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九界独尊

作者:兵心一片
九界独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卷 魔舞乾坤

第0246章 南麒之威

那多灵子此时正指挥着众魔围困木灵云和吟雪二女,眼见就要逼得二女现形,心下正大喜之时,突然感到一阵威压压了下来,这威压竟然与刚才那怪兽身上所发出的一样,不由心下大惊,运目向四周看去,却没有发现那怪兽,心下不由稍微放松了一点。
南麒化为混沌之气后,准备伺机对那四旬汉子下手偷袭,不料此人打斗经验十分丰富,竟然防护得十分严密,南麒大急之下,向四周看去,发现木灵云和吟雪虽然隐去身形,但在多灵子的敏锐灵识感应下,已经被魔众们团团围住,看到这里,南麒心中一亮,遂放弃了袭击那四旬汉子的想法,向多灵子等人围成的“灵魔困仙阵”冲去。
那锦衣人虽然看不到贴了隐身符的吟雪,但对吟雪发出的杀气却能感觉到,大吼一声将足下的飞剑祭出迎了上去,“叮叮当当”一阵飞剑撞击之声从空中传来,那锦衣人一边后退,一边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擅闯我灵魔宗的驻地,我多灵子倒http://m.hetushu.com要看一看你们能藏头露尾到什么时候?”
魔鼎狂人一见道了一声“好”运足功力,挥掌迎了上去,“轰”的一声巨响,魔鼎狂人一声惨呼被震得飞了出去,南麒在原地身子也是连抖了数下……
再说木灵云二女被身后之人一路追击,立时将二女的心火追了出来,木灵云向吟雪传声道:“妹子,咱们先打发了这追击之人,然后再回如归客栈,反正已经将这门派探听清楚了。”
“嚎!”一声厉吼,南麒展动双翼从天而降,伸开巨爪向那多灵子抓去。
想到此处,南麒感到自己高贵的“兽”格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它厉啸一声,顿时滔天的混沌之气奔涌而出,张开大口向四旬汉子喷出一口焚天神火,骤然而出的焚天神火令四旬汉子在猝不及防下,吃了一个暗亏,身上的衣衫被神火引燃。
正是由于多灵子的这点放松,才完全导致了那魔阵的完全溃散。南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了“灵魔困仙阵http://m•hetushu.com”,并以最快速度用“我即万相”之法恢复了本体,然后张口喷出一口焚天神火,那焚天神火一出,在猝不及防之下,布阵的魔众立时有四五人被烧了个正着,这几名魔众由于法力低下,立时被烧得化为了灰烬。
南麒见两位主母已经脱离了危险,心下更是坦然,仰天长啸一声,身体立时变大为原来的数倍,双翼展开,不停地向多灵子和众魔扫去。
那多灵子被这大火也烧得手忙脚乱,木灵云和吟雪二人见魔阵已破,遂相互间打了一个招呼御剑向如归客栈飞去。
那四旬汉子见南麒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竟然轻松破去了“灵魔困仙阵”,且连伤数人性命,不由大怒,喝道:“气死我也,孽畜你竟然敢在我‘魔鼎狂人’面前伤人,断断不能饶你!”说完周身的魔气不停地涌动,一股无形的威压压向正在追逐魔众的南麒。
那四旬汉子,本是见了南麒后见猎心喜,打算收服南麒,所以,上手后并未下杀招,只是一味的http://m.hetushu.com游斗,那南麒虽然争斗经验不多,但却也聪明异常,知道对方暂时没有伤害自己之意,也装做功力不足,手忙脚乱地与对方周旋。
那四旬汉子见原地失去了南麒的踪迹,心中暗呼一声“不好”运足魔功对周身防护得严严实实。
吟雪一听,也十分赞成道:“就依姐姐之言,这追击之人就交给小妹吧。”说完停下向前飞行的身体,回转身体向追击之人看去,只见一位锦衣中年人驾驭着飞剑正电光石火地向自己这个方向飞来。
说完口中念念有词,顿时木灵云和吟雪二女周围的空间一阵扭曲,二人身上贴着的隐身符,一阵跳动,就要离体而飞,二女心中大惊。
那四旬汉子一边围攻南麒,一边口中念念有词,用灵魔宗特有的驭兽之法准备收服南麒,南麒感到一阵头疼传了过来,它突然明白过来,这是对方要收服自己,若不是自己出生时就与主人南海仁滴血认主,此时早已经被这四旬汉子收服了。
南海仁在二女走后,放心不下,www.hetushu.com遂派出混沌麒麟南麒前去接应,自己则一边运功调息,一边思索起今天探听到的事情来,那南流云是谁呢?难道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还是南海义弟弟的儿子自己的侄子?父亲是否还健在?这些个念头不停地在南海仁的脑海里穿梭着。
南麒“嗷”的一声怒吼,“扑通、扑通”有两名魔众,在南麒震天的怒吼中,吓得张口喷出两口绿色的胆汁摔落了尘埃,其他的魔众一见,均作鸟兽散,向四处逃去……
多灵子眼见就要将二女的隐身符揭去,不料一只怪兽从天而降,一股强大的威压压向自己,那抓来的一爪如果躲避不及,必定会令自己骨断筋折,不死也会重伤。
大喝一声向旁边一闪,躲了开去。这时远处又有数人飞了过来,其中一人喊道:“多灵师侄,本座来了,让本座与这畜生一会,你快与其他弟子将那隐身之人给我拿下!”话声一落,一名四旬左右,身上充满魔气的大汉向南麒攻去。
南麒正杀得兴起,突然感到一股绝强的压力压向自己,抬头和图书看去竟然是那四旬汉子,不由怒吼一声,喷出一口焚天之火烧向魔鼎狂人,同时双翼一展一股强大的混沌之力扫向魔鼎狂人。
那四旬汉子见南麒竟然喷出焚天神火,心下大惊,对自己妄图收服南麒感到一阵可笑,因为他知道具有如此神通的神兽一般都是出生时认主,否则这一生是再也不会认主的。四旬汉子一边运功震碎外衣一边运足功力向南麒攻去。
南麒越打越生气,这是它自从出生以来,自认为打得最为窝囊的一仗,盛怒之下南麒用上了从南海仁那里学来的“无我无相”之法,身体瞬间化为混沌之气的形态,在原地消失了。
多灵子见那四旬汉子赶到,也不多言,再次向木灵云和吟雪二女方向冲去,跟随那四旬汉子来的众魔在多灵子的指挥下迅速将二女困在了中央,多灵子一边指挥众魔以“灵魔困仙阵”对二女进行围困,一边恢复着功力,准备运用法力将二女身上的隐身符揭去,再生擒二女。
吟雪运起玉女神功,祭起南海仁给她炼制的飘雪神剑,向那锦衣人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