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文成公主

作者:原铨
文成公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高原鹰

第315章 守护(完结章)

文成为他闯了火阵,他不能让她功亏一篑。
但李云彤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她看上去非常不好。
虽有法力护体,但他还要支撑那个灭神阵,越来越大的火焰似乎令他也难以支撑下去。
迎接他们的,是塞莫岗上的漫天雨雾。
这一刻,她甚至怀疑,对方故意用禄东赞做诱局,消耗她的法力,然后在这里给他们迎头痛击。
但上面的人居高临下,松赞干布这边的人马虽然勇猛,一时间也无法挽回局面。
对方这次集结的人手,应该是最后的底牌,只要撑过去,吐蕃就能完完全全的雄霸雪域,他和文成也能恩爱白头。
被塞入大火牢笼的松赞干布面色铁青,此刻,他的身体已经渐渐燃烧起看不见的火焰,令他遭受着巨大的折磨,痛得他头上冷汗大颗大颗落下。
她意识到什么,凄厉开口,“不——”
如此数次,他们这边的压力减少了许多,但同时,朝着松赞干布来的攻击也越发猛烈。
松赞干布艰难开口,他想伸手去碰碰李云彤,可是那些已经侵入他身体里的火焰仿佛在从内往外开始灼烧,要将他的五脏六腑全部都烧个干净,令他觉得每一下呼吸都是疼痛。
只是,她的魂体已经不太撑得住了,她痛得整个人都在打颤。
他们都没有想到,在欢愉达到顶点的时候,死亡的阴影其实已经来临。
碎片又变成一个个的光点。
他用命保全了她,保全了众多吐蕃将士的性命。
“文……成……”
不管怎么看,这都是个死局。
注:公元650年,松赞干布去世,其孙芒松芒赞即位。因其年幼,由大相噶尔·东赞辅政,吐蕃自此四海升平,国力日渐强盛。
而因为那绿光的到来,他也感受到了李云彤的意识,明白了要如何度过今天这一劫。
看了看大唐天子派来迎她回去的使臣,李云彤朝坐在膝下,眼巴巴看着她的乞m.hetushu.com黎拨布笑了笑,抬起头温和地对使臣说:“我既然嫁到了吐蕃,便是吐蕃人,赞普虽然不在了,但他的子嗣尚在,唐蕃是姻亲之好,会照旧友好和睦下去。请你回去告诉天子,吐蕃第三十四任赞普芒松芒赞感谢圣恩,文成感谢圣恩,文成将会留在吐蕃,守护着大唐和吐蕃的约定……”
“对方在布阵。”李云彤看着自己这边的法阵不断回缩,言语中带了些无力和冰冷,“他们的阵法用了亡灵做祭,会令诸神灭魂,待阵法结成,整个塞莫岗,都会夷为平地。”
李云彤泪流满面。
不管是闪电阵里的人,还是闪电阵外,凡是大法师那边的人,都被松赞干布血肉化成的光点触及后,立刻灰飞烟灭。
隐约中,李云彤仿佛听见松赞干布在说:“文成,你好好的,好好帮我看住吐蕃……”
因为上次的事,苯教已经彻底被隔在了政法同治之外,做为苯教大法师自然不好受,所以在诸多势力的劝说下,大法师就和他们一道出手了。
松赞干布反复用意念告诉自己要保持清醒。
所以李云彤被火烧得疼痛不已,本来就白晰的面孔越发显得苍白。
文成公主于公元680年薨,享年五十五岁,她自十五岁和亲吐蕃,四十年里从未回返过大唐。
松赞干布将绿光反推回去,推向李云彤。
她抱在怀里的松赞干布将她用力一推,推开之后,他全身炸开血花,身体变成碎片。
松赞干布感觉如同山泉的清凉从天而降,他艰难睁开眼睛,看见李云彤焦急的面容,不由想伸手抚摸她白玉一般皎洁的面孔。
