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狼血神探

作者:辰源
狼血神探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完结彩蛋 失落的蓝眼幼龙(导演自黑篇)

“喂!”辰源急伸手去抢,然而罗格早有防备,闪身一躲让辰源扑了个空,只见他向众人招了招手喊道:“来吧伙计们,我记得前面有家不错的店,我们今天就沾导演一回光,去好好尽兴一把!”
“大叔喜欢你呀。”格蕾丝笑眯眯的回答,忽听辰源大喊一声:“格蕾丝说的没错,康娜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萝莉了,康娜你愿意留下来吗?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去玩好玩的,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只见她冲到燃烧着烈焰的公交车旁,完全不理会炽烈的火焰,伸出锋利的龙爪钩住车顶轻轻一用力,如同揭肉罐头一样将车顶生生的掀开,紧接着用爪子撕开车子后部,开出了一条通往车外的通道。
莉莉丝望着泪眼婆娑的康娜呆了片刻,喃喃的喊了一声:“好可爱……”她冲上去抱住康娜,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喊道:“我们是好朋友,我们都是最可爱的宝宝,不要理导演大叔,我这里有好吃的,我们一起吃!”
“导演大叔真是的!”冷不防小毛球从罗格的肩膀上跳下来,落在地上变成小萝莉喊道:“我才是最可爱的宝宝,才没有人能比我可爱呢!导演大叔真没眼光!”
“我从未见过如此呆萌可爱的萝莉!”辰源双手紧紧地攥成拳头,泪流成河仰天长叹:“可惜啊,我竟然不能把她留在身边,真是心如刀绞!”
“没错啊,这不就是五星级饭店吗?”
格蕾丝起身将康娜介绍给罗格,罗格听说后低头对康娜说:“别担心,康娜,我们会帮你找到托尔大人的,在那之前我们先离开这里,找一个没人注意我们的地方商量该怎么做。”
姑娘们欢呼一声,簇拥着罗格向前走去,安东尼奥带着男演员们从导演身边走过,略带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导演,我救不了你了,下个月吃土还是喝风,和_图_书你自己考虑吧。”
小毛球腾空而起,居高临下望向冒烟的地方,只见一辆停在路口的公交车燃起了熊熊大火,她急忙飞回罗格身边对他喊道:“坏狼坏狼,有一辆车子烧着了,里面有好多人,都要烤熟了!”
“托尔?”格蕾丝讶异的看着小萝莉,将龙头伸向她疑惑的说:“孩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的名字叫格蕾丝,不是托尔。”
“嗯,太好了,终于找到她了。”格蕾丝欣慰的向她点了点头说。
“导演,我们要关门了,要不然你自己买飞机票回去吧!”罗格的声音从次元之门内传来,只听导演惊叫一声:“等等我,我身上只有不到二百块,买什么鬼飞机票!”一边喊一边转身冲进了次元之门内。
就在此时,正准备变回人形的格蕾丝突然发现一个蓝眼睛白头发的小萝莉站在自己身边,一双亮闪闪的大眼睛呆萌的望着自己,过腰的白色长发用六颗蓝色珠子穿成两条辫子垂在身后,屁股后面还晃动着一条紫色的细长小尾巴,尾巴的末端犹如一个小绒球。
“咳咳,剧组伙食不好的原因你不知道吗?”辰源板起脸侧目凝视罗格,罗格默默地想了想,回头将目光落在肩膀上的小毛球身上。
“你叫什么名字?”格蕾丝心疼的摸着小萝莉的头,小萝莉抽泣着回答:“我叫康娜卡姆依。”
两个小萝莉挽着手一起走到一旁,把莉莉丝身上藏的零食都拿出来你一口我一口的分着吃,罗格和格蕾丝一起望着她们开心的样子,不禁相视而笑,忽听蹲在一旁面带阴影的导演叹气道:“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还每次都是暴击伤害……”
“我要去找她了,谢谢大家!”康娜向众人鞠了一躬,转身蹦蹦跳跳的向龙息发出的方向离去,罗格等人向她轻轻挥手道别,而导演则依依不http://m•hetushu.com舍的流着泪望着康娜离去的背影。
格蕾丝微笑着点点头帮她擦干眼泪,这时罗格来到她身边说:“我们该走了,警察马上就到,我们最好别留在这儿让警察蜀黍盘问我们。”
康娜满怀期待的挽着格蕾丝的手,和众人一起离开了此地,他们避开了人流繁华的街道,找了一条没什么人经过的小路,罗格让凯瑟琳召唤出灯神,请他帮忙寻找托尔的下落。
小毛球扑棱着小翅膀跳到地上,变成小萝莉从身上的小口袋里掏出一张卡片递给罗格,罗格狡猾的向辰源晃了晃笑道:“导演,钱不够不要紧,我把你的银行卡带来了,我们直接刷卡呀!”
