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秀丽江山3·玄武卷

作者:李歆
秀丽江山3·玄武卷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章 仗剑何处诉离觞 七、汝予

第三章 仗剑何处诉离觞

七、汝予

自始至终,你要的都只有他一个,既然如此,你又何必管他是刘文叔还是建武帝?
右手拨开草丛,我奋力往前迈出,刘秀亦步亦趋,这可急坏了随侍的那帮兵卒,纷纷手持武器上前帮忙割草开路。果然是人多力量大,没片刻功夫,眼前的乱草便被绞割干净,空出一大片地来。
“你若是平民,那便只是温文尔雅的刘文叔……但你现在是汉帝,这与你是何等样人完全无关。帝王心术……自古皆是如此,你若想坐稳那个位置,自然得有所觉悟。”
他跨前一步,紧挨着我:“那跟我回去。”
“秀儿……”伸手绕向身后,轻触他的面颊。
刘秀孤身一人离帐到找到我与我在一起独处山洞,想来并无他人知晓我二人行踪,然而现在看这些士兵显然有备而来,见到刘秀时并无意外神情,规规矩矩的行了礼,似乎再自然不过的事。
“丽华……”
身体不受控制的抖了起来,呼吸凝重:“你……”声音被风吹散,抖抖索索的飘零在夜空中,找寻不到一丝暖意,“你……还用得着我吗?”我慢慢的退后,一点点的把手从他的掌心中抽离,“我对你而言,已经没用了……”
你要的……不就是一个他吗?
我吃痛的耸肩,试图挣扎着甩开他。
邓婵,你终于可以回家了。
我屏息:“自己弄的,是不是觉得我挺心狠的?”
相濡以沫。
“比这两条腿好多了,除了伤疤丑了点,其他的没什么感觉。”我尽量放慢语速,用一种漫不经心的口吻在淡淡的叙述着。
石条后是个拱起的小土包,上面同样长满了杂草荆棘,我边哭边拔,草叶粗糙,荆棘锋利,瞬间割伤我的手,在我手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划痕。
刘秀悚容肃穆。
汗湿了衣裳,我一口气奔出两三里地,最后累得全身脱力般的栽倒在草丛里。扎人的草稞子刺痛了我的背,我躺在厚厚的草甸上,却是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再动了。
刘秀又惊又怒,一改往日的那种温文尔雅,满脸的痛心和震惊,过得片刻,他终于松了手,表情也渐渐恢复平静。
我紧了紧衣襟,有些为难。
他露出一抹困惑的表情。
无风,沉闷,天穹泛着红光,霞光犹如一条染血的丝巾。
“我说过不逃就不会逃,你别把我看成犯人似的。”
我倏然跪下,呜咽:“邓奉背恩谋逆,其罪虽当诛,却还请陛和-图-书下念在往日情分,饶恕邓氏一族,切勿牵连他人……”
底下的话不言而喻,他早看穿我想借屎尿逃遁的把戏。我无计可施,暗地里拿指甲使劲抠他手背:“碰上你,我还能使什么坏?”
趁着他与人说话份,我脚底抹油,打算开溜,却不料被他回头一把抓住:“想去哪?”
