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北宋最强大少爷

作者:灰头小宝2
北宋最强大少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四十三章 新宋

依照规矩,这是文物不能随便乱碰,于是中年女人的出格举动,引起了一个日本士兵的注意。之所以没有呵斥,只因为这女人是宋人。
“他还在,身体也好,就是经常和我娘打架,他们越老越像孩子。”王小爱说完戴起墨镜走远。
叶无双道:“他当然不是智障。他当年骂我,是因为我阻止日本成为大宋国土。当时日本太政藤原光子的政策时期,日本列岛成为大宋核心国土、而不是‘加盟臣国’,才是日本的最大利益。但大魔王和日本民众支持,不代表我叶无双和藤原氏支持。我,以及工业党人只接受‘加盟臣国’,而不是大宋领土和宋人。”
“要是我想害他,把他这些黑料一爆,他早被白玉棠吊死了。曾经他摸老娘屁股时是那样的年轻,那样的意气风发,那样的有吸引力。”
更可恨的是,一连几任大宋皇帝也整天被大魔王追着骂,但愣是没人治得了他。要不是他当年的真有建树,那真要被称为嘴炮无敌。
时代变了,日新月异,现在日本的发展也大变样,仍旧有宋军驻扎。
于是王安石的主要精力是严打吏治。节制经济过快增长中出现的各种不合理和腐败问题。如此整肃了国家的风气,也获得了一连两任皇帝的支持和重任。
其实吕惠卿也就是大魔王留下给精锐将领们、和工业党们的第二个保护神。
“额这……”助理不禁很无语,这个制霸一切的女魔头当年阻止宋帝国的扩张,说穿了她的理由、竟是这样的简单发指?
卫队簇拥下走到这边,叶无双一看就愕然道:“好啊王小爱,你来这里干嘛?”
唯独王小爱是个野女人,整天世界各地探险,寻找遗迹考古什么的。
这也是相互妥协和牵制。他们错怪大魔王了,大魔王从来不是智障,而是见不惯就像嬉笑怒骂。
这道理和叶无双不想聘用宋人一样。
当年大魔王退位沦为笑柄。正值叶无双蒸蒸日上的时期,至今风华不在了,于长崎广场见到王小爱的现在,无儿无女的叶无双不禁心理感慨:这一生到底为了什么,难道一堆账本记录的数字,就是我叶无双得到的全部?
“但卸任后不敢去喝花酒的他,是那样的可恶可恨,那老东西是我的酸甜苦辣,倾慕羡慕嫉妒恨爱,他代表了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但他退休后逮谁骂谁的疯狂行为,也让他像这个时代里最大的智障,没有之一!”
(全书完)
长崎重工是日本产业,却是宋人控股,董事长是个www•hetushu.com老女人,老富婆,她就是举世闻名的叶无双。
与此同时,还用汉语标注了“解说牌”,解说词就是当年王雱在长崎对女真海盗反人类行为的宣战誓言。
就因为这个一直被王家握在手里的董事席位,女魔头叶无双感觉很销魂,苦恼了非常长久的岁月。
过了少顷,中年女人放肆的指着纪念雕像,对那个日本士兵道:“言过其实,实际上并没有发生这一幕,大魔王没和九兵卫接触过,怎么把九兵卫扶起来嘛?”
韩琦主持百官商议后,做出决定:皇帝痊愈前,由曹太后占领国政。
“对这样的人我一向是宽容的、尊敬的。你们都不知道吧,他曾经摸过我的屁股,还不止一次!”
