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秀丽江山3·玄武卷

作者:李歆
秀丽江山3·玄武卷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章 仗剑何处诉离觞 二、辱尸

第三章 仗剑何处诉离觞

二、辱尸

“啪!”竹简落地,我浑身颤栗:“此事……当真?不是讹传?”
“诺。”
“我有一事要问你……”我笑眯眯的弯起眉眼,一脸奸笑。
“你一定得清楚。”我跳了起来,向他扑去,右臂勒住他的脖子,将他绊倒在席上,“河北燕赵之地,大哥花重金驯养的骑兵现有多少?”
我越想越怒,阴就吓得噤若寒蝉,等我把憋着的一通火彻底发泄够了,他才敢颤巍巍的辩解:“其实,依小弟看来,辱尸并非为的是……呃,泄欲。而是因为……那些女子的身份。要知道她们生前可都是皇帝的女人,皇帝乃是天子,那是最接近神明的天之子,天子的女人,岂是凡夫俗子能沾得的……生前碰不得,若是生后辱其尸身,则代表着……”
阴就打了个哆嗦,似乎感应到我话里的狠意,有点不敢置信的看着我,眸底闪过一丝畏缩。
“邓将军!”
吴汉果然没有丝毫顾忌阴氏在新野的地位,居然一点面子也不留,肆意带兵攻打新野。他就像是一头尝到了血腥味的野兽,在战场中完全失去了理智,停止不了嗜血的本性。
要我进攻反扑,鲸吞掉刘秀的兵马,那是天方夜谭,但是若能手握这支骑兵,却足以坚守南阳。
占据汉中的乱军首领延岑,恰驻屯杜陵,赤眉军派出大将逢安攻打延岑,延岑反攻,诛杀赤眉军近十余万人,挫其精锐。
阴识虽去了函谷关,但是阴兴却随行刘秀于左右,我手里掌握的情报资源真实性与及时性便能得到充分保证。
吴汉怎么也没料到在南阳还会有武装力量能够反抗他,轻敌之间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我令邓奉带人一路将他轰到了淯www.hetushu.com.com阳以南,这才放他狼狈夺路而逃。
驻扎长安的邓禹率军阻击赤眉军,却在郁夷落败,危急中大军撤出长安,退往云阳。
邓禹趁着长安空虚意欲突袭,却不料撞上赤眉大将谢禄领兵救援,结果战败。
我扬手在他脑门上敲了个响栗:“那按你的意思,便放任吴汉一把火烧了新野?哼哼,这次算他识趣,进了新野,还算懂得要避开阴家绕道走,若是他敢碰阴家人一根毫毛,我非剁碎了他……”
“一群变态的死男人,杀一千刀一万刀也不足以……”
“不必回绝啊。”我淡淡的笑,笑得邓奉一脸发怵的表情,缩着肩膀,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董是逆贼不假,可事到如今,焉知我们不是逆贼呢?”
杀人,其实很容易!特别是在战场上,有些人即便平时性格如何温厚,只要一上战场,就会失去自控能力。杀戮带给人们的其实永远只有痛苦!
谍报声称,赤眉军不仅仅挖开了帝陵,盗掠财物,甚至因为帝陵中的后妃尸身由金缕玉衣包裹,得保肉身栩栩如生,那帮畜牲不如的家伙竟然兽|性大发,干起了奸尸的勾当——汉高祖刘邦的皇后吕雉,首当其冲……
长安再度被赤眉军所占领。
几天后,雒阳传回消息,陕西有个叫苏况的家伙带兵攻破了弘农,刘秀命景丹出征,孰料景丹去世,于是改命征虏将军祭遵出征。祭遵骁勇,连平弘农、柏华、蛮中三地。
或许是太专注这些事情,劳心耗神太过,忽然有一天感觉心脏像是停止了跳动一般,头晕目眩得连呼吸也透不过来,我一头栽倒在地。
邓奉与阴就和*图*书面面相觑,他们二人自然明白我最后说的“他”指的是谁。阴就摇头道:“姐姐,你这是在跟陛下赌气呢。何苦……”
“吴汉这一去,还不知会生出何等枝节,有董留在堵阳,恰好在东南边替我们驻了道防风墙,雒阳或者颍川郡方面一旦有什么动静,他能事先替我们抵挡一阵。”我沉吟片刻,倏然从案前抬头,手中尺简一划,指向邓奉,“邓将军速带人前往淯阳布防,淯阳与堵阳相距不远,若雒阳无事,则可屯兵钳制董;若雒阳有异动,则可对董施以援手。”
――――――――――――
“什么叫我认为?”我啪地拍案,只觉得浑身冰冷,颤栗不止,“奸尸……这等人神共灭之事,岂是人所能为,简直畜牲不如!”
“皇帝的女人,凡人碰不得?所以他们玩不了皇帝的女人,就玩皇帝女人的尸体!玩了皇帝女人的尸体,不仅算是侮辱了皇帝,自己也暗爽了一把?我靠!真是一群变态!”我稍稍平复的心情再次激动起来,抄起案上一卷竹简向阴就砸了过去,“说白了,就是你们男人自卑,自贱,自私——”
“姐……”
邓奉悚容,片刻后才反应过来,肃然起敬,躬身行礼:“诺。”随即转身离开。
阴就为难的挠头,低声答复:“姐姐认为是讹传,那便是讹传吧。”
他吓得跳开,哇哇大叫:“姐姐,我尚未及冠,我还是孩子,与我无关啊!你砸我做什么?”
“董是不是派人找你,想与你联手?”
