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遮天之万古独尊

作者:星之煌
遮天之万古独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永恒超脱

第七百四十章 万古独尊!(大结局)

大口的吐血后,天帝从苍穹上坠落,他几乎失去了再战的力量。
越是对抗,石昊的处境就越不利,并非是他不够惊艳,而是他崛起的时间太短了,缺少一份沉淀,一份底蕴。
无穷无尽的光在绽放,每一丝、每一缕,都是一种构筑宇宙根本秩序的至高大道。时间、空间……它们汇聚、融合,横扫了古今未来,破灭了万古诸天,一切皆不存!
时间长河的尽头,一个女子静静盘坐,俯瞰万古岁月,诸天都在她脚下沉浮,遍寻万界无敌手,眉间却有一种淡淡的伤感,“真是的,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这么跑路了……”
绚烂到无以复加的仙芒中,姬寰宇矗立在那里,带着伤感,随后化为坚毅。
……
一口仙池,其中蕴养着一柄仙剑,是他们至高无上的重器。
“噗!”
“嗡!”
“咳!”
无数生灵的心灵、意志……在倾尽全力的咆哮,汇聚成一道无与伦比的洪流,在天地中汹涌奔腾,恐怖绝伦。
“这个世界叫什么?”
最恐怖的大战在持续,是石昊与那尊主宰的对决。
想要卜算,想要追击,却被石昊拼命攻伐,不得不转移注意力。
在这一刻,天地在破碎、在沉沦,恐怖的火光在燃烧,整个世界都走上了末路!
“今日,我证永恒,万古独尊!”
在当年斩出一缕真灵,挣脱了此界大道的束缚之后,他就已经走在了超脱的路上。
最炽盛的光中,天帝在消融,最后虚化,成就一个人!
……
只不过,承载了上个时代的“元”大部分道果的天帝,无疑是这个领域的无上至尊,没有人可以在时空的成就上盖过他,尽管境界还低了一线。
“若是不能,也只有用上那最残酷的方式了……我本希望,永远没有那么一天……”
一个女子从废墟中挣扎着起身,先是迷茫,而后惊喜,有泪光在垂落。
有光在绽放,那是超越一切的伟力,是任何语言描述都不及万一的攻伐!
“轰!”
“那两个人的本源禁忌,已经与我彻底合一,我承载了最后的希望,不能不去……”人皇很洒脱,“我当初曾经说过,我死之前,你不会受伤……”
而今承载那一段因果而归来的他,修为不复巅峰之时,否则不会这么惨烈!
在回归这片天地的一瞬间,天帝就传递出了自己的思感,映照在每一个人的心中,那是他最后的计划,众生都是执行者。
“只是,现在的我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呵……”主宰道,“借我成道的年轻人,真以为能翻天吗!”
“现在的我,终归斩去巅峰期对超脱的感悟,和*图*书成就了新的自我,失去了那一部分的道悟……”
“荒……很惊艳,不过千万余载就走到了这一步,可惜他的底蕴还差了一点,这一战我终是要出手,了结无尽岁月绵延下来的因果……”
“哥哥……你来了……”
“愿为九天,共赴黄泉!”
只是在一些生灵偶然的相遇中,嘴角都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一切尽在不言中。
天帝轻语,作为唯一能够看清这一战的观战者,他洞察全局的变化,知道已经走到了怎样的地步。
一缕缕光,一道道芒,这些都是至高大道的力量,贯穿了古今未来,盖压了亿万诸天!
惨烈的大战爆发,天帝绽放了前所未有的光辉,挡住了那一尊主宰的极尽攻伐。
飘渺的道音响起,天帝从容避开,像是一条鱼儿挣脱了命运之河的束缚,他跳出了这一方大道的笼罩,不为这个世间的一切力量所伤。
随意的折出一个又一个纸船,任其在岁月中漂流,上面有一行淡淡的字迹,诉说着自己的心绪。
当天帝融合了整个九天世界,又最终献祭归于他时,一种恍然的明悟升上了心头。
主宰在怒吼,在挣扎,话音中充斥着太多的不可思议。
打穿了万道,颠覆了规则,这是破道的力量!
