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你迟到了许多年

作者:金陵雪
你迟到了许多年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十九章 逝

第十九章 逝

“什么?”邝萌贪婪地望向他的脸,在她印象中,雷再晖穿过银灰、深红、明黄、藏青,可原来他穿黑色才是最好看的,除了原先的逼人气质之外,丧父之痛令他更多添了一分肃穆冷俊。她就是爱煞雷再晖这副冷冰冰的无情模样,她还不明白,雷再晖的无情,只适合欣赏,不适合接触。
雷暖容这种无脑人居然一套一套说得好不流利。钟有初心一直提到胸口,知道背后一定有人怂恿,趁这一家人病的病,老的老,弱的弱,要揩油水。
他们没有见到第一日的盛况,据说这次雷家的众多亲戚全部到齐,场面颇为壮观。生的时候没空看他,只有死了才济济一堂,个个痛哭流涕,悲恸不已。
“如果不是生病,只怕已经被请去谈话。”陌生的那个雷再晖说,“国人的观念自古如此,再严重的罪,都可以用死来赎。”
雷志恒身体愈来愈好,头脑愈来愈清醒,可是雷再晖并没有多高兴。
突然一只手轻轻搭在他的肩上,他不必回头也知道是谁。那手虽然小巧,虽然柔软,却令人镇定。
哥哥也觉得妹妹难缠。钟有初折回来,他正站在窗边喝水,杯中的冰块儿叮当作响,显然是动了些气。钟有初摸着项链,轻轻走过他身后,冷不防一个严厉的声音响起:“觉得它很脏?”
雷再晖又道出严酷事实:“父亲已经交代我,身后所有藏品匿名分批捐给美术馆、博物馆,低调处理。”
她一阵风似的卷出去,落下外套也浑然不觉,钟有初赶紧给她送出去。
雷再晖没有回答她,钟有初发觉自己失言:“对不起。”
死后极尽尊荣,与生前孤寂形成强烈对比。
“抱歉,我已经不接低于五十万的案子,三个月后,我不会接一百五十万以下的案子,以此类推。”
事后钟有初想起来,那时候雷再晖已经隐隐感到,这就是所谓的回光返照吧。
他抱得很紧,好像一松开她就会飞走似的,他的脸埋在她的发丝间:“他总希望我惹出个烂摊子,让他收拾,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做——来不及了。”
“这……”
他将水杯放在窗台上,朝她走过来。因为暖气足,钟有初在房内只穿了薄薄的驼色羊毛开衫,链坠正好落在锁骨处。雷再晖伸手轻轻拈起那颗价值不菲的琉璃:“至少现在不要摘下。”
“雷再晖,几时轮到你教训我!”
“好。”
雷暖容滔滔不绝说了一堆,雷再晖沉稳听着。钟有初坐在他身边,只见他长长的睫羽凝然不动,如同一尊雕像。
那明天钟有初还要不要来做戏?两人自雷家出来,慢慢走回酒店。
www.hetushu.com.com雷再晖突然感兴趣:“说两句来听听。”
彼时他们坐在行政套房的起居间内,墙角点一盏弯颈白炽灯,温暖灯光撒下来,映得他一头黑发如鸦羽,手中的记事簿正翻到崭新一页,上面工整写着几行工作安排。
“那你不用管,我和妈会操作。父亲写的心得有一大摞,你拿钱出来,我找人润色。找顶级摄影师来拍照的话,要提前一个星期预约。孟国泰那种商贾都能出自传,父亲一生奉献给格陵电力,写本随笔有什么不可以!”
