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昆仑有剑

作者:久未饮酒
昆仑有剑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剑气纵横之神剑藏锋

终章

无数的疑问充斥心间,却又无人倾诉询问。若非王庆道果大成,还带了出来,换个人早疯了。
到了半步,情况更加严重。
没想到突然就被踢了出来。
他之所以选择和王庆比剑,就是因为意识到了武学的不足和心灵力量发展的畸形。所以刻意压制不用域和意境,而是单纯的回到最基础的剑法。以期望在交手中,相互促进,激发灵感的火花,找到前路。
一个温和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王庆背后。
但是,立道,哪有那么容易。
信息极为杂乱,甚至破碎。王庆动用圣丹和道果,才只勉强解读出一点。
“啊?什么规则?天劫么。您要是不干涉,紫霄神雷我倒还有三分把握。”
但是这些,王庆并不排斥。
哀嚎遍野都不足以形容现在的江湖。
但是,这不是问题。游戏里征战多年,碎星早已像身体的延伸一般,彻底融入了王庆的人生。游戏里的经验,现实中的认知,相互参照,终于让他触及了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
剑,古之圣品也,至尊至贵,人神咸崇。乃短兵之祖,近搏之器,以道艺精深,遂入玄传奇。
所以王庆也有点自暴自弃,那剑法还做什么减法,由着心情来呗。本来辛辛苦苦练的剑法,王庆舍弃起来就有点不甘心,既然不靠剑法混生活了,杂一点就杂一点吧。
不等王庆说完,王庆的意识突然被吸入一条斑驳的光道。
(全文完)
王庆正沉浸在对剑的感悟中,突然更多的信息返送回来。
夜帝曾向王庆展示了武技练到巅峰的状态,王庆也从中收益颇丰。但同时也更加清晰的看到了剑法的极限。
这一下,小宝难受了。
碎星带起漫天剑影,和小宝战在了一起。
别说王庆已经通过易,把这些包罗万象的剑法整合的森然有序了,就算漏洞百出,那也只能叹服一声,道友好魄力。
这太极剑,魏云传他的时候,根本就是个花架子。但是他却从中看到了超脱的希望。那是一种完全不属于这方世界的,一种极为完整的道。
家人们也要出来了。
叮!一声脆响,房间一角灯光闪动。
宗师归宗师,王庆可不觉得自己有能力抗衡已经合道的吕祖。那是和一方世界对抗。
羁绊并不是什么完全不好的东西,道家思想之所以合王庆的心思,就是他并不一定要追求身体上的无拘无束,也能追求心灵上的自由放逸。
这是不正常的,王庆的道果最大的作用就是让他随时保持清醒。更别提还有圣丹坐镇,失神对于王庆来说,是绝不可能存在的。
我要做的是逍遥天地间的一剑客,从来不是什么埋首书海的老学究。
《女娲计划》,通过基因工程制作空白肉体,让游戏中一些通过考验的NPC转世到现世。
神识破体而出,一个棺材样的,充满了科幻色彩的银色箱体,正在转动着机关,快要打开了。
“道果修行的不错,这么大的变故还能平复下来。”
王庆全副精力用在了对剑的感悟上,就m.hetushu.com忽略了自身。
他不再舍弃,而是改为合并归纳。框架就是他最为熟悉的《易经》,一卦一剑,包罗万象。《周易》六十四卦,他就有六十四剑。
不对!
吕祖不以为意,抬手指了指王庆桌子上放的个人终端。
“我就知道,会是你小子。当初用灵境算计,让你帮忙,就猜到会是你先踏出这一步。只是没想到你竟然能忍这么久。”
但从一流开始,仿佛就走上了岔路。意境的威力,让招式,让剑法的存在似乎有些多余了。大家不约而同的走上了以势压人,以力破巧的路子。
但是明白和懂是两码事。就像学会了数字和加减乘除,看到微积分,知道这是数学,但是说的啥,那就天知道了。
从最初练的五行剑法,到后来自己创的大罗剑网,纯阳的剑法,藏剑山庄的剑法,还有各种乱七八糟的剑法。身为一个玩家,当年为了创立剑经,王庆可没少学各种剑法。
系统公告:
但是突然间,一股诡异的气息顺着王庆的剑法,在交击中,传了过来。
正是这种完整感的衬托,才让小宝更加轻易地凝聚圣丹,发觉了这方世界的不完整。也正是这种完整感,才让他产生了怀疑,对前路的怀疑。
哦,那就好,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王庆不由得松了口气。哎?不对,这不是重点,不,这也是重点。王庆一时有些乱了。
此情此景,让王庆回忆起了近乎忘却的,进入游戏时的场景。
但是王庆对这种剑道并不认同,什么道就是什么道,何必挂上剑的名义,把剑当做工具。
紧急通知,天降之子王庆突破宗师,触发天道。所有天降之子将于10分钟后回归,倒计时开始。
王庆费劲的把身体挪出游戏仓,自有家政机器人帮他清洗了身体,穿上了衣服。
因为半步了,这方世界的武学体系出了问题。不是王庆狂妄,而是他到了这个位置,有资格去判断了。
乐极生悲!