其实工业党的真正第二领袖是吕惠卿。包括新军的全数指挥官都是抚宁党的人,他们除了是大魔王组建的之外,也真被吕惠卿指挥着打过剿匪战争,其后很长一段时期被吕惠卿领导。所以在王安石之后,吕惠卿的崛起几乎是必然的。
两人都是传奇,确切的说,第一次世界大战就是这样掀开的。
暂时安抚住赵宗实后,羽扇纶巾的王雱去了后宫。
年轻的日本士兵不服气的道:“你凭什么这样说,我是长崎人,我是听着这样的传说长大的。他们都是传奇。”
后记:
很不幸这就是现实,这个时代竟然会有人拒绝国土和子民,这就是以叶无双为首的奸商们,被大魔王追着骂了一生的原因。但纵使大魔王也阻止不了。
下了轮船,走到了干净整洁的长崎广场,中年女人取下了墨镜,以古怪的神态看着广场中的雕像。那是宋国大魔王的和日本女孩九兵卫的雕像,表现出了大魔王把小女孩从地上扶起的情景。
历史上这情况出现的时候,鉴于韩琦有威望就是韩琦处理。然而现在不是,身体不好的赵宗实吓得心口薄凉薄凉的,又跑来找大魔王哭诉。
“太师……太师……老相爷何事而来……”纷纷陪着笑脸。
二丫开裆裤小屁孩时候持有的西北投行股权至今还在,王文安始终拥有叶氏大工业集团的董事席位,一直是世界财富榜前五十人物。她一直说那是她家哥哥大雱给她的。大雱则一直说是她自己的压岁钱买的股权。
话说当时小赵不想大魔王隐退大部分是真心的,他就怕这个局面啊。他一生都有点怕曹家人。
中年女人伸手把解说牌上的灰尘扫去后,读了几遍,至今仍旧感觉很燃。
大魔王辞职和-图-书隐退仅一个月后,于二月间赵宗实身体不好,于一次朝议中,如同当年的老赵一样倒下了。
这么一来装逼效果爆棚,大家才知道是误会。这个中年妇女,还真是大魔王的女儿啊。
顺便,展昭是叶无双第一任丈夫,他十年前就死了。
这就是:新宋……
大魔王派和工业党的相互妥协制衡,也形成了法制环境。因为只有法制环境才能保护这些奸商,大魔王特有的人治风格是这些人的克星。但大魔王也不敢轻易破坏,因为法制也能保护其他平民,这即是法制的终极形态:相互绑架和妥协。
但诚如大魔王所言,魔王是一种血统,一个传说,就算退休了但留下了“那台桌子”,就此很多东西就不能在阻挡。保守派的一大特征是会妥协,不敢闯祸。
助理愕然道:“这是为什么呢?”
“八嘎!”
做事的时候赵宗实越发感激大魔王,发现世界大战产生的许多果实简直很容易就拿到手了,那不是大魔王当时做不到,他是故意留下一些没“签约”,以作为赵宗实的业绩,竖立小赵第一笔政治威望。
有趣的是,二丫越老越像当年萝莉时候的性格心态。
中年女人迟疑顷刻,更加放肆的用手指着大魔王的雕像道:“这家伙是我父亲,他什么尿性我还不清楚啊?”
这是因为吕惠卿等人现在的议价能力强到不可思议,诚如大魔王所言,他们不需要保护了,他们对别人手下留情就是好的了。但他们的行为坐派,比一代宗师王安石差太远了。很显然,任何皇帝是不会信任那些将领以及吕惠卿等人的。因为大魔王还在,因为王安石是大魔王的爹,所以王安石就是这一时期,唯一能镇住无数功臣将领的泰斗。
在真实的历史岁月中,赵宗实是个保守派,当时的王安石资历也还不够。所以小赵登基后启用偏于保守的韩琦。
说完环视一群宫女太监将领道士权贵什么的,王雱微微一笑:“这些事你们做不好吗?还是需要我来?”