“你不是托尔大人?”小萝莉惊讶的望着她,用力嗅了嗅她身上的气味,不禁变的情绪低落下来,失望的低下头说:“对不起,我认错人了,我刚才只是看到你和托尔大人一样是绿龙,就以为是她了。”
两个姑娘立刻来到他身边,罗格让塔莉施法放水灭火,然后对格蕾丝说:“塔莉从外面灭火也需要时间,车里的人想必已经受到了浓烟和火焰的伤害,他们必须立刻撤离,你去给他们开一条通路。”
“这孩子身上有一股熟悉的味道……”格蕾丝凝视着小萝莉心里暗想,而此时小萝莉突然走上前可怜巴巴的对她说:“托尔大人,你怎么在这里?我一直在找你。”
“烤肉可不是这么吃的!”罗格闻言逆着人群冲向火场,其他人紧随其后来到事发地附近,只见公交车已经被大火包围,车门由于被火焰灼烧而变形,里面的人奋力敲打车窗,可是却根本出不来。
“快出来,到这里来!”来到车后方的罗格一边挥手一边向车里的人喊话,车里的人争先恐后的向车外逃离,由于车顶已经被掀开,塔莉得以将水灌入车内,火势得到了和*图*书控制,车里的人很快完成了疏散。
罗格急忙来到灯神身边,在确定无误后让他开启了一个次元通道,一行人带着康娜来到了托尔所在的那座城市,刚刚从次元之门走出来,康娜就看到数道龙息冲天而起,将天空中的阴云驱散。
格蕾丝答应一声转身冲向着火的车辆,塔莉在她身后施法召唤出大量水柱,从四面八方射向着火的公交车,只听一声咆哮,格蕾丝化作一条顶天立地的绿色巨龙,四周的围观者顿时惊叫着向后退开。
“是托尔大人!”康娜开心的回头对格蕾丝喊道。
无奈的辰源只得跟着队伍沿街前行,此时正值假日,街上人流涌动,罗格等人身上的奇异装扮引起了不少路人的关注,甚至有很多游客上前要求合影。
(全剧终)
“我叫格蕾丝,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跟我来,我身边有很多很厉害的人,他们也许能帮你。”格蕾丝温柔的擦着康娜脸上的泪水,小萝莉听到她的话欣喜的两眼放光,激动的抓住她的手说:“真的可以吗?”
“谢谢大叔,但我要找托尔大人。”康娜呆呆的望着表情激动的辰源回答,导演顿时流下了两行如泉的泪水,一脸阴影的转过身去哭道:“啊,我被最可爱的萝莉抛弃了,没法活了!”
罗格让莫妮卡和塔莉为受伤者们治疗,安东尼奥等人将行动不便的伤者抬到一起交给她们,凯瑟琳和其他姑娘们安抚那些轻伤或没有受伤的孩子和妇女,现场的秩序渐渐得到了控制。
就在他们一边聊一边缓步前行的时候,前方的马楼上突然传来了一阵惊呼声,人群变得骚动起来,罗格等人一起循声望去,只见滚滚浓烟从路口冲天而起。
“导演,你的萝莉癌又翻了,今早没吃药吧?”罗格一脸鄙视的盯着导演,辰源白了他一眼,忍不住上前在康娜面前蹲下来,一把搂和*图*书住康娜抱着不撒手,小萝莉呆呆的看着这个不镇定的怪蜀黍,抬头问格蕾丝:“姐姐,大叔怎么了?”
