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征服星辰

作者:锋越
征服星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荒星流放

第二二五章 糟糕事

胡夫还没说话,墨轩已经上前了一步,他本在四人最后,但这会儿既然这监工指明了要找他,也就站了出来:“我就是。”
眼前的一切,无处不充满诡异的气息,墨轩将疑惑藏于心中,小心地观察了半天,只能得出这些矿奴一个个都很拼命,仿佛工蚁一般不知疲倦的结论,直到他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想离开的时候,现场才出现变化。
那监工这回却是不吃他这套,不耐烦道:“我问你答就是了,别废话。”
墨轩和胡夫、科兹三人在雷诺的大块头遮护下抢了个中间段位置,等了半天总算轮到了。
当初墨轩加入雷诺三人组时,雷诺三人为了避免麻烦,主要是避免哪个没卵子的去给监工说坏话,就遵循了这个制度报了上去,这也是墨轩失火,雷诺三人一起遭灾的原因所在。
矿奴之所以被称为矿奴,就是因为他们只是奴隶主的劳动工具,是不允许离开矿井的,也就是说,他们要一直呆在暗无天日,离地至少几百米的矿井之中,与外界的交流?做梦吧,每天也就只有那么一点儿时间能够有机会去比较光明的算工点感受一下文明的气息而已,那雪白的灯光,干净的厅室,代表文明的仪器等等,即便矿奴们只能在监工们的暴力下远远看一下,也充满了无比的魅惑力。
墨轩也是叹息,科技进步了,社会发展了,人类踏上宇宙了,可这些并不代表人类就真的美好了,役使同类之心不灭,高低贵贱有分,那智慧,那科技,不过是那些窃据权位和掌控力量者更有力的统治工具而已,社和_图_书会制度、人民意识等精神文明方面的成就与物质文明的发展根本就不成正比,人类社会虽然有很多美好之处,可那丑恶之处,却也比之从前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就像是现在,那些监工和守卫有武器,有电墙,有装甲防护装备,那些都是文明的产物,可他们却拿来奴役着他们的同类,而这些同类呢?又有什么力量去反抗?血肉之躯?还是那些原始工具?
既然这样,墨轩自然也就不用和监工们客气,左右你们都在找我麻烦,我还给你们好脸色?
想到这里,墨轩扯了扯雷诺,不再让他愤愤出声:“我们可以恨,但我们不能白白牺牲,就算你骂得痛快了,对方能少一块肉?到是你的话被他们听到了,要了你的命都没问题,不值当,不值当。”
胡夫照例是四人中第一个,只见他点头哈腰地送上了矿石后,满嘴的甜言蜜语,十足奴才样,但他这番作为却是让这监工心情大好,脸色颇为和缓,只是在仪器上登记时,看到他过往记录,语气才变得不怎么好起来,但还是没克扣他太多。
下方空间,一些矿奴停止了挖凿修整空间的举动,而是聚到了一起,从堆置在空间中间的矿石中各自取出一部分,随后往其他一些隧道而去,在这些人之后,那个一直进出人员的隧道中出来了很多矿奴打扮的人,他们也从中间的矿石堆中取出一部分后从其他隧道离去。
“哟,还真是你啊,姓墨的!”那监工看到墨轩,却是一副阴阳怪气的腔调,完全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又有种小人m.hetushu.com得志的感觉。
听了墨轩的劝解,雷诺点点头,但脸上还是怒色很重,他明白墨轩说得是对的,但他脾气一直这样,一时之间哪里改得过来?幸亏防护服头罩遮着,要不定是会惹来那些监工的注意。
这情景愈发诡异了,墨轩越来越摸不着头脑,却也越来越感兴趣了起来,这里面肯定有些故事。
“好了,今儿个的算工时间到了,想换食水,换装备的都到了吧?那就开始吧!”
当墨轩和雷诺三人来到算工点,看着电墙后直通地面的升降梯,窗明几净的监工休息区,都是一副充满了仇恨,却无可奈何的表情,没办法,那些全副武装的守卫,那些安置着的防御武器,都不是赤手空拳的矿奴们能够对抗的,更何况,矿奴们生存必须的食水还掌握在那些混蛋手里,他们只要封锁了电梯,下方矿井中的矿奴就没了活路了。
墨轩并没有将他发现神秘的矿奴聚居点的消息对他说,只是说顺着声音去查探,走得深了,有了点眉目,只是时间不够,不得不回来。
这么来来回回好几次后,墨轩才算是看得明白了一点,感情这里的矿奴并不是一起的,有一部分矿奴是一直留在这里不走的,而另外一部分则是会离开的。
小心地顺着水道后退,原路往自己下来的地下裂隙赶回去,墨轩看到,胡夫正焦急地等待在绳索下方。
墨轩对此很是意外,他可没想到,原来自己选的那个方向是比较简单的道路来着。