在我以为自己快要死去的时候,疼痛感却开始慢慢消失,没过多久,一切恢复正常。
尉迟峻淡淡的扫了我一眼,低声回应:https://www.hetushu.com.com“但愿如此。”
消息递到我手里的时候,我几乎以为是谬传,以邓禹的机智绝不至于连战连败,这样激进且做事不顾后果,盲目任性的邓禹,一点都不像是那个我所熟悉的阳光少年了。
“把他们——给我调回南阳!”
“早晚你也是个坏坯子,大哥娶了嫂子,却又纳了那么多妾,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为何不生擒了他?”邓奉很是不解,“大司马有错在先不假,但我等干下这等大事,若他回去后上疏奏禀不实,蓄意陷害,扣我们一个逆反作乱的罪名,那可如何是好?”
从没有这么一刻,我像现在这样如此密切关注刘秀的一举一动,他每下达一个诏命,我便会细细推敲半天,揣摩他的用意。
“应该没有,二公子传递回来的讯息中也未曾说起陛下欲对南阳不利。”
我摆了摆手,制止尉迟峻再陈述下去,邓禹的事让我的心情变得有些烦闷:“雒阳那边没什么动静吧?”
“陛下之前得知长安失利,曾告知梁侯‘赤眉无谷,自当来东,吾折捶笞之,非诸将忧也。无得复妄进兵。’然而梁侯显然未曾听从陛下的旨意……”
不到半天时间,我仿佛从人间堕入地狱,然后又从地狱重新爬回了人间。身体的疼痛很快便被我遗忘,然而那一抹绚烂却深深的刻在了我的脑海中。
“阴……阴……”
九月初二,刘秀从内黄回到雒阳。
“姐,你太偏激了……你……啊,别打别打,弟弟知错了!弟弟不敢了……以后绝不敢纳妾!”
“哦?”我愣了几秒,忽而笑道:“强弩之末倒是不足为惧,但是……由此一来,陛下愈发分身乏术,我想和-图-书短期内南阳当可安然无虞。”
既然仁心仁术已无法让疯狂嗜血的猛兽恢复冷静,那么……唯有举起手中的棍子去打醒它了!
“嗯。”我支颐,若有所思。尉迟峻于三天前带着两千铁骑赶到了淯阳,骑兵人数虽不算多,但个个身手不凡,马上功夫更是了得,整体配合也是进退有度,如臂使指。骑兵的提前赶到,愈发令我吃下颗定心丸,如今万事俱备,剩下的便单看刘秀的态度了。
“我不清楚……”不等我问什么,他已把头摇得似拨浪鼓一般。
那些骑兵,吸收了上谷、渔阳两郡突骑军所长,再配合上我设计的高桥马鞍、马镫的装配,如虎添翼,经过这两年的秘密蓄养训练,一定具备了不可想象的惊人威力。如果能够把这些骑兵收为己用,我敢保证,别说一个大司马吴汉,便是倾建武汉朝精兵良将全部出动,也撼动不了我一个小小淯阳的堡垒。
投靠了赤眉军的原更始汉朝平林军首领廖湛,率十八万人攻打汉中王刘嘉,在谷口两军对决,刘嘉大破赤眉,杀敌十余万人,亲斩廖湛,至云阳夺取粮秣。刘秀命邓禹招揽刘嘉,刘嘉在来歙的陪同下,前往邓禹处会合,却不料邓禹瞧不惯刘嘉的宰相李宝,认为其态度倨傲无礼,竟而诛杀了李宝。结果惹来李宝弟弟纠集李宝旧部,攻打邓禹军队,因此连累将军耿被害。
“你先别动怒。”
我恶狠狠的拿眼瞪他,眸厉如刃:“你说,你们男人为什么都这么心理变态,不是搞女人就是搞男人,搞完女人、男人还不够,居然连尸体都不放过!”
我冷笑:“我们若生擒了他,只会令他愈发恼羞成怒,唯一最好的解决方法是将他——格hetushu•com.com杀!”我比了个砍头的手势,邓奉面色一变,一副吓傻的表情。我嗤然一笑,“既然你狠不下心杀他,那捉了他来又有何用?且让他回去……我倒要瞧瞧,片面之词,他会听信谁!”
时机紧迫,我在有限的时间内利用阴家在南阳遍布的影士力量,以邓奉的名义迅速调集了包括淯阳在内的所有宾客和壮丁,因为遭受吴汉的过分欺凌,这道檄令才发布,便从四面八方涌来数千人手支援。其势头之迅猛,远远超出我的想象。
――――――――――
眼前是漆黑一片,我口不能言,目不能视,听觉却异常敏锐。我能听见阴就与医生的争辩时,而且,每一字每一句都异常清晰。全身僵硬,四肢麻痹的躺在床上动弹不得,黑暗中却似有一团星芒划过,绽放开一朵绚烂的焰火。背上如火在焚烧炙烤,身体像是被扯裂开一般疼痛。
与此同时,北上的建世汉朝赤眉军攻打陇县,与西州的隗嚣碰的个正着,隗嚣派大将杨广迎敌,大破赤眉,一路把赤眉追到乌氏、泾阳。吃了败仗的赤眉军抵达阳城、番须一带,那里气候极为恶劣,天降暴雪,山谷都被积雪完全填平覆盖,士兵根本无法在那种恶劣环境下生存,于是赤眉军只得向东撤退。在路过西汉王朝的帝陵时,小农的贪婪再次爆发,他们竟然化身为一批疯狂的盗墓贼,挖掘开帝陵,盗走无数陵寝陪葬的金银财物。
邓奉震骇:“这……昨天……确曾……不过我已经回绝他了……”
“就儿!”
“呼呼……”他张大嘴,大口大口的吸气,不住摇头。
“姐姐……”
“最近有消息递过来,报称铜马、青犊、尤来等乱民残余势力,欲拥立孙登为帝。”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