在秋枫等人的护卫下,李云彤急忙翻身下马躲开,几乎是同时,她看到一阵带着火光的箭羽纷至而来,有来不及避开的人身上顿时起了火,扑都扑不灭。
那光芒仿佛有着一股神奇的力量,令他的疼痛减少且感到和*图*书舒适。
毕竟,为了救治禄东赞,她耗费了不少法力,此时并没有全部复原。
刹那之间,有闪电一样的光腾空而起,带着燃烧的火焰。
虽然闪电法阵里的火焰并不是真正的火焰,但它会侵人的魂海,感受到的每一步都非常逼真。
有三支火苗的箭羽同时射向了松赞干布。
对方那边显然也有高手,也施了符咒压下来,两边法阵对决不断导致炸裂声起,将塞莫岗的山石炸得纷纷掉落。
别的妇人总是躲在男人的身后,她却如同苍天古松,还能将他护在身后,为他遮风挡雨,为他披荆斩棘。
而李云彤已经痛得丧失了知觉,好在她用最后的力气以血为咒将闪电阵支撑下去。
而此时,松赞干布一动不动,只是紧紧地抱住她,仿佛是死也要抱紧了她。
巴吉他们见此迅速组织人疏散开。
李云彤一行从彭域回逻些城,经过塞莫岗时,他们接到了来自逻些城的噩耗——贡松贡赞因为喝了碗蘑菇汤被毒死,还来不及伤心难过,就遇到了来自苯教教徒、吐蕃一些旧臣,还有不甘心羊同灭国,暗中聚集而来的死士们,一起发起的联合攻击。
她只能强拼。
那些射下来的箭羽显然不是普通的铁箭,因为箭身燃烧的火焰根本无法扑灭,见人即着,火势冲天。
就在此时,李云彤发现上头有法师趁乱用了个小法阵竟然将松赞干布的魂体掳走,眼看就要塞入那起了火的牢笼之中。
若是松赞干布这次不来,对方怕是会慢慢困住她,再诱松赞干布前来想救……
原本以为这次塞莫岗阻截应该胜券在握,却不料李云彤身上竟然带着那么多的法器,能够布下一个闪电法阵来焚烧他和手下。
光点绕着李云彤,似抚摸似缠绵似告别,而后四散开。
这分明是施了法的箭阵,普通人哪里能够抵挡。
松赞干布意识到什么,颤抖出声,和_图_书“我一个大男人,不用你来护着。”
这一次,大法师用最小的那个弟子为施法之人,设法迷乱禄东赞的心智,引李云彤出手,没想到李云彤法力颇高,竟然瞧出了其中的破绽,还用反噬令他最后一个亲传弟子死在他的面前。
“文成,放开……”
她结下的法阵也岌岌可危。
听到这话,松赞干布心里大惊,但他仍然镇定地问道:“你有没有法子破这个阵?”
“很难,很难!”李云彤艰难地说,“顶多也就是将阵法破掉,但要破坏那亡灵聚集的灭神咒,恐怕我做不到……”
大法师终于忍耐不住,弹指相向,他的四周阴气突然爆开,原本已经烧红的闪电阵变成了一片黑色,被阴气笼罩得严严实实。
再这样下去,他会和不懂法力的普通人一样被烧死。
以真龙之命,换万千性命。
这是要借她的手烧死松赞干布,她要想救松赞干布就得收回那如同藤蔓一般织就的闪电法阵。
其实是有法子的,但那要用真龙之命去填,意味着他们这边除非以松赞干布为祭,否则是没法破这个阵的。
禄东赞带着人马在闻讯后驰援而至。
牢笼中的人就如同真正被火烧那般疼痛,直到烧死成灰。
这样的决择,李云彤没办法做。
李云彤见此情形,便和张盛远商量片刻后,口中开始吟诵咒语,张盛远则不顾自己的伤势未愈也和她一起念诀施法。
以松赞干布一命换千万人性命,或者是大家一起都死在这里。
闪电法阵中,大火已经困住对方八成以上的兵力,只是里头有不少反击,打出噼里啪啦的火花,那是对方在挣扎。
……
如果他不死,他们就都得死。
而这个闪电法阵,是集合她身上的诸多法器做成,可以说,是李云彤他们这次保住性命的唯一一点生机。
