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秀丽江山2·白虎卷

作者:李歆
秀丽江山2·白虎卷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七章 三汉鼎立龙斗野 三、劝降

第七章 三汉鼎立龙斗野

三、劝降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是他的侍妾?”我的怒气喷发,一发不可收拾,管你天皇老子,我照揍不误。而且,刘祉在场,我有恃无恐。
刘玄是个极端聪明的人,像他这样聪明的人,尚且在这场操控、反操控的内部政治斗争中溃败,更何况刘盆子这样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放牛娃呢?
旁观者无法理解表面看起来温柔贤德的刘秀夫人,为什么非得和一个懦弱无能的亡国之君,跟斗鸡似的掐着对干。我和刘玄之间的恩怨,只有我们两个心里最清楚。
诏封刘玄为淮阳王,若有戕害者罪同大逆不道,护送者封列侯!好大的一个诱饵,一个形同仇人的刘玄,值得用这么大的诱饵吊他吗?
果然,严本正欲命手下将我拿下之际,刘祉突然指着我,惊讶得舌头打结,一脸惊惶:“你……你怎么……怎么在这?”
从个人立场出发,我实在没道理放过刘玄,可是此刻面对刘恭的疑虑,我的回答却不能仅仅代表我个人,我无法用我主观的意识去回答这个政治问题。
十月,赤眉军贴出告示,如果刘玄在二十天内自动归降,可以封王,逾期则一切免谈。
他在说这话时双眸熠熠生辉,耀眼得像是闪烁的星辰。不得不承认,我被他坦诚的勇气所感动,能领悟到这一点的人不多,站在他的立场能把这番领悟开诚布公讲出来的人更是绝无仅有。
启门声嘎地响起,我闭嘴喘气,估摸着该是送饭的人来了,可没想到转过头去,却意外的看到严本带着三四个人走了简陋的厢房。
玄汉更始三年,盆汉建世元年,秀汉建武元年,九月。
我愣住,他的疑惑不同于他人,我竟无法不假思索的拿话敷衍他。于是不禁深深思索,如果刘玄当真向刘秀投降,不说刘秀如何待他,我可会就此轻易原谅和饶恕他?
我摆出架势,正欲将严本的手下全部放倒,刘祉急忙喊了声:“且住!”喝令那些人退下,“不得放肆无礼。”边说边急匆匆的推开那些人,冲到我面前,双手作揖,“阴夫人,果真是你。”
“恭,拜见……”声音小小的,似乎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是好,尾随严本的另一位青年谦恭有礼的样子引起我的注意。
“陛下!”严本跪下https://www•hetushu.com.com,举止虽然恭谨,可是那副神态却完全没把刘玄这个落难皇帝放在眼里。这也难怪他,实在是玄汉王朝已经完蛋了,留下这么个光杆司令也不可能再东山再起,搞不好还会连累自己。
赤眉大军攻陷长安城,更始帝单骑而走。长安失守,更始汉朝将相大多投降,只有丞相曹竟不肯投降,结果被人用剑刺死。
“欲降圣公的乃是赤眉,如何是我弟盆子?”他温婉一笑,笑容背后却隐藏着一缕通透明晰后的无奈,“方才与夫人一席话,亦知夫人乃是豁达明智之人,君子不相欺,夫人以为赤眉所立建世汉朝比之绿林所立更始汉朝如何?治国非同儿戏,并非只是将一个头戴冕冠,身披冕服的皇帝抬上龙舆,便可称之谓‘国’。若无治国之远见卓识、雄才大略,则得国亦能失国,得失只在弹指瞬间。”
“陛下!”严本身后跨出一人,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刘玄面前,哽咽着跪在了他面前,“陛下……臣祉……”
他大概不知道怎么当着刘玄的面提另一位汉帝,我微微一笑,将散乱的鬓发拢了拢,眼神凌厉的瞟向严本:“妾乃刘秀之妻阴丽华!”
刘祉颔首笑道:“如此,我便放心了。”
―――――――――――
那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公子,剑眉朗目,温文尔雅,有那么一刻,我望着那张似曾相识的脸孔失神。
如今刘敞早已去世,舂陵这一支刘姓宗族的宗主便由刘祉继承,刘玄封王的时候,将刘祉封为定陶王。
“告辞。”
这话倒把我问住了,我并非真是刘秀派往高陵来劝降的说客,自然也说不上来刘秀对刘玄的处理态度是什么。
刘玄带着我其实并没有逃远,出厨城门后不久,我们便撞上更始汉朝右辅都尉严本,严本见到刘玄,虽然以保护皇帝的名义派兵将他保护起来,可是我和他躲在高陵一隅,每天困在房里,如困鸟笼,却是半点自由也没有了。
严本骇然失色,抽气声在陋室中响起一片。
我昂首,毫不示弱的顶了回去:“他不需要这些也能当个好皇帝!而你,即使捧着这些所谓的宝贝夜不离身,最后也逃不脱亡国的下场!”
hetushu•com.com夫人。”刘恭带着一丝试探的口吻缓缓启口,“贵上确可保圣公无恙否?”