“他是我的梦中情人,是我一生的回忆,是我一生的对手,是伟大的领袖,代表一个伟大的时代。我和他之间,他和时代之间,是一段不完的歌、苦涩却回味无穷。”
听说大魔王也有温情的一面,他这辈子唯一没骂过的人是他儿子王小白、和妹妹王文安。两人是科学领域的人,生活安定美满。
别说海外,就是宋国自己的国企,这时期也是老滑头,能聘用临时工,就绝对不聘用正式工。因m.hetushu.com为没人想增加自己的编制和营运难度,正式工意味着除了受到大宋劳动律法保护外,还受到体制内的规则保护。
就此中年妇女就真被抓起来了。
别说市政厅长官,就是日本太政大臣也不敢得罪叶无双,于是那个日本长官躬身道:“请叶无双殿下息怒,虽然这是您的广场,您能拆除这些,但政治上和民意上是绝对不允许的,消消气。”
“口出狂言!”
“的确是美光二型,但我有把握四百五十宋元出手。”
身边一个小鲜肉美男助理是日本人,鞠躬问道:“殿下,大魔王当年为何持续性追着您吗呢?不会真因为他智障吧?”
渡轮之上站着一个漂亮中年女人,戴着形态古怪的贝雷帽和墨镜,穿着长筒沙漠靴,背着很大的包。打扮很怪看起来和时代格格不入,但实际上宋国现在有非常多的这种人。
几个小混混造型的日本年轻人、羡慕的样子正在围观漂亮的中年女人。
“哇,那是美光二型相机,宋国货!这女人好阔气啊,如果能获得,我有渠道以四百三十宋元的价格卖掉。”
叶无双回忆着道:“大魔王这极端份子,就为了这些事天天追着我们骂。大理那是运气好,在工业人翅膀丰满前,在大魔王和三司股权干涉下,压制了煤场大工业集团和我的联盟扩张计划,于是赶上了时间早,大理幸运的成为了大宋云南路,治所为大都督级昆明府。关岛、夏威夷这些因为是战略要冲、体量小,也顺势成为大宋领土,其民众成为了让老娘最头疼的大宋子民,受到大宋律保护,妈的可恶可恨。”
阶级是桌子,总会有人坐上去,坐上去后也就排斥鄙视其他阶级了。正因为此,曾经一度全世界哭着喊着要成为宋人。但他们加入,就等于打破阶级或者说挤压现有阶级资源,已经坐在桌子上的石油和矿业CEO们,就能依托强势的议价能力拒绝掉他们。
很多年后,强劲的汽笛声中,庞大的轮船靠岸长崎港。
广场上的那个日本士兵一吆喝,小混混们只得收敛离开了。
世界日新月异,今时今日,除大魔王之外几乎再也没人可以压制吕惠卿了。但鉴于王安石当年真对吕惠卿有恩,且王安石毕竟是大魔王的爹,所以只要大魔王还在一天,赵宗实包括下一任赵顼,都会启用王安石稳住局面。
自此后一步没踏入皇城,于四月之际,听闻曹太后宣布放弃听政,重新还政于赵宗实。
“官家勿要忧心,臣这就是去看看她们闹哪样。”和*图*书
无法确定是宦官搬弄是非,还是曹皇后爪牙遍地,总之那些皇帝的笔墨言论被太后拿到,且作为证据。
作为全世界最有权利的女人,世界各地拥有无数工人,北美联合矿业董事长,太平洋联合铁路公司董事长,世界货币发行机构(大宋央行)董事,她仅仅在北美地区的私家铁路警察就超过十万,制霸一切的存在。但叶无双觉得大魔王也是够了,这些年来,就被大魔王发文追着骂。
正值他们如同开批斗大会的热闹场景,无数曹家系将令,无数老夫子似的头面官僚,正在争吵不休。
“老官家最后时刻托付我照顾好大宋皇帝,不要让我为难。”
太后方面很委屈的请了一群老夫子,呈交了证据,说皇帝容不下太后养母。就此甚至有了换皇帝的传言。
大魔王他从很多年前开始,就是个老顽童老纨绔,像个智障一样逮谁骂谁,从来不让人安生。前阵子安静了一下还以为他挂了,整半天他还在,只是处于和白玉棠的内战期,所以没时间骂别人。
叶无双无限沧桑的样子迟疑许久,自嘲道:“因为利益。日本一旦成为大宋国土和国民,就受到大宋律的保护。你知道宋国本土工人和其余地区工人的待遇差距有多大?如果当时在这问题让步,则所有工业人都成为了输家。且有样学样,北美地区若也成为大宋领土,我运营成本翻一倍都打不住。这就是工业党的真正形态,大魔王当年看到了这些,他无法阻挡,也不愿意看到,于是他退位了。间不简单?”
