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你为何召唤我

作者:第十六笼馒头
你为何召唤我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美丽新世界

第431章 跟我回家吧?

“很残酷,我知道,但如果你想快速变得成熟起来,便需要经历这样的残酷。”白亦低声说道。
于是他便接着说道:“你们的愿望就由我来帮你们实现吧!你们跟我一起走,去往我原本的世界,那样你就不会长大了;而你的话,你不觉得我就是一位很合格的圣诞老人吗?”
“好了,这里的事差不多了,我们走吧。”白亦站起身来说道。
“配合你玩玩梗,还真以为自己能赢啊?”白亦冷冷的说着,把断臂重新接了回去,很随意的一脚便把正义的伙伴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又看向他带来的帮手,毫不留情地说道:“现在,是时候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宝具了!”
“安静点,我只是给你检查一下身体而已。”白亦不耐烦地说道。
白亦则很是无语,他不知道这世界的抑制力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在最关键的时刻会刷新出一头萝莉来对付自己……这家伙拥有的手段并不多,最强的武器就是卖萌,虽然确实挺可爱的没错,但白亦的心一旦横下来,怎么卖萌都是没用的。
“你……你想干嘛?先说清楚,我可没她们那么单纯好骗,我是绝对不会跟你走的……呀!!!”她话都没说完,就被白亦一把扛起,扔进了卧室里,再用魔力束缚住。
他一共就三把武器,圣晶石法杖变成绿油油法杖了,军神之剑变成黑又硬棍子了,手头就一本万界臣服之书,总不至于拿出来欺负这些家伙吧?
紫衣女孩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踮起脚尖和白亦轻轻的拥抱了一番,纪念了一下这段短暂而惬意的圣杯战争。
“别想骗我!那些变态都是用这种借口欺骗小女孩的。”黑皮萝莉眼角含着泪,委屈的说着。
于是就在这样一番软磨硬泡和威逼利诱之下,两个小萝莉总算是勉强的点了点头。
“你们呢?你们的愿望是什么?”白亦问道,又下意识的伸手去摸两人的头,结果珊塔和*图*书连忙警惕的躲开了,倒是安娜比较胆小,任由他得手了。
白亦顿时如临大敌,面对这个挂逼职阶,怎么小心都不为过,更何况这个世界存在着星球意志这种玄学的玩意,会发动抑制力来阻拦自己,那么最后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位弓兵定然强大无比!
这些小家伙们的愿望要么非常简单,要么根本就没什么明确的愿望,白亦决定先从简单的开始,比如巴萨卡,她都说不出自己有什么愿望,白亦直接切断了她的魔力供给,她就消失回英灵殿了。
接着便是刚捕获的弓兵,白亦问都没问,甚至都没叫醒她,就切断了她的魔力供给,送她回老家了,至于为什么要区别对待这位弓兵?谁叫她只有三星呢?
接着像暗杀者萝莉这种想回妈妈肚子自然也实现不了,直接送回去;自己那位从者,仅仅是希望以后不要被骗,白亦就随便提点了她几句不要相信任何男性,以后就找个女剑士过,也把她给送了回去。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空气中出现了一阵细微的波动,一个带着高傲笑容的身影出现在了白亦面前,结果却并不是预料中那个金光闪闪的基佬,反倒是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漂亮小女孩?手头甚至还好好的拿着一把弓箭?
