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秀丽江山2·白虎卷

作者:李歆
秀丽江山2·白虎卷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章 心系君兮君奈何 一、渡河

第四章 心系君兮君奈何

一、渡河

我无法动弹,屏息低头,不敢去看他。
不想死,就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跑,一刻也不能停!
滹沱河结冰了!
这一日我随王霸再探滹沱河,仍是一无所获,无法找到船只就无法渡河,无法渡河就意味着我们只能等死。
众人欢愉的笑脸绽放在这雪花飞絮的寒冬,唯一没有笑的,是刘秀与王霸。
“那一日我曾祈祷上苍有灵,能出现神迹,结果……”我涩涩的吸气,“你说我背上有纬图,那是不是代表着我的心愿,上苍都能听见?如果这是真的……如果纬图真的有那么神奇,我希望……神迹能够再一次……”
上游河面上冲下大量碎冰,不时与我的身体撞击在一起。我咬紧牙关,屏息强忍住双腿撕裂般的疼痛,大约撑了五六分钟,岸上的冯异终于想办法够到了刘秀的手臂,众人齐心协力的将他拖了上去。
打从昨晚承认自己的心事后,我便不敢正面面对这个男人。
北风,凄厉的尖啸了一夜。
可是秀儿,你呢?你对我……可也……
雪,漫漫飞舞。
身旁躺着一干将士,鼾声此起彼伏,我们两人独自小声耳语。
冯异低着头走了过来,用那独有的磁石般的天籁之音叹道:“我来吧。”说着,伸臂过来接我。
“给我!”邓禹从旁伸出双手,“我来抱她!”
“放开我……”那一刻心里突然像是松了一口气,居然一丝恐惧也感受不到了,我坦然的仰望着他淡淡的笑。
右手一痛,他拼尽全力的抓握,捏得我五指剧痛。
神迹再次出现!
“快跑——”
就在那个霎那,噼啪声如爆竹般接连响起和图书,不等我反应过来,身后一阵巨响,滔天水声震动,激浪溅起的水滴淋到了我头上。
右手一紧,我的两条腿自膝盖以下没入刺骨的河水中,刘秀右手五指抓住了堤岸旁一块凸起的石块,左手紧紧与我右手相握。
滑到河中央时,我终于忍不住喊了声:“痛……”
在风雪中昼夜兼行换来的代价是惨痛的,蒙霜犯雪,裸|露在外的肌肤全都冻裂生疮,尤其是脸上,每每张嘴说话牵扯到脸部肌肉,都会感到一阵钻心的疼。
我很迷惘,对他,对我……对我们的命运,我们的将来,迷惘得看不到下一站在哪?
几乎是同一时间,我俩扶持着向对岸狂奔,脚下一路打滑,我们连滚带爬的跑完这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一百米。
秀儿……我愿拿命来换你生的希望!
可是,他的右臂有伤……两个人的重量无论如何也不是一条伤臂能够负载得起。
滹沱河!
心猛然一颤,刹那间眼泪夺眶而出。
王霸撒谎!河面根本未曾结冰!但是,如果他不这么说,人心离散,不用等到明天天亮,所有士卒便会逃得一干二净。
他是我的丈夫,也是我喜爱的男人!
他在我面前站定,目光平静,脸上殊无半分笑意,这样严肃的刘秀是十分骇人的,长期沉淀的气势像是陡然从他微笑的面具后面喷发出来,牢牢的罩住了我。
刘秀与冯异交代了几句话后,转身向我走来,看着他一步步接近,我不禁一阵紧张,双手交叉,十指拢在袖管内不住绞着。
寸步难行,王霸奉命前去探视,回报的结果让人心寒和-图-书发抖——河水湍急,河面上没有一只渡船。
只因为……我爱你……
我魂飞魄散,刘秀拦腰将我抱起。
昨晚说过的话犹自回荡在耳边:秀儿……我要你活……我只想你好好活着,哪怕得用我的命来换……
冯异的怀抱比刘秀的还要柔软温暖,我不停的打着冷颤,贪婪的汲取着他身上所有的热量。
邯郸的追兵已然逼近,自从我们的行踪在饶阳曝露,已经完全处于挨打被追的境地。要想活命,逃亡的脚步就一刻都不能停留,哪怕累得连气都喘不过来。
攥着我的那只手猛地一震,他终于回过头来,并且松开手:“对不起。”
脚下踩着的冰层微微振颤,沿岸的地平线上陡然出现一片黑压压的乌云,邯郸的追兵犹如天降!
我全身麻木,牙关叩得铁紧,刘秀的左手始终与我的右手紧紧缠连在一起,等到大家一把我拉上岸,刘秀猛地将我紧紧搂在怀里。
我爱上了他,在无知无觉中竟让自己放下了如此深沉的感情,这在以前是我完全不敢想象的事情。
我没有要责怪他的意思,可是他眼中强压的怒意与懊恼,却像根针一样扎进了我的心里。我不明白他为什么动怒?他的怒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就算他当真还在生气,至少我刚才已经提醒了他,他也意识到了,所以他的情绪很快便收敛起来,瞬间恢复如常。
