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九界独尊

作者:兵心一片
九界独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卷 魔界纵横

第0209章 清云心劫

清云走上前道:“师弟,二十年没见面了,你还是那样急功好义,为兄与师弟一比真是差得太远了。”
南海仁看完书信,心中对师父顿时佩服得五体投地,自己三人离开苍云洞后,未曾再见师父一次,不曾想竟然所有一切都被师父算中,委实过于神奇,更对师父临飞升时还在想着弟子的前途而感到感动。
南海仁一见马上就要伸手去点清云的黑甜穴道,被见秋一把拉住了,只听见秋道:“师弟,你现在点他穴道,根本不是帮他,那是在害他,清云师弟这是在按照师父的指示提前经历心劫,如果他成功了,在今后的修行路上他将不会再有心劫,否则早晚他会出事,师父临飞升时,最放不下的就是清云师弟,他背负着太多的感情负担,同时他还背负着苍云洞的前途命运,所以,他不该有事,更不能有事!”
“小师弟,这是师父给你、二师妹和四师妹的信,当时我还纳闷,为什么你们三www•hetushu•com人书信会写在一起,现在我才知道,小师弟确实是好本事,将师父的两大美女弟子都收到了家中,不知什么时候请姐姐补喝喜酒?”见秋向南海仁开玩笑道。
南海仁打断见秋道:“师姐,快别说这客气话了,自己人客气什么!”
“掌门师弟,这是师父给你的信,她还说了四句话‘定数不可违,心结须放归,修行千般苦,大道自可垂。’师父说让你自己参悟。”见秋拿出一封信递给清云道。
看着师父临飞升前留给自己的箴言,清云的眼睛模糊了,当年自己昏倒在母亲的坟前,是师父救了自己,象母亲一样照顾自己,开导自己,让自己又获得了新生,知道除了仇恨外,还有其他的事情可做……
“大师姐,这喜酒一定是要请的,到时还请大师姐一定要到庐山五老峰后的万草谷来做客,小弟一定让师姐尝一尝寒霜姐姐亲手酿制的万草酒。”南海仁和-图-书道。
清云将信拿到手里,嘴中不停地念叨着师父留下的四句话“定数不可违,心结须放归,修行千般苦,大道自可垂”,紧皱着一双剑眉。
南海仁向见秋问道:“如果三师兄不能度过心劫会怎样?我们还不出手相助吗?”
“师父,你放心,我会忘记的,会的,我就要忘记了,不,不是忘记,是放下了,真的放下了,确实是定数,清云明白了。”一阵清晰的话语从清云的口中说出来。
南海仁打开书信,只见上面写道:字谕寒霜、吟雪、海仁吾徒夫妇,师从你三人见面之日即推算出你三人之果,你三人缘从前生定,虽有波折坎坷,但必有善果,且最终前途不可限量。师唯对你大师姐见秋、三师兄清云放心不下,见秋命中注定有血光之劫,唯海仁是其再生之转机,如一旦见秋应劫,望海仁令其转世重修。清云心劫不除则再无寸进,若心劫根除,则修行之路会更久远,能否挺过心http://www.hetushu.com劫全在其一念之间,若不能通过,海仁当以本门炼器之法助其化去心劫,此法虽是逆天,但可确保清云无佯,保苍云一脉数百年之荣昌。临别切切,师玄凤字。
南海仁合上书信向大师姐看去,果然在其印堂之中隐隐透出血光之色,看来此劫将不会久远,南海仁心中暗道。
见秋道:“二位师弟,师父已经飞升到了仙界,你二人还是先随我到炼器堂吧,那里有师父给你们分别留下的几封信。”
再观三师兄清云,此时泪流满面,脸现痛苦之色,口中兀自不停地喃喃着话语……南海仁运足目力看去,发现清云灵台清明,印堂发赤,乃是吉相,不觉放下心来,对大师姐灾劫将至,心里打算着应对之法。
“小师弟,这我也不清楚,你快看一下师父留给你们夫妇的信吧,我在旁边先照应着,如果不成,我再叫你。”见秋面色凝重地看着正在经历心劫的清云道。
“娘,你们别碰我娘www.hetushu.com,你们这些坏人,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清云突然表情凄厉,不停地说起胡话来。
三人御剑向炼器堂飞去,到了炼器堂,走进大殿,南海仁感到是那样的亲切,一切仿佛就象在昨天一样,当日师父在这里给师姐弟五人讲解道法,现在却斯人已经成仙而去。南海仁看着这里的一切,心里感触很深。
南海仁见师父已升仙而去,遂走向见秋,施了一礼道:“见过大师姐,这有一枚夺天丹,师姐快服下对你刚被劫雷击伤的身体有益。”说完递给见秋一枚丹药。
见秋接过丹药道:“师弟,你真是及时雨,如果你不及时赶来,我和师父就都……”
南海仁道:“二师姐和四师姐都与小弟在一起,我们已经结为了道侣,现在她二人正在闭关,我在谷中闭关时感应到师父好像在渡劫,就顺着劫云能量最强的波动赶了过来,没有想到正好赶上。”
伸手打开了书信:字谕清云吾徒,仇恨会改变人的心性,但hetushu•com你没有改变;恶梦会影响心劫,但你目前没有出现;但随着修为的增加,这心劫却会越来越重,只有你真正能够看透时,才能真正地度过心劫,否则会在修炼进入瓶颈时心劫突生,走火入魔!放下吧,清云,那都是定数,已经不可改变,唯有放下,才能使自己的心灵不再背着重负,才能在修行的路上走得更远!师父,玄凤字。
南海仁看清云一身掌门人的打扮,遂才知道清云接手了苍云洞,忙上前见礼道:“掌门师兄,二十年不见,你竟然接掌了苍云洞,相信在师兄的领导下,本门一定是前途广大。”
接着清云醒了过来,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和泪水,放下心劫的玉面上一片宁静,向见秋和南海仁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道:“让师姐和师弟见笑了!”说完将手中的信件放在玄凤仙子平时坐的椅子上,然后拜了三拜。
“师父飞升后,炼器堂就只有师姐一人了,二师姐和四师妹现在也不知道在哪儿呢?”清云向南海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