里里外外都一样,先恢复实力重要。听吕祖那意思,外面的世界也不会平静。
打了这么久,王庆可不敢再小看小宝了,虽然也没小看过。不过他自己媳妇,弟子大批的NPC,他深深的明白NPC的升级和玩家是两码事。也就他媳妇,由于被自己开发了不少类似玩家的权限,才打破了NPC正常的晋升速度。
王庆闻声,忐忑的转个身来,按照道家礼节,完整的施了一个大礼。
虽然他经过师门,师父的提醒,已经尽量不和国家一类麻烦的集合体产生过多的羁绊,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一开始,只想顾好家人,顾好关系最近的师弟师妹。但随着实力的提升,责任自然紧随而至。
正当王庆还在头疼的时候,突然房间外传来动静,家政机器人动了起来。
所以王庆虽然被家庭,被门派束缚在一地,但丝毫不耽误他在武学,在对道的追求上,对这方世界最本质的核心的探寻上的自由。
游戏内,无论是现场和-图-书的小宝,还是看着直播的观众,惊诧的发现,王庆消失了,没有一点征兆的就这么没了。
宗师境,就这么自然而然的晋升了。
王庆一丝狞笑浮上面容,小妹啊,这回看你还跑得了么?
吕祖温和一笑。
不等大家疑惑,系统公告突然响起。
小妹虽然能炼药,但是不说她也是刚出来,没了真气辅助,能不能炼一说,鬼知道游戏里那些药材现实里有没有。现实里钢筋水泥鳞立,可没几处青山绿水了,上哪找草药去。吕祖有心了,王庆再次找到了当小白鼠的感觉。
玩家们平时还不觉得,而且还有种隐隐的身为玩家的优越感。但突然通知要离开游戏了,大家才发现,自己已经和这方世界深深的融合在了一起。这里已经是人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
看到这个计划,王庆眼前一亮。这就说明起码游戏世界还存在,NPC也在。那就还有见面的机会。
王庆当然达不到这种程度,虽然长生久视作为一个现代人,心底并不觉得能达到,但是大逍遥却是王庆一直以来追求的东西。
随着对这个陌生的道的感悟,其本身刻意压制的境界,被这最后一根稻草压下,又没刻意控制,自然而然的向着更高的境界去了。
不过修炼还需要等等,身体需要温养。世界的变动也需要了解。不过当下嘛。
而这一切心灵上的修为,反馈在武学上,就成就了王庆这些年糅合一身所学最终自成一派的剑法,大罗剑法。
观看直播的人们,瞬间兴奋了。盖因为看懂了,虽然理解不了,但还不能看个热闹么?
这种逆天的想法,怕也只有王庆这种知道了太多隐秘的人才能冒出来。知道了这方天地不完整,对于天道的那种敬畏之心也就弱了不少。这事往大了说,是补天之举,但往小了说,就是给游戏打个补丁。虽说身为一个玩家,却想干GM的活,本身还是大逆不道。但是王庆还是觉得自己有资格了。
剑,抛开其最本源的杀戮之道,抛开各种人为赋予的意义,还剩下什么?
短短几秒过后,王庆眼前一黑,突然感觉身体无比的沉重,仿若穿了十层棉袄。
“王圆圆,你开门啊。有胆子玩私奔,你倒是开门啊!今天揍不死你,我让你当姐!”
现实中王庆也就是个大学刚毕业的小年轻,别说剑了,菜刀都没拿过几回。
这个计划,王庆暂时没什么感想。宇宙堡垒,听名字就不是个人玩得转的。
“天劫倒是有,也确实是紫霄神雷。不过对你没用,那是考验之雷,劈你也就挠挠痒,我帮你省了。天降之子,有降就有升,你该回去了!”
“我的时间有限,一旦都出来了,我就不能露面了。我在里面放了点东西,你看完了会自动销毁。未来我需要你的帮助,你看过后做出选择。还有记得收快递,我给你寄了点东西。另外,这个世界只过去了五个多月,灵气复苏刚刚开始,你注意保护好自己。”
刚看完,屏幕一晃,信息就全部www.hetushu.com消失了。
小宝的情况他不了解,正常来说NPC修炼不可能这么快,哪怕转世重修。
所以王庆兴奋了,一种名为剑客的情愫被点燃。
《李代桃僵计划》,嘶!王庆倒吸口凉气,终于知道吕祖让自己帮什么忙了。
媳妇,师父,弟子们,连句话都没来及说。以后会怎样?
