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穿越者穿越了穿越者

作者:猫疲
穿越者穿越了穿越者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61章 风动(十六)

因为这些外藩岛洲的特有经济结构下,大量使用藩奴和驯化土人的缘故,在人工成本低廉的同时,也很难在这种种植园经济的人口基数上,培养起来足够的消费市场。
“等炮制好了,你吃起来就不会这么想了……”
所以,我就得发挥某种以身作则的榜样了。正所谓是上所好下所效的间接移风易俗效果,鼓励治下主要是外来移民的人口,踊跃食用和推广这些海产品,作为蛋白质和其他营养成分的补充来源。
因此,在事实上绝大多数广府的真正居民,都不会去吃这种,充满了霉味和麸皮的玩意;
“以至于只能靠采摘野外的瓜果和挖掘根薯,来勉强果腹了……”
就算是花些不值钱的人工运到港口贱价卖掉;或是花些心思和投入,加工成更耐久贮存,也卖的更好一些的制品,也总比年年棕油相当的比例,烂在地里一无所得的更好不是。
而白日里的大多数时间,也都躲在经过特殊的改造,而凉风习习,水气阵阵的室内纳凉和处理事务。
而现如今,随着朝廷加强经济收刮的政策相继出笼,婆罗洲商会在这方面收到的限制和影响,也是越来越明显了。
尤其是这些重要的原料产地和合作对象,也因为国朝的政策,而出现饥荒和劳动力逃亡的话,那来年的产出和供应,那就更加没的保证了。
如果这个措施得到真正和*图*书贯彻的话,只怕那些城下区少不得要多多少少出现一阵乱子了,或是因此出现或长或短的势力大洗牌,也不得而知了。
“连带当地的蔗、烟的生产,都收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当季的百日数等米粮供给,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断缺……”
“这又是怎么回事?……”
……
而近海较浅的礁岩里,这种附生虾蟹贝类的海产品在退潮之后,也是密密麻麻的遍布海底,只是大多数外形狰狞而可怖,虽然捕捞量相当的可观,可要想在内陆地区中推广和食用,就很有些困难了。
“就像是交州和天南这些富熟之地,就算是我们的人提高了价格,也收不到米粮了……”
里面时不时溅起扑腾的水花和挣扎而起的动静,把灰猫“薛定谔”,给吓得用四肢紧紧攀在小伽嘉的头顶上,死活再也不肯下来了。
广府,罗氏大宅,大声蝉鸣的股噪中。
谜样生物继续问道。
这一刻的她,也忍不住产生了想要丢下一切,抱着脑袋躺到地上打滚的冲动了。
广府里外到处是机会和需求,只要肯卖力挣个三五文,就算能买上一斤糊口所需的皇恩米了。由此,也得以在这些贫民窟式的城下区里,供养了大量不在籍的非法人口。
“这可真是不妙了……”
要知道,上一次搞的限制供给,还是在多年前清源军变的畿内hetushu.com戒严期间呢。
罗璐璐解释到。
这时候,负责婆罗洲会馆方面的罗璐璐,也接口过来道。
“这可怎的是好了……”
带着银边镜框的崔绾婷应声道。
因为正当一年到头最热的季节,所以家中主要成员的出门的概率,都被压缩到了最小程度。
我有些心满意足的笑着道。
这就是本季新捞上来的虾爬子,经过精挑细选送到我这里之后,一条足足两指宽半肘长,就这么用海水养在大缸里,满身尖刺和钩螯看起来十分的狰狞。
抱头蹲小声地说道。
只是在这些岛洲上,同样也要面临别藩类似产品的竞争,始终于是无法获得足够的销路,在这种局面下,能够通过港口外销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之一。
而我眼前的这些海产,则是来自青泥浦(今大连湾)那一带。据说长期没有像样开发的缘故,外海鱼汛多的是那个此起彼伏,稍微一惊扰就是大片银光粼粼的跃动在海面上。
“老娘这才辛辛苦苦的开拓出一个市场项目来……”
“这朝廷里就已经一股脑都要收割了去……”
更别说收名士清流成群,而终日高谈阔论或是诗词歌赋不绝于耳,之类看起来甚有逼格和古风的法会。