霎时间兄友妹乖,艾玉棠心下安慰之余又顾虑重重。她太了解女儿,女儿的情感不是找寄托,而是找寄生,这种感情观是扭曲的、狭隘的、错误的。现在雷志恒去世了,哀思未过,女儿已经用热烈的眼神锁定下一个寄生者——雷再晖。
雷再晖望向收了线的钟有初,一对鸳鸯眼似笑非笑。
她的胡言乱语渐渐变弱。一切都安静了,一如雷志恒在那一边的感觉,一切都安静了。
雷暖容嗔道:“爸,你这是干什么?不要急急忙忙立遗嘱。”
“蠢啊你,这是个惊喜。”
格陵是移民城市,各种殡仪礼节由五湖四海带入,一旦攀比起来,非常铺张浪费。光花圈就已经全是鲜花与富贵竹编织,每三个小时必须清理一次,否则便摆不下。挽联上,写着许多如雷贯耳的大名,也一起丢掉。
钟有初?她怎么会在这里?邝萌顿时想起自己曾经阻挠他们见面,刻意制造误会,如今看来却是白白出丑了!她呆呆地看着钟有初走到雷再晖身边,对他低声说了几句,雷再晖点点头,俯下身来。
雷暖容脸色一变,咬住嘴唇不说话,面上慢慢显出懊悔和害怕交织的神色。
“我一开始并不知道雷再晖是领养儿。他是长子,令人骄傲无可厚非,可是一旦知道他的身份——鹊巢鸠占你明不明白?你怎么受得了他?自大,冷酷,专断……”
“快回去吧,明天再来。”
雷暖容一肚子晦气,猛地起身:“就当我没来过。”
他对邝萌鞠了一躬,是标准的家属答礼,正欲走开,邝萌哀哀的声音又在他背后响起:“雷再晖,难道你真的不记得我?我明明记得你穿一件深红带明黄条纹的衬衫,对我说——”
负责收帛金的会计第一日便受到极大挑战,不得不在下午四点急召银行的押运车来取款。雷再晖采取新式做法,令来宾只鞠躬不用跪,但仍有不少人坚持将头磕得梆梆响。
钟有初一下子坐直,这个门牌号她也永生难忘——无脸人的家啊!
钟有和*图*书初婉转道:“那个人让你踏雪来访,好为你说的话加重几分筹码,可见并不关心你。”
艾玉棠虽也伤心欲绝,但还晓得阻止女儿放肆。雷暖容又去追打正在填写死亡证明的医生,一边抡拳一边嚎叫:“继续抢救,继续抢救啊!你们为什么要给我希望,最后又夺走他?为什么?为什么?”
“你只有倒追的经验?”
“长兄如父。”
雷暖容只晓得哭,但凡有人和她说上两句,她便号啕,于是再没有人去惹她。直到邝萌出现,她去安慰家属,没有说上两句,雷暖容已经涕泪交流,大哭之余,还不忘控告家兄冷血,一滴眼泪也未掉。可她控诉的方式十分奇怪,极像是得不到兄长关爱的孩子,转而夸张诋毁。邝萌原想套些话出来,奈何不得要领。
哎呀,原来她想错了,钟有初暗怪自己孟浪,起初还以为是雷暖容的异性朋友。
“父母已经教了你快乐、洒脱、自在和高傲,现在开始,你要从我这里学会否定、挫折、沮丧和反思。”
慈祥和蔼的雷志恒不是完人,不,远不是完人,而是浊人。
艾玉棠与成年后的雷再晖接触不多,不知道他的感情事,但刚才那位拉着他说话的时髦女郎,相貌装扮很是亮丽,雷再晖看都没有多看一眼,可见他并不多情。再看钟有初,虽然已经承认和雷再晖是假扮情侣,但观两人眼神动作,情深内敛,骗不了别人,迟早也骗不了彼此。
“老雷,我一直衣不解带地照顾你,实在问心无愧。”艾玉棠深感疲倦,只对一双儿女说实话,“我记得你们父亲生前总爱说‘顺天之时,随地之性,因人之心’,那我就真的不悲伤了。”
雷再晖道:“雷暖容,你想清楚,父亲并不是实业家,为何会有价值千万的收藏品?”
一生中最大挫折不过是被百家信开除的邝萌,并不明白人在伤心到极致时会耳目闭塞,更何况伤心的表达方式并非只有雷暖容那一种淋漓尽致。心情糟到不能再糟的时候,她见一袭黑衣从场外进来。那黑衣女子束着一个马尾辫,颈间戴着一弯珍珠项链,右手里拿着一柄剪刀,匆匆地朝雷再晖走去。
雷再晖即刻叫医生给雷暖容打镇静剂。
她与一般母亲不同,一生的信条是“无为”二字,虽然态度淡漠,可也不妄加干涉,因此从未想过要凭一己之力拆散雷钟。她只希望女儿别受到伤害,及早抽身,总好过雷再晖亲手将羞辱加至妹妹身上,闹至家不成家。
一瞬间,邝萌有一种大势已去的嫉妒感。
不知是褒是贬,钟有初只得说:“我很喜欢偷偷看女主角https://www•hetushu.com.com的剧本,以前的台词写得很精致,引经据典,所有诗词都应景应物,美得不像话。”
现在这种结局反而好。人生如此,只得残酷。
“妈,衣服在哪里?”