可我知道,它在那,始终在那……等着我,带她回家。
陡然想起阴就曾提过刘秀的斥候力量非同小可,由此可见,阴家的情报网虽然厉害,刘秀旗下的斥候也不容小觑,否则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马上寻到天子踪迹。
他默想了片刻,把身上的衣裳脱了下来,外衣湿了,他随手脱了扔地上,然后把内里的小衣也扒拉下来,赤|裸裸的露出精壮的胸背。
背上的伤口虽然早已愈合,却因为当时经常被我故意弄裂疮疤,结果伤口反复受创,最终留下了无法磨灭的丑陋伤疤。
“你要去哪——你还想去哪?”他颤抖着扣住我的肩胛,五指用力,似要捏碎我的琵琶骨。
身后再无声响。
“拘禁,终身。”他表情严肃,语气却带着一抹柔情,伸手仍是扣住我的左手五指,“回头朕要打副铁索,将你锁起来,这样你便无法再乱跑了。”
“能对我讲出这样一番肺腑之言,便说明你还是阴丽华。我不敢信誓旦旦的承诺些什么,也没法保证自己一定能当个好皇帝,但是……我希望能结束战乱,希望百姓能够安居乐业,希望给予一日三餐,希望他们能得一家团聚……这样的愿望,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很累人,但再苦再累,只要我不放弃,便终有实现的一日。”他握紧我的手,轻轻将我揽在怀里,“我希望你能一直陪在我身边,因为……你是我的全部动力。”
手上一痛,竟是他突然加重了力道,牢牢的箍住了我的手指。手指连心,那样尖锐的痛,竟像是穿透了一切直钻进我的心里。
“怎么搞成这样?”
沉默许久之后,有双温暖的手抚上后背,我打了个冷颤,险些哭了出来。
西汉末年的这个动荡岁月,墓地皆好厚葬,事死如事生,可我当初逼不得以,无奈下只能让邓婵栖身于此荒芜之地。
不等车马停步,我挣开他的手,从车上纵身跳下,往西飞奔而去。
我能清楚的感触到那双附着在我背上的手,正如何高高低低,坑www.hetushu.com.com坑洼洼的在缓慢移动。
刘秀笑了。
背后没了动静,我僵硬的梗着脖子,紧张不安的绷紧了身体。
明明是夏日,我却像是掉进了冰窟窿里,双腿膝盖又酸又麻,差点连站都站不住了:“要下雨了。”我皱着眉嘟哝,“我走不了路了。”
这个年代还不兴给坟茔立碑,若非我当时懵懵懂懂的替邓婵竖了这块石碑,权作今日相认的记号,她便只能孤零零的埋骨地下。江山易主,风云变幻,小小孤坟,到如今却又如何还能寻觅得到?
他攥紧我的手,扶着我的腰,小声叮嘱:“你腿脚不方便,而且……朕怕你学高祖……”
他笑,笑得悲怆,笑得凄凉,笑得我不忍再看:“所以……你舍弃了我,是吗?”
风越刮越大,草甸子簌簌的响着,我的右手悬在半空,手指正欲勾掠鬓角碎发,却没想这一回眸,却硬生生的把我所有的动作给定住了。
我转身扑进他的怀里:“表姐……”
你若当真在天有灵,便请你和孩子一起,随我回新野,回家……
洞外雨声如泄洪一般,电闪雷鸣,狂风呼啸,我有些害怕的抱住了自己的肩膀,想将自己蜷缩起来。不知怎么的,那种微妙的自卑情愫竟慢慢渗进我的心里,让我越来越彷徨。
难道这就是他们说的幸福?
身上一轻,我被他拦腰打横抱起:“先找地方避雨。”
“终于找着你了……我终于找着你了……”我痛不欲生,泪流满面,“表姐,我会带你回家。你听到了吗?我来带你回家了……”
你只是不愿意去看清他到底有多难,你不愿意他当皇帝,所以时常用平民的眼光去衡量他,要求他,左右他……
车辘滚动,经过小长安村落时,村内百姓三三两两的聚在村口,齐齐向车辇跪伏叩首,口中念念有词。刘秀具是含笑以对,并无太多的君王架势。眼前的情景一晃而过,转眼绕过村落,我眼前一亮,愈发对四周景物熟稔起来。
我叹了口气,没精打采的从草丛里爬起身子,许是肚里空空饿过了头,起身的时候竟觉得有些耳鸣眼晕,才晃了晃身,身后有只手递过来扶住了我的手肘,当先把我唬了一大跳。
我咬唇,反正自己也不是什么黄花大姑娘了,犯不着为了脱件外衣跟他多矫情什么,只是……有些东西却仍是让我心存芥蒂。
“终于找着你了…和*图*书…”蹲下地,我伏在一块长方形的石条上痛哭流涕。
风哗啦啦的压过草甸子,那般壮观的情景仿佛眼前是一层一层掀起的滔天巨浪的大海,分外令人惊心动魄。
思量良久,我终于憋着气问:“你怕不怕我?”
