,慢慢的,我发觉自己变胖了,每天在刘秀的监督下,吃了睡,睡了吃,长肉是正常的,不胖才是非正常的。回到蔡阳,刘秀坚持不住传舍以及舂陵行馆,带着我住回刘家那简陋的三间夯土房。
“梁侯妻李氏,与家中媵妾均有了身孕,明年四月里,兴许便能和我们一般,喜获麟儿了。”
“丽华,别任性,听话,只要熬过这几个月便好。”他轻轻拍着我的手背,安抚着我的不满,嘴巴凑近我的耳朵,贴着耳蜗细语,“我知道你辛苦,不然……我陪你一起忌口如何?”
我假意要跪拜叩首,他那皇帝架子终于摆不下去了,一把扯住我的胳膊,托着我的手肘:“别闹,别闹……有娠之妇,目不视恶色,耳不听淫声,口不出敖言,能以胎教。https://m.hetushu.com.com
我呵呵一笑:“是么?”
“那是因为有了你。”她抹干眼角的泪水,很认真的凝视着我,“三哥是皇帝了,这是没法改变的。他做了皇帝,你我便都成了他的臣子,虽然他仍是我的三哥,但我知道亲情之前,先得是君臣之情。不过……幸好有你,才让我知道,三哥……仍旧还是那个三哥。”
小心翼翼的在烂泥地里走了十多米远后,我终于提着裙裾无力的宣告放弃。
和刘伯姬闲聊完已过了午睡的时间,再解衣躺下却怎么也睡不着,于是在被窝里捂了半个时辰,发了会儿呆后我又重新穿衣爬了起来。
皇帝既然如此坚决,那两位公主也不能特立,于是一大家子的人抛却王侯尊贵,像寻常百姓一样,过起了平凡人的生活。
“那皇后……”
换作以前,我估计非得打破砂锅的跟他较真到底,但现在……我嘻嘻一笑,顺着他的话说:“觉得饿了,叫人准备了些吃的,你要不要也用些?早朝累不累?”
“果然是……我本还以为是自己看走了眼。好个阴戟!好个阴贵人!”
“快来瞧,皇后娘娘赏的……我儿真有财运,还没出世呢,倒先替他娘赚了一大笔进账。”我佯作未见到刘秀动容的表情,拉着他一路看去。
闲聊间,中黄门将一应餐食奉上,我笑着邀请刘秀一起用膳,他却只是摇手,我也不跟他客气,大笑着正欲跪下,他却在边上突然说道:“别那么正坐着了。”
我抿嘴儿笑:“我又算得什么,我们的陛下,才智谋略皆高出我十倍不止。能令我折服,委身而嫁的夫君,自然得是人上之人!”
“太子监国,皇后辅政。”
我曾以为耿弇作为河北士族中的一员,或许会和郭氏家族有些渊源,如果基于此等原由,他这般寻机接近我,便不得不防。但是方才刚把话放出去,还没等我进一步试探,他已经摆出一副完全不知道后宫为何的莫名模样。如果不是他当真对后宫不感兴趣,以至于连娶妻阴丽华的言论都没听说过,那他便实在是个装傻的高手。
“不累。”
“伯昭你别这么说,我信你乃将帅之才,陛下待你也是青睐有加,甚为器重。”
打从他跟随刘縯舂陵起兵后,他便再没有回过蔡阳老家,在经历了这么多年的风雨后的今天,为何突然决定返乡祭祖?
“不能吃。”他斩钉截铁的回答,“朕仔细问了太医令,这些都不能吃。”
“啊?”我下巴险些掉了,嘴张得大大的,“敢情婴儿长兔唇畸形的,就是因为吃了兔子肉?”
“见教如何敢当,阴贵人有勇有谋,耿某不才,自愧不如。”
“你喜欢吃兔肉?”我随手夹起一块,“那便尝尝吧……”
我忍俊不禁,噗哧一笑,内心里涌起https://www•hetushu.com•com一股暖暖的甜蜜。忍不住伸手勾下他的脖子,在他泛着淡淡绯红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无视一旁众多的宫人内侍。
其实要不要放耿弇回上谷,只是刘秀一句话的事。但是眼下河北的形势,渔阳的彭宠勾结匈奴,自立为燕王,正闹着如火如荼。幽州牧朱浮克制不了彭宠的势头,仅仅靠着上谷的耿况才勉强压制些。彭宠也不是没有拉拢耿况,好在他立场也算坚定,一直没有跟着彭宠乱来——从某种程度上说,作为耿况的长子,耿弇留在刘秀身边,也算是一个变相的人质。
我猛地一拍耿弇的肩膀,岔开这些沉重的话题,故作轻松的大笑:“伯昭不可比楚王,要么不做,要做便要做战无不克的——战神!”
