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九界独尊

作者:兵心一片
九界独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卷 九界始乱(1)

第0407章 三手传讯

此时南卫风非常难受,身体里似有一团寒流一般不停地在奇经八脉动中乱窜,那团寒流每窜一个地方,他就感到冷一分,本想运功相抗,不运功还好,这一运功那团寒流活动得更快了。
“哦,怎么这里有股妖气?真是怪了,这南府之中除了魔气很盛外,怎么还有妖气?”马金星紧皱着眉头向众人道。
“世伯,您这是遭人暗算了!”马金星看着南卫风道。
“多谢盟主关心,老夫没事,真的没有事,一会就好了。”南卫风话虽如此说,但众人能够很明显地看到他的脸色变得越来越白,牙齿也不停地上下打着鼓。
“老人家,刚刚并无风刮过,您没有事吧?”马金星上前假惺惺地道。
“哪里走!”马金星大喝一声抬手祭出如意诛魂剑向三手妖君斩去。
“小兄弟,先疗伤要紧,有盟主在此,你一切就不用管了。”孙连元一边替牛云输着灵力一边道。
“花匠,你到这里和-图-书多久了?”马金星向那花匠问道。
“沙长老,我看那花匠有问题,你们快随本座过来。”马金星话声一落迅速向南卫风和那花匠走去。
“多谢前辈,那老者不是别人乃是南海仁的父亲,天龙朝退隐的相爷。”牛云向孙连元道。
马金星骤然出手,周围众人都心惊不已,那花匠出于本能向旁边闪去。
“好!果然是好手段,本座佩服得很!编起瞎话来眼都不眨,你认为本座会信吗?”马金星向三手妖君道。
花匠眼中精光一现,但又瞬间逝去,“哎呀!公子您的手劲好大,我身上哪有什么虫子,是您好看花眼了吧?”花匠一边揉着肩膀一边嘟囔道。
“老爷子醒来,老爷子醒来!”此时正有一花匠打扮之人在南卫风的身侧轻轻地叫着。
“好小子,你竟然躲得如此深,说你的目的是什么?否则别怪本座辣手无情!”马金星看着闪开的花hetushu.com匠道。
那花匠正是妖界的三手妖君,他为了搜集魔界和修罗界在人间的情报,并为了保护南海仁的家眷,专门以花匠的身份在南府上行走,不想今天竟然被马金星逼得暴露了出来。
“信不信由你,本妖君没有时间与你废话,走了!”话声一落,三手妖君纵身向空中跃去。
“什么?刮风?不会吧?”众人都面面相觑,原来刚才根本没有风刮过。
那股劲气一进入南卫风的身体后,他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冷战。
“啊,竟然是南阁老,那真是失敬得很。”孙连元离开牛云向南卫风行去,此时南卫风还处在刚才急风骤雨般的打斗中还没有醒来,人仍怔怔地站在庭院之中。
“啊!真是太惊险了,太刺激了!老夫痴活七八十年今日方是开了眼界,真是刺激!”南卫风一醒过来口中就不停地说着刺激二字,兴奋得如同孩子般。
“哎,老了,真的老了,这刚刚刮来http://m.hetushu.com的一阵风怎么如此寒冷,我都有些禁不住了。”南卫风自嘲地笑道。
三手妖君虽然身在空中,但六识极度敏锐,当马金星放出如意诛魂剑时,他立时感应到了,所以从身体里唤出妖灵刀向飞来的如意诛魂剑迎去。
为了不给马金星留下栽赃南海仁的任何借口,三手妖君一抖身体,迅速由一名普通花匠变了一个面浑身妖气蒸腾的妖君,并大笑道:“哈哈哈哈!马盟主果然是慧眼如炬,三手妖君佩服,本妖君奉我皇胜天之命在人界打探修罗、魔、仙及修真界各派的信息,一直以来潜在天龙南家,本打算控制了南府老爷子逼南海仁归顺我妖皇胜天,不想计划不如变化快,看来不能成功实乃天意。”
“南世伯,小侄马金星与南海仁师弟乃同为崆峒山苍云洞门下,今日不想竟然在这里与世伯相遇,真乃三生有幸,请受小侄一拜。”说完一揖到地。
话声一落,挥掌向那南http://www.hetushu.com卫风身边的花匠劈去。
“对不起,是我看花眼了,对不住。”马金星一边道歉一边向南卫风看去,发现南卫风竟然与南海仁长得十分相似,只是南卫风的身上少了那风英气,书卷气却更浓了些。
三手妖君说完之后,浑身妖气外放,做好了与马金星等人一战的准备,同时,分出一丝神识向怀中的传讯珠发去消息,将人间界发生的一切如实向南海仁做了汇报。
“回公子,小的到这里时间并不久,是和老爷子在半年前才来的,小的在南府的时间还是比较长的,自从上次老相爷与长子一等威仪伯南海仁、次子吏部尚书南海义还有驸马南流云,祖孙三代重振天龙朝纲后,在老爷子归隐后到南府负责养花种草的。”那花匠带着兴奋和自豪感向马金星道。
谁都没有注意,就在南卫风去扶马金星时,马金星手中发出一股劲气射入了南卫风的身体之内。
那花匠躲开的瞬间就明白了这一切都是马金星使m.hetushu.com的手段,无非是想逼自己现身而已,现在马金星目的已达,下步该是整治自己了。
“你肩头上的是什么虫子?”马金星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向那花匠的肩头拂去。
马金星身边跃出一人上前扶起了牛云,此人正是现任云萧阁主孙连元。
这暗算之人也太大胆了竟然敢在马某人面前使奸,我一定要叫他好看!
“盟主,确有一股淡淡的妖气,这妖气隐藏得十分厉害,若不是运用神功还真发现不了,没有想到盟主现在的修为境界进步得可真快,我们这些老家伙看来真是老了!”流沙宫主沙自流长老道。
南卫风忙上前伸手相扶道:“不必多礼,不必多礼,真是折杀老夫,马盟主乃万金之躯今日老朽得见真是有缘。”
“老爷子,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那花匠急忙扶住南卫风问道。
“叮当”一阵爆豆似的兵器撞击声从空中传来,接着传来三手妖君的话声:“马盟主,原来你也是一位深藏不露之人,彼此,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