身后蓦地传来一声厉吼,震得我身子微微一颤。然而我此时脑海里只剩下那一片齐人高的茅草地,踉踉跄跄的一头钻了进去。没等我在草堆里钻入十米,肩膀上突然搭上一只手,一股强大的蛮力将我整个人向后仰天扳倒。
不就是一个他吗?
苍穹低垂,日沉月升,光与影交错。我喘着粗气,眯起眼睫看天幕西垂的最后的一道落霞。
我呆呆的望着他,对他无意间流露的孩子话,感到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半晌,我答:“那你赶紧锁住了,跟上来,丢了我可不负责。”
粗重的呼吸声悠长而沉闷的萦绕在我耳边,他不说话,只是将我抱得更加紧了。
那样毅然决然的抉择,还能再做一次吗?
“如果我说……不想放手呢?”
“怎么了?”
他之于我,我之于他。
风越来越大,刮得人像是要飞起来般,我扯着他的衣襟,瑟瑟发抖。
躲进这处凹洞前,突如其来的倾盆大雨已经将我俩给淋成了落汤鸡,进洞的时候只是觉得松了口气,然后刘秀抱我找了处干燥的地方暂时先坐了起来,我揉着麻木的小腿,感觉膝盖又疼又痒,恨不能拿把刀斫了去。
雨过天晴,当我们两个人离开那处壁洞时才发觉原来冥冥中恰有因缘,那处地方正是五年前小长安遇劫,我抱着刘兴逃难途中中箭,刘秀在此替我拔箭疗伤的洞穴。
我撇开头,心扑腾扑腾的跳着,憋屈的感觉填满了整个心房,酸涨得像要炸裂开:“秀儿,我不和你绕圈子,斗心思。我把心里话坦白告诉你,你当这皇帝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应该比谁都更清楚,你为帝一日,便不可能再容许外戚掌势。想我阴氏一族,显赫新野,即便为人处事再如何低调,也总是一门望族。我若回宫,日后族人恩赏,封侯拜将,百官口舌,万民所指,是非难断……亲情之外,尚存君臣之义,昔日有吕、霍之乱,以史为镜,你断不可能心无芥蒂,日后若有一步行差踏错,便会惹来杀身之祸,与其如此,不如现在便放开……我不愿我兄弟日后成为刘扬第二……”
念及此,背上突然滚起一道www.hetushu•com•com冷颤,汗水涔涔浸湿衣衫。我不愿引人注目,是以低着头跟在刘秀身后假作侍卫。
一如我对幸福的认知和追求!
“还疼不疼?”
心头百般滋味混杂在一起,说不清道不明,然后我听到一个很熟悉的声音说:“嗯。”
手上被一股劲道一扯,我不由自主的跌向他,近距离的接触到他,发现他脸色煞白,两眼瞪得溜圆:“你便是这般看我的?”
泣不成声。五年了,我数次踏遍小长安附近的山山水水,却总是没法寻到当年埋葬邓婵的确切地点。那座简陋的小小坟茔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似乎永远湮没在了尘嚣之间,化为了虚无。
我愣怔片刻,骤然明白过来。
刘秀就站在我身后,不发一语的伸手过来替我将飞舞的乱发抿拢:“饿了吧?”
我只瞄了两眼,心跳便开始紊乱了。他倒没什么异样,专心的将内衣裹住了我的腿:“衣裳湿了,要不要脱下来烤干?”