“什么事?先说来听听。”知他有事相求,我却还没糊涂的满口答应。
我眼珠子瞪得溜圆,想到自己身为孕妇,反而还得让一个大男人来说教如何安胎之法,不免别扭。转而想到他早已不是初为人父,知识面之广,经验之多,自然在我之上,不禁转生出一股浓浓的醋意。
“如何不能?”我不服气的扬起下颚。
他反而笑了,用一种很轻快的口气说道:“朕决定了,过几日带你回舂陵。”
他每日天不亮就起,晚上非忙到三更后才睡,思虑国事,忧心战况,周而复始,铁打的身子也经不住这般苦熬,哪是这简单“不累”二字便能敷衍过去的。
“阴姬什么时候也顾忌礼仪了?”他半开玩笑半是认真的笑言。
他稍稍缓解紧绷,也笑道:“郭后比不得吕后,贵人可比得呢?”
“可那样离我的志愿始终差了一大截!”他自嘲的撇嘴,“与其留在雒阳,不如回到河北去。我想回去征集留在上谷的突骑军,招募士兵,占据要点,如此今后向东可取渔阳彭宠,向南可灭涿郡张丰,然后回师,剿了富平、获索等地的乱党,最后向东直取齐地的张步!”
“妊娠食姜,令人多指。”
他说的轻描淡写,我却从他的微笑中瞧出一丝异样的兴味,一时领悟到他的真正用意。虽说明知他是在吃味儿,所以才故意讲出这番话来,而且……邓禹能得子嗣,于情于理都应视为喜事,但我仍是讨厌那种什么都被他看透,且一副十拿九稳的笃定优哉表情,心里一恼,一些本不该挑明的话,便未经思考的冲口而出:“那可真是太好了!妾的俸禄微薄,一年里能管着自己吃用花销便不错了……梁侯有喜,妾正好拿着皇后的赏赐做个顺水人情,想来陛下不会责怪妾……”
“我少时便立志要建功立业,昔日陛下曾赞誉‘小儿郎乃有大志!’,虽名为称赞,终究还是嫌我年轻气盛,怕我有勇无谋……”
我半真半假的笑:“伯昭若真像楚王那般,动了和图书不该动的心思。说不得,我也只能勉为其难的学学高皇后了。”
“食山羊等物,令子无声……”
翌日西宫传出喜讯,长秋宫按制遣人送来皇后的赏赐,我跪着接了,然后让琥珀谢了来人。一番折腾下来,倒是觉得才用罢早膳的肚子又有了饥饿感,正准备叫人弄吃食,刘秀从却非殿早朝回来,见了我命人堆在大堂上,当牺牲、祭品一般供奉的赏赐物,原本舒展的眉竟紧紧蹙了起来。
刘伯姬盯着我好一会儿,眼中迸发出激赏的光芒,半晌,自言自语似的呢喃:“好,很好,三哥果然没有选错人。”
“妾竟不知陛下还懂得胎教之法。”
“楚王韩信?”他悚然动容,“我岂敢跟他比。”
我哈哈大笑:“你怕什么?你自然不可能是韩信,当今郭后也不可能是吕后!”
我吃惊道:“昨天?晚上吗?难道你趁我睡着了,又出去召见了太医令?”
“那么多忌口,那你让我吃什么呀?”我大急,一把扯住他的袖子,叫道,“兔子肉吃了会生兔唇儿,那你告诉我,为什么生姜不能吃?山羊、鳖、鸡、鸭这些也不能吃?”
“那也没办法。”他淡淡的笑,眼中蒙上一层落寂。“不过,你也许倒可以帮我一个忙,事若成,也了却我多年的一个心愿。”
他略微沉吟,显然不是听不懂我话中含意,愣在原地看着自己手中的佩剑,一时竟像是看痴了。
“耿将军!”我慢吞吞的转身,立定。
这下换成我傻眼了,愣了好半天才哈哈大笑,借此掩盖自己的尴尬:“不,没什么典故。”
不跪坐,难道还让我趺坐?相比之下我倒是更喜欢踞坐,可是……
“陛下,这恐怕与礼不合吧?”
