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秀丽江山2·白虎卷

作者:李歆
秀丽江山2·白虎卷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章 蓦首阑珊笑旧颜 六、萧王

第五章 蓦首阑珊笑旧颜

六、萧王

垂目而视,那顶冕冠华丽而又贵重,十二垂旒在我眼前碰撞出一串碎冰般的声响,悦耳、动听。
恨否?怨否?
“那么……”他的目光看向殿外,面色平静,看不出一丝异样,“忘了他……”没等我应声,他回过头来,沉沉一笑,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张俊颜上露出无暇纯粹的笑,“跟朕在一起。”
长安有三宫,即建章宫、长乐宫、未央宫。
为了区分行政与居住两大用途,整体宫城建筑亦分为前殿和后宫两个群体。前殿四周有围墙,南门开有殿门,门内设有庭院,庭院宽阔广大,是举行朝仪的地方。通常,院内车骑陈列,旌旗招展,卫戌之士,交戟站立……这些情景非我所能亲眼目睹,仅能从赵姬的口中听她描绘一二。
脖子上的力道一点点的加重,我被他勒得难受,张大嘴使劲吸气。
“你不会伤心吗?”那声音像是好奇起来,带了股轻快的笑意,然而很意外的却没有嘲笑与讽刺。在这个冷清的宫殿里,那个原本厌恶的声音突然变得亲切起来,“不会……哭吗?”
那个当日纯真懵懂的娇俏女孩,如今已是身居长秋殿的一宫之主,虽然没有明确后位,但是她已经取代刘玄的原配韩姬,从洛阳的西宫堂而皇之的搬入长安的椒房,这等荣耀在无形中宣布了韩姬的彻底失宠。
“阴丽华,”他突然放柔了声音https://www.hetushu.com.com,面色平和中带着一丝怜惜的望着我,“他不要你了。”
―――――――――――
我知道自己不该胡思乱想,在这种彷徨无助的紧要关头,我应该尽量把事情往好的一面去思量,尽量宽慰自己,让自己对未来能怀抱一丝美好的希望。然而我能控制得了自己的身体,却没法控制自己的心,那丝惴惴不安的疑虑与揣测,终究还是在我的心上划下了伤痕。
我摇了摇头,强忍着心里那股又酸又痛的感觉,笑了:“不会。我和他早没有关系了,在他娶她的时候……”
赵姬显然也不太适应刘玄的怒火,所以当他将一只鎏金镶玉铜枕迎面砸过来时,她吓得连闪躲都忘了。我及时拖了她一把,只听“咣!”的一声,铜枕砸在地砖上,滚出老远。
我忽然有点儿感伤,韩姬当日咬牙切齿般的诅咒犹响在耳,果然如她所说,今时今日的我,其实已开始一点点的品尝到她的悲哀,她的伤痛,虽然不是很明显,然而那个已由真定接到邯郸宫温明殿内入住的郭圣通,那个虽与我素未谋面、妾身未明的女子,何尝不是另一个赵姬翻版?
他回眸瞥了我一眼,笑意沉沉:“你要,便只管拿去!”空着的另一手灵巧的解开颌下的缨子,径自将头顶戴着的冕冠摘下,递将给我。
www.hetushu.com.com他也是极宠她的,刘玄给了她能给的一切,仅看这长秋殿中装饰的奢侈,便可窥得一二。
赵姬面色雪白,娇躯抖得愈发厉害。刘玄怒气未歇,伸手对她一指:“你出去!”说着,嗜血的眼神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幽州震骇,城邑莫不望风而从,十郡的精骑全部被调发,萧王又任命朱浮为大将军,任幽州牧,治于蓟县。
比不得他在河北创下的基业,比不得他千辛万苦得到的江山,比不得那个如花似玉的郭夫人……
我抬起头,任由泪水从眼角滑落:“这样的死物要来又有何用?江山……予我又有何用?”
接到诏书后的刘秀以河北未平为借口,拒不从命。
长乐宫皇城四面各开有一宫门,其中以东、西两宫门为主要通道。宫内共建有十四座大型建筑,包括正殿、长秋殿、永寿殿、永昌殿、宣德殿、大厦殿、临华殿、高明殿、建始殿、广阳殿等等,另外还有温室、钟室以及月室……
他握着我的手紧了下:“他不能给的,朕都能给!”
我不知道,或者说心里那种疼痛惆怅,已经复杂得连我自己都分辨不清那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只是……不愿再去触摸!