她忽觉锁骨间的琉璃地球有千斤重。
“对。”艾玉棠微笑,报出一个门牌号,“精卫街138号,我永远也忘不掉。再晖,你自该从废墟中存活下来。”
“可是楚教授肯签字让他出院,他在好转。”
从邝萌这个角度,看得非常清楚,雷再晖俯下身来的时候,才真正露出了疲态,将额头轻轻搁在钟有初头顶,借一点儿她的力量。钟有初将他的衣领扯出来,剪下一角,复又整理好。
如同一桶冰水从头灌到尾,邝萌微张着嘴,一颗心直坠到脚底。他这样说是什么意思?他要退休?他要消失?他的世界是七大洲五大洋,而她的世界只有海伦街和鼎力大厦!前半生,她已经和雷再晖擦肩而过了一次,难道这次又要错过?
“死的是我爸啊!为什么你们还要霸占他?你们都去死!我不要他死!”
雷再晖双肩有些塌下来。他们都将医生奉若神明,说一不二,不愿深思。
“他恐怕不适合这样劳累。”
还未走进雷家,便听见哭声透墙而来。一进门更是不得了,雷暖容在地上不住打滚,看到钟有初,突然一个鲤鱼打挺翻起身,又把她往门外推:“外人滚出去!”
除开在片场,钟有初从未见过一个人的情绪可以变得那样快。她刚到医院时,雷暖容还将雷再晖看作唯一救星,死命缠着他;雷志恒稍稍好一点,立刻将雷再晖视为鹊巢鸠占的敌人。变心如此之快,只有一个原因——她并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
可是,我和钟有初一样,也曾是百家信的员工,同样因你失去饭碗,为什么她就不同?邝萌只能在心中默默说下去,因为雷再晖已经走出十来米远,显然对她的纠缠一点儿兴趣也没有,丢她一个人演独角戏。她怎么说也是富家千金,怎么会将自己推向这样尴尬的境地,跑到丧礼上来剖明心迹,还无人喝彩?
“令尊没有和你说过?”
那天并无特别,只是雷志恒特别通透,雷暖容特别温顺,艾玉棠特别慈爱,雷再晖特别沉默。
“父亲知道你们的计划?”
他对曾经说过的那句话再清楚不过,他说:“邝小姐,百家信不养富贵闲人,你被解雇了。”
雷暖容不知何故,选在一个雪夜来访:“雷再晖,你看,一搬回去住,父亲的身体和精神都好多了,总说闲得发慌。我和妈妈打算为他出一本彩绘册,展示他一生所收集的琉璃,父https://www.hetushu.com.com亲一定笑得合不拢嘴。我们出力,你出钱!”说得好不理所当然。
他好像来了兴致,整个晚上两人并没有说什么话,此时又加一句:“你教训起人来头头是道,老气横秋。”
当然,这些事不是雷家遗孀来做,自有治丧小组接待和打理。
“切勿晚节不保。”
雷暖容乱了阵脚:“父亲现在稳步康复,你不要咒他。”
这话中的意思简直呼之欲出——我已经将一颗热乎乎、扑腾腾的心挖了出来,捧到你面前。可是雷再晖并不多看一眼,他色彩迥异的眼睛,并没有在邝萌身上多停留一刻,他干净利落的话语,并没有半点儿犹豫:“我不会接你的案子。”
这句话中的每一个字都不应该令人魂牵梦萦,因为那仅仅是他的工作。
夜色美好,繁星满天,闪耀了千千万万年。
这位不合时宜的嫉妒者眼睁睁看着雷再晖接过钟有初手中的剪刀,走到雷暖容身边,将剪刀递给她:“暖容,剪一块儿你的衣服,去陪父亲。”
雷再晖一直不肯松开她,她没有睡到客房去,而是和衣躺在他身边,想睡却又睡不着,脑袋昏昏沉沉的。凌晨两点三十七分,电话响了。
她有一份如假包换的孝心。
不,从来没有人给过她希望,她只是一厢情愿。雷再晖走到已安息的老人床边坐下,凝视了他的面容几秒。灯光下雷志恒的脸颊消瘦但不凹陷,嘴角甚至还噙着一丝笑容。这段时间的快乐和营养,使他走的时候维持了尊严。
雷再晖拒绝了:“不行。”雷暖容作好和他争辩的准备,立刻高声呵斥他:“出一本书又不要很多钱!就算加上宣传费,对你来说也是九牛一毛!快点儿拿支票簿出来!现在是你表现孝心的时候了。”
