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征服星辰

作者:锋越
征服星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王权血脉

第三百八十九章 五雷轰顶

不过这一次,他并不是来满足自己的嗜好的,而是因为他的弟弟,一名叫皮特的年轻人,为了躲避某件麻烦事儿的风头,到鬼联帮暂避,没想到死了,而芭芭拉正是导致其死亡的重要原因——那个叫皮特的就是曾经想将芭芭拉沉海,最终却死在墨轩手上的那个。
墨轩本就是显示一下自己的“残暴”一面吓唬人,看看这二世祖是不是蒙了自己什么事儿的,却不想自己还没开口问,这货就自己坦白了。
“这算是考验吗?”墨轩心内苦笑不已,不由又想起墨恋说过的那句话,他迟早要懂得使用力量,可当自己要使用力量的时候,才发现这力量之大,涉及之广,不可不慎。
没理会那二世祖,墨轩放开芭芭拉的手,转头看向她:“你看,其实这些欺负你的人也是怕疼的,也是怕死的,他们和你一样,血肉之躯而已,所以你和他们是一样的,没有什么地方比他们低贱,相反,你不偷不抢,不诈不骗地养活了自己和妹妹,比起他们可要干净得多了,人常说,窃钩者诛,窃国者侯,他们这些人的龌龊之处,今日你见到了,却是比之你自己如何?”
但墨轩的话还在继续:“当然,你总是做这一行也是不行的,从前你迫于你妹妹的病情,不得不这么做,但现在,你妹妹病好了,就别做了,好好学点儿东西,用劳动,用才智去换取更好的生活才是正道,而且啊,说句实在话,和*图*书你也不适合这一行,像你这么实诚,跟个棒槌似的老实姑娘是学不来那些风尘女的精明的,那些女人啊,自甘堕落,做这个就是存了好吃懒做的心思,琢磨的就是怎么傍大款诈钱,跟你就不是一路人……”
眼前这女子的一生是很苦的,最苦的是没有人帮助她,如果有人肯伸一伸手,说不准她就会走上另一条比较好的路了,只可惜这世界上没有如果,而在卡德拉这样的金钱至上国家在这方面更加糟糕,什么都可以利用,什么都可以出卖,连怜悯、同情这些东西都能被一些无耻之徒当做生意来做,使得上过当的人愈发冷漠,社会中进一步缺乏“爱”这个要素。
所以墨轩对卡德拉这样赤裸裸的金钱社会一点儿好感都没有,但他有力量,能够自己帮助别人,所以当他能帮的时候,是会伸出手的,无关乎利益或自我满足,只是他觉得人类应该具备这样的团结、有爱精神,也不需要可以去做,只要做到自觉能够做到的地步就可以了。
这,大概就是墨恋她们的真实意图吧,让自己认识到权力斗争的复杂性和牵连性?
墨轩依旧握着芭芭拉的手,芭芭拉在初次捅人的害怕晕眩之后,被墨轩握着的手却感受到少年的手的平稳,顿时心安了不少,同时对墨轩更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那是一种混合这崇敬、爱慕、依恋的感觉,自从她入了风尘以来,何曾有男子hetushu.com对她这么维护、关心过?人们看她不是鄙夷就是充满肉欲,这种维护,还是第一次。
不过……
原来,这医生是鬼联帮后台之一,莫看他只是个医生,其父亲却是卡德拉某位议员,其母亲也有很厚实的资产,他是个家中很有一番资本的二代,投资鬼联帮,也是为了有能帮他干私活的帮手,尤其是这厮学了医后对治病救人没兴趣,对如何通过医术让人痛苦却是极感兴趣,在医院中不好满足这个兴趣,有鬼联帮这种地下组织,却时不时能够让他的变态嗜好得到满足,这也让他愈发和鬼联帮联系紧密,甚至得了白金徽章。
也是,这二世祖就不是个硬气的人,看他现在又是鼻涕,又是眼泪的模样,让墨轩很是嫌恶,又觉非常可笑。
当然,这货的后台也是个麻烦,这些有背景的家伙讨厌的地方就在这里了,要对付他们,就要对付他们背后的人,像是这个二世祖的父母,就必定是要除掉的,不是杀掉,而是让他们丧失权力和金钱、地位,以及将他们的那些铁杆关系给清楚,间中还要面对他们这张关系网中的那些盟友之类。
虽然墨轩絮絮叨叨的说话时还忙着在那个惨叫的二世祖身上找着什么,像是无心随口说的,但这些话从来没有人对芭芭拉说过,而这些天来,墨轩和斯蒂卡他们的帮助更是一幕幕涌上心头,她不知不觉呆呆地陷入了回忆。