“为什么不求饶?嗯?”他将我拎到眼前,黑沉沉的眼眸近在鼻端,我有些厌恶的撇开目光。“你对朕不满么?别忘了,现在待你不仁的hetushu.com.com,是他,不是朕!”
这等行径已经不仅仅是抗诏不遵那么轻描淡写了,刘秀在极短的时间内,把更始帝派到河北,试图换防的将领尽数格杀,重新换上了自己的人。
更始二年六月,萧王刘秀拜吴汉、耿弇为大将军,持节北发幽州十郡的骑兵。幽州牧苗曾被吴汉格杀,耿弇则擒杀了更始帝任命的上谷太守韦顺和渔阳太守蔡充。
“这样也没关系吗?”
他搡开我,我倒跌两三步,一跤摔在地上,自始至终,我都保持着沉默。刘玄唱着独角戏无人应和,没多久也就厌了。
“嗯。”喉咙里刺痒干涩,我无意识的应了声。
赵姬在说话的时候,脸上绽放着幸福的光芒,这种神采里不知道包含了多少她对刘玄的爱意,但显然她是尊重着他的,因为那不仅仅是她的丈夫,而且还是一国之君,上天之子。他有着别人没有的权力和威严,这一点足以让一个什么都不太懂的小女孩分外迷恋。
我愣住了,仿佛没有听见他的说的话一样,盯着他的笑脸思维停顿。
放我在长秋殿住,还请了宫里的太医来替我诊脉、抓药,刘玄似乎并没有因为我没了利用价值而丢弃我。
“呵呵……”莫名的,我笑了起来,不清楚心底是喜是悲,只是我笑了,笑得差点落泪,“那如果我要你的江山呢?你也能给么?”
“他可真是顾惜你啊!”https://www.hetushu.com.com不阴不阳的冷笑,刘玄缓缓逼近,一只手故伎重施的卡住我的脖子,“居然敢这么肆无忌惮的除掉朕的人!”
新末长安城破,王莽被杀之时,未央宫一度曾燃大火,幸而并未损及整体,但要想重新修葺到原来那种富丽堂皇的程度,以更始汉朝现在国库里的那点微薄之资,只怕远远不够,所以刘玄带着他的那帮文武大臣、后宫嫔妃们理所当然的选了长乐宫作为办公居住地。
脚步声缓缓靠近,一声婉转的叹息声在我头顶响起,刘玄把手递到我跟前。我吸了口气,把手递给他,他用力一拉,便轻轻松松的将我从地上拉了起来。
建章宫是汉武帝时期建造的,在长安城西;长乐宫原为秦时的兴庆宫,汉高祖五年重建,改名为长乐宫。三宫之中,长乐宫位于长安城东南,所以通常又被称为东宫。长乐宫乃是西汉初期的政治中心,之后惠帝搬迁至未央宫,留下长乐宫为吕后居住,于是便有了“人主居未央,长乐奉母后”之说。
看到刘玄眼眸中燃起的那簇愤怒的火焰,我好笑之余又忍不住悲哀起来。虽然从理性角度出发,自不愿刘秀当真奉诏听命回到长安,但是他怎能一丝犹豫也没有呢?他难道不知我落在刘玄手中?又或者……我对他而言,真的已经不再重要了!
赵姬抖抖索索的在宫女搀扶下匆匆离去,剩下我一个孤零零的站在大殿中央和*图*书,在六月酷暑中不受控制的冒着冷汗。
当然,她在描述这些时,那双漂亮的眼眸会如同宝石一般闪闪发光,然而去除天然雕饰后的宝石,却已在不知不觉中悄然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尘埃——这是我在一年后再次见到赵姬时萌生的感慨。
“夫债妻偿!”
我仍是猜不透这个阴鸷的男人,猜不透便意味着我和他的这场较量,我仍处于下风。
刘玄并没有对外公开我的身份,我住在长秋殿,一半像是客人,一半像是囚犯。刘玄似乎也明白以现在的我,想造成对刘秀的威胁几乎已不大可能。他是男人,以他的心态与立场衡量我对刘秀能起到的作用,他应该比谁都了解。
萧王果然抗诏未归!
非妻非妾,我远离了自己的丈夫,而她却独宠在怀,与他朝夕相伴,取代了那个原本属于我的位置。
白玉垂旒轻轻的晃动,寂静的殿堂中随风漾开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氛,我坐在地上喘气,慢慢的收拢身体,尽量将自己蜷缩起来。
地上凹陷了一个坑,铜枕也塌了一角。
我憋红了脸,他要真想弄死我,索性拔了剑一刀结果我,这么做摆明就没想要取我的性命,要的不过是折磨我。看我痛苦,他就高兴,典型的精神病、虐待狂。
“嗯。”没关系的,已经没关系了……
更始帝气得暴跳如雷,我从来没见过他发火,印象中的刘玄虽然阴冷,在人前却仍能保持着玩世不恭的天子之风。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