“剩下的事情……要交给你了……”天帝的脸上出现一抹微笑,“能赢吗?”
轻叹声中,他托着伤体,就要离开。
这片天地,早已成为亡者的世界,不要说本土的人士,九天世界参与这一战的禁忌强者也都差不多死绝了,如无始等人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倒在乾坤中。
恐怖的大道轰鸣声中,姬寰宇爆发,一种超越世间一切的禁忌在演绎,成就了根源,成就了大道!
这世间生灵所能参悟的、理解的、见识过的、没有了解的道,都在一刹那迸发,成为最可怕的攻伐,灭度了时空,终结了纪元。
时空无尽,轮回无穷,过去未来现在,横贯在所有的领域中,道之变化,有了它们才能真正运转。
“神逆古今,超脱一跃!”
“无用的……”
这片天地,这个时代,早已尽数打上了那尊主宰的烙印,是他的底蕴,而今一朝爆发,成为压倒平衡的砝码!
“轰!”
当年在生死边缘极尽绽放的时候,元便是燃烧了自己对超脱的领悟,让真灵升华,才争来了一线生机。
一掌拍出,粉碎纪元古史,击退那尊主宰,护住伤痕累累的石昊。
混沌浩瀚,无边无涯,而在这其中,一个全新的天地在开辟,一个新的时代在开启!
……
……
“我不扛起这一切,怎能护你一和_图_书生平安喜乐……”
强势绝伦,要镇杀那尊敌手!
“他化时空,他化轮回!”
这是在……血祭!
天帝踉跄的站在残破世界中,周围是无尽的血海,望着天宇中的杀伐,“我是元,但元不是我……否则,这一战怎么会这么艰难……”
小到没有丝毫修为的蝼蚁,大到可逆行岁月的仙帝强者,整个世界的生灵,都知道他们在面对怎样的敌手,了解全部的前因后果。
“更何况,当年我没有输,而这一次更会赢……”
“他化永恒,他化超脱!”
“嗡!”
“名字什么的太麻烦了,还是叫九天世界好了……”
“当年你刚来之时,没有提前扼杀,真的是一个天大的错误……”他语气幽幽,充斥杀机,“现在,我来纠正这个错误!”
整个宇宙、无尽时空,这一刻都回荡着他们的声音!
……
以上苍之上彻底毁灭为代价,换取巅峰的战力!
一点,一点,又一点……光在蔓延,遍布了整个世界。
一个可怕的势力成立,统治了整个天地,它叫做天庭。
“最强杀招,我送你入灭!”
若是石昊能够拥有千万年时光积累,或许一切都会不同,这外力干预不了最终的结果。
“轰!”
作为踏出超脱之路的生灵,他们的战场是最宏大的,过去未来、诸天万界,每一处、每一刻都在对决,从天地开辟之前,到纪元终结之末,超然于万物之上,始终在厮杀,无生无灭,无始无终!
只是——
“我等无悔!”
神光洒下,那是无穷的生命力,吊住了那一点生机,还让它飞快的壮大。
神逆古今,超脱一跃,这是属于天帝最后的辉煌,几乎燃尽了最后的生机。
“轰!”
真正的破道,超越最根源的道,这是最圆满的超脱,成就不朽的永恒!
“最大的刽子手,毁灭了自己世界所有的生灵,你当诛!”石昊大喝,道音震世,压盖天宇,让上苍世界都难以承受了,一个个大裂缝出现,遍布了乾坤。
“他们什么时候归来啊?”
岁月轮转,不知多少年过去了。
但是,这也如同是风中烛火,将要彻底的熄灭。
那是石昊与主宰的对决!
而伴着这声呐喊,这片天地中开始有光在闪,很柔和,很明亮,却又经久不息。
“你很惊艳,是属于我成道的劫数吗?”主宰冷漠,“修行路上,一步一劫,我早该想到的……”
……
“咳咳……”体内的伤势被压制,但没有彻底好转,女帝咳出一口血,看着天宇上杀到疯狂的对决,“你也要上吗?”
