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九界独尊

作者:兵心一片
九界独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2卷 人界大乱

第0466章 黄石城秘

“师兄,既然那尚丹青竟然敢举寨来袭,他就失去了山高寨险便于工作于防守的优势,而我等却可以逸待劳,此时我等集中力量刚好能够将他消灭在进攻我黄石城的过程之中,小妹也愿意为黄石城出此力,同时报那险些被辱之耻。”水清澈向龙天放福了一福道。
“龙兄、岳父,我们先去各防御点看一看,先布一下阵,再研究一下灭敌之法,以绝黄石城的后患!”南海仁向二人道。
“好吧!一起去。”水东流叹口气道。
孙进与南萍在玉女峰仙女谷中修行不提,再说在异域的南海仁与转世后的琼媚——水清澈结为夫妻后,二人前缘以续,彼此之间都了结了心中夙愿,在修为上二人更是精进甚多。
二人刚到前厅,就听听见一个清朗的声音道:“师叔,此次百丈岭举寨来袭一是为替三六寨主报仇,二是想寻妹夫雪恨,小侄从探子处得来信息,那寨主尚丹青又从他处请来了高人,放出话来要血和*图*书洗黄石城,小侄来此还请师叔帮助小侄布几座阵法,以不变应那万变。”
南海仁看了一眼水东流道:“岳父,这玉简是专门对阵法一道的梳理,相信对岳父有用,您可以看一下。”说完南海仁从手镯中取出一块玉简递给水东流。
“爹爹,我也去。”水清澈向水东流道。
怎么会是这样?这南海仁究竟是什么人,他又用的是什么办法呢?不自觉间他放去神识向南海仁看去,当他与南海仁接触后,发现南海仁表现出的一切竟然与普通人无异,难道他已经达到了韬光养晦,英华内敛的至高境界?
南海仁与水清澈二人对望一眼后,均点了点头,二人推门走了进去。
“贤婿能够参加则胜算更增一分,好!老夫心中甚慰!贤婿,等下就随老夫去军中,及各处防守之地布些防御阵法以挡敌人来袭。”水东流用手抚着胡须道。
水东流接过之后,忙分出神识沉浸到那玉简之m.hetushu.com中,很快他就被那玉简中的阵法纲议和各种阵法、禁制所深深地吸引了。
笑毕,水东流转向龙天放道:“贤侄,你要布阵还是找海仁吧,他在这方面的修为比老夫强了数倍不止,我先回去研究这玉简了。”说完不待龙天放答话,身体一闪御剑而去。
“贤婿,这黄石城乃是出自家父之手,到现在已经历三百春秋,此间经历了两代王朝变更,千百次的战事,却依然如故,你看出什么来了吗?”水东流俯首看着城内的一切向南海仁问道。
“南兄果然是高人,小弟真是钦佩不已,看来有南兄在此,黄石城必然无佯,小弟现在一点也不再那样担心了。”龙天放向南海仁施了一礼后,惊喜地说道。
“真的?竟然在如此神奇的大阵?我只是在书中看到过类似的解说,难道还真有不成?”水东流惊讶地向南海仁问道。
“贤侄休要惊慌,老夫收拾一下马上就去军中,另外你要通知m.hetushu.com一下城主,让全城百姓在敌人来袭时万万不能出门。”水东流的话音传来。
这天,南海仁与水清澈闭关日满刚刚出关,到前厅拜见水东流。
“小婿与清澈已经出关,适才走到门外,的到龙兄长说到百丈岭匪人欲报复一事,小婿不才要为黄石城出战,以尽绵帛之力。”南海仁向水东流施主了一礼后道。
“哦!”二人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四人很快来到了黄石城的城楼之上,南海仁站在城楼之上向城中俯看下去,发现这座城池的布局暗合阴阳数理变化,布局中阴阳互补相生相克,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笔。
龙天放心里对南海仁更是感到神秘不已。
看了一南海仁,水清澈的眼中充满了爱意地道:“爹爹,哥哥他还有更厉害的呢,若他布下那防御大阵相信百丈岭的兵丁根本进不来一名。”
片刻后,水东流收回神识,眼中泛着亮光,向南海仁深施一礼道:“多谢贤婿赠简之德,这下和*图*书老朽才真正找到了修习研悟阵法一道的根本了,哈哈哈哈,老夫真是高兴极了!”说完大笑起来。
“师妹,你身体比较弱,这份情意小兄心领了,有南兄相助已经够了,你还是在家中休养吧。”龙天放看了一眼水清澈还了一礼道。
经龙天放如此一说,水东流向女儿看去才发现女儿的不同,看到女儿如此巨大的变化后,水东流第一感觉就是惊喜,惊喜地后地就是震惊,震惊于自己这个女婿所表现出的能力来,他有如此法力,那他究竟是什么人呢?
“岳父,小婿不才,仅看出些皮毛,此城主体由黄石砌成,布局上以阴阳数理为基,五行八卦为本,同时辐以聚灵之阵,这聚灵阵却又是如此简单,其他的小婿就看不出来了。”南海仁向水东流道。
南海仁看着二人惊讶的样子,笑了笑道:“岳父,龙兄你二人别在猜测了,我南海仁修习的功法十分繁杂,自己也弄不清到底修的是什么,若按照修真的阶段,我在四http://www.hetushu.com十多年前就该飞升仙界了,但后来修行中却又发生了变化,原本表现出来的修行境界全部消失,所以自己到现在也没有历过劫,更没有飞升。”
“好,南兄请,师叔请!”龙天放经南海仁如此一说,忙应声道。
听南海仁如此一说,龙天放放出神识向水清澈探去,接着他就愣了,原来短短的两月没有见面,水清澈竟然由开光后期到了大乘后期,她竟然跨越了整个修真的所有境界!
“贤婿原来也是布阵的行家,一眼间就看出了整个黄石城立城的根本,道出了整个秘密,老朽却是近几年才发现的,还自诩为对阵法一道有着专门的研究,与贤婿一比真是小巫见了大巫相差何只里许!”水东流面现惊讶之色地道。
“龙兄,清澈现在痼疾已经痊愈,修为境界恐怕比龙史只高不低,让她参加吧,她绝对不会影响整个战事。”南海仁向龙天放道。
水清澈这么多年来是第一次看到父亲如此大笑,那笑是发自内心的,不带有半点掩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