“最好不要回那座城堡了,那里的人并不把你当人看,去找你爸爸妈妈吧。”白亦建议道,然后用力一开门,正爬在门上偷听的两头小萝莉一时没有防备,摔倒在地,又滚成了一团。
一声惊呼后,两个小萝莉又摔成了一团,像两只打滚的可爱小兽一般。
“嗯嗯,果然是有效的,就用这个来当圣杯吧!”白亦向众人展示了一番手头那个带着小兔子图案的可爱陶瓷杯。
“你不是想看海吗?”白亦说着,领着两人一同离开了这栋别墅。
结果飞在半空中的那条断臂,从不知道什么地方突然掏出来一只平和_图_书底锅,哐当一声翘在了正义的伙伴头顶……
他并不需要构造出圣杯去许愿,只需要让这些英灵们返回英灵殿时造成一些链接世界内外的孔洞,汲取从那里涌入的源源不断的魔力,给军神之剑充电便好,所以不需要特别大量的魔力,自己也不会试图去穿越那些孔洞,抵达那所谓的根源。
“哼!杂修!”白亦冷哼一声,背后的兵器便随之展开了攻击,打得对面那满门英烈屁滚尿流,逃之夭夭。
“我想要看海,想成为合格的圣诞老人。”珊塔也跟着说出了自己的愿望。
实际上嘛,白亦还真的没把她怎么样,只是用精神力仔仔细细的扫描了一遍她的身体,确定了她体内小圣杯的状态,因为没有承担收束从者灵魂的作用,她的身体也不至于变得太糟糕,白亦用魔力替她稍微调整了一下,让她能健健康康的活下去。
可如果能仔细观察一下的话,便能发现白亦投射出的武器并非是剑啊枪啊之类的,反倒是锅碗瓢盆,棉袄被褥,以及鸡毛掸子、粉笔等等各种日常居家教学用品……都是他塞在储物袋里以防万一的东西,而这个看起来很酷炫的攻击方式,其实就是用魔力把储物袋都藏进光幕里吓人,那道光幕则是用光影小魔术弄出来的视觉效果。
“我不想长大。”安娜小声回答道。
“怎么了?连圣杯都难以实现的愿望,我都替你们轻易实现了,我比圣杯还厉害,难道还做不好圣诞老人吗?”白亦继续夸这海口,诱拐着两位小萝莉。
“呜……脑子里多了好多东西……这些都是什么呀?抽卡的玄学时间?如何快速刷卡上车?怎样高效率通关第七章?呃……还有这……这些……”白色毛巾被捂着头看完了白亦分享给他的一些记忆,低声问道:“这就是我的命运?我的国家的命运吗?”
剩下的时间,白亦安排得很是紧凑,带两个小家伙去海边转和_图_书悠了一圈之后,就连忙搭乘去往伦敦的飞机,准备和那里的一位老者进行一番学术交流。
“去哪里?”珊塔问了一句。
其他的白色毛巾被和暗杀者萝莉听见白亦要对战从者了,也纷纷围了上来,正在合计着该怎么应付这堵高高的围墙,吵得叽叽喳喳一片的时候,白亦已经拎着新鲜的猎物回来了……
“哼!我们卫宫家,满门英烈!”正义的伙伴说着,潇洒的把身上的外套一扔,发动的他的固有结界,于是白亦的四周顿时变成了满是武器的沙丘,远处还有巨大的齿轮在转动着。
“要上了,Teacher哟!魔力的储备还够吗?”正义的使者强行装了一波逼,朝着白亦扑了过来,在半空中高高跃起,手中黑白色的双刀向着白亦的右手劈了下来。
于是最后,只剩下珊塔和安娜两个小家伙了。
“哦?那个坏蛋终于和最强的弓兵对上了吗?”黑皮萝莉顿时兴奋了起来,拉着自己的巴萨卡跑去墙边,强行踩在巴萨卡的肩上,向着墙外张望。
而黑皮萝莉则默默的从床上爬了起来,身上摸了摸身体,确实没有被侵犯的感觉,可为什么刚才那个坏蛋给自己检查身体的时候,会有一种被人舔了全身的恶心感呢?错觉吗?
“把Saber还给我!”正义的伙伴冲着白亦怒吼道。
至于被浪费掉的日常用品,也无所谓,反正难得来了一次地球,总得给家里的孩子们带点土特产什么的回去吧?正好清空了带回去,至于要带点什么?随意都好,哪怕是夜用型防侧漏,也可以给女孩们带来高科技的舒适体验吧?
“呀!姐姐!”正趴在墙上观战的小萝莉安娜顿时发出一阵惊呼,有些激动的样子,于是被她踩在下面的珊塔连忙说道:“唉哟!你别乱动呀,我快撑不住了……呀!”