刘恭暂住高陵传舍,直到现在我才得知他的真正来历,明白了为什么刘玄会对他冷嘲热讽。原来他的官职虽是侍中,身份却的确如刘玄所说的乃是“皇兄”——他是赤眉军所立的盆汉王朝建世帝刘盆子的兄长。
“阴丽华……”刘恭喃喃自语,我侧身,敛衽缓缓向他行了一礼,他忙回礼,虽然神色亦有惊讶,却并不像其他人那般呆若木鸡。
严本没有回答,侧身让开道。
刘玄愤怒挣扎,我只当未见,挺直脊背,昂然踏出,身后骤然间爆出一声悲怆长啸。我心中一荡,说不出是何种滋味,紧咬牙关,加快脚步随刘祉、刘恭等人匆匆离开这间小院。
“后会有期。”
洛阳打了三个月的仗,玄汉更始政权的覆灭,也让朱鲔的坚守之心彻底崩溃,终于开城投降。现在,刘秀已经率兵进入洛阳,进驻南宫,同时宣布迁都洛阳。
他正向我冲过来,怎么也料不到我会猝然起脚,这两下挨得不仅结实,且还是自动送上门来的。我起脚太快,以至于旁人根本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刘玄庞大的身躯已斜飞了出去,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便轰然撞在夯土墙上。
“啪!”一只洗笔的陶缸砸在夯土墙上,水珠和粉碎的陶片一起四溅,刘恭“嗳”了声,缩头拽起我的胳膊,将我一同拖出门去。
要说三方代表,那毫无疑问我肯定是站在刘秀这一边的,所以,现在就好像演变成我和刘恭之间的一场降俘抢夺战。
刘祉道:“阴夫人,可否借一步说话。”
若要追溯刘盆子的祖先,乃是刘邦长子刘肥,如果按照刘氏族谱排列,刘盆子要比刘玄、刘秀他们低两辈,算是孙子辈的人物。
门外,面上尤带瘀青的刘玄唇角噙着一抹诡谲的笑意,走到众人面前,双手高举——右手掌心托着一只一尺见方的锦盒,左手擎着一把古朴斑驳的长剑。
严本闻言,急忙拦住他:“陛下……咳,圣公方才有言,愿随大人前往长安归降。”
“你以为自己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天子呀!”我刻意挖苦他,一遍遍的打击,“你要是不想给那十https://m.hetushu•com.com五岁的小皇帝磕头也行,你往洛阳去啊!”
“自然是真。”不等我回答,刘祉已抢先向他做出保证,“陛下的人品,我敢拿项上人头作赌,向来言出必行。”
刘祉跪在刘玄身前,紧紧抓着刘玄的衣袖,泣不成声。
历时两年半的玄汉王朝终于彻底覆灭。
他说这种话的时候,声音低沉,压抑而悲凉,我忽然有些明白他为什么对刘玄那么在意,那么客气,非要孤身犯险,作为赤眉军代表来试图劝降刘玄——他分明已很清醒的预见到了弟弟的未来命运,属于傀儡天子的命运,要么屈服沉沦,要么玉石俱焚。
墙粉簌簌落下,蒙了他满头满身,我恨道:“你再发癫,我废了你!”
在场的人一齐愣住,刘恭非但不喜,反而瞬间面色大变:“圣公为何决意如此?”
“侍中大人这是要往哪去?”
“刘侍中?”刘玄那双死鱼般的双眼终于移动了,缓缓将目光投射向那位年轻公子,后者在他咄咄逼人的注视下垂了下头。“刘恭,你现在可是皇兄呢。哈哈……好歹也该封王吧,怎么才是个小小的侍中呢?”