胳膊一疼,刘秀使劲攥住我,将我一路踉踉跄跄的拖下河。结冰的河面滑得站不住脚,即使事先已经撒了黄沙,在两脚已冻得发麻,根本无法再有良好的抓地感时,也很难保持平衡。www.hetushu.com.com
后者震惊,前者沉默。而我,则漠然的倚在岸边的石壁上,静静的望着停止咆啸的滹沱河。
“我们走!”刘秀将我打横抱起,起身时右臂一颤,无力的垂下,险些将我摔落在地。
他似有所觉,瞋目裂眦,眸光中射出前所未有的决绝:“你若放手,我亦放手……你若上天,我必上天,你若下水,我必下水……你在哪我在哪……”
“嗯。”他抚着我的长发,低喃。
“真的?太好了!”刘秀如释重负,众人难掩欢愉之情。
身后金鼓齐鸣,我喘着气回头,却见身后的追兵也已下了河面,摇摇晃晃的开始踩着冰面追击逼近。
“秀儿,还记得昆阳之战么?”
河面一夜结起的薄冰层负载不起邯郸大批的追兵,尽数崩溃,半数以上的士兵全部落入水中,惨呼挣扎,水面上扑腾一片。岸上剩余的追兵除了忙着救人外,只能隔河破口大骂,以泄愤恨。
这一次刘秀没有拒绝,他将我移交给了冯异。
我愿拿命来换你生的希望!
滹沱河位于饶阳之南,激流奔腾,宽约数百米的河面终于将我们这群精疲力竭的亡命者挡在了河边。
绝情的滹沱河将我们硬生生的堵在了河岸。
心跳如雷,脚下一滑,“啪”的声,我摔了个狗啃泥,刘秀急忙拽着我的胳膊拼命拉扯。我趴在冰面上,手掌刚刚撑起,只听一声清脆的“噼啪”声响,掌心下的冰面居然裂出一道白色的缝隙。
“秀儿——”我嘶声尖叫。
滹沱河一夜冰冻,虽然河面上的冰层还不算太厚,然而从我站立的地方一眼望到彼岸,耳边已再m.hetushu.com.com无任何河流流淌的水声。
离对岸还剩七八米远,岸上的部将声嘶力竭的呐喊尖叫,邓禹急得跳脚,若非王霸、铫期死死拽住他,他早纵身跳下河来。
我和刘秀面面相觑,在下一秒骇然失色。
他的怀抱温暖而又结实,我打了个寒噤,飘散的意识稍许清醒,浑身发冷,牙齿开始咯咯打颤。
我放弃的将五指松开。
“放手……”我低低的说。
我爱上了一个古人!一个两千年前的古人……而他正是我的丈夫!
滹沱河面如同一座濒临崩溃的死亡之谷!
邓禹与冯异指挥着士卒挖来细沙撒在冰面上,先把马匹、车载陆陆续续的运到对面,看着冰面上一步三跌,小心翼翼的犹如企鹅般的笨拙身影,我心里却是带着一种难言的苦涩。
―――――――――――
“元伯!”见到我们回来,刘秀等人立即一拥而上,“如何?可找到船只?”
“大司马!”
更何况,刘秀根本就没让我好好的找到平衡感。
妻子爱丈夫,天经地义,然而……我们两个的相遇,命里注定相隔了两千年。
我哽咽着再也说不下去,他用力抱紧我,粗重的呼吸激荡在我耳畔:“我知道……其实滹沱河并没有结冰……”
我从未体现过如此疯狂深刻的感情!但是我无法欺骗自己,我是……真的爱着他!
我刚想摇头,王霸却突然说道:“用不着找船只了,河面已结冰!等雪再下个一夜,把冰冻实了,明晨即能渡河!”
这一夜,我在绝望的心碎中沉沉渡过。
刘秀面无血色的冲着邓禹柔柔一笑,手下却没任何动作表示要把我交出去。
刘秀抱www.hetushu.com.com着我冲向对岸,脚下的冰面迸裂速度惊人,转瞬来到脚下,就在离河岸一步之遥的距离,我们脚下踩着的最后一块冰面崩塌了,我的身子一沉,直觉得往下坠去。
然而……
他重重的吸了口气,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我抱在怀里,恨不能将我揉入他的身体,融入他的骨血。
惨呼声,尖叫声,怒吼声,马嘶声,各种各样恐怖的声音混杂在一起。
这一晚,躲在避风的破草庐内,我含着眼泪默默的依偎在刘秀怀中,听那北方呼啸了一夜。
右手五指最终重又握拢,十指交缠,牢不可破。
身畔紧紧相拥的是我的夫!
他头也不回的使出蛮力硬拖着我在冰面在滑行,这么粗鲁的行为简直一点都不像是我认识的那个刘秀。
“别担心,一会儿就好!”冯异抱着我上马,敞开麾袍将我紧紧裹住,牢牢的拥在怀里,“我保证不会让你再有事!”
我该放弃,还是该继续爱下去?又该如何继续爱下去?
身心皆疲的众人接受不了这么残酷的打击,逃亡的士卒日渐增多,这些逃散的人一旦遇上邯郸的追兵,我们的行踪便会被立即发现。
我捂着嘴恸哭流涕,呜咽的憋着气,泪如雨下:“秀儿……我要你活……我只想你好好活着,哪怕得用我的命来换……”
我死死咬着唇,直到舌尖舔到一股腥味。
两人目光胶着,雪花飞舞间似有一层虚幻的迷离,阻隔住一些我看不懂的东西。
嗒!嗒!嗒……
湍急的河流将我的身子冲激得左右摇晃,刘秀赖以支撑的那块石头随时有松动的可能,我仰头凝望,岸上的人趴在地上,试图从上面去抓刘秀的胳膊。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