抹去了过去所有的痕迹,让万古的因和图书果都成空,在这里彻底画下了句号!
一个要拖延时间,另一个要在瞬间终结所有,这是一场战力、时空诸多方面的较量。
他就此远遁,一时之间连主宰这般准超脱的强者都把握不住了。
……
人皇!
一片天地炸开了,那是彻彻底底的消亡,不仅是物质层面的,还包含了所有的概念,将那里彻底粉碎成虚无!
“逼我至此!”主宰感觉到大恐怖,此刻在怒吼,“祭上苍,炼大道!”
“唔……从此之后,我非元,元非我……”
所有的生灵在血祭,这是古往今来最宏大的祭祀,于此刻展开!
天帝的双眼,早已跟虚神界连接在了一起,事关生死存亡的一战,所有的经过都被九天世界全部的生灵知晓。
战局在一瞬间反转,石昊被压迫在下风,只能艰难的抵抗着。
光在照耀,连天地都虚淡了下去,九天世界开始一寸寸的消失,又像是在浓缩。
“或许会死,但你也要给我带走半条命……”他轻叹一声,“石昊,承载上一个纪元最绚烂的结晶,不知道这一战你能否能胜?”
“天帝……天地……还是叫天道好听点……”他打了个哈欠,“九天十地为乾坤棋局,阴阳颠倒为黑白棋子,乾坤斗转为纵横棋路,布局万古,终是成就……”
两个人杀到疯,战到狂,一种又一种无法言表的气息在绽放,超越一切,包含所有。
从始至终,他就走在一条非凡的道路上,论起超脱,比所有人走的都要远!
“是的,我来了……”人皇微笑,“我肩负起最后的使命,以我的道果承载起一切,是最关键的后手……本来希望永远没有用上的一天。”
“你的底蕴太浅了……若是再潜修千万年,或许可以真正与我比肩,但是现在……”他冷笑,“还差的远呢!”
只有一个地方还残留着淡淡的生机,三种气息各异的法则在环绕,保留下最后的一点生命。
也就在这一刻,与石昊厮杀中的主宰心头巨震,一种莫大的危机感汹涌,那是灵觉在示警,这是有能够威胁他性命的事情在发生。
“……是不是要有一段很寂寞、很孤独的时间要度过?”
那尊主宰察觉到不妥,躯体在发光,在强势的抗拒,但是却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六种非凡的禁忌领域结合,那是一种质变!
“我会踏出最后的一步,了结所有的因果,让一切逆转归来!”
“不行啊!”
“无悔!”一尊尊仙中的王、仙中的帝单膝跪下,没有丝毫的担忧和恐惧,只有最诚挚的信念。
这不是他才情逊色,也不是天资有缺,而是岁月的沉淀http://m.hetushu.com
“终归是要那么做……”脸上浮现苦涩的笑容,“那是最疯狂的赌博,若是失败……”
至高的禁忌法在此刻绽放,刻录一份道果,记载一份法则。
石昊阻挡,但用处不大,被无数的法则阻击,只能眼睁睁看着那盖压诸天的大手拍击而下!
两道身影在新生的天地中并肩而行,走遍了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眸光偏转,看到了天帝的远去,警兆攀升到极限,没有丝毫的犹豫,干脆利落的出手了,要连人带时空都彻底粉碎!
“不!”
天帝站在天庭中,身躯踉跄,几乎摔倒,最后是一个少年扶住了他。
“万古成空,唯我独尊!”
一尊尊仙王、准仙帝、仙帝,他们的身上也在绽放着绚烂的光,他们的气血、道果……在这一刻成为燃料,在燃烧自身,释放出最绚烂的光!!
像是刹那,又如同永恒,他破解了那尊主宰场域的束缚,从上苍之上离去,回到了一片熟悉的时空中。
“他化天地,他化众生!”
“轰!”
“道友辛苦了……剩下的,就交给我好了!”脸上带着璀璨的光辉,人皇有一种超然的气机,“了断所有的因果!”