一切都安排得有条不紊,只是没提妨冒出了我这个异数。
心上骤然一阵颤栗,恍然明白这其中缘故究竟所为何来,一时之间,热泪险些克制不住的溢出眼眶。
严本急忙命人上去探视,鉴于我刚才的凶悍,他想怒又不敢太直接:“身为陛下的侍妾,如何敢……”
刘玄的笑声怪磔刺耳,那个叫“刘恭”的年轻人面色微变,遭受如此侮辱后,仍极力保持自身仪态镇定。我对他的好感顿时大增,这份从容自若的姿态愈发与刘秀相仿,刘玄开始歇斯底里的发疯,拼命找东西乱砸乱丢。
一个国家覆灭了,曾经,那是他们的理想,他们的抱负,他们的一切骄傲和自豪。
两年,恰恰弹指两年光阴。两年前他从洛阳狼狈的离开,执节北上,身边仅跟了百来号旧部亲随。两年后,他作为一国之君重回那个曾经令他备受屈辱的地方,只是……陪在他身边的人,不再是我阴丽华。
何为名士风流,胸襟坦荡,我今天算是真的大开眼界。有道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一年多来我与刘玄相处日久,每日所思,和图书无不是尔虞我诈、阴谋算计,那颗赤诚之心早不知被我遗忘到哪个角落,这时面对刘恭,不由得重新勾起我心中豪迈侠气,笑允:“公子请放心,我主今日既能厚待圣公,他日定当亦能厚待他人。”
刘恭得到我的回答后,仿佛放下了心头大石,表情轻松了许多,笑道:“既如此,恭这便动身回长安。”
我顺水推舟,由着他胡乱臆断:“巨伯君真是多虑了,陛下向来宽仁谨厚,天下皆知。”
这个时候与其说是被严本保护,不如说是软禁更贴切。
“陛下!”严本轻声道,“定陶王与刘侍中此次来是……”
刘祉倒吸一口冷气:“这是斩蛇剑……”
刘盆子兄弟一共三人,长兄刘恭、次兄刘茂,刘盆子排行老幺。樊崇欲立刘姓子弟为帝时,翻遍军中所有姓刘的,用排除法剔除不合格的人,最后剩下血缘与汉高祖最相近的刘氏三兄弟。因为兄弟有三人,他们不知道该选谁合适,就用抓阄的方法让他们兄弟三个抓阄决定,最后年幼的刘盆子中标,选为帝。
他只当未闻,浑然不理会我。
刘祉激动的回头,对周遭的人介绍道:“这……这是洛阳……”
我愣愣的看着他,没有任何反应,眼中看到的只是透过他想象的那抹刘秀残影。
刘玄显然也很清楚自己的处境,所以严本进来,他连眼珠也没转动一下,仍是一副半死不活的颓废样。
刘恭读过《尚书》,算是位粗通文墨的儒生,因是太山式人,所以封为式侯,官拜侍中。他却是生性淡泊的人,并不以自己的弟弟做了皇帝而特别沾沾自喜。按他自己的话说,盆子也不过是一个被人控制的傀儡皇帝罢了,赤眉军一群匪类,成不了气候。
“回长安。”刘恭淡定而答。
我讶异道:“怎么?难道你不是为你弟弟来劝降圣公的么?”
房里的人仓皇躲避,严本等人急忙退出门外,刘恭正也要走,忽然见我一动不动的站在角落,忙道:“夫人还是也回避一下吧。”
如果那把古剑真是汉高祖刘邦当年传下的斩蛇剑,那么锦盒内盛装的定然就是天子象征——传国玉玺。
刘玄被我一次次的打击、摧残得似乎已经麻木不仁了,无论我的用词再恶毒多少倍,他总是无动于衷,瞪着一双毫无焦www•hetushu.com.com距似的眼睛,无视我的咆哮与怒吼,视线仿佛穿越过我的身体,望着我身后无尽的某个点。
与其说刘恭在为救助刘玄而东奔西走,不如说,刘恭在尽力想替他弟弟的未来试图抓住些什么。
刘恭很聪明,他怕单独来见刘玄,刘玄甚至不会给他见面的机会,所以先去找了刘祉,想让刘祉做个中间人,缓和了彼此的矛盾冲突后,大家能够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谈降。
刘玄在身后冷哼两声,我收起笑容,回眸狠狠瞪了他一眼。他被人扶着,脸色苍白,半张脸肿起,嘴角挂着一缕血丝。
“回来——你给我回来——”发泄中的刘玄看到我要跑,竟发狠追了上来。
“我绝不会把这两样东西交给刘秀。”刘玄望着我,唇角的笑容阴冷而残酷。
他有刘秀的味道,一举手一投足都能让我的脑海里不自觉的想起那个思念已久的影子,然后引起一阵阵的心痛。
“想不到陛下竟会让阴夫人亲来高陵劝降!”刘祉满心钦慕,“陛下如此重视……圣公,真乃情深意重之人,由此看来,刘姓宗亲们大可不必担心陛下会对我等有所芥蒂。”
“这是自然。”终于,我舒了口气,冷静的给予肯定答复,“君无戏言!”
刘恭突然问道:“贵上已下诏敕封圣公为淮阳王,并言明吏民若有戕害,罪同大逆,若有护送陛下至洛阳者,封列侯,此事可当真?”
我对他的神经质厌烦到忍无可忍,隐忍多日的愤怒终于爆发,右手提起裙裾,左手掌心反抓刘恭胳膊,掌心借力一撑,旋身一记双飞向后连踹,右脚踹中刘玄的胸口,跟着左脚脚背踢中他的左侧脸颊。
我想了想,还礼谦让:“巨伯君客气了。”
我点了点头,刘祉做了个请的手势,我一脚跨出门,临走回头瞥了眼满脸愤怒的刘玄,嫣然一笑:“圣公的癫狂症还是赶紧请人瞧瞧的好。”
刘祉虽是陪同刘恭一起来的,却不见得非得一起回去,我正打算游说刘祉助我逃出高陵,突然严本闯了进来,险些撞上正往外走的刘恭。
我猛地一凛,陡然间想起来,眼前这个长相英俊的男人不是旁人,正是当年的舂陵侯刘敞之子刘祉。
刘恭眸光一亮,他自然明白我所说的“他人”指谁,我俩彼此心照不宣。
“去投降吧。”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