老女人叶无双听到后一脸黑线的喃喃道:“老不死的,他居然还没死?”
谁都知道现在工业党牛逼,压制他们会闯祸。于是正因为保守,赵宗实才不敢节制工业党。不得已的多番因素下,既然小老王有风骨要退休,赵宗实一是政治需要,二是感激王家,就此启用王安石为首相,全面主持改革。
曹太后也起身相迎道:“相公为何事而来?”
说到此处,叶无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情绪变的很怪。
这些事较为敏感没编成话本传唱,但赵宗实把感激之情记在心中。他身体是真不好,也不知道有几年光景,所以指望身体恢复是不行的,于是现在赵宗实忙于做事,想尽快的做出一些成绩来,哪怕时间短,也作为一个有业绩的皇帝,这样可以为将来的赵顼多留一些皇家的威望。
王小爱是来考古探索各种遗迹的,就此也不想鸟她们,背着包打算离开了。
“不不不!可以的,毫无问题,这是http://m•hetushu•com卑职等分内的事,一定可以做好的。无需太师操心。”全部人无比头大的满口答应。
见大魔王走进去的时候瞬间哑火了,再也没人说话。
正巧遇到一大群人朝这边走来,那是长崎市政厅长官、陪同“长崎重工”董事长视察光观。
这个时期王安石能做的其实不多,他一贯的思路就是挽救财政,打击地主乡贤,于是围绕财政的许多新法都不需要了,有工业党就有财政,然后工业党会自带饭盒的去打击老的地主乡贤。
这么想着,苍老的叶无双仰头看着大魔王和九兵卫的雕像,咬牙切齿。
王雱道:“官家处于病中,身体自来不好。说他有小心思我信的,但说他不孝忤逆我是不信的。不论于法于理于情,他是大宋皇帝,给予他谅解,帮助他做事,照顾好的饮食起居,是为人臣之本。”
其后,赵宗实病情时好时坏,一会清醒一会糊涂,如同老赵当年一样有时会胡言乱语,同时似乎是旧怨复发,皇帝还写下了一些对曹家不满的言论。
最喜欢来旅游的是宋人。
由此一来加剧了两宫矛盾。
叶无双道:“小子你想多了。除了他整天骂我像个不可理喻的智障外,他是那段激情燃烧岁月的领路人。”
自称“我”,当然是对酱油党说的,不过大魔王最后深深的看了曹太后一眼后,就此离开。
嬉笑怒骂的顽童风格,大魔王保留了一生……
现在的日本就这德行,宋人丢个自行车后,能发动全部日本公务员上阵,把宋人的东西找回来。
至此宣布,王安石的时代提前来临。
那个日本小兵却崇拜的追着道:“他,他还健在吗?身体还好吗?其实说起来,九兵卫就是我姑妈!”
当年的长崎港,现在已经变为了一个规模宏大的都市圈。随着时代的进步,这里除了是工业城,同时也旅游地。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局部纪念馆。
这些岁月中,大魔王不在其位就不问政了,但一直是精神,被称为“隐相”。
另外,其实大魔王当年仍旧保留了少部分煤场大工业集团股权,又是工业之父的噱头,所以一直握有煤场投行的一个董事席位。工业党的朝廷以及曹集们,他们的日子并不比叶无双好过,除了被骂之外,也一直被大魔王弄的很销魂。
“他是帝国的精神,我是帝国的野望!”
当时那个盛况啊,宋帝国的巅峰时候,许多地区民众,要哭着喊着要成为宋国核心领土,要成为宋人。但以叶无双为首的人,推动了最严格的“移民制度”,也拒绝了非常多的国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