辰源闻言扫了一眼身后,以凯瑟琳为首的十一个姑娘,以安东尼奥为首的九个主要男演员,都目不转睛的望着他,导演讷讷的清了清嗓子,低头默默的翻了翻口袋,从里面掏出鼓鼓囊囊一把零钱。
格蕾丝看着一脸忧伤的小萝莉,不禁变回人形走到她面前,蹲下来双手按着她的肩膀问:“孩子,你也是龙族的人吗?你是和家人失散了吗?”
灯神仔细的向康娜询问了托尔的容貌,然后开启次元地图进行搜寻,在等待搜寻的过程中,罗格突然注意到身旁的辰源一脸痴迷的盯着康娜,他轻轻的用肩膀碰了碰导演说:“喂,导演,你在看什么呢?”
“一百九十六,一百九十六块五……”数到这里,导演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罗格,罗格斜着眉毛盯着他片刻,突然抬起手伸向肩膀上的小毛球说:“小坏鸟,把东西拿出来。”
“这……”罗格闻言焦急的朝火场看了一眼,突然灵机一动回头喊道:“塔莉,格蕾丝!”
罗格眼中绿光一闪,正准备变狼结冰灭火,辰源突然从后面伸手拦住他说:“不行,这里可比不得你的世界,就算你把火熄灭了,车里的人怕是也要被冻死了。”
“小坏蛋,去看看出什么事了。”罗格一边向黑烟的方向张望一边对肩膀上的小毛球说。
“坏狼看我干什么,又不是我负责采购伙食的!”注意到罗格和大家的眼神,小毛球一下子从罗格的肩膀上蹦起来,激动的大声辩解道。
“药别停,导演。”罗格坏笑着拍了拍辰源的肩膀,忽听灯神喊了一句:“我找到了!”
康娜懵懂的望着莉莉丝指向自己的小指头,眼泪突然夺眶而出,两只小手擦着眼泪抽泣起来,这一下可把莉莉丝吓了一跳,http://m.hetushu•com一旁的罗格正要训小萝莉几句,忽听康娜呜咽着说:“可是、可是我想和你做朋友。”
“幸亏不是你采购,不然怕是大家连不好的盒饭都没得吃了。”罗格撇撇嘴咕哝一声,回头转向辰源说:“导演,就算小坏鸟吃得多了一点儿,以至于经费不足盒饭质量低了一点儿,但至少这一顿吃完大家就分道扬镳了,你看……”
一众主角跟随辰源导演站在一家门面总共只有三人宽的小店门前,抬头一脸蒙圈的看着小店顶上的招牌:“五星级”饭店。
导演回头泪眼婆娑的看了一眼莉莉丝说:“虽然莉莉丝也很可爱,但是……”
“我被家里人赶出来了,因为恶作剧。”小萝莉泪眼汪汪的看着格蕾丝说:“我想和托尔大人在一起,可是托尔大人失踪了,我只知道她到这个世界来了,我一直在找她。”
“走吧,导演,有机会还会再见的,你还要请客吃饭呢!”罗格拿出导演的银行卡在他面前晃了晃,转身走进了次元之门内,其他人也跟着他步入了次元之门内,导演最后一个站在门口望着康娜离去的方向,喃喃自语:“一定会再见的,康娜!”
“没有但是!”莉莉丝上前一步指着康娜喊道:“我们来决斗吧,一定要分出胜负!”
格蕾丝情不自禁的仔细审视小萝莉,发现她的鬓边长着四只白色的角,头上戴着黑色蝴蝶结发带,穿着一条白色的小连衣裙,外面套着粉白相间的小外套,两条胖乎乎的小腿上穿着过膝的白色丝袜,一双红色的小鞋子像玩具一样可爱。
“我说导演,说好完结之后,请大家去五星级饭店吃一顿,这就是你兑现的承诺?”
“导演,你这样可不行,剧组的伙食不咋地也就罢了,出场费给的少我们也不追究,可是完结了怎么也得请大家吃顿好的吧?”罗格把手臂搭在辰源的肩膀上,斜着眉毛一脸不满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