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你为何召唤我

作者:第十六笼馒头
你为何召唤我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从阴影中降临

第121章 你想干嘛?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强行发动之前的高速突刺,肯定会对她的身体造成难以弥补的损伤,实力也会随之下降,但她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愤怒早已冲昏了她的头脑,白亦那番话更是摧毁了她心头最后的一丝理性,即使拼着被军神之剑抛弃,她也要把这恶贼手刃当场!
哪怕学者说过可以用全身去承受这一击,白亦也不敢随便冒险,更不敢带着温蒂尼一起冒险,虽说抱着这样一个大美妞去穿越位面好像也挺美滋滋?但还是算了吧,换做自己的两个学生倒是值得考虑一下。
“好一记阴招!比我当年那些招数还要阴险……”巫妖都不得不佩服白亦这一手奇思妙想,然后接着又问道:“不过你就不担心她一头撞死?”
或许因为在黑暗中打滚很难瞄准,而准备全力一击的军神之剑也没办法锁定目标的缘故,总之少女大王的第二击依旧被白亦躲了过去,红光贴着白亦插身而过,险之又险的错了过去,继续在无辜的草原上划出一道深深的沟壑。
因为满地打滚的缘故,搞得白亦头顶粘上了不少杂草,看起来绿油油的充满原谅气息,好在人总算是没事,又低头看了看怀里的温蒂尼,她也没受伤,没有醒过来,只不过比白亦还要狼狈一点,嘴里都不知道怎么的被草塞满了。
“之前追她的时候,也用精神力悄悄探查了一下,发现她的肉体强度其实比正常人强了很多,很结实,和*图*书堪比那些神灵武士了,这应该也是军神之剑的效果吧?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不敢硬接我的刀刃,但就这么撞一下应该不会死。”白亦说道,然后走到少女身边,把她翻了过来,视线错开不该看的部位,伸手摸了摸她黏糊糊的脖子,又继续说道:“你们看,果然没事,只是晕了过去。”
虚空里的诸位行者对这诡异的场面都有些好奇,他们都没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少女就被制服,军神之剑也被夺走,这一场原本应该打到天亮的对决,就这么突然的戛然而止了?
此时只看见少女的脸上被糊得白蒙蒙的一片,头发上都沾染了不少,眼皮都快给糊住了,恶心的白色黏液还在顺着她高挺的鼻梁往下流淌,有些甚至流进她嘴里,再顺着嘴角途经她那尖俏的下巴滴在她腿上……更关键的是,这白色黏液配合她特别的肤色,又显得更为刺眼,再加上她出众的容貌和手捂着胸口的姿势,让这幅画面看上去就像某些画风精美的游戏CG一般。
结果等他做这些事的时候,背后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无力,但又充满怒气的清喝:“臭流氓!你想干嘛?”
心头虽说有点愧疚,但白亦嘴上却还是很硬地说道:“还不肯认输?我已经掌握住你的行动轨迹了,乖乖交出军神之剑,我可以饶你一命。”
这一招果然奏效了,一身闷哼果然从不远处的地方传来,“和*图*书呜……”
只能说还好这里没其他人看见,大王的部下确实很信任她,一直没有追过来,否则的话,估计她今晚不仅仅是剑被抢,连清白恐怕都保不住了……
“呼……果然翻滚这个技巧总是会附带绝对闪避和无敌效果的啊……”白亦暗自松了口气,心头对这军神之剑的威力也确实有些忌惮,还好少女大王发挥不出它的全部威能,要是换做一个武技精湛的强者来用,以目前白亦的实力,恐怕很难善了。
然后嘛……因为突刺的速度很快,少女又对这种阴招毫无防备,就这么一头撞上去了,直接把自己给撞晕了过去。实战经验不足头脑还不清醒的小女孩,仗着武器厉害就面对白亦这种千年老YB,遭到这样的下场再正常不过了。
这家伙,逃了这么久,就不累吗?白亦有些纳闷的想到,同时也放弃了这种无效的追逐,转而站定在原地,伸出左手,瞬间释放出各种乱七八糟的魔法,试图去捕捉少女落地的身位,她每一次转移的距离都不远,都在魔法的射程之中。
我不是!我没有!这真的是意外!我是因为这个魔法释放很快才顺手放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这招命中了啊!大家要相信我啊!她的空间转移那么诡异,我肯定不可能是刻意释放的啊!而且这充其量只是一记干扰视线的魔法而已啊!很干净的!你们不要总是主动往不好的方面联想行不m.hetushu.com行?白亦在虚空里连忙辩解着。
白亦弯腰捡起了那截短短的剑柄,抬头看了看不远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蛮族大王,有些无奈的耸耸肩,说道:“说了我已经掌握了你的行动轨迹,怎么就不信呢?这一下撞得够疼吧?”