打发走了一干前来汇报的人等之后。
青州益都,夏日炎炎的庭院里。
故而,这些皇恩米的主要受众,除了骡马市里的那些大和*图*书牲口外;就是五城十二区之间的城下夹缝地带里,那些属于灯下黑式的众多番人后裔、逃亡的贱籍和黑户口了。
只是躲在自己家的大园子,以尝新为由想尽办法满足各种口腹之欲,顺便和为数不多妹子探索人生的奥妙,解锁更多的娱乐和花样,还真是难得洁身自好和恪尽节制了。
“新限制?……”
所谓的皇恩米,就是国朝自开国提供给广府,乃至都亟道地区的市民百姓,一项专属的便利和优待。
“最近市面上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动态么……”
所以,这些水产是特意大张旗鼓在街上巡游过一圈,才堂而皇之的送到我的府上来。相比明天这益都城里的酒楼食肆里,乃至军营的伙房和各处署衙里的食堂,就会自然而然的增加许多新菜色和名目了。
谜样生物当即决定到。
因此在相对激烈的买方市场竞争之下,在定价权和信用度等因素中,罗氏大宅操控的婆罗洲商会,总是可以获得不错的优势和条件的。
谜样生物不禁喃声自语道。
“看起来好吓人的……”
“其他倒是没有什么,主要皇恩米出台了新的限制……”
我家里几个女孩儿,围着几个新送来的大木桶和水缸。
“此外,我这里只怕又有干系和妨碍了……”
“把伯符叫回来的……”
如今淮东治下没有什么豪强大族,也没有什么高官显宦,也就没有hetushu.com通常那种鱼肉乡里,强取豪夺的戏码。而供销体系和配给制也保证了相对稳定的阶级层面。
“这就是爬虾么……”
起码那些整天被想尽办法琢磨的管理制度和技术创新,给操劳得累死累活的军民百姓;也没有多少机会和可能性,见识到上层的花天酒地和穷奢极欲的生活情景。
当然既然是定期清仓腾换出来的米粮,那具体的口感和质量,就是在不敢恭维了,也就是没有什么明显的沙砾和糟污,勉强可以下肚果腹而已。
还有海参、海胆、扇贝、砗磲、香螺、鲍鱼、大蛏、蛤蜊什么的特色水产,甚至还有一条游曳的小鲨鱼。都是这个季节各只船队出海捕捞的产物,其中据说跑得远的一只,已经抵达了据说有鲸群出没的对马海峡那边。
“会馆里刚送来的消息,从雷州到交州,再到天南州的沿海地区……”
“说是连同近海和对岸的那些藩家库存,都已经被朝廷的强令之下,征收殆尽了……”
然后捕捞起来后,分类放在用风车搅动的水仓里,哪怕在海上过了三五天也能照样活蹦乱跳的保持相对鲜活。
在这种微妙的平衡下,多少也形成了相应的有限公正和平等;
“所有官办的粮店米铺里,只能凭借个人的身牌,一日采买三斤为上限……”
乃是从天下海陆九道输送京畿的粮食当中,按照比例抽取出一定的比例来别类入仓,和图书专门供给畿内军民百姓的廉价米粮项目,因而取义为皇恩浩荡之名。
如此下来,也自然没有什么心理不平衡和对现实反差的愤怨,正所谓是不患贫而患不安,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基本道理。
因此,无论一年四季丰饶水旱的年成如何,或是日常的物价如何的波幅涨跌,这种专售的糙米是价格基本雷打不动的一斗五十钱,而且销售数量不限。
因此,大多数海洲藩家的领地内,经济流通的规模都是相对有限的。大多数的产出除了自行消费的比例之外,就只有拼命想办法来出售牟利了;
相比之下身为一方镇守的我,居然不是广置豪宅美地,遍起园林楼台,蓄养成群的歌姬美妾,日日歌舞笙箫而出入门客僮仆如云;
能够在日常有点余钱,抽空下个馆子喝点小酒,才是他们所追求也是最多见的常态。
对她来说,虽然并不打算参合与到其中去,但是既然有这个判断和依据,做好相应防范措施和对应手段,避免罗氏大宅在其中布置和外围,受到波及和影响乃至损失,也是应有之义的。
谜样生物侧头问道。
“据说在一些地方的藩奴和土人聚落里,日常都出现了断顿和饥馑……”
谜样生物例行的询问道。
“不论是红烧、白灼、清蒸还是盐焗、椒烤……有的是花样和名目啊……”
这下谜样生物也不禁有些惊讶起来。
“让他召集人手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