“你只有小臂那么长,浑身血污。从来没有见过在台风中还能毫发无伤的婴孩,再晖,你福大命大。”
雷志恒书记的病已经拖了这么久,谁都知道这样的结局避免不了。格陵电力所出的讣告,是定于停灵的第三日集体去吊唁。利永贞和封雅颂也在列,但未来得及与钟有初说两句话便要匆匆离开,为络绎不绝的吊唁者腾出位置。
“其实很晚了,天气又差,不如留下来。”哎哟,还不是雷家人,已经摆出大嫂口吻。雷暖容一边愤愤地想着,一边戴好帽子手套,又缠好围巾:“爸爸每天晚上要起来三四次,我得回去。”
雷志恒正色道:“我们是寻常人家,没有遗嘱,一切交给再晖处理。”
邝萌只得谈起自己那桩消遣用的小生意:“你不记得了?我,我本来要请你工作,只是,现在……”
从头至尾,艾玉棠和雷暖容hetushu.com.com都在说病人恢复得很好,但雷再晖没有说一句话,只有雷暖容试探地喊他哥哥,他应了一声。吃完饭后,雷志恒和雷再晖在阳台上喝了杯茶。说他们两个不是亲生父子吧,好多姿势和语气都很相似。
被他这样突兀一邀,钟有初脑中诗词完全忘光,一时只拾起两句:“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街上并没有什么人,零下的空气像刀子一样割着肺,呼出来的白气一缕又一缕。两人又见有流星陨向东南角的大海方向,心里有说不出的迷茫和空洞。
她知道雷再晖是个极能控制情绪的高人,更何况他与养父十几载未见,只怕感情有限,再见雷再晖一身丧服,伫立遗照旁,身形瘦削,我见犹怜,恨不得立刻冲上前去替他分担。无论怎样,他现在也应该十分脆弱,正需要一襟温柔胸怀。她一直逗留到黄昏宾客稀少的时候,才鼓足勇气凑上前去和雷再晖寒暄:“雷先生,我是邝萌。”
“我知道你是假的,”雷志恒突然对钟有初说,“但你和再晖哄得我很开心。”
“亏我还敬重他是父亲的老部下。”雷暖容冷冷道,“用心险恶。”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最通俗最浅显,三岁小儿都会吟诵的唐诗,完完全全写出雷再晖颠沛流离的人生。幸好现在身在故乡,虽然是住在酒店里。
这股气势令她不自在,雷再晖在她面前展开了陌生的一面。
回到酒店,钟有初鼻尖已经冻得通红:“既然……是不是该谢幕了?”
钟有初也觉得一股寒气慢慢爬上脊骨。
他呵呵笑:“你的耐性不假,谢谢你,孩子。”
“喂!说话!”
心情一糟,邝萌便口不择言:“我出到五十万以上的价格!一百五十万以上也可以商量!请你留下来!”
可他的记忆显然没有为邝萌留下个好位置:“邝小姐?”
艾玉棠将寿衣拿出,想替丈夫换上,但不知为何,双手抖得如同筛糠一般。钟有初过来帮忙,雷暖容又冲上来想打她:“关你什么事!不许你碰我爸!谁也不许碰他!”
雷再晖这才将前因后果一并记起,他并不欲在灵前谈论工作,于是便轻轻走开。邝萌立刻会错意,心潮澎湃,快步跟上。
雷暖容此时情绪又天翻地覆,十分厌恶钟有初与雷再晖亲近,可之前已经为此闹过,被兄长强势制止,如今只剩万分心酸:“我要你帮我剪。”
她转身欲走,雷再晖突然从背后抱住她,低声道:“有初!不要走……”
钟有初并不是圣人:“我一直觉得它很脆弱。”
“再晖,这是你的身份证明以及领养档案,以后由你自己保管。”
“钟有初,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蠢?”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