白色毛巾被陷入了一番深思,然后又郑重的向白亦鞠了一躬,身体开始逐渐化作金光和-图-书点点,在即将消失的那时,她突然又问了一句:“可是节奏榜4、5星双榜垫底是什么意思呀?我无法体会到这种残酷,这和我的国家有关系吗?”
说着,他的背后突然发现出一片如湖水般的金色光幕,泛起点点涟漪,数不清的兵器从里面伸了出来,指向了敌人。
“这样啊……有点麻烦呢?等我先数数看……五个?嗯,差不多够了。”白亦晃动着手头茶杯,心头进行了一番计算。
他家里那群小家伙已经深切的明白了这一点。
“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很短暂,不过还算是很愉快的吧?那么现在,圣杯的构造我已经大致的弄明白了,接下来会用我的方式来结束这场战争,你们到时候也会安然无恙的回到英灵座了,只是这次圣杯战争无法许愿,这多少有些遗憾。所以你们不妨说说自己有什么愿望,我试着帮你们了结一些吧?”白亦很中肯地说道。
所以这些小家伙,倒是可以留下两个……
“呜呜……你这混蛋,等人都走光了,就原形毕露,打算对我下手了吗?”黑皮萝莉哭着问道。
“姐姐!”小萝莉安娜连忙扑了过去,从白亦手头抢过那头看起来就没比自己大多少的萝莉姐姐。
“诶?”两人都有些诧异。
白亦顿时觉得有些好笑,反问道:“你从者都没有了,还敢上门送死?真当我不会杀人吗?”
而就在白亦琢磨着要不要顺便去抢劫下超市或者商场的时候,一个穿着红色西装,看上去就很想从背后捅他一刀的优雅男子出现在了视野中,他便是最后的漏网之鱼,弓兵的御主。
这就是星球的抑制力?果然这设定都快被人遗忘了,所以无法正常生效吧?
白亦并未来得及回答,她便已经消失了,白亦则抓紧时间,用巫妖的那些控制灵魂的邪术把她的意识束缚住,随手抓过一只杯子,塞了进去。
最后还剩下的,就只有那个不是从者的黑皮萝莉了。
www.hetushu.com反正你们回去英灵殿也很无聊,不如跟我一起去冒险吧?我们那里可是很精彩,很好玩的,还有美味的糕点和漂亮的衣服,以及很多会喜欢你们的姐姐,你们可以过得十分开心愉快。”白亦最后这样说道。
正义的伙伴先拔头筹,重伤了这可怕的敌人,瞬间自信十足,挥舞着双刀向白亦的胸口劈来。
“呀……这不是我用来刷牙的杯子吗?”白丝萝莉安娜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黑皮萝莉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说道:“情报中说,这次的Archer是我们当中最强的,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女神,怎么那么轻易就……”
“哼!什么Teacher职阶,分明就是个小丑!”中年男子看着满地的锅碗瓢盆,不屑地说道,“在我的Archer面前,根本不值一提!”说罢,便对着旁边的空气单膝跪下,说道:“请您消灭这个家伙吧!”
“呃……”白亦举起右手试图格挡,然而手起刀落,他的整条右臂又被削断了。
最讨厌也最痛恨白亦的白色毛巾被第一个提出了希望能变得更成熟一些的愿望,这个很好实现,白亦从她挥了挥手,示意她靠近一些,然后一记头槌撞在她额头上,顺便用记忆分享的方法传了点人生经验给她。
一声闷哼后,正义的伙伴晕了过去,固有结界接触,他的家人和同学全都惊愕的看着依旧站着的白亦。
“好了好了,都过来,我有重要的事和你们说。”白亦冲着家里的一堆萝莉和少女们说道,这次圣杯战争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世界线变了姑且不说,召唤出来的从者还全是一群卖萌的货色……与其说是在参与一场战争,倒不如说在玩某种收集类游戏。
从者毕竟是灵体,能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来传达想法。
顺便,他还逛了逛商城和超市,把储物袋里的东西重新塞满。
而且更关键的是,那家伙的粉丝众多,自己要是把他揍得太惨,容易招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