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绿洲中的领主

作者:济府老赵
绿洲中的领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21章 结尾的勋章

这份惊喜也就压过了卡农在他面前现身的惊讶。
监察所与传送据点之间的距离算不上远,只有十分钟左右的路程。当班达克一行人抵达的时候,传送据点附近已经战火滔天。
此时的康德正在监察所的会馆内独自踱步。在心里猜想着传送据点那边的发展。
镇上的游民在此之前,对这场内战毫不知情。所以当吉伯特的手下与暗面组织的人在街道上对峙的时候,大家都缩回了自己的家里。在内心默默祈祷着:这次的战争不会波及到自己所在的领域。
“我晕了多久?”等到班达克等人赶来的时候,康德调整着状态,向其问道。
康德闻声愣在了原地,自从卡拉迪亚建国以后,他就鲜少收到系统的情报。在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重响耳边的时候,康德体内燥热的心境也平复了下去。
而在此时,脑海里的一个声音将他从沉陷在思索中的状态给拉了出来——“危险靠近!”
“嗯。”康德点了点头,答应道和*图*书:“在我晕倒的这段时间内,还有发生什么吗?”
而这一切,似乎还未被门口驻守的士兵所察觉。
“水……”康德想说些什么,可是嗓子却干涩地发不出声。这样想来,他应该是睡了很久。
康德感受着自己身处一个漆黑幽闭的空间内,这里的温度算不上寒冷,也算不上温和。康德低着头向脚下望去,却没能看到实地。
“这里是你选择开始的地方。”系统的声音传至了康德的耳边,它不带一丝情感地说道:“你现在可以在这儿做出是否要选择重新开始的决定。”
“殿下!你可总算醒了!卡拉迪亚的国民在知道你醒过来的消息后,该会有多么高兴啊。”御医一边喂水,一边开心地叫道。
“我没有把你们这儿的情况告诉上面的人,你也不用担心你手下的人会被半路拦截。”卡农一步一步走向了康德,说道:“只不过,你让我犯下了这么大的过失,还是得请你跟我回组织一趟,好m.hetushu.com好解释解释才行。”
可是当他迟疑着再次睁开眼的时候,自己却是倒在寝宫的床榻上,身边的御医在看到他醒来之后,先是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接着便向门外的侍兵呼喊道:“殿下醒了!快去叫班达克统领,还有戴里克统领!”
“三年以来,国内的政事一直都是由我与班达克共同代理。并未出现什么意外的分歧。”戴里克汇报道。
“重新开始……”康德回忆着过去的种种,内心升起一股不甘,他紧抿着嘴唇,向系统询问道:“如果我不做选择呢?”
在前往传送据点的路上,班达克发现:小镇上,除了监察所以外的地方,并不平静。兵器相交接的声音,还有炮火声,时不时传到了班达克等人的耳边。
御医在听到诏令后,立即端来了一杯水,细心地将康德的上半边身子扶起,将水一点点地倒入康德的口中。
康德在晕倒过后便堕入了冗长的幻境,上一世与这一世的记m.hetushu•com忆碎片交杂在了一起,从他的身边交叉划过。当梦中的场景与在他晕倒前所见到的场景相重合的时候,一切又化作了虚无。
在康德的坚决要求下,班达克只得答应了他的选择。不过在临行之前,还是为康德留下了两百人左右的小队。毕竟现在城中的战况并不明朗。还是得为康德的安全着想,做一道保险才行。
“殿下,埃布尔他……在战争中牺牲了……”班达克语气沉重地陈述道。
当康德时隔许久,重新站在皇宫的高楼之上,俯视城中的繁华景象的时候。距离他与系统的最后一次谈话,已经过去了四年之久。
三月后,康德的身体完全康复。在班达克等人的支持下重返国内朝政。
气氛陷入了沉默,康德闭上眼睛思考着两种选择会给自己带来的成就。最终,他摇了摇头,说道:“我不会选择重新开始的,把我送回有卡拉迪亚存在的那个世界吧。”
“你在那个世界的身体已经被毁掉了。”系统重复读道hetushu.com:“你是否会选择重新开始呢?”
(全书完)
在窒息的体感下,康德看着卡农的面庞在自己的面前被无限倍地放大,接着便失去了意识,休克的倒了过去。
“看来暗面组织确实收到了吉伯特等人留守在此地的消息。”班达克招呼着手下的士兵从侧门进入公馆,在那儿驻守的士兵在得知班达克的身份之后,立即给他放了行,让出了一条路来。
“吉伯特他们似乎还是选择和暗面组织持续对抗下去,三年来,据我们收到的消息,小岛的环境因为持续的战争,已经变得满目疮痍。”
“我为什么要重新开始?”康德仰望着四周,依是辨不清这声音的来头。
“三年。”正处于狂喜之中的班达克瞥了一眼康德的脸色,郑重回答道:“三年前,袭击殿下你的那名暗面组织成员已经被斩于马下。我们从那之后,也就撤出了小岛。”
“果然,你们的人还是被派了出去。”卡农语气平平地说道。
“不好意思,只不过你我都是站在hetushu•com各自的立场上说着谎话。即使我违背了承诺,还是请你不要介怀为好。”康德平静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并说道。
“我们并不推荐你这样做,因为你这样做的话,你的灵魂也会迎来枯朽。”系统回应道。
康德长呼出一口气,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康德抬眼望向窗外,现在正是一天之中的正午。天色也算是不错,寝宫院里的桃花也代表了现在还处于春天的季节。
“这里是什么地方?”康德仔细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可是他彷佛飘荡在夜晚的空中,四周只有一片漆黑。
康德先是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望向班达克。房间内的气氛变得凝重了起来。只有窗外的桃花在徐徐飘零。
“吉伯特他们呢?”康德关心地问道。
“收到指令。”系统在这一次的反应上,似乎也滞后了许多,过了半晌,才回应道。
在卡农靠近的那一刹那,康德突然感觉自己的呼吸变得困难了起来。彷佛在这个房间内四处流溢着的,并不是空气,而是凝住的胶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