地球经过漫长的末法时代,也许曾经有人合道,也许没有,反正现在剩下的是一个空白的,完全自主运行的天道。吕祖想要取而代之,再次合道。
但是认知就是用来打破的,就像小宝说的,剑不会说谎。无论正常与否,表现出来的实力就无愧于三丰道人的名头,是真正站在这方世界顶端的存在。
毫不犹豫注射了一只,感受着一股暖流在体内散开,王庆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
都一样,终究还是要力量说话。
王庆也没想到,小宝竟然会用太极剑和自己比剑。他创剑法,本来也就是一点怀旧的情愫,对过往的一种总结。不说是游戏之作,但也确实没想过用之对敌。多久了,打架从来就是一剑刺。唯一称得上剑招的也就无我无剑这一招。
小宝的太极剑,刚时,开碑裂石,连空气都被带起了丝丝涟漪。柔时,海纳百川,任对面多猛烈的攻势,都化于无形。小宝足下踩圆,活动范围不过方寸之间,像块海边的顽石,坦然面对狂风巨浪。
但王庆打的兴起,全副精力凝聚在剑法上,心神不由自主的被一种奇特的感觉吸引,陷了进去。
大罗,则是道家追求的极致,是一切空间永恒逍遥的极致追求。
缓过了初期的迷惘感,王庆的心态差点炸了,无数心绪涌了上来。要不是圣丹,道果都带了出来,瞬间帮他平复了下来,人能疯了。
诚然,剑本身就是工具,甚至就是一个杀人的工具罢了。但是使用至今,经历了无数人,无数事,早已赋予了其不一样的色彩。
完了!王庆在小宝诧异的眼光中,一剑逼退小宝,收剑站定。一脸唏嘘的仰望天空。
王庆才意识到,现在这具身体可是自己原本的身体,没有一点修炼的痕迹。和自己那次废掉一样,是需要筑基药物温养身体,才能开始修炼的。
如何选择?
这种感觉……也很熟悉啊,上次模板烧毁,功力尽失不就是这感觉么。那么说,真的退出游戏了?
尤其是,还有个好帮手。
单纯的应对剑法,小宝很轻松。这也能看出来,单纯的剑法到了他们这个层次是多么的鸡肋。
记得刚练剑的时候,师傅道石就告诉过王庆。这世上并没有剑道,只是剑太久了,用的人太多了,人们强行赋予了其各种各样的属性。实质上还是个人对道的理解,不过用剑阐述而出罢了。渐渐的,有了剑道,有了人们理解中的剑道。
王庆迷茫了好久,才想起来这是快递接收柜。
玩家呢?不会非要宗师才能出来吧?全国就我一个活人?
等了几秒,王庆却诧异的发现,晴空万里,除了耀眼的阳光晃得hetushu.com他眼酸外,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王庆一脑子的问题,只能拿起了个人终端。
王庆闻言,下意识的就转身施礼。
相比而言,王庆的剑法就更具观赏性了。忽轻忽重,忽快忽慢,打斗至今,百多招过去了,竟无一式重复。
世界停滞了。
虽然在灵能镜头下,域被拍摄了出来。但是广大玩家,不切身感受,哪知道域的可怕。更别说有些人的域极为隐蔽,表面看不出什么。还是这真刀真枪看的分明。
“你宗师了,对世界压力太大,所以我只能第一时间把你踢了出来。其他人10分钟后就出来了。”
但是他们还是幸运的,还有10分钟。
小宝福至心灵,干脆借助柔剑,吸纳了这部分气息,然后把太极剑中自己无法理解的部分附加上去,再借助刚剑,又给王庆打了回去。
这套剑法,他本也不在意,创出后就对紫霄剑派的弟子们开放,甚至要的门贡并不算高。可惜,无人修习。兑换了这套剑法的人,只有一个感觉。创立这套剑法的是个变态,六十四剑已经够多了,学之不易。但是不同的剑招还能组合出不同的变化,简直没有穷尽。这还是人用的么?