白亦心头一喜,他并不寄希望于这种追求高速的低威力魔法能打倒她,只要能证明这种方式有效就可以了,于是他连忙扭头看了过去,想确认一下她是被哪个魔法命中的,这样就能结合自己释放魔法时的方向和角度,去推测出她闪避的规律和轨迹。
原来,他借助少女脸上的那些白色黏液中残留的魔力,可以精确的定位对方的位置,然后在她发动高速突刺时,把这截黑耀金臂甲准确的传送到少女额头前面,避开了军神之剑的红色光刃。
“呸!”少女气愤的从嘴里吐出一口夹杂着白色黏液的唾沫,根本没有搭理白亦的意思,为了抢走军神之剑,居然能干出这种事?少女大王被气得呼吸都不顺畅了,她可以坦然面对死亡,但绝对不能忍受这样的羞辱!当即就不顾力量还没完全恢复,再次强行催动军神之剑的力量,整个人又一次漂浮在半空之中。
“看起来很奇怪,但原理很简单,我只不过是把这个东西传送到她突刺的路径上一个合适的地方罢了。”白亦简单的解释道,又用法师之手把落在草里的黑色棍状物捡了起来,那只是一截臂甲,黑耀m•hetushu•com金制成的,上面留着一个浅浅的印记,和少女大王额头的宽度差不多。
此时的少女大王已经气得快从酒红色的漂亮眸子里喷出火焰来,只不过一只眼睛被黏液糊住了,她只能用另一只眼睛来表达内心的怒火,如果说之前的一番交手中她还有点退却的意思,可如今被这么欺辱之后,她已经决定把所有的事都抛去一旁,今晚就要和这恶徒拼个你死我活!就算他要跑也要追击,不一剑捅死他誓不罢休!
看着她这么一番准备拼命的架势,白亦也暗叹了一口气,把手伸进储物袋里,摸出了一截黑乎乎的棍状物,然后等到大王再次发动突刺时,释放了一个和空间传送有点类似的魔法,隔空移物,这个魔法可以把一件物品传送到小范围内的任意区域,是魔法试验室里经常用来处理材料的手段。
可他这么一看,当即又在心头有些尴尬的默念对不起了,因为命中少女的不是别的魔法,恰好是他最早先教给小弥雅的那招黏液喷射……
然后就听见空气中顿时传来三道声响,先是金属撞击的咚的一声;然后是重物落在草地上的噗通一声;最后才是军神之剑的剑柄落在白亦脚边的一声闷响……
这画面太美,以至于双方都暂停了下来,少女很想伸手抹去脸上的黏液,但是她一只手握着军神之剑,另一只手又捂着胸,哪怕她的身体确实对很多男性都没什么诱惑力,但处于女性的矜持,她肯定不http://m.hetushu.com会松手的,军神之剑也不能丢,怎么办才好?只能先暂时不管脸上咯,任由那些黏液流的满脸都是,甚至顺着脖子流到她那两抹格外撩人的锁骨窝里……
“希望阁下,你是不是化身这个流浪剑客斯温之后,不需要维持你平时的形象,所以内心的那股邪欲可以尽情释放出来?要不然你为什么总是用这个身份对女孩子做出某些猥琐的事?”学者在虚空里毫不客气的质问道,又用讥讽的语气对其他几个女性行者说道:“大家快来认识一下我们的虚空第五行者吧,他是我们的希望,继承了大家的知识和能力,特别喜欢各式各样的美少女,花样特别多,还很擅长用奇怪的魔法对付她们……”
再开追逐战之后,白亦也无心去欣赏少女那身性格的古铜色皮肤在夜色下和红光映照下的诱人光泽了,他几乎达到了眼下最极限的速度,整个身影在空气中几乎是若隐若现的,让人难以看清他的实体。可即便如此,还是追不上全力逃窜的少女,两人的身影在这片区域内到处闪现,硬生生在现实里营造出了电影里的快进效果。
既然如此,这把剑还是放在自己手里比较安全,白亦喊了一声:“此宝与我有缘!”然后又把温蒂尼随手一扔,向着还在喘息恢复的少女大王扑了上去,两人又进入了你追我赶的僵持局面,只不过一个女孩捂着胸赤着大半个身子使劲逃,一个男的头上绿绿的拼命追,这场面看起来总觉得哪里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