而大法师在抓住松赞干布,想将他塞入闪电法阵想让李云彤自食http://m.hetushu.com其果时,没料到松赞干布竟然用强大的意志力跟他对抗,将他也一并拉入了这看不见却能感觉到的牢笼之中。
松赞干布察觉到她的变化。
对方竟然想利用松赞干布的性命,让她自个收回。
李云彤扑过去抱住他,将自个的法力从他头顶覆盖而下,隔绝了那些火焰对松赞干布魂力的攻击。
雪域高原上最雄健的神鹰,殒落了。
李云彤没说话,她抬眼看向周边的火焰,查看自己倾尽全力布下的这个阵法。
李云彤他们不好受的时候,其实对方也并不好过。
只要度过这一关,他们就会永远在一起。
很久以后,李云彤都会想起他们从彭域出发的前一夜,想起那一夜欢愉。
火焰瞬间吞噬了那站在高处的人,那闪电一样的法阵如同藤蔓一般疯长扩散,编织成了牢笼,将周围的人都锁死在其中,火焰烧起,照亮天色,原本上头居高临下的人顿时手忙脚乱,一边扑打自个身上的火焰,一边腾手对付下头,有些自顾不暇。
闪电法阵并非实体,包括燃烧和灼伤都是在攻击魂力,所以那些火焰虽然不能令皮肤烧焦,却会令人感同身受,觉得自己正在被大火焚烧。
……
而她,就替他守住吐蕃的江山,让吐蕃与大唐,友好和睦,万世同心。
他甚至想把李云彤往外推。
他想要更多,他想要那光游走过自己身体里每一处。
大法师甚至来不及有更多反应,一抹光点就抹过他的脖颈,他的身体成了烟尘。
他睁眼看着李云彤,神色温柔。
松赞干布的腰刀斩落了那些火苗,他将腰刀投出,腰刀旋转,如同一片箭羽激射向上,向山岗直飞而云,他那把腰刀在旋转着削断了对方的数十支箭羽以后,又回到了他的手里。
坚持,只要再坚持一会儿,闪电法阵将对方的人全部困死,或许他们就能逃出生机。
每每再想起,她都能感受到那一夜的http://www.hetushu.com松赞干布分明是倾尽了余生的力气,一响贪欢。
闪电藤蔓织就的牢笼,里面所有的人,除了李云彤,都被松赞干布这种方式的自毁吓呆了。
真龙之命,必然是要拖下去众多陪葬的。
上面射下的箭羽也有这个功效,只不过点对点的攻击,不像李云彤这个闪电法阵,攻击的是一大片,是无差别的攻击,只要被锁进闪电法阵牢笼里的人,都会被燃烧和灼伤。
不等松赞干布再问,她猛地拿出一把符咒扔向高空,同时轻喝,“大家躲开。”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在融化,但强大的意念让他支撑着。
而松赞干布也在跟身体里的火焰做抗争,他咬紧牙关,苦苦挣扎。
李云彤看着那牢笼中的熊熊大火,知道再耽搁不得,在张盛远的阻止声中直接冲进了牢笼之中,使了个结界想把刚刚被塞进牢笼的松赞干布护住。
李云彤冲进牢笼中的并不是实体,而是她的魂体,熊熊烈火灼烧着她的魂体,虽然是她自个聚集的法阵,在其中感受的痛苦却一点也不少,她几乎用了所有法力抗衡着火焰所带来的疼痛,才能往松赞干布的方向走过去。
一个巨大的法阵将他们这些人护在了中间,射下来的带火箭羽碰到法阵都会在瞬间爆开,本互触碰,轰撞四散。
好在巴吉和多吉带着人纷纷就地找到掩体,开始朝上头反攻。
她早该知道,认识了他,嫁给了他,她这一生,便是属于吐蕃的。
显然,对方早有预谋,当他们的人马刚走到塞莫岗最险的一段路时,就看见数百道火光带着急射而下的箭羽从上而下射了过来。
李云彤抱着他,将所有的法魂都护在他的身上,听凭那些火焰肆无忌惮咬上她自个的魂体。
他抬起头,迎向她的脸,甜蜜地贴了贴面。
隐约间,他感觉李云彤握着他的那只手似乎传来一股淡绿色的光,那光经过的地方,就令他的灼伤感减轻,他拼命抓住那道光。