听得这医www.hetushu.com生打扮的人前后抖搂了个干净,墨轩心中一大群草泥马狂暴地奔腾而过,没想到这事儿还有自己的功劳,那纨绔子可以说是死在自己手里的来着,因而愈发对芭芭拉和莉莉安姐妹感到愧疚了。
人是血肉之躯,终究是怕疼的,那医生割别人肉的时候毫不手软,却最是知道此中残酷之处,墨轩只是一刀,那医生害怕他继续,连声讨饶:“我说,我说!”
待得墨轩嘿嘿一声,得意地从二世祖身上拿出什么东西时,看到的就是一脸泪痕的芭芭拉,像是魔怔了似的跪坐在地,陷入了梦境一般,顿时叹息了一声。
“那好,你说。”
当然,对付地上二世祖这样的人墨轩一点儿也不会考虑团结啦,友爱啦什么的,在搜出他要找的东西后,还不忘在这家伙身上再捅两个窟窿,没办法,这家伙太让人发指了,喜欢割别人肉是吧?当别人不是爹生娘养的是吧?好啊,我让你自己尝尝其中味道,也享受一下你觉得爽的感觉。
芭芭拉一愣愣地看着墨轩,回想起苦难的童年,回想起咬牙出卖自己,却只得了可怜的一千卡德拉道尔的第一次,回想起了这些年来在自己身上发生过的无数次交易,她知道自己的身子是脏的,所以别人看她时,她总是下意识地自卑,可今天,墨轩却告诉她,比起地上那个应该算是贵胄之身的人来说,她更干净,更值得人尊重,这让她脑海一片懵然。和_图_书
这么一思索,墨轩的手到是停了下来,只是过得一会儿,却看到挨了刀的二世祖眼珠子直转,虽然还是一脸害怕样子,却怎么看怎么像是有什么心事放下的感觉。
但同时,墨轩也是一凛,这医生家里的背景虽然在卡德拉并非是绝顶的那一类,却也不是籍籍无名,这却又是个麻烦事儿,此时的他本就是债多不愁,到也没什么,可会不会给墨卫他们造成困扰?还有芭芭拉姐妹,她们终究是卡德拉人,以后还要在卡德拉生活,但现在得罪了这些权势人物,不用想都知道,以后定会遭到报复。
墨轩眼神一闪,却是毫不犹豫地拉着芭芭拉的手,在这二世祖另外三肢上也都各来了那么一下,这等酷刑,锦衣玉食的二世祖如何能够承受?惨嚎连连之余,却是连声道:“我交待,我交待,我全都交待,我是去神圣欧加勒姆帝国参加雷辰领大公爵婚礼的,只是听闻我弟弟皮特的事情后,才暂时留了下来!”
略微一想,墨轩顿时手一转,手术刀在那二世祖肉里搅和了起来,那医生哪里想得到墨轩竟然不声不响就来这手?顿时又惨嚎了起来。
只是,芭芭拉随即就黯然了下来,少年对她的维护,是出于对他自己价值观中公理正义的坚持,对自己或许有怜悯或者同情,却和男女之间的关系没有联系的。
只是,当他打开找到的东西,一张华美的请柬后,脸色顿时变得阴沉无比,一把拎起那二世祖和图书,脸上的表情像是扭曲了一样,手指节都因为捏得过紧而发白,他咬牙切齿的模样甚狰狞地甚至让那二世祖忘却了疼痛。
原来,卡德拉商业联盟和神圣欧加勒姆帝国虽然商业来往频繁,两国政府间关系却不怎么样,典型的政冷经热,这其中缘由很是复杂,但无出于历史宿怨什么的,这就导致了在卡德拉商业联盟的政客们绝对不能在与神圣欧加勒姆帝国之间的关系上犯错误,尤其这种高层和帝国大贵族私自交往的更是相当敏感的事情,一不小心就会被扣上叛国罪、出卖国家机密罪之类的帽子。
觉得棘手,墨轩却又无法向墨恋、墨卫、墨夫人他们寻求解决之道,因为这一回他过来之前,姐姐墨恋就明确地告诉了他,这次无论他怎么做,都是他自己的决断,要他自己看着办,但所有后果,墨家会一力承担。
“你唬我!”墨轩冷笑着,因为这会儿他反应了过来,光是注意到这纨绔二世祖背后的权势,却忽略了这王八蛋做的事情让人发指,传播出去多大的后台都没用,卡德拉商业联盟是金钱至上没错,可金钱的威力也是有极限的,即便权钱结合威力无穷,却终究是建立在人心公理上,能够遮掩得住,是因为权势者对付的都是能欺负的弱小,捂了盖子不发散出去就没事儿,可这招对自己管个毛用!
正在芭芭拉心思连转的时候,那医生终究是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墨轩一愣,旋即哈哈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