到了他们的境界,时空的尺度有的时候只在一念之间,刹那可化永恒,永恒亦可为须臾。
飘渺的道音响起,一种至高的力量在这片虚无中席卷、扩散,在无中生出了有,成就全新的大道!
“虽然我延续他们的生命轨迹,让所有人的灵魂在这片天地转生,但是规则还要调整,估计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吧?”
这成就于上一个纪元的界海时空,在这一刻开始消失,归于虚无。
好在这个时候,屹立在人生巅峰,通体绽放仙光的石昊杀来,对抗主宰,延续了这一战。
一种又一种的禁忌法开始演绎,姬寰宇在施展自己所开创的道路。
只是因为道果始终没有真正圆满,故此不显而已。
“天地成空,万道皆我!”
到了最后,虚无覆盖了这片时空,九天世界不存在了,什么都消失了,只有两道身影静静的屹立在那里。
重新开辟的天地中,开始有了生机在酝酿,可以预见一个壮阔的时代将要到来。
“都走了……只剩我一人,孤独的前行……”
“无尽的界海,是当初的身体,而今献祭……我圆满了!”
(全书完)
光在汹涌,淹没了所有,不止是那一尊主宰,整个上苍世界的时空、甚至是最根源的道……都在这光的伟力下所消失!
那光中带着淡淡的赤色,却又不血腥,只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一切归无!
“一定!”
绚烂的光在爆发,www.hetushu.com在这一瞬间诞生了至高无上的力量,它能够在原本的基础上无止境攀升,是天地孕育的升华,是时空轮回最大的奇迹!
万族并起,人杰辈出,开启一个大争之世。
“嗡隆隆!”
“一睁眼,一闭眼,一个纪元就过去了,习惯就好啦……”
又是一声呐喊,同样的震动天地,却不属于这天庭中汇聚的强者,而是来自整个九天世界,是那芸芸众生一起发出的声音!
“休想!”
天地的本源中,一个朦胧的身影从沉眠中苏醒,他的身份是世界中最尊贵与超然的。
付出最惨重的代价,走到身死神灭的边缘,终是拖延了足够的时间,等到了石昊的突破。
“原来的想法,看来是行不通了……”天帝轻语,推开姬寰宇搀扶他的手,看着那一个个汇聚在天庭中、寂静无声的强者,挺起胸膛,“只剩下最后、最残酷的选择……”
“万古独尊!”
“牺牲……不会白费!”
他一步又一步的向着天宇中走去,每迈出一步,整个人就有一种匪夷所思的蜕变在进行,一种恐怖的力量在绽放光彩,盖压了世间的一切光芒!
他发出怒吼,此刻有惊变在发生,时空的门被打开,上苍之上的浩瀚天地从诞生一直绵延到现今,那诸天万象在虚幻,一种种道在沉沦,都在被取代,都出现一个人的气息!
——无论他们是否抗拒,这个计划都必然执行,最疯狂与决绝。
所以天帝才会问,他们后不后悔。
它覆盖了这片天地,笼罩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甚至包括了天庭!
破碎了虚无,超越了大道,他进入了上苍之上!
当他登临天宇中,进入战场时,已经彻底不同了,至高无上,睥睨古今!
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般突兀与凄凉的落幕!
——九天世界!
幽幽道音,席卷了万古时空,在诸天万界中回荡,带着无尽的从容。
“你们后悔不后悔?”
“超脱之后,能够去到怎样波澜壮阔的世界呢?”
无数的光在汇聚,它们化作了一条河流,向着天庭流淌,融入至强者化作的光中,又流淌到天帝的身前,然后在跟他归一!
他们一起开口,用尽全身的力气在呐喊,发出最激昂的怒吼,震动了天上地下,波及了万古时空。
上苍之上,最恐怖的大战在爆发,前所未有,超越了往昔任何一个时代。
然而到了现在,天帝献祭,九天成空,补满了最后的缺陷,他便能够立在绝巅,取得前所未有的成就,是真正的万古独尊!
……
“我不要你去……”女帝在哀伤的祈求,不希望眼前之人去征战,因为那或许便会永恒落幕,再无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