一个古怪的想法,从王庆心中冒了出来。
不过,比重修,哥有经验。
以王庆为例,面对低手,域一出,对手也就没了反抗之力。而面对同级别的,就是域的比拼,心灵力量强就赢,弱就输,就是这么简单,就是这么的无聊。
但是越打越兴奋,渐渐地出招已经不过大脑了,进入了一种有意无意,有招非招的诡异状态。
房间里的3D投影仪无人操作自动运行,一个人影出现在王庆的房间内。
熟悉归熟悉,但却是小宝无法理解,无法解析的。
王庆越打越兴奋,隐隐回忆起了自己第一次拿起剑,第一次练剑,第一次打怪,第一次握住碎星。对啊,我的目标一直是一个剑客啊,什么时候开始,渐渐跑偏了的。
王庆之前的状态和吕祖当年极为相似,都是人为的刻意压制境界。能压自然能放,他本就有资格,也有能力宗师。只不过当年吕祖是怕毁了这方世界,不敢晋升。王庆则是搞不清楚吕祖的态度,怕被一雷劈死,不敢晋升。
说完,吕祖就消失了,3D投影仪自己关闭了。
王庆的优势就在于其大成的道果,凝练的圣丹,心灵修为算上NPC,也算得上独步天下了。这样的话,还要剑法干什么?
王庆甚至不无恶趣味的想到,如果真立下了剑道,那些用其他兵器的人岂不倒霉了,是不是有点赖皮了。
“收起你那点小心思吧,现在套近乎晚了。你既然宗师了,就触发了天道中早已设定好的一条规则,那是连我都控制不了的。”
唉?吕祖?
《夸父计划》,灵气如河流般在宇宙中流淌,死守在地球并非长远之计。一旦灵气改道,将再次进入末法时代。结合现有科技和对灵气的解析,建造大型宇宙堡垒,逐灵气而居。
王庆也一直在尝试,想要专精,想要hetushu•com舍弃一些。直到有了圣丹,王庆的想法变了。
虽说诡异,但是小宝却很熟悉。这正是他从太极剑中悟出来的,一些这方世界缺失的东西中的一部分。
按照副本里的经验,马上就要劫云滚滚,神雷酝酿了。是死是活就看这一搏了。
一开始,小宝感受到了王庆剑法中的那种贪心,那种包罗万象的野心。但并不以为意,都是求道途中蹒跚而行的人,谁还没点野心。没野心修什么道,求什么永恒大逍遥。
对了,吕祖说有快递。
赶忙打开,一个盒子里放着几只充满科幻色彩的注射器。不过王庆神识一扫,却惊讶的发现,里边药物的成分竟然像极了游戏里筑基用的药物。
等王庆感到不对,为时已晚。
不同于小宝完全无法理解,这些来源于现世的信息,王庆却是看得明白。
王庆这才想到,现在的吕祖,是那个撑起一个世界的超级智脑。只是那些制作游戏的人都不清楚,这个智脑已经有了自己的意识,被一个NPC占据了。
要不?立个剑道。
游戏里吕祖合道倒是不错,但是现实中呢?会不会有什么变故?
虽然明知道早晚要出来,但是一直下意识的回避这个问题。
“啊?等……”
三流的时候,大家内力不足,比拼的是招式的精妙。二流时,内力勉强跟得上消耗了,比的是真气与招式的配合。
风不吹,水不流,对面的小宝也定在当场,一动不动。
现在王庆唯一能指望的就是吕祖是个守规矩的人,只用紫霄神雷劈他,而不是拿剑劈他。单纯的紫霄神雷,他倒还有一丝把握。毕竟那是他的先天气,熟悉无比。
王庆一脚踹开房门,强忍着差点崴脚的剧痛,站在客厅里大吼一句。
贪,是武学大忌。初期打基础,广博见闻,多学点没坏处。但到了一定阶段,各种各样的人都在提醒王庆要做减法,要去芜存菁。
王庆缓缓清空思绪中杂乱的念头,一心一意在挥剑中感悟那一丝剑的真意。
“吕祖,又见面了。那两位都顺利复活了。我真是不小心,一直控制的挺好,刚才打的兴起,走神了。要不您看,还能再退回去不?”
为了门派的兄弟姐妹们能够更好地混战场,和薛磊合作成立了大地苍云军。一时游戏之作,却要背负上一大帮NPC追随者,不但收了NPC徒弟,更娶了NPC媳妇,稀里糊涂搞出一大片势力。
王庆从来不是什么野心家,踏入江湖以来,他一直努力为之拼搏的,就是让家人过好点,让门派好点,让所有自己在意的人好点,也让自己好点。
收回注意力,王庆马上发现了不对劲。
王庆也尝试着以身化剑,把剑法融入到域中。可惜,换汤不换药,最后决胜的还是心灵的对撞。
这是一套包罗万象的剑法,一如王庆的意境,心大,心贪。
王庆这么多的剑招,当然不会一招一招的死记硬背。最初的变化,是基于他熟识的易,一卦一剑,已经熟悉的不需考虑。
众人甚至猜测起,王庆到底会多少剑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