至于罢工?算了吧,矿奴人这么多,各自思想不同,硬气和_图_书的有,软骨头难道少了?好死不如赖活这句话,给了多少人懦弱的借口?更何况,这黑矿所有者在不在乎这些矿奴都两说呢,人口买卖这种原始的犯罪,在星空时代同样猖獗得很,甚至有一些海盗之类的组织专门从事掠夺人口贩卖的活计,还发生过攻破一些偏僻星球,掳掠人口的事情。
有了提醒,墨轩总算想起来了:“你是当初来找我麻烦的那个,还想在警察局动手,却倒霉地被当场抓住的那个?”
他也不废话,因为他知道,苟德将他扔到矿井来,貌似是因为有什么事情得去做,暂时没法子亲自找他麻烦了,可又不想让他有一刻是舒服的,所以,他受折辱、受罪,苟德都很乐意看到,却绝对不会简单地让他挂掉,因此,克扣归克扣,为难归为难,他真死了,这些监工保不齐也得有麻烦。
“还记得我吗?姓墨的。”
所谓算工,实际上就是矿奴们用矿石和监工之流换取食水的过程,顺便可以汰换破损装备,当然,都是要用矿石换的。
墨轩到是好奇了,难道就胡夫一个人下来?询问后得到的回复却是科兹没下来,留在上面看绳子,而雷诺却是下来了,并且按照之前大家说过的探索方式去找过一次,只是他也没敢太过深入,一来在黑暗中他的方向感大受影响,二来则是另外的岔道中意外地复杂,还有不少自然陷阱什么的,雷诺受了点伤,不得不先上去了。
交流了一下后,胡夫早就不复当初的好奇,这个地方比在矿井坑道中还要让人心悸,而且差不多到了算工时间,便急急地http://m.hetushu.com主张回去。
胡夫到是没有怀疑,他虽然下来了,但只是待在这里等着墨轩而已,并没有去查探,在这片寂静的黑暗中,又是独自一个人,他胆子一直毛毛的,哪里还敢深入?
“墨轩,你到哪里去了?一去就是这么久!”看到墨轩的身影,胡夫松了口气,随即抱怨了起来。
“托了你的福啊,臭小子,我得过现在这样的生活!”坎博咬牙切齿,拎着墨轩的衣领不放:“我会好好招待你的!”
正当胡夫一副千恩万谢的模样想离开时,那监工却是叫住了他:“嘿,你们那个组里叫墨轩的呢?”
矿奴们一阵骚动后,乱糟糟地排成了几队开始上缴矿石,领取食水或者请求更换装备,没办法,食水是生存基本,而装备则是生存必须,在这个到处是富含辐射的矿井下,没有能起作用的防护服之类,死得不要太快,在生命的胁迫下,这些矿奴几乎是掰着指头抠着算,如何换才最是有利。
眼见矿奴们熙熙攘攘地挤在开阔带上,也没什么后续人来了,一个穿着一身颇新式防护服的监工拿声拿调地开了腔,然后就有一群群守卫拉出一个个沉重的金属大箱,那是为了隔绝矿石含有的辐射而特质的矿石箱子,然后站成几列,给那些结算的监工护法。
听得墨轩的话,那黑人却是气得不轻,没错,他正是那个受了宫缘羽岚老爸手下亲信凯德指派,找墨轩麻烦,却胆大到在警局搞小动作,结果被抓了个现行的那个黑人,叫做坎博的便是。
见墨轩没反应,那黑人监工却是气着了,拎起墨轩防护服的领子m.hetushu.com,气势汹汹地喝道:“怎么,这么快就将我给忘了?阿妮加德恩,圣·贝伦星,枫市,香树小区!”
“下一个。”监工们也不是什么勤快人,对待矿奴们就更是不耐烦了,算工时人多声杂,更是闹心,没一个是好脾气的。
墨轩奇怪地看了那监工一眼,他什么时候和这家伙见过?
只是,墨轩虽然想起了这个让人讨厌的家伙,却怎么也没想明白,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儿的,他不是应该待在阿妮加德恩某个监狱才对么?怎么会到这个黑矿成为监工了?
胡夫当下就是心里一个咯噔,不会是又有麻烦了吧?便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询问:“那个,尊敬的先生,墨轩又犯了事儿了?”
两个人吭哧吭哧爬上去后,和受了点伤的雷诺以及一直望风的科兹汇合之后,又将洞口堵住伪装好,带着矿石往矿井中某个点而去,他们要算工了。
为了便于管理,掌握矿奴们的动态,矿奴们的分组、矿区划分之类都要向监工们申报,虽然这只是监工们的表面文章,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用,但这样子显得“正规化”,能讨好上司表现自己思虑周全,所以这个做法一直保留着。
那监工却是靠近了墨轩,这时候,他罩在防护服头罩中的脸也被墨轩看清楚了,一张黑黝黝的脸,典型的黑人特征,只是比纯种的黑人肤色浅了一些,是混过种的,可即便这样,墨轩也是莫名其妙,因为在他眼里,基本上黑人就是一个样子来着。
墨轩正有此意,当即赞同。
“这帮王八蛋!”看着那些守卫和监工嘻嘻哈哈指点着自己这些矿奴们,雷诺恨恨地低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