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九界独尊

作者:兵心一片
九界独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9卷 鬼界之行

第0594章 阴城

这鬼界确是与人间传说的十分相似,南海仁心中暗道。
“官爷,小的在人间正在借宿在一处庙宇苦读,准备参加秋闱之试,哪能里想到祸从天降,十几位会飞的神仙竟然在那寺庙发生了殴斗,殴斗中不想竟然将寺庙震塌,小的受那塌房所押,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来到了这里!”南海仁装做战战兢兢地满嘴胡诌道。
“检查,你是何方人氏,因为什么死的?死后有何冤情来这阴城?快如实召来,若有半句假话,定让你下那十八层地狱受尽折磨,永世不得超生!”一个守门的鬼卒向南海仁横眉怒目地吼道。
看来这鬼界果然不让人以本体存在,只能以能量体生活!南海仁心中暗道。
有几名跑得慢的,被从街对面赶过来的几名大汉拦了下来,那几人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那几名大汉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惨呼声此起彼伏,周围的人看到那几名大汉行凶后都吓的噤若寒蝉,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来,那几名大汉行凶完毕,从那几人身上搜出钱财后,扬长而去。
“吃了,在鬼界有鬼灵山,产有一种聚神果,这聚神果可以将魂魄元神聚集到一起,为了采那聚神果,老哥我险些就真的死了!”说到这里时钱库存的脸上现出恐惧之色来,“那鬼灵山还是少去为妙,太可怕了!”
整个城池中店铺林立,人如过江之鲫,来往穿梭不已,做买做卖的呼叫声此起彼伏,这阴城中与人间唯一不同的是银楼极多,第个银楼外的立着一www•hetushu•com块兑换钱币的价目表,来往进出银楼的人络绎不绝。
不知道飘飞了多久,终于在南海仁的视野中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城池,那城池的城墙是瘆人的黑色,整个城池向外散发着阵阵阴风和一股股的死气。
那鬼卒也根本没有细听,如果细听之下定然会揭穿南海仁破绽百出的谎话,他不耐烦地一挥手道:“有什么冤屈到了轮转王那里再说吧,老子没有时间听,入门券有吗?”说着用手不停地比划着。
“站住!”一声大吼从旁边传了过来,南海仁停了下来。
“老哥我名叫钱库,云洲飞凤国人氏。”钱库也向南海仁道。
南海仁抬头看去,只见一位面目清癯的老者拉住了自己。
“哈哈!如今生活清苦,不如此老夫靠什么过活?”那被称为钱库的老者递上自己的金银换了鬼钞向外行去。
南海仁看到这两个字后,才知道自己终于来到了鬼界,他轻轻地吁了一口气,找到无人之处,试着恢复本体,当他本体一现时,立刻感到四周传来无穷的腐蚀之力,那种腐蚀力似要将人的肉身化掉一般。
“小弟任海南,神洲天龙朝人氏。”南海仁自我介绍道。
南海仁听到“魂飞魄散”四个字后,心里一动道:“老哥,魂飞魄散后不就是没有救了吗?那你怎么……”
“原来你是‘南海仁’,‘任海南’……哈哈,老弟果然厉害,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遇到了故人,真是有缘得紧,www.hetushu.com今天当浮一大白!”钱库向南海仁激动地道。
“钱老哥,小弟初来乍到,对鬼界的一切并不熟悉,还请老哥指点一二,走,小弟请您喝洒。”南海仁向那老者离施了一礼后道。
“去过,那是飞凤国的边陲小城,那里有修行高人名叫水东流的正是老哥哥的师叔,想起这些恍如昨日一般,不想来到这鬼界做鬼却也有些年了,真是……对了,小兄弟不是神洲天龙朝人吗?怎么会到云洲飞凤国呢?这神洲与云洲相隔极远,你怎么会知道的呢?”钱库满脸狐疑地道。
“谢谢老哥。”南海仁道。
城墙边上的护城河里飘浮着许多的魂魄,那些魂魄都是缺胳膊少腿的,有的还没有头颅,他们虽肢体不全,有的还没有头颅但飘在护城河内时却不停地动着,看上去相当的诡异和阴森。
老者钱库听到有人喊自己很是纳闷,停了下来,回头一看是南海仁,不由笑道:“小兄弟,原来是你,不知道叫老哥有什么事?”
听到那人的喊声,有许多人快步向那银楼冲了过去,南海仁在好奇之下也随着众人赶了过去。
“老哥,你魂魄再聚时,难道没有吃什么灵丹妙药吗?”南海仁问道。