我猛地一颤,倏然抬头。耿弇目光炯炯的瞅着我,一脸讥诮之色。我顿生不悦,不冷不热的反问:“不知耿将军有何见教?”
建武三年冬,十月十九,建武帝刘秀返乡祭祀祖坟及宗庙,除了我之外,同行的还有湖阳公主刘黄,固始侯李通、宁平公主刘伯姬夫妇及其子女,另外还有帝叔父广阳王刘良,帝侄太原王刘章、鲁王刘兴,以及一干舂陵刘姓子弟,文武大臣。
太子才三岁,谈什么监国?至于辅政,汉朝自打出了吕雉,最忌讳后宫掌实权,虽说皇后的确有义务帮助皇帝辅佐朝政,但是照目前的情况看来,皇后所能行使的辅政权基本只是个幌子,刘秀绝不可能放任郭圣通参与朝政。
“舂陵?陛下要回乡?”
刘秀净了手,在一旁用匕首割着干肉,撕碎了,一片片的塞进我嘴里:“多吃些,长胖些。到时候,先父先母见了才会欢喜……”
我哧然一笑:“妾领命,叩谢圣恩。”
他分明就是狡辩,瞎掰外加胡扯。
“唔?”他一脸困惑,“有何典故不成?”
我爽气的冲他抱拳www•hetushu.com•com作揖:“彼此彼此。”
身上裹了件鼠貂斗篷,趁着刘秀不在,我悄悄避开了房中伺候的丫鬟,一个人偷溜出刘家。
“三哥太紧张了。”每每至此,刘伯姬总会捂着嘴偷笑,斜眼睨我的眼神中满是调皮,早为人母的她,也只有这个时候才会显露出当年那个充满灵气的俏皮模样。
“公主言重了。”
他一本正经的点头,扭头叮嘱代卬:“以后贵人的膳食由你亲自盯着,饮食必精,酸羹必熟,毋食辛腥。但凡葱、姜、兔、山羊、鳖、鸡、鸭等物,皆不可食……”
他语重心长,非常严肃的望着我说:“妊妇食兔,子生缺唇。”
他收了笑容:“我还一次都没赢过你呢,所以……这个险,显然不适合冒。”
“战神?”他呢喃,眼中慢慢绽放出异样的神采。
我瞟了眼食案,菜色很丰富,荤素搭配得也很好,兔子肉切成小块状,做的是热炸,不是肉干,闻起来一股肉香味。
刘秀清咳一声,颧骨双靥的颜色却愈发红了,微窘的转移开目光,落在一旁的食案上。
“如何不能?”一时间我被他勾起满腔豪气,脚尖不由在泥地里划了道弧,摆出个跆拳道的起手式,“随时奉陪!”
刘秀有一瞬间的愣忡,但转瞬即逝,搂住了我的肩膀,细声慢语:“别顾着忙那些琐事,当务之急是先把自己的身子调养好。”
良久过后,我长长的舒了口气:“小儿郎乃有大志!果然不错!伯昭啊,终有一日,你会成为汉国一代良将,建国功臣,功比韩信!”
有些道理我懂,但是只能放在心里,不能明着说出来。虽然刘伯姬这番话真情真意,发自肺腑,但我却不能因此忘乎所以,失了应有的礼数。
“你……”
当下无话,两人面对面站着,冷潇潇的只剩下尴尬。最后还是耿弇轻咳两声,先打破了沉闷:“贵人进了宫,可还会再想上战场杀敌立功么?”不等我回答,他已笑着摇头,“瞧我问的呆话,贵人居于掖庭,如何还能上阵杀敌?”
愣了半天我才听明白,他指的是我那个娘亲邓氏。
他扶着我在软榻上踞坐,笑容里竟露出一丝腼腆:“昨日才问了太医令……”
“没错!战神——耿弇!”
我很奇怪的瞟了他一眼:“你当真不知道么?”
我满脸不悦:“为什么?”
他眉开眼笑,却并不明说,只是弯着眼眸,盈盈而笑:“贵人随朕回乡,也正好见见那些宗亲、乡邻,你说要不要顺道回趟新野,见见母亲?”
“三嫂,委屈了你,但我心里,始终把你当我的嫂嫂。我想大姐心中亦是如此,甚至三哥也……不然他不会带你回乡祭祖告庙。”
唯一的解释是……皇后和太子都被他以相当合乎情理,且冠冕堂皇的理由给留在了宫里。
“什么喜讯?”
我斜着眼瞪他一眼,没说话。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