“出恭……”
舔了舔干涩的唇,我赧颜:“好。”慢吞吞的把外衣剥到一半,突然记起自己为了方便行军打仗,贴身用丈尺长的绢布素胸勒腰,加上这一层布料后,又怕穿衣多了闷热,便没再穿亵|衣。
石条作为临时墓碑依然忠实的矗立在坟头,然而当初用血水所写的“邓婵之墓”四个字,却早被雨雪风霜给侵蚀销抹得一干二净。
肌肤相抵,我俩正用一种近乎赤|裸的方式紧贴在一起,然而无关旖旎缠绵,无关情欲放纵,他抱着我,我靠着他,却在平静中感受到了彼此间的依赖。
他笑:“朕陪你去。”
其实你明明知道,他不可能再做回以前那个只知耕田卖谷的刘文叔,又何苦一直执迷不悟,自欺欺人?
我叹了口气,慢慢卸去衣衫,然后转身背向他,三下五除二的将束胸的罗绢也扯散了。
能吗?
那声微弱的抽气声就在这个时候从我脑后猝然响起,紧接着正瑟缩自卑的我,被拥进一具温暖的怀抱。他把脸埋在我的颈窝,沉闷的吸气,微微发颤。
别看刘秀一派温柔,他鸡婆起来的唠叨本事我早有领教,于是识趣的直接选择放弃。
无望且奢侈的想象。
刘秀在草甸子寻到我时,我能断定当时只有我和他两个人在场,他身边并未带随从,然而当我们天亮时分离开山凹时,走了不足百米便见有两三百人的兵卒持戟巡逻。
停顿了三四秒钟之后,我才醒悟过https://m.hetushu.com.com来,这一个声音竟是我发出的。
“你起来。”他拽我的胳膊,使劲把我从地上拖了起来,“朕答应你,朕会命人将邓奉归葬邓氏宗祠,连同邓婵一起……邓氏一族乃有功之臣,朕只会嘉许,不会连株。”
“丽华!”刘秀适时阻止我。
我揉着疼痛的肩胛,叹气:“我不是要逃……”
天黑了,风起了,虽然不清楚此刻是什么时辰,我的肚子却很不客气的叫嚣着提醒我,已经到了该解决民生问题的关键时刻。
你不是不明白,你不是个糊涂人,从来都不是……
汗水顺着脸颊滑入衣领,我茫然的伸手探向虚空,想象自己能够抓住那道晚霞……
侥幸的是洞里的一处角落居然存有干草和枯枝,刘秀生了火,回头见我满脸痛苦的模样,慌得变了脸色:“不是说腿伤无碍了吗?”
“停……停一下!”我着急的摇晃他的胳膊。
彼此心连心的靠在一起,让我有了一种全然放松的惬意和安详。
空气中弥漫着杂草的青涩气味,我停下脚步,鼻子一酸,眼泪簌簌落下。
安安静静的和他一起坐上一辆双马轩车,自始至终他都紧紧握着我的手,片刻不放。带着一种莫名的惆怅情绪,我坐在车上随他一同回营。
“哦?那依汉律,当如何判罚?”
满头青丝盘了男儿发髻,我裸着背,闭上眼睛:“怕的话,就把眼睛闭上。”
我默然转身,望着那凄凉的孤茔,突然扯开嗓子,用尽全身的气力,厉声哭喊:“表姐——丽华带你回家——”
我咝咝吸气:“碰上阴天下雨就不行了。”
他轻笑:“你确实犯了谋逆的大罪。”
我大糗,憋红了脸:“不用。”
“你喜欢我与人使计斗狠么?你想要我变成怎样的人呢?一旦入宫,如果不懂得保护自己,便只能给你添麻烦,甚至……如果你顾全不到我,有可能……但若是整天与人钩心斗角,尔虞我诈,你难道就不怕有朝一日我变成第二个吕雉,然后惯性使然,用同样的手段来对付你?即便如此,也无所谓吗?即便变成那样,你也仍要我留在你身边吗?”
他牵了我的手,像是平时做惯的那样,很自然的握住了,十指交缠,紧紧的握在一起:“丽华……能跟我回宫吗?”
难怪洞中尚存干草枯柴,可供生火之用。
恍惚间似乎又回到了四年前,那一天他也是如此蹙着眉尖问我:“你能……嫁给我,做我的妻子吗?”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