“钱老哥慢走!慢走!”南海仁向那老者呼道。
“哈哈哈哈,你倒明事,正是这入门券,你可以进去了!”那鬼卒眼睛一亮,伸手接过“入门券”然后向南海仁施了一礼后道:“请公子直行就可,慢走。”
“好了您,酒m•hetushu.com菜马上就到。”话声一落退了下去。
听到这响亮的三巴掌后,南海仁陡然明白了,原来那鬼卒对自己态度前后两样,全是看在那两枚铜钱,也就是入门券的作用,看来“那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诚不欺我!南海仁心中咸吧着。
“鬼途”的确与“人道”不一样,虽然为“途”但却茫茫渺渺,看不到头,“鬼途”之中只有阵阵阴风不停地吹着,空旷与孤寂让人有不寒而栗之感。
看了一下,南海仁顿时明白过来,原来这鬼界守城的鬼卒竟然与人间无异,也在利用仅有的职权之便,进行吃拿卡要,南海仁想明白后,立刻满脸堆笑地道:“官爷,可是这入门券?”说着从怀里取出两枚铜钱道。
“一般情况下魂飞魄散确是没有救了,但由于我魂魄碎裂得不是很严重,主体的三魂还在一起,只是七魄分散了,来到这阴城后我的三魂就不停地在这里找七魄,足足找了十年我才将七魄聚全,如今才恢复鬼体不足十年。”钱库向南海仁道。
带着复杂的心情,南海仁来到了这阴城之中,这阴城与人间城池无太多差别,只是这里没有阳光,整个城池就像是阴天傍晚的人间城池无异,若没有那森森鬼气南海仁还以为来到了人间某地。
南海仁进入“鬼途”后,很快就将暗黑业火王等追兵甩掉了。
听到“喝酒”二字那老者眼中一亮道:“小兄弟你真是客气了,好,老哥就给你讲一讲,走!”
南海仁本待要出去,旁边上一和-图-书人拉了他一下道:“小兄弟,千万莫要强出头,否则你最后是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听老哥的,就当没有看到。”
南海仁与老者走进了酒楼之中,刚一进门,店小二就迎了出来,“哟,钱老爷子这是又赚着了,您老吃什么?喝什么?”
“新报到的人快来本楼兑换鬼钞,若事过三天还没有将身上金银钱财兑换完毕,一经鬼界钱钞司鬼吏发现一概没收,并罚开矿十年!”一个尖利的声音在一处银楼处飘来。
“小兄弟,快坐,你怎么称呼?”老者一边让着坐,一边向南海仁问道。
突然,南海仁脑中亮光一闪,何不以圣婴出体的方式在阴城中活动,将鬼界的规矩情况摸熟,并找到那枉生殿,想办法把无语老哥的信物交给长发鬼王,以求他的相助,南海仁想到。
听到南海仁如此一问,钱库面上一暗道:“唉,说来话长,老哥由于平时只顾赚钱,没有修炼护体法宝,在渡劫飞升时,不想没有抗过天雷之劫,被神雷劈了个魂飞魄散,后来就到了这里。”
南海仁也匆匆忙忙地兑换了金银,然后向外急追那被称为钱库的老者。
“老哥缘何到此?”南海仁问道。
“钱老哥,小弟也是修行之人,曾经师父有幸去过云洲,并到过黄石城,那水东流老先生正是小弟的岳父,小弟妻子正是其女水清澈。”南海仁向钱库道。
“他妈的,我叫你要,我叫你四处乱窜……”一阵叫骂和拳脚声传来,同时伴着高一声你一声的惨呼,从酒楼外传了过m.hetushu.com来。
“酒菜来了,您老二位慢用!”店小二这时将酒菜送了上来,南海仁与钱库二人开始饮起酒来。
南海仁以气态之体快速地向前飘着,一路上他偶尔会碰到一两个人的魂魄,被牛头马面状的鬼差押着向前飞去。
想到此处,南海仁不再犹疑,他运起神功,迅速将一枚圣婴出窍,那圣婴出窍后迅速化为了南海仁的大小,然后南海仁的本体则躲进了手镯内的乾坤宝袋中,只是把神识留在了那圣婴的大脑之中。
那人点了点头,向前走去,众人进到银楼内逐个开始兑换起身上的金银来,“钱库,你怎么又来了?看来你小子又在私底下搞小动作!”银楼的帐房先生看见拉南海仁的老者后,笑骂道。
高大的城门下,城门的上方刻着两个巨大的字“阴城”。
南海仁(为了行文方便,我们这里仍称南海仁的圣婴为南海仁)向那“阴城”的城门行去。
当他走出奶楼时,刚好看到那老者向一座酒楼行去。
“老哥,你是云洲飞凤国人?您云过黄石城吗?”南海仁向钱库问道。
看着鬼卒前倨后恭的丑态,南海仁心里十分纳闷,这是怎么回事?他一时接受不了,但还是向前行去,接着身后又传来了那鬼卒对自己一样的吼声,不同的是那后来的人因为没有入门券,不但不让进城,还平白无故地挨了那鬼卒三巴掌。
“酒菜不变,只是多加一副碗筷。”老者向店小二的道。
南海仁忙重新化为了混沌之气,然后仔细地在记忆中搜索起应对的功法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